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2006-2007博客选

来自韩寒博客原文,部分已删除博客可以在韩寒非官方网(http://www.twocold.org/forum-85-19.html),韩寒博客备份(http://twocoldbackup.blogspot.com/)。另外,牛博网(http://www.bullogger.com/blogs/twocold/archives/19579.aspx)可做参考。


http://twocoldbackup.blogspot.com/2006/08/blog-post_05.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ed70e9010008fb.html

2006年8月5日 星期六

设计失误

朋友发过来一个测名字的软件,只要输入姓名,就可以计算你到底是个好人还是坏人。我输入了韩寒,软件马上显示,我得分95分,是当代的活雷锋。然后一个一个开始输家人朋友的名字,我爸是94分,我的狗是14分,只有我是最高,得到了活雷锋的称号。然后我输入了雷锋这名字,结果是两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ed70e9010008du.html

2007-02-13 17:13:00

京城

2006-04-14

终于回家了。京城好大,京城国际机场好大,我一看见就惊着了,惊着就发烧了。烧了五天。京城路好宽啊,车也好多,好车也多,车多也好,好多车也。京城的酒店好大啊,就是五星的居然收不到卫星电视。算了,在京城只看新闻联播。京城的鸡骨头汤真好喝啊。京城的姑娘好严谨啊,预算五百一分不超。京城人士球打的真好,我在我们村里已经算打的好的了,村长说,你能代表我们村,去首都了。但是,我被首都人民轮奸了。女的奸完换男的,朋友奸完换亲人,且多轮。这样的摧残一个病人,世界人民震惊了。带头的某人甚至自己搞到脚抽筋啊。

终于,回来了。波音747好大啊。我去京城都干了些什么。


http://twocoldbackup.blogspot.com/2006/10/2006.html

2006年10月29日 星期日

求医 2006

今天比赛结束,最后第三。完了以后是庆功餐。正吃鱼,一朋友打电话来,说正赶去赌博的路上,说着说着自动挡的车都开熄火了。我一乐,吞了个鱼骨头。

顿时,车队成员全变成了江湖医生,有的说我要大口淹饭,有的说我得喝醋,还有说,我要用筷子敲碗,并朗诵,小猫小猫,快把我的鱼骨头吃掉。

第三种巫婆办法是不可行的,因为我已经说不出话了。快生吞了一碗白饭,没有效果。得,还是自己用手取。饭店的服务员都以为是我是中戏表演系的,吃完还要催吐。

真是英雄气短,只好被送医院。

车队充满人性关怀的提议,把我扔在路边,让我打120就行了。但听闻附近1公里有个医院,车队就开车把我送了过去。找了半小时,问了无数人,终于摸到赛车场边上的医院。朋友大叫道,有医生吗,出人命了。叫了十分钟,不见一个医生。到门口用车灯一照,原来最近改成了神经病医院。医生肯定以为是哪个神经病在发病。幸亏没来医生,要不然我在病历卡上写自己名字的时候,医生肯定诊断这神经病病的不轻。你想,月黑风高夜,一个穿着花花衣服的人拎着奖杯两个号称韩寒去神经病医院取鱼骨头,绝对要控制起来。

再到比较近的机场医院,到了被告之,没有五官科,要到城里的医院。机场镇上的工作人员难道吃鱼都不被卡吗。反正我已经说不出话,就转院吧。

打了个车到了望京医院,望京医院的医生说,我们这也不治鱼刺被卡这样的疑难杂症,要转院。我问,我们的首都什么医院可以治这样的重病,医生说,中日友好医院。

于是我又打车拎着一堆奖杯去中日友好医院。中日友好医院一看就能解决这样的国际难题。护士挂号的时候问,什么毛病啊。

我忍痛大舌头说,被被被鱼翅卡住了。 护士同情的看了我一眼,心想这命贱的,吃鱼翅都要卡喉咙。五块五,五官科。

我摸索到了五官科,医生很利索,一下就取出了刺,大概两厘米长。医生诧异的看着,八成想这孩子真惨,这么年轻就瞎了。

我谢过医生,回了酒店。还是首都好,只要三次转院,这样难的病都能解决。这要在国外,恐怕要拖半年并动手术吧。

啊!真是令人难忘的一天啊!


