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失了真相,就丧失了自由 -- 许锡良 2012/2/19

丧失了真相,就丧失了自由

作者: 许锡良 2012/2/19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387498.html


1、一切社会的罪恶皆因为掩盖真相而产生。就人的天然良知来说,如果面对真相,他们会有一个基本的人性的判断,不至于太荒唐,太无耻。但是,在真相被掩盖的时候,则情况常常会大不相同。当年“红太阳的升起”,是因为太多的真相被掩盖了,因此,无限崇拜的狂热才得以在中华大地上肆虐漫延。赫鲁晓夫揭露了斯大林的真相之后,这个偶像在苏联就倒塌了。不需要什么定性,大家面对那些血淋淋的恐怖事实,自然会得到相应的结论。真相一出,不打自倒。中国的“红太阳”至今仍然有很多人崇拜在他脚下,活在他的幽灵里,其实仍然是因为不知道真相。

2、民主法治的制度与自由的社会,都是以追求真相为前提的,保证真相大白于天下的制度就是民主法治的制度,保证追求真相不被阻挠的社会,就是自由社会。追求自由不可能用假相来达到。因为真相与自由,手段与目的必须是合一的。权力造假的目的常常是为了专制,还政于民,天下为公,则不必造假,只需要诚实,而且必须诚实,才可以有尊严地活下去。

3、韩寒这个事件要不要有真相?能不能够质疑与批评?这是毫无疑问的。不能够因为有人在利用公权造假,就可以宽容非公权的公众人物造假。

4、在中国,“文革”时非常流行的做法,就是目的是一切,手段可以不择。为了革命的崇高理想,可以不拘小节,因此撒谎,欺骗,枉杀无枉,都可以视为革命动机高尚,而给予原谅。

5、这种思维至今却悄然转移到了这样的方式:只要你谈民主自由,只要你敢骂社会腐败,那么,你就是社会崇拜的偶像,而偶像的真假却可以不闻问。

6、著名作家、社会时评家陈行之先生在韩寒涉嫌“人造”时,认同一个叫“三风”的短文(《我宁可要一万个代笔的韩寒,也不要1个僵尸派》)这样评论道:“我宁可要一万个代笔的韩寒,也不要1个僵尸派。我宁可要一万个代笔的胡适和韩寒,我也不要一个垃圾5毛党或者僵尸派,前者不管几个人写,那也都是人性和良知,不管有几个笔名那也是为民为国在呐喊;而那帮无耻的5毛和僵尸派,就算它们牌坊立的再高,装的再纯洁,也是连妓女都不如的胆小乞骨的奴才而已。”

7、这段话暴露了一个很可怕的问题:一上来就给他喜欢的韩寒与不喜欢的人都贴了标签。然后还不经胡适先生同意,就把胡适与韩寒捆绑在一起。如果胡适先生当年都是包装出来的,都是靠人代笔写文章,著书立说,那么,今天胡适还值得人们纪念吗?后人还会那样把胡适作为开一代风气的宗师来尊敬他吗?你可以批评胡适当年的文章写得可能深度不够,但是,没有人质疑胡适是假的新文化先驱者,他的文章竟然是别人代笔的。胡适先生也是主张大胆质疑的,他曾经提倡美国实用主义的思想方法,即“大胆地假设,小心地求证”。并且把这种思维方式看成改造中国人治学方式的有效方法。

即使一万个代笔的韩寒,也可以接受,而且也值得赞美。殊不知,如果是代笔的韩寒,那么,就不存在什么作家的韩寒、公知的韩寒了,因为他只是一个稻草人韩寒而已,一个社会假如可以允许这样公然造假,只要自己喜欢,就是假的也可以。那么,韩寒们为什么又要极力为自己辩护?这说明即使在代笔韩寒那里,这个假的也是难以认同的。因为一旦承认代笔,偶像与神话就结束了。而人们追求的真相其实也就是这个而已。

