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公众人物”? -- 许锡良 2012/1/31

什么叫“公众人物”?

作者:许锡良 2012/1/31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080305.html


方舟子质疑韩寒作品有枪手代作的嫌疑,有人辩解说,韩寒的公民权、隐私权不容践踏,而韩寒作为一个不掌握公权的普通公民,不应该被放置到这样被质疑的位置。也有的称韩寒为“疑似公众人物”,我以为这些说法都是经不起推敲的。

什么叫“公众人物”?公众人物,一般从社会范围来说,有两种,一是种是公职人物,一种是非公职人物。公职人物不一定都是公众人物,在西方法治社会,一般情况下,因担任公职而成为众所周知的人物,除特殊情况下,只有政务官才有可能。也就是诸如总统、总理及其内部成员,地方行政长官如州长、市长之类,这些公众人物,由于掌握了公共决策与执行大权,事关社会公共利益,因此,新闻舆论与法律对他们的隐私权作了明显而严格的限制。他们的财产收入必须公开,他们的家庭成员情况也必须公开。对普通公民成为隐私的东西,比如情人之类,对他们这些公职人员则必须透明。而那些事务官,是普通的公务员,只是行政执行机构的一个环节,并不掌握或者决定社会公共资源,所以,他们不能够称为公众人物,但是,他们在涉及社会公共利益方面同样需要社会舆论监督,他们同样也需要公布个人财产情况。因为他们的财产情况与他们的职权可能会产生一定的联系。因此,只有那些政务官才叫“公众人物”亦称“公共人物”,一个人一旦因担任公职而成为公共人物,这样的人叫公职公众人物。

还有一种情况,是体制外的公众人物,这样的公众人物没有公职,没有掌握公权,但是他们因为种种原因,具有巨大的社会知名度,并且依靠这种知名度获得了个人巨大的社会地位、荣誉和利益,占据了大量的社会资源,这种人也是公众人物。这里必须具备的条件有两个:一是一定范围内具有重要影响,为人们所广泛知晓和关注,二是与社会公众利益密切相关,并且个人从这种知名度中获得巨大的利益。公众人物以社会知名度和社会公共利益相关性为构成要件,二者缺一不可,共同体现了公众人物的特性。这些公众人物,主要有社会著名作家、球星、歌星、影星等等。

歌星如果假唱,那么社会大众有权质疑他。但是,如果歌星在业余球赛中,只是踢了一次假球,则与他(她)的歌星身份无关,不应该影响他(她)的歌星声誉。球星如果有一次假唱,也不应该影响星球的声誉。甚至歌星与球星有小三,充当二奶情人,也不影响他作为社会公众人物的声誉。但是,如果一个有很高社会知名度的修女、牧师乱搞男女关系则会严重影响其由职业而成为的社会公众人物的声誉。因其社会声誉与其内容密切相关。一个作家如果抄袭或者枪手代作,显然会严重影响其社会美誉度,从而影响他作品的畅销程度。

这里必须分清两点,一是有很高的社会知名度,二是,他的巨大个人利益从这很高的社会知名度中获取,并且他的知名度关涉到社会公共利益,甚至国计民生。如果一个人有很高的社会知名度,但是,他从来没有能够从这种社会知名度中获取过巨额利益,没有占有大量的社会资源,那么,他仍然不算公众人物。比如,一个五金店的小老板,因为发表对社会的批评意见,而获得了很高的社会知名度,但是,他个人主要靠卖五金产品谋生,而五金买卖的好坏与他批评社会完全没有关系。这个人仍然不能够算是公众人物。

