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门》作者的真实英语水平 -- 张放 2012/2/21

《三重门》作者的真实英语水平

——— 剖析《三重门》里所使用的全部英语知识点

作者: 张放 2012/2/2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1c19620102duou.html


后面是《三重门》整部书里的全部重要英语知识点,共有30多处,太过简单处,我没有收录。第三条是之前收录的,因已编号,虽属太过简单,也仍放于此,读者可忽略。

如果让英语专家与学者纵观这三十几处重要英语知识点的使用情况,并给使用者的英语水平下结论的话,一般很难得出英语水平很差的结论。如果把作者定为非英语环境的中国生长,才15岁半(参阅我的相关博文)的孩子,并且此孩子的英语考试连及格程度都达不到的话,不知英语专家或英语教育工作者们究竟能说出什么话来。

我能说的话如下:

从今天质疑人造偶像过程中了解到,当年创作《三重门》的15岁半的这个中国孩子,不仅用此书挑战了中国语文应试教育,现在看来,也在挑战中国的英语应试教育。但英语教育毕竟与汉语教育有本质区别。英语不是母语,而是通过后天一个单词一个单词,一个句子一个句子地学习得来的,容不得半点虚假,这是常识。假如汉语语文应试教育因母语原因而受挑战的话,英语则不行,英语水平的提高,必须是以扎实学习为基础的,尤其不可能通过简单查查词典或通过什么神奇的小本本,就能一蹴而就得到提高的,这也是常识。(刚刚有人私信我,说《三重门》里的英语部分是作者找同学帮助完成的。我以为,解决几处小问题还成,但如果把全书里全部英语问题,都教给同龄大的同学去翻译,是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大家结合下面的内容来理解,就知道我的意思了。)

此外,我还要交待一个大背景常识:1997年,也就是这个才15岁半的孩子,正热火朝天地创作《三重门》小说时,全中国只有不到30万人,使用很少的互联网服务器,价格昂贵地上网。“互联网”还是个令多数中国人感到生疏的字眼。更甭提度娘的帮忙,至于翻译软件那都是没影的事了。而且,据悉,15岁半那个孩子的家里当时也不是很富裕不说,同时还辛苦地忙于应付其他功课。

其实,《三重门》里的英语知识点,给人印象最深的,不仅仅使用了对于中学生来说很生僻的英语单词,而是,有些单词很黄很暴力,有些又很文绉绉,很美学领域化。很黄的单词里,不仅仅包括fuck一词,还有wanker,也使用得十分精到。今天很多人孩子都会说“fuck”,但1997年时才15岁半的孩子,居然能使用“fuck”,尤其游刃有余地把“wanker”拿来使用,无论从自身学识,抑或性经验角度考虑而言,都不符合一般常识。好,有人说,人家就是会。那就让一步,说说《三重门》里还使用了什么与性有关的英语单词:其中有一段这样写道:“Sex应为Sax,萨克斯管。Sex,性交。Violin小提琴。也会一点,人家叫我Fiddler小提琴家,骗子。”还有一段是这样的:“……girlie!你撞到我了,妓女”。

当然,有人说,15岁半的人家就是性早熟,不仅知道fuck,sex,还会使用美国中学生都不一定会的wanker,而且,对sex和sax的区别有研究,对violin与fiddler也有涉及,尤其还对意思是“妓女”的girlie一词情有独钟。是啊,人家就能把这些英语知识点全部搞定,因为人家有所谓的神奇小本本啊。那好,我就再退一万步,即便这个孩子15岁半就懂得如何使用“wanker”一词,那他又是如何把“Confucius”“laoz”“loach”和louse,最后把“毛泽东主义(Maoist)”这种很更广泛的词汇,也如鱼得水地使用到小说里去的?即便他已经性早熟,那对涉及更广泛领域里的汉语词汇量转变为英语单词上,是怎么样远远高出初中生一块水准的程度?

好吧。算我小看15岁半初中生。人家就是会使用“fuck”,会“wanker”,也包括会诸如“Sex应为Sax,萨克斯管。Sex,性交。Violin小提琴。也知道Fiddler骗子,会这种只有“中年猥琐男”(方舟子语)才喜欢阴暗地使用来使用去的词汇。可那后面的关于“lettered”名词被动化,算很高难的英语语法知识点,也都可以信手拈来地正确使用?好吧,就算有神奇小本本在保佑他,我就不明白了,他凭记忆这么多英语单词的劲头,凭这些已经严重超过初中英语教材的内容的东西(此问题也可以适用于那个同龄小翻译),而且使用得如此游刃有余,怎么会在相对而言更简单得多的英语考试中败阵?

