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摇欲坠的“偶像韩寒”-- 一生何求 2012/1/23

摇摇欲坠的“偶像韩寒”

作者: 一生何求 2012/1/2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a146240100yqaj.html


很多朋友不理解我为什么一再的批判韩寒,好像不是很厚道,在此我作出一些说明。

1 为什么要批判韩寒?

在韩三篇出来之后,嘘声一片,但维护韩寒的人也不少,自由派朋友的理由是:韩寒还是自由民主的朋友,不能批判,批判他是亲者痛仇者快。我觉得此言大谬,尽管韩寒说他要争自由,但我觉得还不如说他是在乞讨自由,或者说他其实很自由,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反正不会出格,想不写什么就不写,我看他也不会真的去争什么。那个针砭时弊的犀利的韩寒已经不再了,他现在的立场已经很明显,用素质论反对民主和革命,说民主需要缓行,革命必须避免。如果自由派的朋友们还觉得这样的立场可以接受,那我真是无语了。在我看来,承认人民的民主权利和革命的正当性是一个不容践踏的底线,韩寒践踏了这个底线,对不起,那是必须要批判的。

2 批判韩寒不好,会有负面影响吗?

这几天关注方舟子的微博,看到大量的韩粉都是用非理性的语言攻击方舟子的时候,我真觉得韩寒这个“偶像”必须要破除了,韩粉用方舟子的话说就是“复读机”,这些孩子年纪都不大,韩寒对他们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打破这种偶像崇拜,理性的看待韩寒,我认为对这些孩子是有帮助的。况且,韩寒不仅影响青年,还影响很多“社会精英”,看看有900万粉丝的黄健翔的一条微博吧,黄健翔完全把民主和美德混淆在一起了,以为民主包治百病,这是对民主最大的误解。

@黄健翔 : 不开玩笑的说,仅以这两天韩寒麦田、方舟子的论战中各方之拥护者在网上的表现来看,韩寒的"素质与民主"的观点已经印证:多数留言缺乏民主的基本元素,如平等、共存、尊重、理性、讨论、客观、公正等;反而充斥了独裁和集权的成分:恐吓、污辱、谩骂、丑化、你死我活,恨不得消灭对方。韩寒对了。

此外力挺韩寒的还有环球时报的胡锡进甚至染香等人,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说韩寒这个偶像的负面影响越来越大。另外,我一直认为:在互联网时代不需要偶像,需要的是共识!要依靠理性来形成共识而不是通过偶像。这种共识就是对自由和民主的共识,北非的故事告诉我们:没有英雄只有共识的革命是可能的。

3 批判韩寒什么?

麦田打假指责韩寒是个团队,作品是集体创作,但这非常难以证实,我觉得不是关键,被韩寒反击之后,麦田只能低头认错。而方舟子针对韩寒文章的逻辑错误和文史水平进行了攻击了,攻击是非常有效的,因为这证明了韩寒无论在理性逻辑还是在学识上都不堪一击,可以说韩寒品牌的大厦在方舟子的攻击下已经摇摇欲坠,方舟子还会接着出招,我们拭目以待。多说几句方舟子,对待此人要一分为二,他坚持科学的中立性和理性主义,人无完人,他往往能击中要害,唐骏,李开复这样的偶像都被拉下马,但如果他攻击正义人士,我们还是要坚决反对。前不久臭名昭著的卢俊卿要求方舟子为自己打假,方舟子拒绝了,证明他还是不愿意和恶人同流合污,什么时候他跟司马南决裂,什么时候他还是朋友。

我个人认为,主要应该批判韩寒的反智主义,这也是韩寒为什么对自由、民主、革命这些概念糊涂的原因,在于他自己对知识的厌恶倾向,在于他无法意识到自己知识结构的缺陷还以此为荣,有人评论韩寒不读书,是一针见血的。实际上,韩寒本人还处于17岁辍学之后的长长的叛逆期内,他把这种叛逆当成常态,当成了一种生存方式,但是他不清楚,他的叛逆是针对什么的叛逆。我感觉,当我们的教育体制背离了对真理、正义和美的追求,我们当然应该叛逆,但我们应该做的是去追求真理、正义和美,而非走向虚无和反智。这并非故作崇高的姿态,我认为每个人都多少有一点纯粹理性的观念。

我们来看看韩寒的反智主义,在《正常文章一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061.html 中他这么说:到了高中更加病态,彻夜阅读《管锥编》《二十四史》《论法的精神》《悲剧的诞生》。我的同学都有些不解。幸好,我没有成为书呆子,因为我一直在恋爱。。。。自从那以后,我写文章几乎没有再掉过书袋,阅读也开始从著作转为资讯和科技。所以当我看见一些六十岁的专家用各种我十六岁的时候就读过的书(尽管现在几乎全忘记了)来砸我的时候,我常常暗笑这太幼稚了。人总是这么成长的。

六十岁的专家用书来砸他被他称为幼稚,原因是那些书他16岁就读过,这是什么逻辑呢?韩寒甚至承认自己几乎全忘记了,也就是说,专家来砸他的观点其实他现在并不了解,就说专家很幼稚,岂不荒谬。韩三篇出来以后,韩寒的“民主素质论”遭到了自由派朋友的一致批评,大家在批评他的时候不免引用一些经典作家的言论,这很正常,这本是正常的讨论,韩寒为什么不回应呢?韩寒16岁的时候读不懂那些书很正常,象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光引用的书就有几百种,需要阅读过柏拉图、色洛芬、亚里斯多德、西塞罗、塞内加、普鲁塔克这些古典作家,需要阅读希腊史、罗马史、罗马法史、法国和英国的各种法律。。。别说16岁的韩寒,就是现在的韩寒,能读懂吗?还有《悲剧的诞生》,这或许是尼采最通俗的一本书,但我也不信韩寒能读懂,况且尼采是最反对庸众的,谁会拿尼采的观点砸你呢?

