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信 -- 张放 2012/1/28

我不信

作者:张放 2012/1/2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1c19620102dubr.html


龙年春节过得真有喜感,发现身不由己卷入一场空前的质疑口水战中:方舟子质疑韩寒早年成名作的背后,可能有人代笔。

由是,网上找到了《三重门》,破天荒第一次读起了这位80后的成名作。不读不知道,一读还真吓了一大跳。

看到百页之后,发现这是一本文字功底十分老道,行文风格让人不由想起钱钟书的《围城》的书。最让人震撼的是,百多页里,知识面涵盖巨大:社会知识面、中国古典文学知识面、中国古诗经翻译到外国的真实情况、中国国学知识面、莎士比亚全集、西方哲学知识面、西方美学知识面、1998年之前的中国美学界知识面、英语知识面、英语诗歌知识面、中国朦胧诗知识面等等。此外,在另部作品里,作者还秀了拉丁语知识面。

这样一本书,作者会是怎么样一种情况呢?

据考,作品出版时,作者是17岁。根据1999年出版一本书的通常周期来算,写成此书时的作者年龄应该是在16岁。那么,再大胆推测一下,从构思到下笔到修改(至少修改一次?存疑。万一作者一次都不修改呢。),则时间还要再往前推。从这里开始,就不是我所能理解的事情了。一年365年,去掉睡觉吃饭拉屎等必须的时间,打个80折吧,就是说,此书从开始酝酿到下笔写,作者应该是15岁多半。

那么,问题也就出在了这里。15岁半的青少年,是如何获取了如此广博的社会知识、中国古典文学知识、中国古诗经翻译到外国的真实情况、中国国学知识、莎士比亚全集(部分)、西方哲学知识、西方美学知识、1998年之前的中国美学界知识、英语知识、英语诗歌知识、中国朦胧诗知识,以及拉丁语知识呢?

能不能说,作者从10岁甚至更早,就展示出要了解社会知识、中国古典文学知识、中国古诗经翻译到外国的真实情况、中国国学知识、莎士比亚全集(部分)、西方哲学知识、西方美学知识、1998年之前的中国美学界知识、英语知识、英语诗歌知识、中国朦胧诗知识,以及拉丁语知识的渴望呢?

这应该是一个我们读者永远也得不到答案的悬疑了。

那么,再回到《三重门》作品本身上来好了。

作者对社会知识、中国古典文学知识、中国古诗经翻译到外国的真实情况、中国国学知识、莎士比亚全集(部分)、西方哲学知识、西方美学知识、1998年之前的中国美学界知识、英语知识、英语诗歌知识、中国朦胧诗知识,以及拉丁语知识到底是像一个高一生那样,泛泛地了解,也说不出个太多的所以然来,还是什么?

凡是读过此《三重门》的读者,假如你不是戴着有色眼镜去读的话,都会得出类似这样一种结论:作者对社会知识、中国古典文学知识、中国古诗经翻译到外国的真实情况、中国国学知识、莎士比亚全集(部分)、西方哲学知识、西方美学知识、1998年之前的中国美学界知识、英语知识、英语诗歌知识、中国朦胧诗知识,以及拉丁语知识的知识的使用上,是“信手拈来”,“随心所欲”的,也就是说,作者绝对不是表层意义上地、像高一生那样地泛泛地了解上述知识面里的知识,并秀了出来的,而是,其知识储备还远远不仅止于此。作者其实是有着更宽泛的阅读量,作者实际上是拿小水杯从一个大桶里舀水一样自如。也正如此,才会给人一种作者是个成年人的判断,作者只有更广泛的阅读量,才会达到“信手拈来”“随心所欲”的境地。因此,我支持方舟子的质疑。

当然,我知道,支持者恒支持的心理学意义上的道理。当年高喊“打击黑金”的台湾的陈水扁,曾拥有无数疯狂拥趸,出了问题后,无论质疑者怎么一步步地说,哪怕到了掰皮说馅的地步,那些南部深绿阵营里的广大父老乡亲们,依然力挺陈水扁。

下面这个是我发在微博上的整合好的一个帖子,从这里可以窥见一斑。书中还有大量其他的包括莎士比亚全集(部分)、西方哲学知识、西方美学知识、英语知识、英语诗歌知识、中国朦胧诗等知识面,有感兴趣的读者,不妨上网自己看一下。

最后,如果本作者果真是15岁半酝酿构思出这种小说,16岁开始下笔,17岁出版此书的话,建议此时最好写本《我如何15岁半就成为了英语天才?》的书。我会是第一个读者购买,因为我有一个6岁半的女儿,离15岁半,只有不到九年时间。

16岁文学“天才”是怎样炼成的?