好,再退一万步,哪怕letter被名词动词化然后作形容词这个很有难度的英语语法知识点,也被这个15岁半的男孩攻克,而且不光被攻克,还把它运用到小说创作中,还能不被贻笑大方,令英语老师咋舌的话,那么,我能不能对这个15岁半的英语考试不及格者居然对Madame Bovary发出议论而再一惊一乍地感到不可思议一下下呢?诸位,我现在真要讨教一下,那神奇小本本是不是太过神奇了?这个知识点是不是已严重超过15岁半英语考试不及格的初中生的范围?听这孩子是怎么在《三重门》里对Madame Bovary二词发表的议论吧:“包法利”(Bovary)隐含了“牛”(Boving)。哎呦,英语专家及教育工作者们,你们都来看一看,瞧这英语知识点,在一个15岁半的英语不及格的初中生那里,是怎样被娴熟地使用到小说里去?你们还有什么脸教孩子们英语呢?中国语文应试教育在此孩子面前出了问题后,你们是不是也应该思考一下中国英语教育体系出了什么问题?

那么,这位创作《三重门》时才15岁半的孩子,他的英语水平到底什么样呢?13年后,质疑人造偶像过程中,这个已经不是孩子的人评价了自己的英语水平,说不算差。可他的好朋友却突然透露说,他连“wine”都不会说。真能开国际玩笑。一查,他的确是这么说的。他说自己不喝酒,所以“wine”不会很正常。可在我看来,这就是不正常。还是那句话,这违反了一个学习过程的基本常识。

最有趣的是,此次质疑事件之前,2010年的6月,这个当年在《三重门》里潇洒使用三十多处很高水平的英语知识点的人,在接受美国CNN的采访时,秀了几嘴英语。很不巧,我还就不经意间把这段给录了下来。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我的结论:他的英语水准,不过比星光大道里的毕福剑姥爷的英语好那么一点点。

(下面这是他接受采访时秀英语的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1c19620100iqrc.html

也正是因为听了此采访,我相信,他说他不会“wine”没撒谎,因为他连“only”都说成“oly”了。至于他如何在12年前能信手拈来地使用三十几处英语高难知识点来给《三重门》充门面,只有鬼知道。

当然有人会继续争辩说,人家是因为这个因为那个云云。得了,我已经替他找了好多借口了。所以,我不会再往后退一万步两万步了。我一步也不退了。老夫就直接告诉诸位好了:此人英语水准,不是一般地差,而是相当地差。他的英语单词量不会超过300个,这300个单词还得把a, the, this, that都算上。所以,如果说此人英语有什么水准的话,那这个水准,就是初中生英语不及格水准。这个评价是中肯的,没有水分的。至于他通过什么小本本,把pond和pool和pit都区别开了,什么这个那个的,那就是睁眼胡说罢了。他一说,你们也就一听好了,不必当真。而且,诸位没有发现吗?他已在质疑过程中写的博文里,为自己留后路做了铺垫:“有些英语单词我已经忘了(大意)。”恩,再问的话,也就是那一句话:我忘了。但要提醒此人的是,千万记着,神奇的小本本里,你有空还得把这三十多处英语知识点给补齐喽。不然,真有一天必须出示此本来证明你能写出《三重门》里的英语时,就抓瞎了。

下面,请大家欣赏《三重门》里的全部英语知识点。

1、车到大观园旁淀山湖,车里的人兴奋得大叫。上海的湖泊大多沾染了上海人的小气和狭隘。造物主仿佛是在创世第六天才赶到上海挖湖,无奈体力不支,象征性地凿几个洞来安民——据说加拿大人看了上海的湖都大叫“Pool! Pit!”,恨不得把五大湖带过来开上海人的眼界。淀山湖是上海人民最拿得出门的自然景观,它已经有资格让加拿大人尊称为“Pond”了。一车人都向淀山湖拍照。

2、三个人一齐沉默。船又近一点,沈溪儿喃喃着:“是她,是Su—Su—”看来她和船上那女孩认识,不敢确定,只念她英文名字的前两个字母,错了也好有退路。船夫(Poler)该感到庆幸,让沈溪儿一眼认出来了,否则难说她会不会嘴里胡诌说“Po—PoPo:尿壶。”呢。

