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羽扇纶巾 韩家军灰飞烟灭 -- 仙人指路010 2012/1/26

舟子羽扇纶巾 韩家军灰飞烟灭

作者:仙人指路010 2012/1/2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b01c69010115i8.html


在方舟子亲自出手的“打假”事件中,韩寒作为对手,其实是所有这些“假货”中档次最低的。像唐骏、肖传国、李开复等人,即使他们有文凭造假,有学术欺诈,有编造传奇经历,也是人中吕布的人物,仅就个人能力而言,是很有些能耐的。

韩寒神话的破灭速度有些意外,尽管这之前很多人,尤其是爱写爱读的文学爱好者,对韩寒的文笔并不看好,只是觉得韩寒有些小聪明而已。直至目前发现所有文字几乎都是由韩寒的亲爹韩仁均代笔,甚至由于欺世盗名带来了巨大商业利益,发展成团伙文字造假,人们皆惊愕的合不拢嘴;那些韩寒的崇拜者,所谓“韩粉”,更是如看见亲娘偷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笔者对韩仁均的职业完全不了解,也没有兴趣搜索,姑且认为他是一个爱好文学的人吧,能写点儿东西。韩仁均的作品不是什么高级货,往高了捧,勉强算是中流水平。韩仁均可能也发现了这一点。当他把自己的平庸之作加到当时年仅16岁的儿子身上时,令人惊奇的效果出来了,人人皆惊叹这样的少年“才子”,对于韩仁均那些提不起兴趣的文字也愿意研读起来。韩仁均恍惚间在作品上得到了一种读者“认同”,而韩寒则在很小的年龄里,享受到了虚荣带来的光环与吹捧。一举两得,最初的“欺诈”模式可能就是在这样双重“快感”中形成的。

笔者相信韩寒是个文学爱好者,受他父亲的影响,在同龄人当中更愿意谈及一些跟文学有关的话题。韩寒的文学天赋很一般,韩仁均遗传了对文学的崇拜,却不能遗传丝毫文学灵性,因为韩仁均本身也不具备。韩仁均必须将自己的作品降低一个辈分,宣称出自儿子之手,才能赢得读者的重视。

韩寒16岁时“创作”的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小说《三重门》,如今看来是出自韩仁均的作坊。笔者的外甥念初中时曾经买过一本,尽管当时韩寒的名气很响,但笔者还是坚决阻止了外甥读这本小说;原因并不是发现了小说的结构哪里不对劲儿,而是笔者非常反对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无病呻吟地模仿大人口气。文学的前提得有生活,足不出户地坐在家里意淫是不会创作出来好作品的。当时笔者还不知道这是一个成年人韩仁均假未成年人韩寒之名的欺世作品。二八佳人站在门框子处揽客,六八老妪关了灯脱裤子上阵,这种组合迷惑了不少人。韩粉们至今不敢相信自己的偶像就这么令人作呕,他们宁肯相信这是范冰冰带着罗玉凤的面具在跟大家玩SM。

真正让人们对韩寒产生质疑的,是他的“韩三篇”,关于革命、自由、民主的话题。明眼人一看,无不蹙眉。这三篇文章无论从学识、见解、文笔等方面都有失水准。韩寒作为韩仁均团队的“集体智慧”,其实一直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示人。人们只是觉得这一切出自一个少年之手十分难得,其实不知不觉中时光荏苒,韩寒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再炮制出“韩三篇”这样的作品,人们忽然觉得这孩子在学识方面其实一直没怎么“发育”。

韩仁均有些本事,但不是文学方面;也有些人脉,却和文学领域有关。他包装炒作的韩寒神话是成功的,这方面才能韩仁均一点儿也不输唐骏。从各种少年大奖赛到作品的出版发行,韩仁均都发挥了自己超常的公关策划能力。这类似一种太监逛窑子的狠劲儿,自己有力气使不出,于是“花样”便是常人想象不出来的。韩寒的“成功”为韩仁均创造了高效益的经济利益,因此围绕韩寒的经济活动很快便由父子单干变成集体劳作。

