9.2 质疑韩寒事件证据索引

1 关于韩寒父亲韩仁均

1.1 根据韩仁均在《儿子韩寒》[67]中的自述,“韩寒”是韩仁均的曾用笔名,在韩寒出生后,这个笔名不再使用。

1.2 韩仁均在文革后恢复高考第一年就考上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但入学后被查出肝炎于半年之后病退。病退之后,韩仁均继续以自学考试的方式,在1982年获得了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的文凭。韩仁均是一个发表多篇作品的作者[65],共发表故事类作品60多篇。但是1998年之后,韩仁均几乎从文坛消失,而于此同时韩寒则出版大量作品。参见@司马不忌 制作的《韩仁均打酱油记》[20]

1.3 根据众多公开发表的作品,韩仁均作品的语言和题材并不像韩寒声称那样只限于农村题材。

1.4 韩仁均在质疑事件发生之后,辩称“根本不会英语”[68],以表明自己不是《三重门》作者。而实际上韩仁均至少具有基础的英语水平[50]

1.5 韩寒在《我的父亲韩仁均以及他的作品》[77]表示“(韩仁均)对民国文人兴趣不大,所以我们两人的文字非常好辨认”,而实际上韩仁均对民国文人非常熟悉,文风也常有模仿;部分署名韩仁均的作品和署名韩寒的作品风格非常接近,难以区分。

1.6 韩仁均写的《儿子韩寒》和一些博文在很多细节上(比如新概念作文大赛投稿、《三重门》写作时间等)都和韩寒本人描述的彼此矛盾[42]

1.7 韩仁均的退学经历及其大学人脉[83]。韩寒父子一再否认和考试组织者认识,而实际上韩仁均和考试主办方《萌芽》负责人李其纲是校友,入学时间上只相隔半年,虽然韩仁均因病退学,但在校期间以及之后将近20年的工作时间,彼此不认识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此外,第一届新概念大赛的评委中有多位就是韩仁均当年的同班同学。同时,《萌芽》主编赵长天也早在新概念大赛之前就认识韩仁均。

2 韩寒的成长之路

2.1 韩寒阅读量的突增。在初二之前“接触到众多的少儿报刊”[66],在之后的一两年内突然发表多篇掉书袋极多的作品,并在高一时课堂写作《三重门》,“一次成稿,不做修改”(韩寒自述)[79],堪称奇迹。

2.2 初二时,在短短一个星期之内突然发表多篇作品。

2.3 高一七门功课不及格,包括语文在内。一个作家其他功课不及格可以理解,但是语文不及格,包括作文分数很低,都是不可理喻的。

2.4 声称高一时彻夜阅读《二十四史》(二十四史是二十四部史书的简称,计3213卷,约4000万字)、《管锥编》(钱锺书在1960和70年代写作的古文笔记,行文极其难懂),还要同时写《三重门》这部小说,超乎正常人的能力[78]

2.5 高中应试时的作文,200字的作文都没写好,而并非不想写[82]

2.6 文学社期间的课外文章,如《戏说老鼠》知识量极大、文史知识惊人[51]

3 韩寒在新概念作文大赛之前的早期作品

3.1 《傻子》[74],是韩寒的第一篇作品,内容其实是农村题材,这个反而更像是韩仁均的作品。而且,此文收入《零下一度》时附加了一个“创作谈”:“以前众多稿件的有去无回或者原封不动安然无恙而归,也使我学会了虚构要掌握一个‘度’”,等于自证在此之前有过丰富的没被录用和退稿的经验[45]

3.2 《小镇生活》[76]:由韩寒14岁所写,编入《零下一度》散文集。文中有这样的描述:“三年前我从校园逃出来。我觉得我是全世界最聪明绝顶的人。因为有些博士其实见识没有多少长进。//睡在我上铺的老刘搞西方文学研究,主攻法国,论文没研究出来//我们中文系的一个小子跳楼。他来自云南农村...” 这些描述明显不符合韩寒那个年龄(初中生)的经历[5]

3.3 《书店》(一)[73]:由彭晓芸、方舟子等人指出此文的情趣和心理体现的是一个中年猥琐文学男,并且文章细节体现的时代背景要远早于韩寒的初中时期[30][35]

4 韩寒在新概念大赛中的众多疑点

4.1 【关于投稿作品的质疑】

4.1.1 谁先投稿?韩寒多次接受访谈时表示他一开始并不知道新概念作文大赛,是父亲看到并帮他投稿后才告诉他;而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一书中则称是韩寒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投稿,相互矛盾[42]

4.1.2 多名曾经的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参赛者证实当时高中生都是通过学校统一组稿推荐,不存在个人行为。而韩寒属于私自参赛,绕开了学校推荐。

4.1.3 初赛投稿作品是已发表的作品,违规。为何要拿老文章来投稿?

4.1.4 到底投稿2篇还是3篇?公开的投稿作品是《求医》《书店》(二),但部分报道则说是3篇,那第三篇是?