沈溪儿终于相信了自己的眼力,仿佛母鸡生完蛋,“咕——咕”几声后终于憋出一个大叫:“Susan,Susan—”

船上的女孩子慢慢回眸,冰肌如雪——如北方的雪。哪个女孩子如上海的雪,也算她完了。

3、沈溪儿视身上的光为宝,不肯施舍给林罗两人,白眼说:“她又不是跟你招手,你激动什么!”说着想到中文里的“你”不比英文里的“You”,没有骂一拖二的神奇功能,旋即又转身笑罗天诚:“喂,你别假深沉,你也是啊,自作多情。”

4、Dear Susan:

从周庄回来后,发现一直对你有好感。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交往不交心却是种痛苦。我觉得与你很说得来,世事无常沧桑变化里,有个朋友总是依托。有些甜总是没人分享,有些苦我要自己去尝,于是想要有个人分担分享,你是最好的选择。If you deny me,I have to accept the reality and relinquish the affevtion,because that was the impasse of the love.如果你拒绝了我,我也只好接受现实,我也只得放手,因为那已是爱的尽头。

Yours诚

这信写得文采斐然,尤以一段悲伤深奥的英语为佳。满以为胜券在握,不料Susan把信退了回来,还纠正了语法错误,反问一句:“你是年级第二名吗?”

5、马德保像讨命,跟在林罗屁股后面催。罗天诚的小妹替大哥着急,说叫他暂时莫用他本人的哲理,因为中国人向来看不起没名气的人的话,开玩笑说在中国,没名气的人说的话是臭屁,有名气的人放的屁是名言。罗天诚崇拜不已,马上把自己的话前面套什么“海德格尔说”、“叔本华写”、“孔德告诉我们”,不日完成,交给马德保。马德保自作主张,给孔德换了国籍,说他是孔子的儿子,害得孔鲤失去父亲。罗天诚暗笑不语,回来后就宣扬说马德保像林雨翔一样无知。马德保自己想想不对,一查资料,脸红难当,上课时纠正了自己的错误,大发议论,说孔德是法国的。孔德被遣送回国后,马德保为饰无知,说什么孔子在英文里是独有一词的,叫“Confucius”。

下面好事的人问那么老子呢?

马德保只好硬着头皮拼“老子”,先拼出一个laoz老挝。,不幸被一个国家先用了,又想到loach泥鳅。和louse虱子。,可惜都不成立,直惋惜读音怎么这么样。后来学生自己玩,墨子放弃了兼爱胸怀,改去信奉毛泽东主义了(Maoist)。

6、“文思如尿崩,谁与我争峰”,吓得众生俯首认输。这自勉在中文系被传为佳话,恨不能推为本系口号。中文系在大学里是颇被看不起的,同是语言类,外文系的就吃香多了。但那自勉给中文系争了脸,一次一个自诩“无所不译”的外文系高材生参观中文系寝室,硬是被这自勉里的“尿崩”给卡住了,寻遍所学词汇,仍不得其解,叹中文的丰富。只好根据意义,硬译成“Fail to command the urethra by self then urinate for a long time”自己无法控制尿道而长时间地排尿。,显冗长累赘,倒是中文系的学生,不谙英语,但根据“海量”一词,生造出一个“seawring”海尿。,引得外文系自叹弗如。值得林雨翔自豪的是,那“seaurine”就是他大哥发明的。

7、突然,天降福音!我从一位朋友这里得知了富含海洋生物DHA的“深海记忆宝”,我抱着试一试的心理购买了贵厂的药品两盒,回去一吃,大约一个疗程,果然有效。我现在过目不忘,记忆力较以前有很大的改善。一般的文章看两遍就可以背诵出来。

8、林雨翔叹服得自己问了什么都忘了,直夸:“说得有道理!”

梁梓君这时才想起,说:“噢,你刚才问我怎么写是吧?这太简单了。我告诉你,最主要呢要体现文才,多用些什么‘春花秋月风花雪月’的,写得浪漫一些,人家自然喜欢!”