如果一个作家,他获得了很高知名度,而且是美誉度,因此,他的作品特别畅销,如果没有这样的知名度与美誉度,那么他的作品就会受到严重的影响,那么,由于他的社会知名度与个人巨大利益密切相关,因此,他就是典型的公众人物。从这一点来分析,韩寒是典型的公众人物。因此,对他的批评、质疑与监督,以及名誉权、隐私权的界定,都不应该与普通公民相同。也因此许多法治国家的法律规定,“为社会公共利益进行舆论监督,可以披露社会公众人物的有关隐私。而被监督人不得就此主张侵害隐私权。”由于法律上的这一条保护,因此,一个人一旦成为公众人物,也就意味着常常会因为批评、质疑与监督而过火,成为讽刺、谩骂与诽谤的对象。由于批评错误与诽谤诋毁之间很难区分主观故意还是客观上效果上的差别,因此,这种不道德的诽谤与诋毁的不良后果常常就让公众人物来承担。

公众人物在受到批评、质疑,甚至故意诋毁诽谤之后,常常不能够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而只能利用辩解、公开证据,让大众明白真相之类的办法为自己解脱。也就是笔墨上的官司仍然只能用笔墨来解脱。从社会平衡来说,一个人一旦成为公众人物,虽然他没有掌握公权,但是就他占据的大量社会资源来说,受社会大众的监督与质疑是应该的,在批评、质疑与监督过程中出现的失误,只能够由社会公众人物来承担,而不应该由批评与质疑他的人来承担。这是保证社会新闻舆论对公众人物的有效监督必要的恶。

如果批评公众人物的人也是一个公众人物,那么就更没有必要用诉诸法律,只要各方讲理,摆出证据,在自由开放的辩论中,任由人去判断,去作出自己的结论。公众人物在受到质疑与批评的时候,除非承认所质疑与批评的内容,否则,应该站出来用证据为自己辩解,或者用其他有效方式证明自己。比如,有人批评某歌星是用假唱包装出来的,那么,她就可以当众清唱一次,让她那甜美的歌声展示出来,以消除人们对她的质疑。如果,一个作者被怀疑写作能力与见识水平,那么,他可以用经常参加公开的学术思想沙龙与发表公开演讲以及答需要即兴回答的记者随机提问来消除人们的质疑。只有这样才能够重新挽回自己的声誉,如果诉诸法律,即使官司打赢了,也是没有用的。因为官司打输还是打赢还是有暗箱操作的可能。人们仍然可以继承质疑这个官司的公正性,质疑官司是怎样打赢的(在非法治国家,人们对法院的此类判决的公正性的怀疑更为突出,因公众人物左右社会力量甚至法庭判决的能力远比一般人强),因此,仍然难消众疑,以致于没完没了。

公众对公众人物的质疑与批评,等同于公职人员。一个人掌握公权与占据大量社会资源的时候,批评与质疑其实就是一种有罪推定(即使一般案件,在侦查阶段不同于审判阶段),而一个普通公民则应该作无罪推定。这正如政府作为公权机构,法无授权,则不得作为;而作为普通公民,法无禁止,则不受约束一样。适用的法理原理是同样的。

在民主法治国家,新闻舆论与娱乐节目可以调侃、讽刺公众人物,但是,不能够调侃讽刺弱势群体。为什么要这样?因为公众人物是社会的强势精英,掌握公权或者占据大量的社会公共资源,接受监督与娱乐都是份内的事情,这既是监督他们的需要,也是一种社会平衡方式。社会中许多弱势群体常常通过看丑化了的政治人物与公众人物而取得心理上的平衡,同时公众人物本身是社会的成功人士,其心理承受能力也远比弱势群体要强得多。一个富贵的人挨点骂算得了什么?但是,一个社会弱势群体本身已经是处境不利或者社会的底层,还要成为社会嘲笑与讽刺的对象,至少那是不人道的。功利一点来说,那对社会的平衡与稳定其实也极其不利。

中国社会自古为仁不富,为富不仁,当官发财者,常常对社会弱势群体欺凌侮辱有加,这也是中国社会一治一乱,动辄用暴力解决争端的原因之一。

说到底,社会就是一个人类的生态,生态都要讲究平衡,公民拥有合法批评公众人物的权利而受法律保护,其实就是一种强势群体与弱势群体之间的平衡法则。

2012年1月31日星期二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