4.1.5 《书店》(二)的时代背景不符合韩寒的青少年时代背景(90年代的上海),如闭架售书这个情节[35]。韩寒回应:由于自己所生活的小镇偏远落后,当时确实是闭架售书。但是经土豆网采访韩寒所描写的书店(这是当时小镇上唯一的书店)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在80年代就是该书店主要管理人员,他证实该书店于1992年就告别了闭架售书。

4.1.6 《书店》(二)语言和情趣不符合一个高中生的身份[30]

4.1.7 《求医》中出现的“圆寒”,医生把繁体的“韓寒”看成了“轅寒”[3]

4.1.8 《求医》和韩仁均所示病历矛盾,韩仁均出示的病历表明韩寒是在急诊科就就诊,既不是皮肤科也不是外科,这不符合90年代的医院就医常识[47][23]

4.1.9 在《求医》中,出现有皮肤科和外科合并的情况,而韩仁均始终表示文章是根据1999年韩寒在金山人民医院就诊的亲身经历写成。但是根据土豆网的采访,该医院的皮肤科和外科从未合并过,一直是独立科室。

4.1.10 《求医》不符合医药学常识,文章所描述的更像是病症更像是肝炎引起的并发症,医院的结构布置不符合普通医院情况。也有网友认为文中描述的医院便是传染病医院,因此和普通医院情况不同。但无论哪种情况,文章对病情和医院的描写更像是70~80年代一个肝炎患者的求医经历[41][22][24]

4.2 【补赛的疑点】

4.2.1 复赛通知信是否能寄到韩寒家中?至少从土豆网对韩寒邻居的采访来看,丢信现象是很少见的,而不像韩寒父子声称的经常丢信[25]

4.2.2 韩寒父子在质疑期间出示的家信,疑点重重,被网友论证为后期伪造之作(如:字在邮戳上,信封背面的文字是拆信后所加),家信内容也十分不合常理[39][57][59]

4.2.3 为何不和其他人一起参加正常复赛,而要单独补考,涉嫌违规。

4.2.4 其他补赛者集中考试有公证,而韩寒单独补考却没有公证。而且监考只有一位老师,不符合正规复赛规则。

4.2.5 在《萌芽》杂志的获奖揭晓报道中,明确提到上海有三个人没有参加复试,被取消评奖资格。其他三位复赛缺考的上海考生全未被通知补考,为何韩寒会特殊的得到补考通知?

4.2.6 从金山家中到达考场时间和事实不符[33]

4.2.7 在如何收到补赛电话通知上说法不一:有说复赛当天结束后发现韩寒没来,当天下午就打了电话,通知其明天来补赛。有说第二天上午打的电话。韩寒父子则是记不清谁接的电话了,韩寒更连自己有没有接电话都不记得了。(注:韩寒在2012年3月份接受台湾一媒体采访时表示对补赛时打的黑车的车型和颜色都记得很清楚)

4.2.8 韩寒父子一再否认和考试组织者认识,而实际上韩仁均和考试主办方《萌芽》负责人李其刚是校友,入学时间上只相隔半年,虽然韩仁均因病退学,但在校期间以及之后将近20年的工作时间,彼此不认识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4.2.9 熟人关系?在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多位评委都是韩仁均在大学的同届或相邻届校友,有“关系”之嫌。

4.2.10 纸还是布?《杯中窥人》中写一团纸沉入杯底,但实验表明:纸(包括各种类型)不可能在自然状态下经过一个小时左右沉到杯底[4]。因为纸的沉降速度比布慢得多,这自然会影响到韩寒写文章之前的构思。

4.2.11 对于补考时投入的是什么纸,居然有三种不同说法:一团很厚的道林纸(《儿子韩寒》),袋茶的包装外壳(胡玮莳),一团餐巾纸(韩寒《可凡倾听》自述)。这三种纸其实有很大差别,却都号称亲眼看到。

4.2.12 当事人韩寒以及考试组织者回忆都说是把一团纸放入杯中,在所有人的说法中扔到杯里的都是纸,但是在韩寒的文章里“纸”却匪夷所思地变成了“布”(通篇三次提到布,未曾出现纸)。

4.2.13 搜索原文照片,在第一个布字前面涂掉了一个字,然后写了布,说明写作者在这里心里挣扎了一下,但还是最终决定写布。在土豆网的采访中,记者问韩寒涂掉的这个是什么字时,韩寒再一次以不变应万变地说,忘记了。

4.2.14 杯中窥人的“的得地”用法正确无误,而韩寒自称(及其早期博文显示)分不清楚“的得地”。

4.2.15 《杯中窥人》为何右上角写上韩寒的考号,并且字迹不同于韩寒本人,韩寒本人在接受土豆采访时表示那个考号不是他写的。那这个考号到底是谁写的?而且写了又删,单独补赛没必要再写考号。

4.2.16 《杯中窥人》笔迹和韩寒笔迹有差别[54]

4.2.17 《杯中窥人》涉及大量文史知识,而韩寒却能一个小时交卷(规定考试时间是3个小时)。

4.2.18 《杯中窥人》出现的拉丁词汇是一个拼写错误[1],而且这个拼写错误及其词意错误只来自汉译本《马克思全集》[61]

4.2.19 《杯中窥人》出现一些顺序颠倒的语句,疑似抄写串行[43]

4.2.20 在补赛当天除了萌芽的两三个工作人员,所有担任评委的各大作家都没有见到韩寒本人也没有见证这次神乎其神的补赛。专门采访本次大赛并见证整个颁奖仪式的记者也没有见到韩寒。萌芽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韩寒补赛完后就走了。但韩寒父亲在2000年出版的《儿子韩寒》中写到他们参加了颁奖大会并领到了镶有边框的奖状,于下午4点多才离开现场。