上完理论课,梁梓君摊开笔记本,展示他的思想火花,上面尽是些情诗。古今协作中美合璧:

My Love:

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我凝视你的眼,见到一种异常的美。Theres a summer place where it may rain of storm. There’re no gloomy Sky when seen through the eyes of there who are blessed with love and the sweet secret of a summer place is that its any where。悠悠爱恨之间,我心永远不变,纵使沧海桑田,追逐你到天边。我不在乎昨天,我无所谓明天,抛开世间一切,惟独对你想念。

雨翔觉得这诗比他大哥的“退思忘红豆”好多了,浅显易懂,奉承说:“这诗好!通俗!”

“什么呀!这是落伍的,最好的诗是半明不白的,知道了吗?”梁梓君的观点基本雷同于雨翔表哥,可见雨翔表哥白活了四年。

“唔,原来这样!是谁教你的,那——你会有崇拜的人吧?”

“崇拜的人?我——我只崇拜我。”梁梓君气愤地恨不得跟在尼采后面大喊“打倒偶像”,声音猛提一阶,说:“老子没有要敬佩的人,我有的是钱。”

9、他匆忙赶到学校,正好Susan也在走道上背英语,两人相视一笑,反而笑得林雨翔惊慌了,昨夜的勇气消失无踪。怏怏走进教室,奇怪怎么勇气的寿命这么短,好像天下最大的勇气都仿佛昙花,只在夜里短暂地开放。思索了好久,还是不敢送,放在书包里,以观后效。由于睡眠的不足,林雨翔上课都在睡觉。被英语老师发现一次,问个题目为难他,雨翔爽朗的一个“Pardon再说一遍。”,硬把英语老师的问题给闷了回去——那英语老师最近也在进修,睡得也晚,没来得及备课,问题都是随机问的,问出口自己也不记得了,只好连连对雨翔说:“Nothing,Nothing,Sit down,Please sit down,don’t sleep。没什么没什么,坐,请坐,别睡了。”雨翔没听到他的“Dont sleep”就犯了困,又埋头睡。

10、梁梓君最后赶到。补课随即开始。大学生用英语介绍自己,完了等学生反应,恨不得代替学生对自己说:“I’ve often heard about you!久仰大名。”失望后开始上课,见学生不用功,说:“You are wanker!你们是不认真的人。"

学生不懂,他让学生查词典,说学英语就要多查生词,多用生僻词,满以为学生会叫“原来‘Wanker’是‘做事粗糙者’的意思!我明白了!”不料学生都在暗笑,两个女生都面红耳赤。他发师威道:“笑什么!”

梁梓君苦笑说:“我们不是——”

“怎么不是?你英语好还是我英语好?”大学生愠怒道。

梁梓君把词典递过去。大学生一把拿过,从后扫起,见“Wanker”释义第二条就是“做事不认真者”的解释,理直气壮地想训人,不想无意间看见第一条竟是有“手淫者”的意思,一下子也面红耳赤,怨自己的大学教授只讲延伸义而不讲本义,况且那教授逢调皮学生就骂“Wanker”,那大学生自己也在教授嘴下当了六年的“Wanker”,才被督促出一个英语八级。

梁梓君大笑,说:“We are not那个。”林雨翔也跟着笑。

大学生猛站起来,手抬起来想摔书而走,转念想书是他自己的,摔了心疼,便宁可不要效果,转身就走。走到门口,意识到大门是公家的,弥补性地摔一下门。四个学生愣着奇怪“天之骄子”的脾气。门外是白胖高“喂喂”的挽留声,大学生故意大声说,意在让门里的人也听清楚:“我教不了这些学生,你另请高明吧。Nuts!混蛋。我补了十分钟,给十块!”大学生伸手要钱。

“你没补完,怎么能——”白胖高为难道。

“You Nuts,too!”大学生气愤地甩头即走,走之余不忘再摔一扇门。

11、老K竟也和梁梓君一个德性,可见他不是不近女色而是情窦未开,而且他不开则已,一开惊人,夜里跑到鬼屋来“人鬼情未了”(Unchained Melody)。

那女孩羞涩地低着头玩弄头发。

老K:“你来这地方干什么?”

梁梓君:“玩啊,你——”梁梓君指着那女孩子笑。

“噢,还不是大家互相Play Play嘛!”老K道。

梁梓君顿悟,夸老K有他的风采。

老K:“还愣着等个鸟?去涮一顿!”

12、宋世平推几下雨翔,盯着他笑道:“想你马子?”

