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门》作者的隐性历史知识含量 -- 张放 2012/2/25

《三重门》作者的隐性历史知识含量

作者:张放 2012/2/2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1c19620102durf.html


插曲及多余的话

经过一个多月的质疑,很多有影响力的试图挺“天才”的人物,已按基本常识判断,或选择沉默应对此事,或至少顾左右而言他(比如 易中天老师等)。但今天早上,有人@我说,有某年纪不小的某地方作协主席(女),以其独特思路,突然高调力挺“天才”来。我不知突然为何这么多人@我的原因,寻@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众人正围观此人,看其一边自摸地秀光彩耀眼的家谱,一边高挂起挺“天才”的鲜艳旗帜,在自搭的戏台上,表演着誓将挺“天才”进行到底的戏码,引得少数喽啰发出此起彼伏的并不太响亮的呐喊声呢。但问题是,怎么听,那台词都是快一个月之前的台词呢?我就不明白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要搭台演戏,也得从下半场开演吧?怎么就没人帮那女人update一下?是不是成心故意陷害她,要眼看着她沉浸在头场戏的序曲里,自我High得不成样子?这成什么体统?昨晚跟她一起吃公饭的人,你们失职啊,这让你们地界里的这位女主席情何以堪?不过既然如此,那我就好心地顺便问一下主席同志,需不需要我这个其中的当事人之一,再给您提供一些关于此次论战的图像与资料,它们都具充气娃娃功用,能配合本来已高潮过去的戏,再来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毕竟看您的微博就知道,您对此次论战的信息储备量,还真就不如那位15岁半就写出《三重门》的“天才”,您的信息量居然还没到“姚文元去延安整风”的路上,那么,离“成都大使馆”的小高潮,离“二十年改革开放”的中高潮,离“中国共产党成立政权近100年”等大高潮地方,还远着呢,严格说来,您还处于前戏阶段。祝早日update一下,配合那些高潮之处,健康地欢笑起来吧。

附方舟子博文《谁是“答春绿”—— 假话连篇的韩寒》

最后,用《三重门》里出现的最牛逼的英语单词造个句儿,与此作协主席共享:Hope you just stop being a wanker(《三重门》英语单词)in a very near future,,and reach the point of orgasm AFAP!

————

正文

我前几天挂出《<三重门>作者的真实英语水平》长篇博文,从《三重门》作者的英语知识水平分析中得出结论,否定了此韩“天才”是13年前署名“韩寒”的作者的可能性。可以说,《三重门》作者到底是谁的指向已经呼之欲出。可是,有很人天天不停地天真地问,老韩已经说自己不会英语了啊。是啊,我还说我不会英语呢?奉劝一句,不要再听此人及其儿子所说的一切。因为,他和他儿子的信用已经宣告破产。能把一个谎言说了13年的人,随便告诉大家人家不会英语,你就信?此外,有人找出韩“天才”陈姓同学的视频,那孩子说全部英语都是他帮搞定的。这个我不信。为什么?所谓“同学”,也就是同样15岁半的样子对吧?15岁半时的孩子即便再用功,韩“天才”不能,那孩子也一样不能把《三重门》里的全部英语单词及英语高级语法等知识高屋建瓴地搞定。要说帮着鼓捣几个单词还可以。还有人说,人家现在是新东方学校里的老师。不要在此人前加个“新东方”,那只起唬人作用。老张我教过的学生里,有人现在就在北京新东方学校里当老师。我不知道他们的实际英语水平吗?并不是说,进了“新东方”学校,当了那里的英语老师,就如何如何了。奥巴马成功当选总统时的发言,当时被新东方学校的老师给翻译得一塌糊涂,居然那东西还被“新东方官方博客”给挂了上去,并声称那是“官方译本”。可那里面常识性知识,译错了一大堆不说,我连发几篇批评博文后,他们连忙一改再改。那事,新东方的老师们可能都不好意思详细地提及。有兴趣的,可翻阅我之前的博文,不在此详述。所以我说,不要倒了一个偶像,再去迷信什么新偶像。都是人,都活在常识里。无他。