(精炼版)

编者按:—不读不知道,一读会吓你一大跳!16岁文学少年的知识面、社会知识面、对女人的观察面,英语知识面,都实在太宽。尤值得一提的,是英语书面知识方面(非口语简单交流方面)表现惊人!

下面内容均来自其17岁时出版的《三重门》,如果按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出版时间周期算,写此书稿时,他应该是16岁 。

1、车到大观园旁的淀山湖,车里的人兴奋得大叫。上海的湖泊大多沾染了上海人的小气和狭隘。造物主仿佛是在创世第六天才赶到上海挖湖,无奈体力不支,象征性地凿几个洞来安民——据说加拿大人看了上海的湖都大叫“Pool!Pit”,恨不得把五大湖带过来开上海人的眼界。淀山湖是上海人民最拿得出手的自然景观,它已经有资格让加拿大人尊称为“Pond”了。一车人都对着淀山湖拍照。

(英语单词知识面:能把pit,pool和pond严格区分开来,连一些美国说英语母语的孩子都不一定弄得这么清楚。)

2、罗天诚崇拜不已,马上把自己的话前面套什么“海德格尔说”、“叔本华写”、“孔德告诉我们”,不日完成,交给马德保。马德保自作主张,给孔德换了国籍,说他是孔子的儿子,害得孔鲤失去父亲。罗天诚暗笑不语,回来后就宣扬说马德保像林雨翔一样无知。马德保自己想想不对,一查资料,脸红难当,上课时纠正了自己的错误,大发议论,说孔德是法国的。孔德被遣送回国后,马德保为饰无知,说什么孔子在英文里是独有一词的,叫“Confucius”。

下面好事的人问:“那么老子呢?”

马德保只好硬着头皮拼“老子”,先拼出一个laoz(老挝),不幸被一个国家先用了,又想到loach(泥鳅)和louse(虱子),可惜都不成立,直惋惜读音怎么这么样。后来学生自己玩,墨子放弃了兼爱胸怀,改去信奉毛泽东主义了(Maoist)

(英语知识面:能从“孔子”英语书写一下子转到老子,并且秀出“老子”的英语拼写与 “老挝”“泥鳅”和“虱子”之间的重要区别。您千万别告诉我,这些单词也都是您 16岁时早就不屑一顾地学会,而且烂熟于心里的知识点哟。)

3、一次一个自诩“无所不译”的外文系高材生参观中文系寝室,硬是被这自勉里的“尿崩”给卡住了,寻遍所学词汇,仍不得其解,叹中文的丰富,只好根据意义,硬译成“Fail to command the urethra by self then urinate for a long time(自己无法控制尿道而长时间地排尿)”,显冗长累赘。倒是中文系的学生,不谙英语,但根据“海量”一词,生造出一个“sea urine(海尿)”,引得外文系自叹弗如。值得林雨翔自豪的是,那“sea urine”就是他大哥发明的。

(英语知识面:作者再次大秀英语。关键单词,不是fail 的使用,而是urinate的应用。要加上一句喝彩:该高一生的英语果真了得。)

3、沈溪儿撒娇要乘船。不漂亮的女孩子撒娇成功率其实比漂亮女孩子要高,因为漂亮女孩子撒娇时男的会忍不住要多看一会儿,再在心里表决是否值得;不漂亮的女孩子撒的娇,则像我国文人学成的西方作家的写作手法,总有走样的感觉;看她们撒娇,会有一种罪恶感,所以男的都会忙不迭答应,以制止其撒娇不止。

(社会知识面之对女人的感觉的把握:第三次描述女人。这次是16岁的作者对撒娇女生进行了鞭辟入里的分析。而且把中国文人的写作手法与女生撒娇关联了起来。一定之前看过了很多中国文人学西方作家的写作手法而得到的感悟吧。深刻。)

5、船又近一点,沈溪儿喃喃道:“是她,是Su-Su-”看来她和船上那女孩认识,不敢确定,只念她英文名字的前两个字母,错了也好有退路。船夫(Poler)该感到庆幸,让沈溪儿一眼认出来了,否则难说她会不会嘴里胡诌说“Po-Po(尿壶)”呢。

(英语知识面:再次秀16岁高一辍学生的英语水准:Poler和Po-Po。Poler属于英语专业学者认识的单词,据有网友说,须在《韦氏大词典》里才能找到。“Pole”与船桨有关。于是poler变而为船夫。而Po-po则是英语里儿语,属非常用语,更不是在高一学生甚至高一学生所接触范畴。)