雨翔对这个词很厌恶,说:“什么马子?”

宋世平咬几下牙签道:“你真是土啊!马子就是姐夫!”

雨翔更听不懂,问:“什么,‘马子就是……’?”

宋世平道:“你也真是笨,女朋友英语怎么念来着?”

“Bonne amie啊。”

宋世平一听挥手说:“你肯定搞错了,换个。”

“那只有Girl friend了。”

“对了嘛,什么,‘剥拿阿秘’,Girl friend就是了嘛!”

“那又——”

“你又不懂了,Girl friend由哪两个词组成?”

“Girl和Friend。”

“对了,取每个字第一个字母呢?”

“G、F。”

“念一遍,快一点,像姐夫了吗?”

雨翔一念,果然“姐夫”兴趣被勾起,笑个不止。宋世平又道:“再教你一个。知道什么叫‘上世界杯’吗?”

“什么——上……”

“你又不懂了,‘世界杯’英语里怎么念?”

“World Cup啊。”

“对了,各取一字母。”

“W……W、C!”

“对了嘛,上世界杯就是上厕所的意思!”

13、刘知章让体育生起来,说:“别去管他们”,然后令每个人跑十圈,林雨翔装作平静地系鞋带,腿却平静不了,抖个不停。跑了一圈,觉得不过如此,加快了速度,但第二圈时就眼睛鼻孔一齐放大,体力却渐少渐小。刘知章在一边问情况,带头跑的两个高二男生为显示其耐久力,抢着答:“可以,没问题。”据说抗战时美国A、B、C的著名评论员伊拉克·杀蛙累了(Eric Sevareiol)采访重庆行政院孔祥熙博士,孔说那时中国通货膨胀情况好比一个人从三十楼掉到十五楼,他在空中喊“So far,so good!”(迄今为止,还好!)如果孔祥熙有命活到今天,定会收起那个比喻送给这两个高二男生。

14、学生的自我介绍精简得像是拍电报,瞬间轮到雨翔,雨翔站起来说:“我叫林雨翔,林是林雨翔的林,雨是林雨翔的雨,翔是林雨翔的翔。”说到这里学梅萱一顿,静候想象里排山倒海的笑,不想这自以为强调自我中心的幽默没有效果,只有稀稀拉拉两三声笑,而且都像是嘲笑。雨翔心里虽已做好失败的准备,但想引一些女生发笑总可以,怎料现代女高中生守笑如守贞操,一脸漠然。雨翔刺激不小,伤痕久久不能愈合,声音像被去了骨:“我爱好文学,也获过一些奖,发表了一些文章,希望能和大家成为学习和生活上的朋友。”雨翔的下半段话给人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女生都温柔无邪地盯他看,目光软得似块水豆腐,英语里的“豆腐眼神(Dove—eyed)”就是这样的。雨翔极不好意思,低头翻书。

15、雨翔为了能势均力敌,没有的说成有,有的再加一倍,道:“我家虽然只有一个书房,但里面书不少,都是努——这几本一样的书。难啃啊!”

钱荣说:“光读书不能称鸿儒,我曾见过许多作家,听他们说话是一种艺术的享受,fruition of art,懂啵?”

16、“当然。 英语最主要的是词汇量, 你们这些人往往满足于课本, 真是Narcissism自恋,自我陶醉。,我读外国名著都是读不翻译的。”

雨翔听不懂“自恋”,心里明白这肯定不会是个好词。对话里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明知被人骂了却不知被骂成什么。雨翔搜尽毕生所学之英语词汇,恨找不到一个体贴艰涩的词来反骂,叫苦不迭。

17、 钱荣听见,说:“你这样是学不好英语的!我有一本《Gone with the Wind》《飘》。,借给你。?你可不准弄褶了弄皱了,你看通了这本书,英语就会有我一半水平,Understand?”

谢景渊不屑道:“我不看了。你自己看吧。”

钱荣一笑说:“Shit!That’s nonsense!我自己去看了,原来这个时代还有人像块stone!”