4.3 【补赛的意义】

4.3.1 补赛只为了验证作者的真实能力,并非最终考核标准,和新概念大赛后来高调宣传韩寒补赛的描述不符。[17]

4.4 【对获奖名单的疑问】

4.4.1 韩寒实际参加的C组是成人组(没有报送大学资格,也不需要学校推荐),不符合韩寒的高中生身份[15]。对此赵长天的回应是:排版错误。这个解释除了荒谬以外,也完全解释不了何以偏偏是韩寒出现了排版错误,以及在以后的杂志里没有更正说明。

4.4.2 一些参加过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人证实:C组参赛者不需要参加复试。

4.4.3 韩寒是排版获奖?[15]韩寒参加的是C组,早期报纸所刊登的名单也显示是在C组,而后来大力宣传的却是韩寒在B组得奖。赵长天解释说是为了排版美观,此理由甚为无力。

4.4.4 一等奖合影中上海考生13名独缺韩寒,但《儿子韩寒》中说韩寒拿到奖状镜框,且颁完奖就走。

4.4.5 上海黄浦公证处的公证档案显示首届新概念获奖者没有韩寒,公证人员在获奖者合影的时候才离开会场,公证处没有对另外参赛者单独做过公证,直至首届新概念大赛结束后的第五天,公证处向萌芽杂志社提交公证材料时,也未接到萌芽方面任何关于补充获奖者的申请。这些证据显示萌芽杂志社之前的反驳完全是在撒谎。[18][49][16]

(关于第一次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质疑总结,请参见:[19])

5 韩寒参加的第二次新概念作文大赛

5.1 初赛投稿作品《头发》:立意和文风模仿梁实秋的散文《理发》,并带有中年猥琐男的情调[52]

5.2 复赛文不对题:韩寒和其他入围者一起复赛。第二届复赛作文题目现场抽取的是《扇子》,韩寒却写了一篇《人生的定义》。《人生的定义》没有获奖,而是给了他的初赛作品《头发》二等奖。[36]

5.3 根据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评委叶兆言的说法[17],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二等奖相当于没有获奖。

6 韩寒成名作《三重门》

6.1 【不熟悉自己的成名作《三重门》】

6.1.1 韩寒出版小说《三重门》之后不久,接受央视《对话》栏目访谈时,其间(第23分钟)主持人问作者韩寒小说的名字《三重门》是什么意思。韩寒楞了一下,回答是“我也不知道”,“我忘了”。[视频链接:http://video.sina.com.cn/v/b/32254639-1731593792.html]。同时,韩寒本人把“三重门”的“重”读做"chong",而实际读音应该为"zhong"——因为根据韩寒父亲韩仁均给出了书名的解释:“三重门”出自《礼记·中庸》——王天下有三重焉:礼仪、制度、考文”[37],根据文义,是“重要”、“重点”的意思,应当念做“zhong”。韩寒本人直至2012年遭受质疑之后才公开表示三重门取自《礼记·中庸》,当时是为了如何让书名显的有文化一点反复思量的结果。那次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自己不知道“三重门”的意思,是因为现场气氛不好,“完全是不想搭理一帮笨蛋,就像我这次打心底不想搭理另一帮笨蛋一样。”但是在此访谈中,在最后接受观众提问之前,整个访谈一直处在友好轻松的气氛中。

6.1.2 2005年韩寒受邀到中山大学与学生交流,这是当时媒体的报道:“昨日,中山大学附中的阶梯教室里挤满了300多名学生。……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对话时间里,不断有学生请他谈谈此前写作《三重门》等成名作品的心得和体会。但韩寒大都以一句‘我忘了’或者‘我不记得了’含糊作答,这引起一位女生对其创作态度是否严肃负责的质疑。对此,韩寒仍然轻松回应:‘我记性不太好,写过的东西就忘了,但我对读者是很负责任的。’”(2005年11月30日《南方日报》)

6.1.3 在央视《对话》栏目的访谈中,主持人问他为何给书中的女主角取名为Susan,韩寒表现的不知所措,最后回答说等采访结束后私下回答。在其他类似访谈中,韩寒均以“我忘了”“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之类的回答敷衍提问者,只能表明韩寒本人对于《三重门》的内容非常不熟悉。

6.1.4 在质疑初期,张放认为《三重门》的作者十分懂古诗词韵律,不相信作者是一个高一语文不及格的人,文中引用了《三重门》中的“答春绿”这首诗。而韩寒的博文则回应:“我当年写《三重门》的时候挖了这个坑,不料十三年后,这个团伙的某位成员居然扑通掉了下去。”[80],在接受土豆采访时说张放对“答春绿”这首诗做平仄分析,嘲笑质疑者是大蠢驴。但实际上,张放并没有分析这首诗,他分析的是主人公林雨翔对这首诗的解读。方舟子在之后文章中指出:“(韩寒)不知道这个坑在13年前已经被填上了,因为《三重门》在引用了这首诗后,紧接着就指出了这首诗的真实含义,读过《三重门》这部分内容的人,就不可能再像主人公那样掉坑里了。韩寒却在13年后还在吹嘘有分析《三重门》的人扑通掉了下去,恰恰说明他对《三重门》的有关内容很不熟悉。”详细分析见:[44]