不过,关于《三重门》里的英语问题,我还是想多罗嗦两句。其实,上世纪80年代,也就是老韩被迫退学,在家里发奋进行文学创作时期,也正是国人学英语学到癫狂地步时期。那时的全民学英语热潮,如今天赚钱热潮一样,挡都挡不住。几乎所有舞文弄墨者,没有人不抽时间狂学英语。至于那个把学贯中西的钱钟书当偶像,将《围城》翻烂两遍以上,费尽心机地要往文坛里混的老韩,如果说他会置之度外,不下功夫学英语,那不就是一个笑话吗?诸位有所不知,王蒙重新出山后,已经年纪不小,但也及时放弃继续学维吾尔语,花相当多时间,学好一阵子英语呢,现在如果您有机会见到王蒙的话,不妨问问此事。当然,王蒙老先生一高兴,还说不定会给您掉个英语书袋呢。当然,老韩有可能学会的是哑巴英语。不过,从现在开始,他可能就只能永远憋下去,不能再有机会秀英语了。因为,韩粉们全都说了,老韩叔叔是不会英语的。

上面这些文字,算是对上次博文的一个简单加注。

回到今天的主题上来,说一下《三重门》作者的隐性知识含量。也就是说,比掉书袋还显得更高明的一种写作手法。这种写法的高明之处,是不再故意明晃晃地让你羡慕作者的知识含量,而是通过阅读填塞到字里行间的知识量,引发读者对作者更加钦佩。这手法虽然今天看来,有些肤浅,但在“读书突然有用论”的80年代,在多数人的书架上还没有什么世界经典名著可供查阅的背景下,在书籍资料有很多还被印上“内部发行”字样,不能被轻易获得的时代,很多文学爱好者都十分喜欢这种手段来秀自己的知识面。宽泛地说,此手法发轫于或者可以追溯到文革结束后刘心武老师那篇一炮打响整个文坛的《班主任》作品。

一、每周的课也上得乏味。马德保讲课只会拖时间而不会拖内容,堂而皇之的中西文学史,他花了一个月四节课就统统消灭。没课可上,只好介绍作家的生平事迹,去借了一本作家成名史。偏偏那本书的作者似乎看多了立体未来主义《给社会趣味一记耳光》的宣言,字里行间给大作家打耳光,马德保念了也心虚,像什么“郭沫若到后来变成一只党喇叭,大肆写‘亩产粮食几万斤’的恶心诗句,这种人不值得中国人记住”,言下之意是要外国人记住。还有:“卡夫卡这人不仅病态,而且白痴,不会写文章,没有头脑。《变形记》里格里高尔·萨姆沙变成甲虫后怎么自己反不会惊讶呢?这是他笨的体现。德国人要忘记他!”马德保读着自己觉得不妥,不敢再念。见书扉页上三行大字:“不喜欢鲁迅,你是白痴;不喜欢马里内蒂未来主义创始人。

【显性知识面】

1、立体未来主义及其《给社会兴趣一记耳光》宣言

2、郭沫若与党喇叭,“亩产粮食几万斤”

3、卡夫卡、《变形记》及主人公格里高求-萨姆沙、甲虫

4、马里内蒂、未来主义创始人。

【隐性知识面】

1、 从“字里行间给大作家打耳光”,可得出,作者至少熟读立体未来主义《给社会趣味一记耳光》宣言。对比一下:今天那位一惊一乍的“天才”在采访中,为我张某人不知道有个莫文蔚与张洪量共同唱过广岛之恋,深表愤懑,我一点不感到羞耻,因为我只知道广岛与莫文蔚和张洪量没有必然的关联,反而我为我有日本遭受过人类第一次原子弹爆炸的“知识面”而感到沾沾自喜。但今天当我深入地读《三重门》作品,了解到作者在15岁半时就已经熟读立体未来主义《给社会趣味一记耳光》宣言时,我才为我自己的“知识量”的极度欠缺,而感到无比羞愧。