韩寒作为一张“画皮”临风独立,摆出一副傲视群雄的表情,对于读惯了古典小说和看惯了武侠电影的人们来说,这种造型很符合他们心目中“高手”的描述,人们认定韩寒是个绝世高手。在跑调的曾轶可被封为音乐天才,在卖淫的马睿菈被封为影视明星,在一切皆有可能的当今,人们一窝蜂地盲目起哄、造神弄鬼,其实暴露的是人们内心对生活的压抑和对时事的嘲讽。反主流、反社会、反常态,甚至反道德,都会吸引人们的兴趣,只要有一点理由,人们就会假借心中的偶像发泄一番。因此偶像的破灭在有些人来说几乎是人格的否定,这是很难自我接受的。韩粉们的疯狂抗议不难理解。

韩粉不都是脑残,但单纯崇拜韩寒小说的,可以说是“文学脑残”。因为韩仁均父子的作品文学性实在不高,这爷俩儿的文学素养,至今仍是“16岁的花季”。韩粉也分真假,假韩粉是与韩寒神话有经济利益瓜葛的,靠着韩寒神话代言经商赚钱。也有一部分是出事以后花钱请来的“水军”,3毛钱一条跟帖,铺天盖地的满世界骂街混淆视听的。凡是被造神者洗了脑的人,基本都是失去了是非判断能力。“粉丝”在精神层面上等同于僵尸。——跟随着偶像,他怎么动我怎么动,他怎么说,我怎么学,丝毫不差。一旦有人与偶像对抗,必群起扑上去撕咬。招惹了这类粉丝比招惹了偶像本人还麻烦,因为他们没有独立的思想。

很长一段时间,韩寒靠着对时政的插科打诨取悦大众。像所有的愤青一样,由于有了很高的知名度,韩寒的言论被社会底层民众视为对抗政府的舆论明灯。这方面功力韩寒远没有李承鹏、叶匡政等学者的思想深刻,但依靠着韩仁均团队的炒作,韩寒的屁话也会被舞弄出超强的气场。民众在社会丑恶现象积重难返的时候,在反抗政府不人性措施的时候,需要“重量级”人物的舆论为他们撑腰,韩寒在这几年里多次充当了这种角色,因此很多人不反感他,甚至很需要他。其实韩寒的言论只是口气上与大众一致,内容实在没什么干货,无非打个比喻,讽刺一下,挖苦一下,嘲笑一下;对于现象的深刻挖掘是没有的。韩仁均是个写小说的,对时政并不敏感;韩寒是个小玩闹,假的,更不会研究理论性东西;因此他们的插科打诨仅限于在文学形式的,类似小品、小笑话。

“韩三篇”动静不小,很多人包括一些知名学者惊呼“韩寒成熟了!”庙堂、江湖皆发出喝彩,互相吃惊,都以为韩寒是自己这边的人,这个反应也是韩寒团队始料未及的,因为他们本来是做好了要挨骂准备的。在韩寒团队来说,“韩三篇”实在是被江湖大家理解错了。人们被字面和韩寒一贯的态度所牵引,误读了“韩三篇”要传递的讯息。这三篇东西是韩寒团队向庙堂主流投诚的过渡产品,全篇充满了撒娇、表白的媚眼,北大教授张颐武及时扑捉到了这个信号,一篇《韩寒已化蛹为蝶,超越左与右》,算是对韩寒团队集体来降充当了谈判代表,不然真的要把韩仁均这群人急死了。即便是韩寒神话此刻没有破灭,韩寒也不会再为社会底层呐喊半句,也不会再仗义执言针砭时弊为难政府。因为韩仁均的团队要全面转型,盈利才是目的,与政府舆论擦边对抗只是讨好大众换取名气。一旦他们觉得时机成熟,与庙堂主流合作生财才是这个团队下一步的目的。

