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进入到伟大的质疑时代 -- 大隐于朝 2012/02/06

中国进入到伟大的质疑时代

博主:大隐于朝 2012/02/06

http://xys030788.bokerb.com/?do=blog&event=view&uid=4734&ids=195850


2012年农历龙年,中国的质疑元年。中国从这一年开始,正式进入质疑时代。在打假旗手方舟子质疑著名作家韩寒“人造”和“包装”事件的过程中,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在津津乐道和打酱油围观,质疑这个词也象鬼魂附体一般,钻入到中国人的大脑和灵魂中而挥之不去了。在这一迄今远未结束的事件中,无论挺方派还是挺韩派双方厮打正酣或者是困兽犹斗之际,中国人几乎没有从历史学、社会发展学和历史哲学的角度认识到,本质疑事件的爆发,标志着中国这经历了漫长黑暗时期的专制国度,终于像17世纪的欧洲一般,正式的进入到启蒙时期,即怀疑(质疑)论不断酝酿发育,并开始恣肆泛滥的时期。

无论从哪个标准来说,中国历来都是一个政治经济体制和文化传统上的标标准准的造假国家。我几年前有一篇文章专门总结了中国社会运行机制中的驱动力和维持力,就是贯穿于中国历史中的欺骗造假行为,并将这种欺骗造假行为上升为抽象的社会运行规律===》欺骗定律(创始人是周朝开国者周公),全称为中国社会运行基本规律之欺骗规律。汉民族为主体的中华民族在欺骗定律的长期运行和浸淫下,欺骗伎俩对中国人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且深入骨髓并驾轻就熟,应用欺骗伎俩在庙堂和江湖之上行走,是中华民族生存和生活的不二法门。中国人自觉不自觉的秉持这种文化理念(这理念反过来又深度影响中国政治经济体制)而表现出集体的无意识,并且在造假手段和技能上不断升级换代,利用和引进西方先进的商业理念和政治经济理念加以改造后,不断的补充和加强着中国的造假文化,并为中国的政治经济制度的体制性造假添砖加瓦。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反制欺骗带来的社会不稳定而建立起的道德系统,中国社会道德稳定系统的始作俑者孔丘肇始的道德治国系统,与中国的欺骗系统变成了一对儿结结实实的冤家,具有反讽意义的是,这个道德系统还是孔丘本人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理论建立起来的。所以周公作为一个欺骗定律肇始者(1)(2)与孔丘作为欺骗定律运行系统的维稳系统(道德稳定系统)肇始者二人的配合天衣无缝,于是中国的欺骗定律和道德稳定系统便相辅相成的,自周朝延续至今,而继续维系着中国的社会的运行和发展。中国社会运行密码,就是周公和孔子的双簧:“欺骗与道德二人转系统”

不过,由于西学东渐,在西方商业文化广泛而深刻的冲击和影响下,周公和孔丘“欺骗与道德二人转系统”的运行越来越不稳定和不敷现实使用,捉襟见肘左支右绌的尴尬越来越表现为中国社会的所谓“道德堕落和道德溃败”现象,让中国人忧心忡忡苦于没有良药医治而一筹莫展。很显然,制度的变化可以相对容易,但文化的改变就极其艰难。大清帝国改变制度成为共和国百年后,中国的道德并未有效好转相反每况愈下,此为制度决定论者最为耿耿于怀之处。他们不明白的是,一个坏的母体并非转变制度便可以一蹴而就的变成好的果实。没有文化劣根性(最关键是文化的欺骗性本质------虚伪的道德欺骗性)的深刻作祟,中国人在制度的选择和改造上不会那么艰难和深刻的失败,这毋庸置疑,在这种思维逻辑下,关注中国的前途和命运实在是让有识之士不能乐观。

反思当年欧洲启蒙时期怀疑论泛滥成灾,就会发现,怀疑论都是针对“假”的经院哲学而产生的质疑,很多思想家都对当时腐朽的经院哲学和官方思想进行质疑,著名的哲学家洛克和贝克莱大主教都是怀疑论经验主义的旗手,而最为著名的怀疑论领袖则是大卫·休谟。他们用经验主义的哲学,猛攻当时的经院哲学,对当时统治哲学的崩溃起到了摧枯拉朽般的作用。

中国的历史命运和历史走向,不管中国人主观愿望如何,都将必然的跟着西方(学)的路子走下去,在未来两三百年的时间里,将中国建立在欺骗基础上的虚伪道德,转变为建立在诚信也即“真”的基础上道德,对中国人来说,并不是很容易完成的历史使命,甚至是艰难的历史使命。令人欣慰的是,从今天中国数千万至数亿人被质疑事件“鬼魂附体”并为之着迷的情景来看,只要中国的怀疑论能够不断滥觞和坚持下去,并在中国渐渐形成一种质疑文化(本质上属于一种制衡文化,这种文化中国本土是从没有过的)的话,中国的未来还是有希望的,换句话说,如果在中国形成了普遍意义上的质疑文化,质疑心理深入人心,那么,中国这个国度和中华民族还是有希望爬出体制性和文化性双重造假的泥潭,并有使在中国社会中肆虐横行了两千多年的“欺骗与道德二人转社会运行系统”彻底失灵作废的可能性。

但是,中国能不能有效、不受挫折的大踏步的进入伟大的质疑时代,还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中国现在质疑的声音和力量还很小很稚嫩,所受的刁难很多,只打苍蝇不打老虎(选择性打假)的责备之声不绝于耳,因此质疑本身并不强大,禁不起太多的折腾,当前还遭到了儒教文化之保守势力强有力的狙击,在这种情况下,质疑文化的幼芽能否顺利的茁壮成长,会不会徒遭打压(击)而早早夭折并需要二次重生这都是一个问题。但人们不能因噎废食,不以小善而不为之,我坚信,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中国的质疑文化不管是否受到孔教还是政治文化的狙击,它都将顽强的、锲而不舍的成长并成熟起来。