6、林雨翔忙要伸手去拉,沈溪儿宁朋友死也不让雨翔玷污,拍掉他的手,扶住Susan。Susan惊甫未定,对林雨翔赧然一笑。林雨翔怔住,杜甫的《佳人》第一个被唤醒,脑子里幽幽念着“绝代有佳人,绝代有佳人”。第二个苏醒的是曹植的《美女赋》,“美女妖且闲”,这个念头只是闪过。马上又变成《西厢记》里张生初见崔莺莺的情景,“只叫人眼花缭乱口难言,魂灵儿飞在半天”。然后变性,油然而生《红楼梦》里林黛玉第一次见贾宝玉的感受,“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的,何等眼熟”。畅游古文和明清小说一番后,林雨翔终于回神,还一个笑。

(古典文学知识面:此段所涉及知识面也十分了得。作者显然熟读曹植所有作品,从中采纳与此小说有关的《美女赋》。

此外,熟读《西厢记》内容,并将与此小说有关联的精彩对白也挑了起来,然后再提《红楼梦》里的林黛玉第一次见贾宝玉时的感受。

三段中国文学史中的美妙故事,就这样在一个16岁作者笔下,完美地结合了起来。)

7、在这点上俩人勉强达成共识。下一步是具体的联系问题。教师不吃香而家教却十分热火,可见求授知识这东西就像谈恋爱,一拖几十的就是低贱,而一对一的便是珍贵。珍贵的东西当然真贵,一个小时几十元,基本上与妓女开的是一个价。同是赚钱,教师就比妓女厉害多了。妓女赚钱,是因为妓女给了对方快乐;而教师给了对方痛苦,却照样收钱,这就是家教的伟大之处。

(社会知识面之找妓女价格:求证:一小时几十元找妓女的价钱是几几年?1998年到1999年时的价码是多少?16岁孩子已经给出答案。)

8、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我凝视你的眼,见到一种异常的美。There's a summer place where it may rain of storm。There‘ re no gloomy Sky when seen through the eyes of there who are blessed with love and the sweet secret of a summer place is that it's any where。悠悠爱恨之间,我心永远不变,纵使沧海桑田,追逐你到天边。我不在乎昨天,我无所谓明天,抛开世间一切,惟独对你想念。

(英语知识面之英语诗歌复杂结构:只是不知此诗中译在哪里。找了一下,没找到。如此长又十分复杂的英语诗歌句式,英语不及格的高一辍学生能不能看懂它,即便10年后的今天也存个疑。注:韩粉已经说这是什么歌词,但即便如此,这么复杂的东西也放在自己的小说里,连句子都没断开,不担心会给自己心爱的第一部小说添乱吗?)

9、每周的课也上得乏味。马德保讲课只会拖时间而不会拖内容,堂而皇之的中西文学史,他花了一个月四节课就统统消灭。没课可上,只好介绍作家的生平事迹,去借了一本作家成名史。偏偏那本书的作者似乎看多了立体未来主义派的《给社会趣味一记耳光》的宣言,字里行间给大作家打耳光。马德保念了也心虚,像什么“郭沫若到后来变成一只党喇叭,大肆写'亩产粮食几万斤'的恶心诗句,这种人不值得中国人记住”,言下之意是要外国人记住。还有:“卡夫卡这人不仅病态,而且白痴,不会写文章,没有头脑。《变形记》里格里高尔·萨姆沙变成甲虫后怎么自己反不会惊讶呢?这是他笨的体现。德国人要忘记他。”马德保读着自己觉得不妥,不敢再念。见书扉页上三行大字:“不喜欢鲁迅,你是白痴;不喜欢马里内蒂(未来主义创始人),你是笨蛋;不喜欢我——你老得没药救了。”

马德保不认识墨索里尼钟爱的马里内蒂,对他当然也没了好感,往下读到第三条,吓得发怵,以为自己老得没药可救了。不过“老”确是无药可救的。

马德保再翻到一本正规的《中国作家传》,给前几个人平反,但是先入为主,学生的思想顽固地不肯改,逢人就讲郭沫若是坏蛋,卡夫卡是白痴,幸亏现在更多的学生没听说过这俩人的名字。

(西方历史与文学知识面:短短几段,涉略了未来立体派、卡夫卡、墨索里尼。关键是还知道墨索里尼钟爱的人是马里内蒂。最后一段承认,更多的学生没听说过这俩人的名字。与今天的韩粉不同。今天的韩粉都大都身怀绝技,对书中例举出的很多东西几乎全知道,不知道包括不包括墨索里尼钟爱的马里内蒂。)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