方舟子对韩寒出手打假,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偶然是因为一个叫麦田的出示了部分证据质疑韩寒的诚信,应该说证据是很有说服力的。至于后来为什么麦田突然宣布退出调查并向韩家道歉,原因不明;麦田对方舟子有旧恨,有可能是看到方舟子接手,想顺便给方舟子一个难堪也说不定;也许是受到了来自其他方面的压力。总之,麦田挑起了事由,韩仁均父子一蹦三尺高,污言秽语谩骂麦田,表现了韩仁均父子的泼妇素养,全无半点儿斯文形象,读者无不大惊。反常的反应与平静的质疑并不对称,很有些做贼心虚的表现,让大众心生疑窦。尤其是声称拿出2000万要给替他写书的人;不说给打假的人,而是给自己的枪手,里外里肉烂在锅里;还未开战就先预留后路,更暴露了韩家军的心虚。方舟子是有精神洁癖的,大概平生最看不惯“装逼”的人,这种情况下,方舟子受到激将,被大众问敢不敢接手继续打假韩家军,方舟子犹豫一下终于接了过来。

方舟子对这次打假是很谨慎的,这种谨慎并非惧怕韩寒的名气,而是文学作品打假不像一般造假事件那么醒目,证据多靠推理,没有一件假文凭那样的明显漏洞。方舟子的文学素养是很高的,文笔也是一流,这是他这次打假的“胆量”根源!大多数人只知道他是一个科普作家,很少有人注意到他其实是一个真正的作家。他对韩寒作品是不屑的,在他看来韩仁均父子的作品都是不入流的蒙蔽青少年的地摊货。事实也的确如此。成年人的作品与未成年人的作品在方舟子眼里是一目了然的,这一点就像范冰冰是不是处女一样明显。今年春节的这个事件,比爆竹声声来的脆生,吸引了网民的注意力。说是“韩方大战”其实并不恰当,方出招,韩家并未接招,而是以谩骂、阴阳怪气为主要应对手段,甚至还要不断提醒大家有关方舟子妻子的论文问题来转移视线。仅通过韩家父子的博客、微博反应,胜败已经很明显了。正如“五毛党”主席染香所说,这件事后,方舟子还是方舟子,但韩寒不再是韩寒了。

对于文学爱好者或者以码字为生的人来说,韩家父子的行为是不能容忍的,极其令人厌恶。文学以圣洁为生命,把商业中蝇营狗苟、生活中的鸡鸣狗盗引入文学领域里,欺世盗名十几年,直到而立以后才逐渐力不从心,破绽露出。如果不是方舟子果断出手打假,恐怕韩寒的孩子十岁就要出小说了,更神奇的神童将会一代一代在韩家遗传,因为他们的那些写作蹩脚的小说只能通过未成年的智商呈现给大众。韩仁均选错了行当,他要是经商,可能赚钱比唐骏还要容易些。

韩仁均的微博在昨晚起了悄悄的变化,原来“作家韩寒的父亲”改为“韩寒父亲”,取消了“作家”二字;主动自废了充血功能,看上去再也硬不起来了。骂街、偷偷改资料、悬赏却玩文字陷阱,当韩寒的光环褪去后,人们发现这是一对极其小家子气的的爷俩儿。像他们的文学水平一样,面对方舟子,他们的表现实在太不堪一击。韩仁均甚至找来一大群拍照的人拍摄韩寒写文章的照片,而所谓反击文章《人造方舟子》充其量算个长一点儿的回帖,要文采没文采,要见解没见解,更没有像样的回击,只是骂大街。这也要炫耀地自称是了不起的作品,人们算是彻底见识了韩家父子的牛皮水平。

关于韩寒神话破灭之时还发生了一个插曲,不得不提一句。

范冰冰,范爷,财大气粗,事件开始时扬言加镑2000万,一时成为焦点。其实这是范冰冰脑子发热。并不是说她不可以出资,也不是说她不可以发表观点;只是这件事属于文学领域里清理队伍、锄奸捉贼的行动,范冰冰作为一个娱乐圈里的头牌,插嘴文学圈子看上去有些好笑,不伦不类的。范冰冰这类人,可以当老板,可以当大款,甚至目前的国情下可以当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但惟独不能当自己是文化人。尤其文学这个圈子,不管目前多么乱,其本质还是纯洁的。文学爱好者这个领域基本是由一群追求高尚精神世界的人组成,因此范爷这2000万无论讲不讲诚信,无论肯不肯认输,都是没放在大家眼里的。杜十娘再怎么有钱,在大户人家看来也是不被承认身份的!这就是范爷为什么闹出个笑话,自己沾沾自喜没觉得,却发现很少有正经人接话茬儿,原因在此。

2012-1-26 上午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