-http://www.twocold.org/thread-5437-1-1.html

07-7-27

一刻安宁

我看过了金刚。看的还是挺难过。倒不是觉得人类多残忍怎么怎么,因为这片子里也没有什么坏人,大家都抱着私心而已。只是觉得世间爱情,真是不得一刻安宁。不过,我还是挺能安慰自己,觉得金刚从头到尾没穿衣服,也没看见有小鸡鸡,这就说明是个母金刚。那是不是能证明,片子里说的是友情?

估计未必,那就变成更加乱伦之同性人兽恋。况且,那荒岛上就这么一只金刚,要小鸡鸡也没用。

想想,就算那女的和金刚一起在岛上了,又如何。万一金刚过三天腻味了那女的呢,那多惨,或者其实那金刚已经老的不行,没过一礼拜就老死了,那女的岂不更惨。

真是胡说八道。还是看点现实的吧。


http://twocoldbackup.blogspot.com/2006/08/blog-post_26.html

2006-11-23 22:21:00

今天

今天是龙游亚太拉力赛的勘路日,我中午开上车正要去赛段,发现里程表坏了,修了一个小时,赶到第一个赛段,是15公里的上山沙石路。本来以为出了贵州到了江南,就安全了,没想到山的落差更大,掉下去就直接交身份证了。开了一公里,水温过高,又停了半个小时。一路上乞讨了不少水,终于坚持到赛段结束,里程表又坏了。换了一辆备用的勘路赛车,水温一直很正常,不过开了三公里直接爆缸了。在深山老林里待了一小时,车队的维修技师又送来一台车,看之后的两个赛段。天都快黑了,看着看着,这台车的电脑板又坏了,勉强能开后,看最后一个赛段,安全带又松了。终于在天黑前结束勘路,坐着另外一台皮卡回到了维修区,又发现发烧拉肚子。在白天的时候就发现有点症状,结果差点被当地一个小学的女学生带到了女厕所。明天6点又要勘路,发现手机里全是不认识的朋友发送的短信。“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世界万物都是上天的恩泽,感恩节快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ed70e901000a61.html

2006-11-18 01:33:00

谢谢

昨天吃面把笔记本电脑全洒了。估计这下修要贵了,拆开键盘里面全是菜叶。用回了老电脑。两只小猫已经有人去领了,谢谢。是哪两位好心人可以留在评论里。

今天从浙江开车回来。听说火车提速了,上海到北京只要中国特色的9小时59分。以后去北京就坐火车了。最近老梦见飞机失事在我老家田里。这次从浙江龙游回来也想坐火车,300多公里,下雨开车太累。去火车站问,到上海什么时候有火车。

服务员说,下午2点50分

我说,什么时候到?

服务员说,晚上11点多。

我就决定开车走了。

300多公里除以8个小时,我骑车都比它快点


http://twocoldbackup.blogspot.com/2006/08/blog-post_18.html

2006年8月18日 星期五

苍天作证,我的妄想症,大地相信,我是神经病

我已经结过两次婚了,有三台法拉利,我昨天刚和李嘉欣徐若萱吃过饭.下礼拜我要参加F1了,我去年就参加过几场,第一场就拿了冠军,结果F1所有的车手联名抵制我.前年本来也可以参加F1的,但因为导演了哈里波特的电影,所以没抽出空来.因为我的巨大成功,不少人暗杀我,我出门都带着枪.

大家作证,我可是一个有妄想症的人.妄想症好处多啊.这辈子可以为所欲为了.你们大伙妄想症了没有?


http://twocoldbackup.blogspot.com/2005/12/msn.html

2005年12月17日 星期六

我装了一个MSN居然

我看了下面两篇说无极文章,突然觉得自己太唠叨了,比当事人还要无聊。要说点别的,把自己的文章踩下去,让事情过去。我装了一个MSN,前天时候,为了传一点东西。基本不会用,但是有人教了我震动闪频功能,我很开心,到处使用,以为就我一个人知道。。。。。。以前说了从不用聊天工具,自己对聊天工具的印象也不是很好,说不清楚为什么,觉得那是滥交的一个工具。但是看看周围都在用,我说有事情请发我的邮箱时候人家都不相信。还是好奇,装了一个,用了两天,一共三人,还全是男的,都不好意思当众打开,朋友说从没看到过这么干净的MSN。我这是一种什么心理。我的MSN半天都不响一下。看来用不了几天就要删了。


http://twocoldbackup.blogspot.com/2006/02/blog-post_26.html

2006年2月26日 星期日

大家晚安吧

`

心情不好。没有任何写什么的欲望。为防止彻夜等沙发之类伤身行为,以后没什么写的就标题句号内容句号,两个标点。大家应该很眼熟了,我用过多次。就是传说中的露两点。如果哪天彻底不想写了,就标题一个句号,文章里两个句号,露三点。