同一篇文章中,另一处反智主义的体现是贬低方舟子的语言,韩寒说:方舟子先生,你为了查资料进行科普和打假,你电脑前一坐就可能到凌晨三四点,但我要是一口咬定你有个利益团队,并假装说好像听圈子里的朋友说过,又说好似曾经和你辞退过的枪手吃过一次饭,那你这辈子都说不清楚,请问孤独坐在电脑前的你,你为了你的事业45岁头发就秃了,我给你这么来几句,你他妈的会不会胸闷。但我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是最下流的招数,利用作家职业无法自证的特殊性,披着质疑的外衣,干着诽谤的勾当。作为半个同行,你推己及人,我他妈的无数次一个一个字敲到凌晨,敲了十三年,我他妈就不胸闷吗。

这短话描绘了一个苦逼的科学教教主方舟子的形象,凌晨34点还孤单的坐在电脑前,45岁就秃发了(姑且不论方舟子指出了韩寒此处的常识错误),而帅气的韩寒是可以做洗发水广告的,不用辛苦,轻松就能赚取大把大把的钞票。韩寒身上的光环一直是:一个十七岁就辍学的天才,一个反抗传统文学霸权的天才作家。这种叛逆的特征,对于青少年的吸引力是很大的,不用十年寒窗苦就能取得成功,还要学习知识干什么?而理性和逻辑恰恰是需要知识训练的,现在的韩粉恰恰缺乏这些,因此当他们的韩教主转向反民主,反革命的立场的时候,他们也会受到这种立场的负面影响。无论如何,人造偶像对于青年的理性发展是致命的桎梏,需要破除任何人造的偶像,何况是劣质的偶像。

我希望韩寒能勇敢的站出来,回答对他的质疑,严肃的回应,你的反民主、反革命立场,到底如何论证?这种结论不是通过看到街上随地吐痰、会车时开远光灯的人多就能推导出来的,那是文学青年的想象。认为人民素质低不能民主,但在极权国家里,官员也从人民中来,按韩寒的逻辑,素质也是低的,极权国家官员权力更大,这帮“恶人”掌权后,人民应该更受压迫啊,因此人民素质低不能民主从逻辑上说不通的。或者论证说,可以以德治国,选拔道德素质高的人作为官员,可是这个道德高的标准谁定?历史上看,哪朝哪代不是在以德治国中堕落,讲道德的无不最堕落,讲仁慈的无不最残忍,因此以德治国是行不通的。

其实,民主就是人民保护自己的基本权利、避免暴政、实现自我统治的方式。民主制度的建立只是一个开始,和人民的素质没有关系,民主国家依然有人犯罪,那是因为人的天性之中有作恶的倾向,这些丑陋不可避免,和民主没关系。也因为我们正视人性之中的恶,所以政治哲学会假设拥有权力的人会作恶,所以要对权力加以监督和制衡,所以需要有选票,让人民有权力把这些干得不好的官员请下台来,这是论证为什么要民主的理由。民主就是承认普遍的公民权利,为什么人人要有选票,就是承认每个人的理性,承认每一个人的自我所有权,承认每一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意志去追求自由和幸福,而不是永远把一个人当做奴隶或者孩童看待,而不是有另外一个人说你的幸福我知道,我可以替你做主,或者别人告诉我,你的道德素质太低,不能有选票。有时候觉得很可笑的是,我们连极权专制都能接受几千年,为什么还要害怕民主?

韩寒出道以来一直很顺,在微博上得到了一帮中年精英大V们的力捧,那是因为他们一直不敢说的话韩寒替他们说了。但现在韩寒被方舟子的文章攻击得丢盔弃甲,竟没有一位大V敢从正面力挺韩寒和方舟子叫板,帮韩寒的全是他的哥们,如老罗、马日拉加上韩粉,一来是这些人畏惧方舟子的权威,另外大概就是韩三篇让这些大V也深度失望了。因此韩寒先生(们)自救的希望,就是主动站出来回应网友们的质疑,展示你(们)的学识和见识,否则这座劣质的偶像一定会垮掉。

不过我很怀疑韩寒有没有勇气或者诚心来参与公共讨论,看看韩寒的博客上的公共“不参加研讨会,交流会,笔会,不签售,不讲座,不剪彩,不出席时尚聚会,不参加颁奖典礼,不参加演出,接受少量专访,原则上不接受当面采访,不写约稿,不写剧本,不演电视剧,不给别人写序。” 另外,韩寒不开微博拒绝互动,为什么呢?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