18、近一个月,钱荣和姚书琴的感情像块烧红的铁,其他人看了也觉得热,任何闲言碎语就像水珠子碰在上面,“咝”一声蒸发无踪。每隔一节课就像隔了一年,下课只听见两人无边无际的话。钱荣都把话说得中美合作,称自己是“被动的信”(Lettered)精通文学的。。上课时两人相隔太远,只好借纸条寄托思念。林雨翔坐的位置不好,只得屈身给两人做邮差。传的内容莫过于姚书琴问:“你会什么乐器啊?”钱荣传纸条道:那些easy,我通——可能只是粗通Sex应为Sax,萨克斯管。Sex,性交。Violin小提琴。也会一点,人家叫我Fiddler小提琴家,骗子。。

姚书琴对这些看不懂的英语敬叹不已,遂对钱荣敬叹不已,这增加了钱荣的洋气,下课说话都是:“Oh dear!这小子是ugly丑陋的。ha,no……no……,not这样的,上次我们在PUB里,他灌我drink,真是shit,fuck him!”这些旁逸斜出的英语让全班自卑万分。姚书琴装作听得懂,侧头注视着钱荣点头,看钱荣脸上的表情行事,钱荣小笑,她就大笑;钱荣小怒,她就大怒。似乎很难找出一样东西数量上会比中国的贪官多,但恋爱里女孩子的表情就是一个大例外。姚书琴的喜怒哀乐在钱荣面前替换无常变化无端,也不晓得用了什么神奇的化妆品,脸越来越嫩,快要和空气合为一体。有句话说“爱情是女人最好的化妆品”,这话其实不对,爱情没这威力,爱情只是促使女人去买最好的化妆品,仅此而已。

19、钱荣顿时成为名人,因为还没上电视,所以现在只是个预备名人,没事就看着壁上挂的那只实际是二十五寸被校长用嘴巴扩大成二十九寸的彩电笑。学校的电视台是今年新成立的,备受瞩目,钱荣是第一个男主持,备受瞩目。记者团倒是会内部团结,先采访钱荣,钱荣大谈文学与媒体的联系,什么“电视mass_media媒体。与人的Thinking思想。是密不可分的,尤以与Culture文化。为甚”等等,听得记者恨没随身带字典,自叹学识卑微,不能和眼前的泰斗相比。记者团采访过了自然要在“Media”上登出,

20、智者总是在生死攸关时出现的,这时文学社一个人突然聪明了,说把钱荣找来,在印好报纸里的空格上都签上名字。众社员心里叫绝妙,嘴上不肯承认,说:“事到如今,只有这个办法了。”钱荣不知道内幕,欣然应允,签了一个中午,一回教室里说了不下五遍,还常甩甩手说他签得累死了,“Be a celebrity做个名人。真是辛苦。”雨翔巴不得他手抽筋。

21、钱荣对王维糟蹋上了瘾, 又吟: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然后看雨翔神情有异,说:“林雨翔, 下个礼拜学校电视台开映, 我播新闻, 你一定要看, 若有Inadvisable,就是不妥,你可要指正噢。”

22、雨翔暗叹胡教导厉害,那眼泪仿佛是仆人,可以召之即来。谈话谈到泪水出现这份上,自然不好再说什么。胡教导等仆人全退回去,说:“学校的管理是存在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这些学校会逐步改进的,当然也欢迎学生写周记指出,但学生的精力不应该过多集中在这上面,周记主要是要记录下学生的学习规划。比如定一个计划做一个总结啦,知道了吗?”再礼尚往来几句就放了林雨翔。林雨翔把这次谈话的意思领会错了,当是学校支持他写,但又怕影响学习,自然对学校的关心十分感激。回来后对同学讲自己的英雄事迹,钱荣没想到 “哭妹” 真哭了, 恨漏掉了一条好新闻, 惋惜道: “Shit,missing a wonderful newsbeat!他妈的,错过一次绝佳的独家采访!”怪自己没有被召去的幸运。

23、雨翔接过报纸看,?如逢友人——这里面的文章都是钱荣的风格——“阳光shine照耀。着,pat my skin爱抚着我的肌肤。,这是我吗?以前的我吗?是吗?NO!Not me!我是怎么了?……”雨翔看了半天还不知道作者是怎么了,摇头说:“另类!另类!”

24、雨翔又冒上一股怒火,浑身火热,爆发之际想到梁梓君的后果,又一下凉了下来, 闷头走进二号室。钱荣总领一号室大笑, 骂道: “Boorish Pig! Country Tyke!无知的猪,乡下的野狗。”然后分析国情:“中国的人为什么普遍Fibre素质。不高,主要是中国的Peasantry农民。太多,没受过什么education教育。,粗野无礼,其实应该把城市的与农村的分开来看,才公平,Fair!”