大家想看我露几点啊。

是不是还是不露点好啊。

我这里风气真好。


http://twocoldbackup.blogspot.com/2006/01/blog-post_19.html

2006年1月19日 星期四

生活是这样子,不如诗

窝了四天酒店。96个小时,至少90个小时在酒店里。这酒店算是住的很值。外面的世界很堵车。基本上,时间过的很快,事情也一堆,这边朋友的一只狗太胖了问我应该怎么办,那边开车把人撞了问我认不认识人,正在睡觉呢,一朋友一个电话劈头说,小样,来北京了也不通知我,快停车,我追了你很久了,我就在你后头,你丫转过头看看。我说,我后边是枕头。

世界真是小,还有酒肉朋友加典型北京口贩子给我打电话说,孙子诶,我昨晚上看见你了,你丫车里带的姑娘不错啊,不过哥们没看太清楚,哪个学校的啊。

我说,电影学院的。

他说,让你那果儿帮哥们介绍几个同学,说,哥们认识很多导演,可以帮他们安排见见。一块吃个饭唱个歌什么的。

我说,行。那她的前途就交给你了。

朋友说,包在我身上,跟我两年,保证混到四小花旦。

我想,四小花旦不必了,四小扯蛋倒是有可能。

这世道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也不知道哪句真的哪句假的。说半天每个人都各有用心,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两神经病说到最后还真能说圆了。结婚的还能离婚,签约了还能毁约,真是丰富多彩,已经懒得感慨。


http://twocoldbackup.blogspot.com/2006/06/blog-post_27.html

2006年6月27日 星期二

我所敬仰的艺术家

这几天在上海的枫泾拍一首歌《最差的时光》的MV,拍的时候好几次碰到最差的时光。最牛的一次是原来定的一个景过去发现变成了一个大牌子,是上海摄影家协会的一个类似比赛兼创作基地(创作居然还有基地)的奠基活动,我们拍的时候他们正在对面吃饭。因为场景不一样了,就决定现场改戏,正需要一些摄影的帮忙,于是去吃饭的地方麻烦人家。差不多的对话是这样的

您好我们在旁边拍一些东西,不知道能不能请各位摄影师帮忙一下,客串一下。

请不要叫我们摄影师,你应该叫我们摄影家。

哦,那请各位摄影家帮忙一下。

那你就把我们这所有的饭都买单了。

拍完以后,他们吃饭回来,好几十个,居然还有导游带领,大家都说摄影家牛,原来意思是摄影家像牛一样,都是被牵着才能创作的。突然河面上来了一个巨假的农夫摇着的旅游船,十几个人拿起相机就是一顿狂拍,都快把船夫闪到河里去了(大中午居然还有闪光灯?),全都创作的特专注,我怀疑当时如果一架外星飞船掉他们面前,他们还是在那狂拍那游船。随着导游一声喊,全都大腹便便走进一胡同,大师们都快把胡同撑爆了。我们拍完去吃饭,路过一家店,发现一圈摄影家都围着一个东西拍照,因为大师实在太多,我都没看清楚里面是什么东西,登高一看,原来是景点中一个安排纺织工在窗边干活。

如此精彩的瞬间,如此冷艳的场景,如此经典的构图,如此少见的表情,如此高尚的立意,如此牛逼的创意,我怎么就没发现呢。

这让我想起经常出现的人体艺术摄影大赛,一个裸女站在大自然里,好几百个摄影师,哦不,摄影家,围着拍,山头上和树上都挂满摄影家,连石头缝里都赛着摄影家的宏大场面。这才是艺术,你想想,这么多人围着一个女的拍,居然还能互相不穿帮,这不是艺术是什么。我们普通人是做不到的。让我单拍一个胸部我能保证不穿帮,拍到整个模特就肯定不行了,人家裆下说不定还趴着摄影家在那对焦呢。