6.2 【对《三重门》手稿创作时间的质疑】

6.2.1 韩寒自称花了一年时间在课堂写成了《三重门》,同时根据韩寒父亲在《儿子韩寒》里的描述,在1999年2、3月份已快写完,4月将订正后的书稿交给了萌芽杂志社的编辑胡玮莳。但是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郏宗培证实,在1999年收到《故事会》(韩寒父亲常给故事会投稿)编辑推荐来的《三重门》书稿,两个月后给韩寒写了个改稿意见,韩寒不愿修改并要回了手稿。在退回手稿之际都还没有新概念作文大赛和韩寒获得一等奖事情。因此新概念获奖后,该出版社还专门开了个类似检讨的一个会议。这说明整个创作是完成于新概念作文大赛(1999年3月28日获奖)之前至少两个月的。

6.2.2 韩寒几位高中同学(陆乐、朱莲)都有对《三重门》是韩寒在课堂上所写的阐述。但是根据土豆网的采访,这几位同学回忆说韩寒在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后开始创作三重门,并且同班同学都见证了这个过程,大家都在传看,几名同学(包括同桌)都证实直到整个高一结束韩寒还没有创作完三重门,因此他们都没有看到结尾。这与上面韩仁均父亲和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郏宗培的叙述完全矛盾,同学们看到的也许只是韩寒在课堂上抄写了一遍小说手稿。(备注:韩寒第一个高一是1998年9月至1999年9月,新概念获奖时间是1999年3月28日)。

6.3 【对《三重门》内容的质疑】

6.3.1 《三重门》的细节体现的时代背景不符合90年代,出现大量60-70年代的政治语言和时政新闻。同时出现很多80年代的时政信息,不符合韩寒生活的90年代末的情况。参见众多网友的分析。

6.3.2 校园生活涉及大量大学生活的描述,出现“学分制”、普遍自由恋爱等大学里才有的现象,而不像纯正的(90年代的)高中生活。

6.3.3 掉大量书袋,文史知识面极广,阅读量甚至超过一般大学中文本科生的程度。而韩寒本人在公开的视频中表现的近乎对文史无知。

6.3.4 《三重门》里的英语知识比较专业,和韩寒本人所表现出来的低级英语能力完全不相称[29]

6.3.5 《红楼梦》之疑:《三重门》引用的红楼梦段落来自较少见的程甲本《红楼梦》,而韩寒本人在接受“凤凰非常道”何东的采访时多次表示自己没读过《红楼梦》[71]。在此视频中,韩寒还表示自己不知道什么是儒学。

6.3.6 《三重门》和韩寒初二时的作品《书店(一)》模仿钱钟书作品(小说《围城》)的痕迹严重,表明作者对《围城》这部小说非常熟悉,而且能十分自如地化用其中的人物、情节和用语,但是这不符合韩寒本人对于钱钟书著作的熟悉程度。韩寒在接受湖南卫视的“新闻当事人”采访时,表示他是在初一时开始看《围城》的,但是看不懂,初二初三时又看了一遍,还是觉得钱钟书“文笔太难”“太学贯中西,有太多的英语”,他更喜欢当时开始读的林语堂、梁实秋。而韩仁均却在《说说我自己》文中表示:“家里的一本《围城》不知被他(韩寒)翻过多少遍,第一本翻烂后我又买了一本。因为喜欢,所以他后来在第一本书《三重门》里刻意的模仿他的偶像钱钟书《围城》的风格一点也不奇怪。”

6.4 【对《三重门》手稿的质疑】

6.4.1 2012年2月份晒出的手稿出现同时出现两个第七章,一个是“七”,另一个是“《七》”,疑似近期抄写而成,并非送交出版社的原始手稿。

6.4.2 2012年2月份晒出的《三重门》手稿和4月份出版手稿有出入。

6.4.3 《三重门》手稿非常干净,而且用的是标准投稿方式写成,每个标点符号占一格,字迹工整,每页只有少量错别字的修改。这完全不像一个正常作家的创作手稿,而更像是用来最终投稿的誊写稿。

6.4.4 针对方舟子等众多人对《三重门》手稿不像是创作稿的质疑,韩寒在各大媒体回应,该手稿就是创作手稿,他就是一次完稿,不做修改,“不能因为你做不到就认为别人也做不到,我就是做到了”。

6.4.5 韩寒曾经声称,他写作时“的地得”不分,所以要把博客密码交给朋友帮他修改“的地得”,但是《三重门》手稿中的“的地得”却分得很清楚,用法基本正确(有网友统计,准确率达98.7%,加上写后修改,准确率几乎达到100%)。

6.4.6 《三重门》正式出版的版本较多,根据网友@尚超[26]和@勤劳十点的考证,《三重门》的不同版本曾做过很多次较大的修改,而不可能是一次成稿。通过对不同版本的考证,足以认定除了韩寒的手稿之外,《三重门》还有一个出现更早的电子版。详细考证请参考@勤劳十点的文章:抄稿铁证 —— 之《三重门》版本的流变(http://www.daohan.org/html/20120721/20411.html)。

6.4.7 《三重门》手稿出现Su-San之类的排版,这只可能源自早期电脑上的办公软件排版(注:韩仁均在韩寒上初中前[1995年左右]就购置电脑),而非手写。详细参考:@尚超《在稿纸上玩回车的韩寒》[28]