多亏林雨翔英语不佳,没听明白几个主要词汇,否则定会去恶斗。二号室里平静得多,谢景渊破天荒在读《初露》,对林雨翔说:“这篇作文写得不好,写作文就要写正面的,写光明面,怎么可以反面去写呢?这种作文拿不到高分的。”

25、一张漠然的脸出现在门侧,是谢景渊,钱荣正在一号室床铺上叫:“别开,Don’t open—”见门开了,雨翔半个身子已经进来,指谢景渊说:“You!多管闲事。”雨翔想对谢景渊道谢,谢景渊一转身往二号室走,把雨翔晾在那里。

雨翔怒视着钱荣,生平第一次英语课外说英语:“你,Wait—and—see!”

26、钱荣道:“不必社长大人费心,我们——不,应该是鄙Broadcaster电视台。的受欢迎度已经远远超过了贵社,似乎那个了吧?”

林雨翔甩下一句:“看着好了,你们电视台办不久的。”怕听到钱荣挖苦,立即跑出去找“心湖诗社”。诗人仿佛是鲨鱼,需要每时每刻移动,否则命会不保,所以找到他们极难。雨翔跑遍校园,还找不见人影,肩上被责任压着,不好放弃,只好再跑一遍,无奈诗人行动太诡秘,寻他千百度都是徒劳。

雨翔突然想到一本书上说诗人有一种野性,既然如此,诗人肯定是在野外。市南三中树林深处有一个坍得差不多的校友亭,雨翔想如果他是诗人,也定会去那个地方,主意一定,飞奔过去。

雨翔还是有诗人的嗅觉的。“心湖诗社”果然在校友亭下。

“诗” 到如今, 备受冷落。得知有新任的文学社社长来邀, 发几句牢骚, 乖乖归队了。

新一期的报纸一定要有新的样子。雨翔手头生平第一次拿到这么多稿子,激动不已;充分享受枪毙稿子的乐趣。第一篇被否定的是另类文人的得意之作,那人洞察人的心态着了魔,写完了偷窥狂,又写偷盗狂(Kleptomaniac),雨翔一看到文章里中西合璧就心生厌恶, 没看文章内容就否决了, 弄得另类主义文人直叫: “Why!You are no_man!为什么!没有理由的!你总爱和我唱反调。”一想林雨翔只和自己唱过一次反调,用“No_man”太委屈他了,兴许真的是写得不好,便闭了嘴。

27、文学社里依旧是万山授大学教材,万山这人虽然学识博雅,但博雅得对他的学识产生了博爱,每说一条,都要由此而生大量引证,以示学问高深。比如一次说到了四大名著之一《西游记》,不绝地说什么“妖对仙,佛对魔”,不知怎么说到牛魔王,便对“牛”产生兴趣,割舍不下他的学问,由“牛魔王”发展到“牛虻”。这还不算,?他居然一路延伸到了《包法利夫人》(Madame Bovary),说:“包法利”(Bovary)隐含了“牛”(Boving)的读音和意思,所以“包法利夫人”就是“牛夫人”,然后绕一个大圈子竟然能够回到《西游记》——“牛夫人”在《西游记》里就是牛魔王的老婆,铁扇公主是也!

28、雨翔接过纸一看,就惊叹市南三中里人才辈出。给姚书琴写信的那人是个当今少有的全才。他通伦理学,像什么“我深信不疑的爱在这个年代又复燃了在苏联灭绝的‘杯水主义’”;他通莎士比亚戏剧,像什么“我们爱的命运像比亚笔下的丹麦王于哈姆雷特的命运”,莎翁最可怜,被称呼得像他的情人;他通西方史学,像什么“在生活中,你是我的老师,也许位置倒了,但,亚伯拉德与爱绿绮思之爱会降临的”;他通苏东坡的词,像什么“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他还通英文,用英语作绕口令一首,什么“Miss,kiss,every changes since these two words”,又感叹说“All good things come to an end”;他甚至还厉害到把道德哲学、文学、美学、史学、英语、日文撮合在一起,像秦始皇吞并六国,吐纳出来这么一句:“最美的爱是什么?I tell myself,是科罗连柯的火光,是冬天的温暖,更是战时社会主义时A piece of 一片面包。”

29、钱荣:“这样一来,也没多大意思,What’s done cannot be undone,事情都摆定了。木已成舟,不如分手,Truth!”他直夸自己的话是真理,幸亏他爸的职权法力还略缺一点,否则说不定这话会变成法律。

30、于是就苦了钱荣,眼巴巴地看着姚书琴和全才亲密无间,满腔气愤,到处造谣说:“幸亏我钱荣甩她甩得早,她这种人是什么眼光,挑的男生Just like ass,还整天恶心地什么‘露出屁股戏弄人’Moon的另一个俚语释义。Moon个屁,看他的脸,Prat似的,都是青春痘,像被轰炸过,Ugly Enough!”