我不行,可千万别叫我家啊,谁敢叫我作家,我就花钱雇那些摄影家来拍你


http://twocoldbackup.blogspot.com/2006/06/blog-post_30.html

2006年6月30日 星期五

萌芽十五年

不知道今天还是昨天(反正就是这两天,我日子过的迷糊)是萌芽杂志的五十周年,在此祝贺这本不拘一格的文学杂志。我的很多很早期的文章就是由萌芽发表,《三重门》一书也是由萌芽杂志的介绍才得以有了一个好的归宿。我这几天在北京剪东西,再加上实在不喜参加各种活动,所以不能到现场,以后萌芽一百年了,我七十六岁了,万一还老不死,一定参加。很久没有见到赵长天,胡蔚莳,桂未明,李其纲,周佩红,史玲等……等……(我还不能称老师,称老师感觉像我在损人)等生物,等回来一定拜访。


http://twocoldbackup.blogspot.com/2007/11/blog-post_21.html

2007年11月21日 星期三

同学聚会

上周六是我初中的同学聚会。因为我没文化,学上的少,所以同学普遍比大家要少两批。高中同学聚会对我来说是比较费脑子的,因为我念了两次高一,都只有一年,每次进门前都要拉一个熟悉的同学偷偷把其他名字给问齐了,要不然叫不上来影响恶劣。初中相对好点,毕竟满了三年。

这次的同学聚会安排在原来的班级,还请来了班主任蔡老师和彭老师。我赛了四年车,中风中浪里也算过了七八年,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很不错,但在楼梯上看见蔡老师的一瞬间,还是腿软了一下。看来很多小说和电影里一直强调的“童年的影响”还是有根据的。为了不罚站,我本年度第一次参加活动没迟到。

这次一共来了20个女同学和9个男同学。当年我们班级是特色班,我第一次中考考了三门总分273分,平均91分一门(满分100分),我回家兴高采烈告诉父母,肯定有年级前十名,结果排名出来是班级第四十二名。从此以后我就自暴自弃了。

9年以后,我突然发现,其实我们班级的女同学还是普遍很漂亮的。依照现在我见过了许多美景,我见过了许多美女的标准来看,都很不错。奇怪的是当年我怎么没发现呢。可能当年我的注意力全在我的隔壁班级,十三班。当时我信奉兔子不吃窝边草,然后老师为了更好的监控我,又把我的座位安排在第一排,所以好马不吃回头草。现在想来,真是毫无意义,我既不是兔子又不是马,两个莫名其妙的动物吃草的癖好关我什么事。

开始的活动内容是抽到的同学上讲台抽题目,按照题目内容回答问题或者做完成一个动作。我一直没能被抽到,两位主持看着不爽,说我一定要主动上台抽题献丑,结果我上台抽到的内容是,你有权问现场任何一个同学问题和让任何一个同学做一件事。

吃完饭,组织者建议玩杀人游戏,提出去小公园的亭子里坐成一圈玩,我一时没弄明白是什么路子,连一直寒的我都觉得有点寒。后来改在KTV里进行。我打电话问我父亲本地什么KTV大点。因为我们小镇很破,没什么正规唱歌的KTV,所以很害怕到了KTV要派发小姐,我们29个人,发29个小姐,58个人一起玩杀人游戏,而且小姐又全穿一个样,难度有点大。进了门才放心,因为我们这里实在太破了,连小姐都没有。

刚要开始,我事先咨询过正KTV场所的父亲又打来电话,说,赔唱的小姐一百块钱一个啊,不用多给。

从小费就可以看出我们这里的消费水平的确不高。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来,我妈应该不会上网吧?

杀了几局人后,开始陆续有人回家或去约会。这让我想起了几个小时前彭老师临告别前的的叮嘱,说我们班到现在才一个人结婚,所以要加紧了,千万不能放松。务必早点结婚生子。

我想,这话要是说在九年前,那就更有效了。但我们初中14班的结婚率的确算很低。为了证明这点,我说了一句到现在我也想不明白当时是怎么想的话——“大家看,我的高中同学,已经有不少都结婚了,初中是三年……那我的高中同学应该都比你们小三岁吧,都已经……”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1个评价)

评论

韩寒是一个厌学不学无术可能有那么一点小幽默和具有极度强烈低

访客的头像

韩寒是一个厌学不学无术可能有那么一点小幽默和具有极度强烈低级趣味的一个小混混。从他的心灵到言行都是极度龌蹉的。这样的人社会上一抓一大把。但这个无文不臭的家伙居然瞒天过海混成为了天才的作家,简直是对全人类的尊严和智商极大的侮辱和讽刺。是对炎黄子孙全体中国人民的贬损。对这样的恶徒,不把他绳之以法,不足以平民愤。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