6.4.8 网友@严惩一切罪犯 仔细考察《三重门》手稿《磊落》后,发现手稿稿纸、页码混乱,不少页面丢失,章节内容反复颠倒,不可能像韩寒自称的那样“一次定稿,不做修改”。并推测书稿曾经存在“一老一旧”两个版本,而且至少在小说的前半部分,“老稿”比“新稿”篇幅要长一些,“新稿”是在“老稿”基础上重删减和誊抄的。[10]

6.4.9 《三重门》手稿出现大量匪夷所思的错别字,如“四两拔干片”(四两拨千斤)、“拍手称慢”(快)、“功号一贯”(功亏一篑)、“枝女”(妓女)、“姐搞”(组稿)、“双体日”(双休日)、“胸袋”(脑袋)、“红楼门”(红楼梦)等,已经超出正常创作时出现别字的程度。[40][56][6]

6.4.10 除了大量错别字,手稿中出现多处串行、漏写等现象。比如手稿里面没有交代Susan的中文名,也没有交代Susan为什么只用英文名,而在正式出版的书里面却有完整的介绍[32]。进一步表明手稿是一份抄写稿。这方面的文章和微博数不胜数。

6.4.11 《三重门》部分错别字高度疑似来自五笔打字错误,手稿应为机械式誊抄电子打印稿而成[13]

6.4.12 《三重门》手稿165-191页出现很多繁体字,应该是老文字工作者痕迹[9]

6.4.13 《三重门》手稿165-191页的笔迹和其他部分明显不同[12][10]

7 韩寒的其他作品

7.1 《零下一度》:此书是韩寒早期散文合集,有些文章如《小镇生活》、《傻子》已经在上面分析过,不可能是初中时的韩寒所写。

7.2 《像少年啦飞驰》。首先,韩寒本人在视频中的谈话和此书很多内容矛盾,说明韩寒对此书并不熟悉。再次,小说描写的人物和时代背景和韩寒的年代有大约5年的错位,小说更像是一部代笔者的个人自传[27]

7.3 《就这么漂来漂去》:韩寒居然不熟悉这本书的内容,在采访中自称有些话不是他写的[72]

7.4 《长安乱》《光荣日》《他的国》:语言风格和题材和韩寒之前的小说很不相同,有典型的河南语言特征,被怀疑是由路金波或其他人所代写[55]。韩寒本人对这些作品也不是很熟悉,甚至忘记小说内容[63]

8 韩寒博文所遭受的质疑

8.1 韩寒本人在2006~2007年之间的博文显得十分稚嫩,部分博文完全不符合一个作家的文笔,反倒符合一个高中退学生的写作能力。

8.2 2007~2011年之间,韩寒博文的主题和写作风格发生多次巨大转折[83]

8.3 部分韩寒博文的发表时间和韩寒赛车比赛时间冲突,而韩寒曾自称自己对文字有“洁癖”,博文都是自己输入到网页上发表的[83]

8.4 2011年底发表的“韩三篇”,和其之前发扬“民主、自由”的博文主题相比有巨大改变。

8.5 在2012年4月份,韩寒的博客持续发布了一些新博文,但是这些文章的文风和用语习惯都互不相同,怀疑是由多人所写。

8.6 网友通过搜索快照发现2011年底的韩三篇《谈革命》等文章是首先发布在其父亲韩仁均的隐匿博客上的(http://blog.sina.com.cn/fjfh6602),这些博文虽然已经在2012年2月之前被删除,但是通过soso快照和即刻搜索仍然刻意找到文章[38][62]。同时,《谈革命》这篇文章在发布之后还做过几十处改动,比如将“父辈”改成“爷辈”,这和韩寒曾经自称的“很久以前就写好”的斟酌再三之后在发表的说法似乎矛盾[8][34]。有很多网友质疑韩寒的博客账号至少有一段时间由韩仁均所管理[31]

9 韩寒在遭受麦田质疑之后所受的质疑

9.1 2012年1月中旬开始,在回应麦田和方舟子的正常质疑时,博文充满着谩骂和侮辱性用词,辱骂质疑者,完全不符合一个作家的身份[78]

9.2 韩寒回应质疑时声称“如有人能证实我有一字是他人代写,我愿意砸锅卖铁认罚二千万元人民币,终身封笔,赠送所有已出版图书版权给该人。”[75]。但是没过多久,就说“开玩笑的”[21]。韩寒在回应麦田的质疑时把自己的女儿也当作赌咒:“所有我的文章如有一字他人代笔,我诅咒我自己不能活着看到我女儿成年”[75]

9.3 在面对麦田指责代笔时,韩寒删除的博文内容其实就是一些生活随笔,并没有出版,却自称是要保护出版商的利益。

9.4 韩寒自称写作都是一次成型,很少修改[79],然后在开始回应麦田和方舟子的质疑时,一篇文章就修改了10个小时。

9.5 回复嘲笑张放的《答春绿》恰恰证明作者对《三重门》情节不熟悉[44]

9.6 2012年2月初的回应博文里屡犯常识性错误,如活了“15000天”等明显的数字漏洞。

9.7 从2012年1月中旬到2月中旬,韩寒在接受公开采访时,回避了所有关键质疑,并且出现“姚文元在延安整风”之类的低级错误,进一步暴露其文史知识欠缺的事实。

9.8 2012年2月中旬石述思爆出一条韩寒发给他的微博私信,思维混乱,表达不清,完全不符合他的作品和博文该有的语言能力。同时有网友翻出他以前给易中天说法的贺信,所表现的语言能力同样是贫乏无力。