总体来看,从方韩质疑战本身切入后会发现,卷入质疑倒韩战的双方支持者,都不同程度的情绪化和失态化。倒韩派总体而言相对于挺韩派理性和冷静的多,他们大多是崇尚“真”的人,他们对韩寒弄虚作假欺和名盗世的行为深恶痛绝,信奉以逻辑为依据,以间接证据为准绳的较为理智的和客观的倒韩方法和策略,在倒韩战中渐处上风。而庞大数量的挺韩派队伍中,虽然各自的挺韩心理及出发点各有不同,但其外在表现却很失态,基本上以谩骂和恶毒攻击为主,攻守失据剧烈失分而处境艰难。令人不解的是,挺韩派中有相当大比例的所谓民主自由派。

中国人在几千年的欺骗文化熏陶下,相当大比重的人已经丧失了辨别真伪的能力,而只能凭其文化熏陶后的概念本能来分辨出善恶。所以质疑战战端爆发后,挺韩派中,相当大比例的人基本上属于已经丧失了真假辨别能力的人,他们用非常奇怪不可思议的善恶观点来看待和衡量真假问题,真是让人啼笑皆非,目瞪口呆。最滑稽和讽刺的是,这些用善恶的道德观来衡量真假问题的人,很多都是所谓的自由民主派、民主斗士,这更让人大跌眼界。而更令人跌破眼球和瞠目结舌的是,凶猛的民主斗士在因为无能分辨真假而只能认识善恶的情况下,居然堕落到他自己争取得到天赋人权理想的对立面而狂抽自己的嘴巴,让自己堕落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法西斯右派”(3),此人公开否认人的天赋人权之质疑权,让看客们不禁有恍如隔世的感觉,看来民主斗士和法西斯分子并没有什么严格的区分,完全符合康德的先验哲学对人自由意志的总结。

更有甚者,号称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道德标准律己及人的人,高调宣布“当婊子可以,立牌坊不成”,以伟大的道德家和道德楷模的形象自居使相当多人笃信不疑,却不料此人堂而皇之的前脚对方舟子质疑行为进行了一番严厉的道德控诉,并立下了金光闪闪让人眩晕的道德牌坊,后脚转过背去立马脱下道德的外衣,极其恶毒和下流的攻击方舟子老婆刘菊花(4),这种立牌坊开青楼的行为为什么会在民主斗士身上快速的进行身份切换后完成?其中的奥秘其实一点都不令人惊诧,那就是,中国文化熏陶培养出来,很大数量的人基本上都没有辨别真伪而只有区分善恶的能力,这也就是中国人为什么170多年来一直处于专制状态中而不能自拔的原因之一。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国家,对中国目前的现状,是一种很好且有力的解释。当这种短时间内身份转换现象,发生在一个自称是民主自由斗士的身上时,很多人不禁要质疑,为什么民主自由斗士和法西斯仅有一墙之隔而没有本质的不同(孙中山从一个共和分子转变为独裁者,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这个问题留给读者们自己去思考。

迄今为止的质疑战中,众挺韩反方者,基本上都以阴谋论、动机论和目的论这种非常浅层次的战斗力很弱的哲学理论作为武器来指责方舟子。这是一种道德层面的心理需求和平衡愿望集中诉求的表现,因为方舟子这个求真不求善的人在中国名声确实不太好,得罪了相当数量的人士。可是质疑战甫一打响,众挺韩反方者不问青红皂白、不辨真假对错的情况下,便将怒火发泄到方舟子身上,基本上与大脑的真伪判断无关,而与自己的善恶(也即利益)判断相连,完全没有静下心来思考问题的真伪,而只是在善恶上做文章。这种内心深处根本没有工具理性(真伪判断标准)而只有价值理性(善恶判断标准)的民族,要想玩民主,我现在心里面直犯嘀咕,能不能玩、有没有资格玩还真是一个问题?!

质疑战到目前为止,我对现状最为满意的地方,就是中国人的质疑权利意识因此次质疑战而提前的苏醒了,换言之中国人正式的开始了启蒙和自我启蒙的长征,这是中国人的万幸。尽管中国人在辨别真假形成质疑文化的道路上任重道远,但是民众毕竟苏醒了,哪怕是集体无意识的苏醒,这个苏醒很重要,对未来中国民主社会的建立也是相当的重要。

方韩质疑战中,我以超然和价值无涉的态度观察参与了半个月以来,感觉受益匪浅。质疑战让我认识到中国人辨别真伪的能力如何以及区分善恶的能力怎样的问题,虽然此役远未结束,但作为一个有远眺能力的人来说,一叶知秋,窥一斑见全豹,目前的事态给我的信息已经足够我判断未来中国社会发展的走向了。因此我非常感谢各位参与质疑战的人,他们的表现给我提供了足够的信息让我能够判断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社会发展运行的大致脉络。

我以为,中国人的质疑文化,无论如何都将发展起来,孔老二的儒家造假文化扼杀不了,政治经济造假文化也扼杀不了,中国的质疑和质疑文化不管艰难曲折,都将百折不挠的顽强的成长,直至成长为一种民族的和民主的文化,这种文化就是具有权力制约作用的质疑文化并深入社会各阶层而成为民族精神。

注释:

(1) 王国维:《殷周制度论》

(2) 李劼:《商周之交和百年激变》

(3) 李剑芒:《质疑?谁给你的权利!》、《质疑的目的和手段》

(4) 李剑芒:《韩寒枪手闹剧看道德》、《刘菊花何人?方舟子何人?》、《韩寒,听我说你这二逼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