8、如果一个人打着良知、真话的旗号,就可以公然以造假的方式树立起一个公知、作家的形象,然后牟取暴利,那么,当年喊着“共产主义”美好口号,剥夺别人的私人财产,甚至要革资产阶级的命为什么就不可以?相对于那些赤裸着的丑恶,用“良知”与“真话”包装起来的虚假公正与正义更为令人不齿。因为,前者毕竟长久不了,人们不会喜欢公然的丑恶,但是,人们常常会被包装的丑陋蒙骗。如果,今天允许用代笔的方式制造出假公知、假作家、假天才,那么,明天为什么不同可以用同样的方法制造假繁荣、假强大、假美好?代笔的韩寒可以,当年“大跃进”时的亩产三十万斤的卫星为什么就不可以放?那也不过是把其他粮田的粮食用“代笔”的方式移植到这一亩田里而已啊。但是,那样做的后果我们其实已经看到了,饿死数千万人。今天韩寒代笔嫌疑,也许不会产生如此恶劣的后果,但是,对一个社会的思想文化市场的破坏,对教育的错误引导,对社会诚信的破坏,以及形成的恶性竞争却是不可低估的。利用欺骗的手法制造神童、天才与青春偶像,激发起人们的崇拜狂热,然后趁机牟取暴利,这样的事情如果公然允许,那么,这个社会其他的假就为什么不能够允许?贪污受贿、骄奢淫逸的腐败生活,也不过是一种通过掩人耳目的伎俩而得以实现的。贪污受贿不也只是要通过造假而得逞的?

9、对于一个民族文化来说,求真是一切文化建设的基础。因为一切的制度建设,一切理想追求,都不能够将梦想建立在虚假的基础上。如果一个民族没有求真的能力,那么,就不要指望这个民族会有什么健全的制度,也不要指望这个民族能够真正消除大灾大难。真,是善与美的基础。求真也是一种能力,是一种精神。西方的哲学,追求真相的智慧是其核心智慧。为了求真,西方圣哲在怎样才会有有效思维方面,撰写了无数的专著。比如,亚里斯多德写有《工具论》、培根有《新工具》、洛克有《人类理解论》、莱布尼茨有《人类理智新论》、笛卡尔有《探求真理的指导原则》与《谈谈方法》、彭加勒有《科学与方法》、《科学与假设》、波普尔的《猜想与反驳》等等,最终形成了一门专门探求怎样求得真相与真知识的学问——科学哲学。相比而言,中国的文化与教育,在这些方面几乎就是空白。自己严重不足,却又不虚心学习。

陈行之先生这样夸奖有代笔嫌疑的韩寒:“有本事像韩寒那样骂贪官去,你们敢么?有本事像韩寒那样骂社会问题去,你们敢么?有本事像韩寒那样实实在在的讨论三篇革命民主自由去,你们敢么?有本事为几千万被活活饿死的生活在最底层的农民发帖呐喊去,你们敢么?”说实在的在中国骂贪官污吏的人还会少吗?谈社会问题的也会少吗?那又有什么用呢?如果贪官污吏靠骂就可以解决,社会问题靠骂就可以解决,那么,骂岂不成为了社会治理的灵丹妙药?那么政治学、法学、社会学、经济学与教育学这些学问岂不是也是多余的?事实上,中国的贪官污吏多,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制度难以变革,在风调雨顺的年月公然饿死数千万人,靠的正是欺骗大众。求真的勇气,比单纯的骂的勇气更为难能可贵。骂有时候,还可以小骂大帮忙,就像那年前韩寒的疑作“韩三篇”那样。而且骂根本就不能够解决问题。骂,是无论任何一个没有文化的泼妇就可以做到的,但是,求真却要有过硬的科学素养,要懂得逻辑推理方法,要学会寻找证据并且用证据证明,要善于透过假相去寻找真相。这必须有严格的学术训练与思维训练、拥有真正的科学精神才有可能的。

10、对于中国的教育与学术界来说,韩寒事件是一件非常大的公共事件。这意味着要去重新探究中国的教育问题究竟出在哪里?真话是否可以用假相来包装?还有中国的学术诚信问题必须提到日程上来。这后面的蕴藏的社会意义是非常大的。在没有获得真相,没有得到当事人站出来解释清楚那些公众疑问,以及用实力证明自己的公知学识与见识和作家水平之前,那个质疑是不能停止的。

11、的确,中国还有很多公共事件没有获得真相大白,比如与此同时发生的重庆王立军事件,至今也仍然是“雾都茫茫”,但是,这并不是构成放弃追问韩寒代笔嫌疑真相的理由,他们只是分别处于不同的领域而已,不存在谁轻谁重的问题,更不是韩寒事件就可以没有真相的理由。那种因为喜欢假相韩寒,就可以允许他可以有人捉刀代笔,甚至一万个代笔韩寒也没有关系的看法是完全不能够接受的。因为真相与自由并不对立,恰恰相反,追求真相的过程,就是追求自由的过程。哪里没有真相,哪里的自由人权就遭受到践踏,即使是呐喊自由人权的人,也必须是一个真实的人。中国社会不要偶像,但是不能够没有了真相。

2012年2月19日星期日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