9.9 起诉方舟子却使用熟人“刘明泽”来“搭桥”(由韩寒本人的采访所透露),违法,并缺乏基本的法律常识[53]

9.10 2012年4月份复出,消费张国荣、要做臭公知等文章,和韩寒以前的言论自相矛盾[46]

9.11 2012年4月份以来的多篇文章胡编乱造,并且每篇文章文风各不相同,应为多人所写。

9.122012年6月1日所写的博文,发布文章的时间正好是韩寒在赛车场试车的时间,博文不可能由韩寒本人所发[11]

9.13 2012年6月10日韩寒接受腾讯采访,谈论高考作文,逻辑和思维不清,并且腾讯的文本记录和韩寒本人的视频有多处明显出入。网友结合韩寒在5月份韩寒在湖南卫视成人礼上的演讲,认为滥用“因为”、“所以”“但是”正好反应了韩寒本人低下的语言和思维能力[70][81]

9.14 2012年6月中旬开始,韩寒转移到腾讯微博,并由腾讯推出杂志《一个》,但是反响平平。在腾讯发表微博,相比之前在新浪微博的境况,转发量极少,网友评论也大部分是质疑者对韩寒造假的谴责。反映出韩寒在新浪“一呼百应”的境况实为假象[60]

10 韩寒的视频反映出韩寒几乎对文学无知

10.1 韩寒在公开的视频采访和对话中,基本上只谈“女人和赛车”,很少谈文学和他本人的作品。

10.2 在谈到知名作家和文学作品的时候,则只用“文笔不好”“一般”“还行”之类的简短评价,然后迅速切换话题,表现得近乎对文学无知[69]

10.3 多次表示自己没读过什么名著,不熟悉《红楼梦》《围城》,不知道什么儒家道家,不符合其作品中旁征博引的现象[71]

10.4 在公开访谈和演讲中,面对别人提出的对于他本人作品的问题,韩寒基本上只用“我忘了”“我不记得了”“你们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等回避性回答。

10.5 在多个视频中表现出他对自己的作品不熟悉,甚至自称有些内容不是他写的[64][72]

10.6 在2009年韩寒中文网采访韩寒视频实录中,一段韩寒和前新浪编辑的对话自爆代笔[48]

11 韩寒在其他方面遭受的质疑

11.1 韩寒一直宣称自己“不参加研讨会,交流会,笔会,不签售,不讲座,不剪彩,不出席时尚聚会,不参加颁奖典礼,不参加演出,接受少量专访,原则上不接受当面采访,不写约稿,不写剧本,不演电视剧,不给别人写序。”有悖于正常作家的作风,接受的少量专访也几乎不谈自己作品。

11.2 韩寒在2007年有人指其有枪手的时候,曾在博客里回应说:早就料到会有被人怀疑的这一天。所以每次写作,都会摆个DV在后面拍。声称有2000多个小时的DV录像。但是迄今无人见过这个录像。

11.3 韩寒自称有个神秘的笔记本记录各种文学和历史知识,以备写作之用。然而至今无人能看到这个“神秘”的小本本,甚至在其2012年4月初出版的《光明》中只见到大量空白页,未见所谓的“笔记”。

11.4 韩寒在接受网易采访的时候在回答对抵制日货的看法:“我的原则是不买日本车不开日本车”也表示不参加任何代言。可最后却去为斯巴鲁汽车(日本富士重工)做了代言。

11.5 在南都对韩寒的专访里说:“我就在北京的三年没有写书,光顾着玩了。”韩寒在北京三年是2001~2003这三年,事实上仍出版了三本书:《像少年啦飞驰》、《通稿2003》和精选集《毒》。

11.6 路金波说韩寒4年花掉1000多万:“他给他爸妈买套房,他妈妈买张床也要17万;5、6个女友一人一张信用卡;今天买辆跑车,半个月后不喜欢了,折价卖掉……”又说,“4年付给韩寒1700万的版权费”。韩寒代言费更是不菲。但网友去税务局查询,仅查到韩寒申报收入为40万元,纳税为五万多。

11.7 赛车能力虚高,在国际比赛中成绩非常糟糕。

11.8 粉丝刷票当选《时代周刊》全球100人。

11.9 身高之谜。韩寒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自己的身高在173左右,并且嘲笑郭敬明矮。而方舟子和其他网友发现,韩寒的真实身高不到170,长期靠穿增高鞋[7][58]

11.10 网络炒作手段超乎想象。比如:韩寒父亲韩仁均冒充沈人杰粉丝去号召粉丝们去韩寒的博客骂他,以此来提高韩寒博客的知名度[2][14]

参考文献:

[1] Pelliot: 《韩寒的拉丁文corpusdelieti》. 2012年1月18日.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8056866&boardid=1&page=1&1=1#8056866.
[2] eprom: 《韩寒父亲韩仁均冒充沈人杰粉丝去号召粉丝们去韩寒的博客骂他》. 2012年11月22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21122/6593.html.
[3] ma0yan: 《韩寒<求医>“园韩”新解》. 2012年1月29日.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072382&page=1&1=1#8072382.
[4] qybox: 《杯中窥人》中的纸团沉了吗?. 2012年1月17日.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056021&page=1&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
[5] sleepwhile: 韩寒作品《小镇生活》分析汇总. 2012年. http://www.daohan.org/html/20120529/5637.html.
[6] xmwz2012: 《三重门》手稿中的笔误类型分析. 2012年4月9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182cd4401012wjn.html.
[7] 《武汉晨报》: 《方舟子质疑韩寒身高:推测为1.64米》. 2012年5月8日. http://news.163.com/12/0508/01/80URGQHR00011229.html.
[8] 三思柯南: 《韩仁均博客和“韩寒”博客上的文章比较》. 2012年11月17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21117/6315.html.
[9] 世道浇漓: 《磊落》165~191页繁体抄写字是老文字工作者“残留习惯”. 2012年6月4日. http://jingxuan.daohan.org/html/20120604/16559.html.
[10] 严惩一切罪犯: 《韩寒代笔出版三重门涉嫌犯诈骗罪的刑侦学分析》. 2012年4月17日. http://jingxuan.daohan.org/html/20120417/1804.html.
[11] 五岳山人: 为什么《儿童的节》自己删了. 2012年6月4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20604/16569.html.
[12] 倍魄: 《<三重门>手稿并非韩寒一人笔迹》. 2012年6月6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20607/16782.html.
[13] 倍魄: 《磊落》韩抄抄就此“功号一贯”. 2012年6月2日. http://jingxuan.daohan.org/html/20120603/16513.html.
[14] 倍魄: 《那些年 他们一起追过老徐?》. 2012年11月23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21123/6605.html.
[15] 倍魄: 《骗局:韩寒只是“排版获奖”?》. 2012年3月28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ece6da0100xj3o.html.
[16] 倍魄: 三硬伤证明《萌芽》是作弊不是疏漏. 2014年4月2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40402/9208.html.
[17] 叶兆言: 《韩寒新概念大赛相当于没获奖》. 2012年2月24日. http://book.163.com/12/0224/19/7R260P0V00924JJL_all.html.
[18] 司马3忌: 来自上海黄浦公证处的查阅报告——首届新概念没有@韩寒. 2014年3月20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40320/9185.html.
[19] 司马3忌: 精解@韩寒 首届新概念大赛获奖之谜. 2014年9月2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40902/11347.html.
[20] 司马不忌: [表格]《韩仁均打酱油记》. 2012年6月4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df2c9401016fvv.html.
[21] 吴兴川: 《两千万悬赏:一个光明和磊落的玩笑》. 2012年2月5日. http://jingxuan.daohan.org/html/20120205/9439.html.
[22] 喀迩娜: 《从医药角度对<求医>一文的质疑》. 2012年1月30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489d4e00100zdwf.html.
[23] 喀迩娜: 《四重谎-就急诊记录质疑<求医>》. 2012年2月4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489d4e00100zkmh.html.
[24] 喀迩娜: 《补充“从医药角度对<求医>一文的质疑”》. 2012年2月1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489d4e00100zgcz.html.
[25] 土豆网: 《方韩之战真实记录》. 2012年3月21日. http://zone.tudou.com/fhdz.
[26] 尚超: 《三重门》后的真相. 2012年3月15日. http://www.hanhanresearch.com/upload/Sanchongmen.pdf.
[27] 尚超: 《像少年啦飞驰》后的真相——一个95级辍学师专生的回忆抑或一个别有用心的老写手的代笔之作?. 2012年3月28日. http://jingxuan.daohan.org/html/20120328/117.html.
[28] 尚超: 《在稿纸上玩“回车”的韩寒》. 2012年3月9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20309/8881.html.
[29] 张放: 《三重门》作者的真实英语水平—— 剖析《三重门》里所使用的全部英语知识点. 2012年2月21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1c19620102duou.html.
[30] 彭晓芸: 《韩寒大作<书店>两篇的“文学批评”》. 2012年1月25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80dfbb01010c93.html.
[31] 微博新人pkqzkc: 《韩寒博文“测试”,韩仁均微博“测试”,究竟在测啥?》. 2012年11月21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21121/6572.html.
[32] 微博网友: 红楼门里拍胸袋——《三重门》手稿赏析. 2012年7月2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20702/19133.html.
[33] 微易: 《还原韩寒接电话、到达补赛场地时间》. 2012年1月30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8601cd01013iwb.html.
[34] 挣脱枷锁的囚徒: 《韩三篇是什么时候写的?》. 2012年11月19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21119/6538.html.
[35] 方舟子: 《“天才”韩寒《书店(一)》分析》. 2012年1月31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78.html.
[36] 方舟子: 《“天才”韩寒的写作能力》. 2012年1月24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1q.html.
[37] 方舟子: 《“天才”韩寒的文史水平》. 2012年1月21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wzs.html.
[38] 方舟子: 《“韩三篇”为韩仁均所写的铁证》. 2012年11月17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21117/6320.html.
[39] 方舟子: 《两封奇怪的韩寒家书》. 2012年1月30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6i.html.
[40] 方舟子: 《大量的抄写错误证明韩寒<三重门>手稿是抄稿》. 2012年4月9日. http://fangzhouzi.blog.hexun.com/74562802_d.html.
[41] 方舟子: 《对“天才”韩寒<求医>的医学分析》. 2012年1月28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5k.html.