31、根据今天的消息,学校的寝室要装电话机。钱校长去了一趟南京,回来轰轰烈烈展开爱国教育,今天广播大会上念电话使用须知,只可惜实在和爱国扯不上关系,只好先介绍电话的来历,绕着舌头说电话是Bell发明的,为了让学生了解Bell这人,无谓把Bell拼了一遍,差点思想放松,在“L”后面再跟一个“e”Belle与Bell同音,意为美女。让心里话漏出来。强忍住口,再三重申“学校为每个学生寝室装了一个电话”,意思是说,学校只是在为“学生寝室”装电话而并非给“学生”装电话。

32、钱荣没有如愿,对姚书琴的恨比学校的题目更深,偶然走路碰到一起,破口就骂:“You hit me,girlie!你撞到我了,妓女。”姚书琴不回骂什么,白一眼,威力显然比钱荣的话大多了,因为钱荣的话姚书琴听不懂,钱荣只是骂给自己听;姚书琴的白眼就大不相同了,她本人看不见,只单单白给钱荣看。一个回合下来,钱荣一点便宜也沾不到。

33、林雨翔回到教室时,里面空无一人,都去上体育课了。他痴想那个男生的处理结果,处分应该是难免的,心里不禁替他惋惜。走到钱荣桌旁,踢几脚他的桌子,以泄冤气,突然掉下来一本黑封面笔记本。雨翔拾起来,顺手翻开,看里面都是英语,有点感叹钱荣的刻苦,再仔细一看,大吃一惊,那里面的单词句子眼熟得像是父老乡亲, 譬如“God-awful、Violing、Celebrity、Yuck”这类常在他话里出现以炫耀的英语,恍然悟出难怪钱荣满口英语,靠的只不过是这本本子里几个事先准备好的单词,惊喜地对本子说:“我终于知道了,哈……”

34、于是我慢慢写,一不留心就成跨世纪小说了。写着写着我开始怀疑,这就是自己想要的长篇吗?内容空洞,主人公基本上没干什么事,就这么混混沌沌过着。但这就是生活。写小说的凭什么写到男女分手就得命令老天爷掉几个雨点下来?凭什么主人公思想斗争时非要正值窗外左打一个雷右闪一个电?凭什么若干年后分手的双方一定会在霓虹闪烁的街头重逢?公厕门口就不可能撞上了?这就是所谓高于生活?

尽管情节不曲折,但小说里的人生存着,活着,这就是生活。我想我会用全中国所有Teenager(这个词不好表达, 中文难以形容),至少是出版过书的Teenager里最精彩的文笔来描写这些人怎么活着。

至于韩寒是哪路小混混,这里有一篇我曾发在《新民晚报》上的文章可以说明,韩寒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反对现在教育制度的小混混。

35、至于英语,我的一帮从澳大利亚学习回来的朋友说,空学了六年英语,连筷子(chopsticks)、叉子(fork)、盐(salt)等吃所必备的东西和厕所(toilet) 、抽水马桶(toilet bowl)、草纸(toilet paper)等拉所必备的东西都不知道怎么说,只知道问澳大利亚人Where are you from,How old are you一些废问题来寒暄。 真是不知道自己六年来学了些什么。不过可喜的是笔者因理科差而留了一级,有幸学到新版的Oxford English(牛津英语),比老的教材要好多了。

————

注1:有人近来一直质疑我说,你6岁半的女儿朗读英语程度能达到高中生水准(见我的博客内容),人家怎么就不能?此问是个好问题。老夫下次阐释如何提高孩子的英语水准。此外,我在博客里说的是,朗读水准,而不是其他。这一点很重要。

注2:有继续围观想发表感想者,请写出长微博,并@我一下。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