[42] 方舟子: 《点评韩寒及其父亲的回应》. 2012年1月29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60.html.
[43] 方舟子: 《说说韩寒<三重门>抄稿中抄错的句子》. 2012年7月2日. http://fangzhouzi.blog.hexun.com/77482947_d.html.
[44] 方舟子: 《谁是“答春绿”——假话连篇的韩寒》. 2012年2月13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l2.html.
[45] 方舟子: 《韩寒<傻子>是韩仁均代笔的证明》. 2012年5月22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e081.html.
[46] 方舟子: 《韩寒代笔“就要做个臭公知”》. 2012年4月20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zl5.html.
[47] 方舟子: 《韩寒的就诊记录否证了韩寒<求医>》. 2012年2月3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cd.html.
[48] 方舟子: 《韩寒自称被“代写”的视频分析》. 2012年2月29日. http://fangzhouzi.blog.hexun.com/73248440_d.html.
[49] 方舟子: 公证处档案证实韩寒获奖是骗局. 2014年3月22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40322/9189.html.
[50] 方舟子: 简评韩寒父亲韩仁均《说说我自己》. 2012年1月27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44.html.
[51] 曹亘: 也谈署名“韩寒”的《戏说老鼠》. 2012年3月24日. http://jingxuan.daohan.org/html/20120324/1768.html.
[52] 曹亘: 作品《头发》中的韩仁均密码. 2012年5月21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20521/15245.html.
[53] 梅兹美里克: 《大阴谋家韩寒,刘明泽原来是你自己人》. 2012年5月17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20517/14482.html.
[54] 润涛阎: 《从父子穿帮看韩寒代笔直接证据》. 2012年2月26日.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1666/201202/29270.html.
[55] 石毓智: 《韩寒的作品至少为三个人所写》. 2012年3月20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f0500010111ux.html.
[56] 神算小鹤: 增补版《三重门》手稿笔误收集. 2012年5月9日. http://jingxuan.daohan.org/html/20120509/12928.html.
[57] 红水西三: 《“人造韩寒”事件之对信件的质疑》. 2012年1月30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774c0f401012ols.html.
[58] 网友: 你猜我猜,算算韩2长多高 —— 长微博集锦. 2012年5月9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20509/13069.html.
[59] 网友: 网友对韩寒家信的多处质疑. 2012年1月30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20130/8839.html.
[60] 网友: 韩寒在腾讯的微博转发量. 2012年6月15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20615/17598.html.
[61] 自由之矛: 最新!韩寒《杯中窥人》拉丁文出处. 2012年1月26日. http://club1.kdnet.net/dispbbs.asp?page=1&boardid=1&id=8068748.
[62] 诗人小郑(等): 终极铁证:韩寒的《谈革命》等博文,竟然先发于韩仁均博客. 2012年11月17日. http://www.daohan.org/html/20121117/6314.html.
[63] 诗人小郑: 韩寒代笔的又一铁证:他竟然忘了《长安乱》的内容. 2012年2月29日.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24&id=8153169&page=1&1=1#8153169.
[64] 道前子: 《证人证据俱在,请韩寒先生兑现你的悬赏诺言》. 2012年2月17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c33db3701012iyk.html.
[65] 韩仁均: [百度百科]韩仁均. http://baike.baidu.com/view/2400797.htm.
[66] 韩仁均: 《儿子韩寒》. 万卷出版公司, 2008年. http://book.sina.com.cn/nzt/yc/ezhh/.
[67] 韩仁均: 《儿子韩寒》: 还没出生的时候,他就叫韩寒. 万卷出版公司, 2008年. http://book.sina.com.cn/new/nzt/vip/71539/55934.html.
[68] 韩仁均: 《说说我自己》. 2012年1月27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0eu.html.
[69] 韩寒: 2001年作客新浪网嘉宾聊天室. 2001年. http://news.xinhuanet.com/book/2003-08/29/content_1053450.htm.
[70] 韩寒: [视频]青春演讲秀(十八岁的选择 远行)2012成人礼盛典湖南卫视成人礼. 2012年5月6日.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57mEZbUjpWI/.
[71] 韩寒: [访谈]凤凰非常道何东访谈. 2007年6月.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NDUymn-JJdw/.
[72] 韩寒: [采访]网易采访韩寒. 2006年12月.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09I66O7LY94.
[73] 韩寒: 《书店》(一). 《少年文艺》1997年第9期, 1997年. http://book.sina.com.cn/longbook/ele/1109827988_hanhan5nian/110.shtml.
[74] 韩寒: 《傻子》. 1997年. http://book.sina.com.cn/longbook/ele/1109827988_hanhan5nian/130.shtml.
[75] 韩寒: 《小破文章一篇》. 2012年1月16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02q.html.
[76] 韩寒: 《小镇生活》. 1996年?. http://book.sina.com.cn/longbook/ele/1109827988_hanhan5nian/122.shtml.
[77] 韩寒: 《我的父亲韩仁均以及他的作品》. 2012年1月27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0eu.html.
[78] 韩寒: 《正常文章一篇》. 2012年1月18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061.html.
[79] 韩寒: 《看着手稿真欢乐——附16岁写孔庆东文章一篇》. 2012年1月28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0fm.html.
[80] 韩寒: 《答春绿》. 2012年1月28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0hj.html.
[81] 韩寒: 《韩寒谈高考作文:愿生活在现代 因为喜欢汽车》. 腾讯教育, 2012年6月7日. http://edu.qq.com/a/20120607/000664.htm.
[82] 韩寒: 上海电视台《有话大家说》. 2000年3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850c1f010009vt.html. 韩寒与语文老师李厚德的对话.
[83] 麦田: 《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 2012年1月15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d349a301011xtb.html?tj=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