2、 对郭沫若有力透纸背也很正确客观的评价。不仅仅知道郭沫若不得人心,还知道他有个绰号,叫“党喇叭”,尤其对“大跃进”,贬损他写出“亩产粮食几万斤”,能得出作者对郭沫若的真实看法。对比一下,今天那位连姚文元也不知道是谁的“天才”,却在13年前的15岁半时,早把郭沫若批得如此淋漓尽致,把大跃进的问题都看得如此神准。难道就一点值得我们质疑的地方也没有?“郭沫若”、“大跃进”,“党喇叭”、“亩产粮食几万斤”,这几处哪一点不比“1949年共产党建立政权”的知识点难?但很遗憾的是,不知道1949年共产党建立政权的事情的“天才”,却在13年前的15岁半时,就已经在作品里大秀与1949年相去不远的更深入的历史知识,这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3、 关于卡夫卡:卡夫卡是上世纪90年代很多人推崇的德语作家。(感兴趣者可参阅我2008年12月31日博文《重读卡夫卡的现实意义——写在2009年来临之际》。)几乎没有喜爱文学的人不读卡夫卡的,哪怕读他的东西可能会让自己内心受到创伤。《三重门》作者对卡夫卡不是泛泛地了解,而是深知作者背景并有一定研究的。至少是通读了卡夫卡(至少一篇)作品的。所以,作者故意得出与众不同的独特看法:病态,白痴,不会写文章,没有头脑。这样“诋毁”卡夫卡,是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意味的。但是80后的那些追随者,你们恐怕就不一定知道人家“天才”在15年前就读卡夫卡了。尤其人家还能就全世界对卡夫卡下的基本结论性的定义于不顾,写出自己的观点来,不是天才是什么?而且人家才15岁半?不对吧,应该是在15岁半时就已经读完了卡夫卡。我的天,那得是十几岁开读?相信不读几遍卡夫卡的作品,就下笔写出这种结论的人是没有的。诸位,你们读过卡夫卡吗?你们是几岁开始读的?你们读懂了卡夫卡了吗?80后的读者你们可以优先回答此问题。最后问一句:你们敢不读卡夫卡(一遍也行),就下如此的结论吗?

二、最近林父的涉猎目标也在减少——俄国太冷,拿破仑和希特勒的兵败,大部分原因不在俄国人而在俄国冷。儿子在温带长大,吃不了苦受不了寒;况且俄国似乎无论是什么主义,都和穷摆脱不了干系,所以已经很穷的一些社会主义小国家不敢学俄国学得更穷,都在向中国取经。

【显性知识面】

1、 俄国天气寒冷,拿破仑和希特勒兵败俄国。

2、 对“社会主义国家”有清楚认识。

3、 了解当时全球社会主义国家与中国改革开放之间的关系。

【隐性知识面】

1、 1812年,拿破仑率说着12种语言的57万大军(今天“多国部队”也)远征俄国,却因俄国太过寒冷,最后只剩3万人,兵败俄国。作者对这段历史有深入了解。这个知识点,作者显然不是通过显性掉书袋来完成的,他是要告诉读者,自己对此有新学术观点:这次战役,不是由于一般认为俄国人打仗如何勇猛,而是因为天气太寒冷,才使得拿破仑兵败。80后的孩子们,你们敢说你们在15岁半时,能如此熟练地把这段历史知识掉书袋掉成这样?我是深深地怀疑着你们15岁半的能力的。当然,如果你们变而为《三重门》前言作者北大中文系教授笔下所说的“天才”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2、 作者不仅仅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时期希特勒兵败俄国历史原因有深入了解,重点让人感到惊叹的是,作者能把1812年兵败俄国的拿破仑和一百多年后的希特勒也因为天气寒冷而兵败俄国相提并论,才是作者最牛逼的历史知识的掉书袋之处。80后的孩子们,可以通过广泛阅读,了解到这两个事件。但要如何老道地把两个历史事件有机地,我说的是,有机地,合而为一并游刃有余地使用在小说里,对了,还得是恰到好处地使用哟,就绝对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了。就一定是我说的“一杯水与一桶水”之间的关系的事情了。参见我的博客里《再应》等相关博文。

3、 作者对上世纪90年代初社会主义国家纷纷陷入经济困局,尤其俄国自1990年代初到1999年叶利钦执政时期,俄国经济陷入窘困的历史,有深刻认识与了解。寥寥几字,就将作者对社会主义阵营90年代发生的大事件的深刻的知识含量,都呈现出来。首先是1989年中国发生的那个大事。之后,俄罗斯发生共产党下台的事情,叶利钦上台直到1999年。这时期,俄国在休克式阵痛中,变得越来越穷。中国很多夜总会里,当时都能看到俄罗斯姑娘们陪酒的身影。波兰、罗马尼亚、分裂了的前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捷克)等当年所有社会主义国家,也都全部陷入经济困境之中,至于朝鲜、越南和古巴则根本不用提,几乎整个社会主义小国的日子,都过得紧紧巴巴的。而这些,正是《三重门》作者寥寥几字,所反映出的当时全球社会主义阵营里的真实写照。虽然寥寥几字,却能感觉得到作者深得历史走向脉门。诸位80后,你们喜欢把“掉书袋”挂在嘴边,能给老张我玩个这种高级的掉书袋不?现在你能不服天才吗?人家那时才15岁半,就已经眼界扩大到全世界整个社会主义阵营了。其实,如果那小子后来不出来丢人显眼,可能我还不会这么深入地分析《三重门》作者的文字。毕竟,我不能想象,一个当了13年的文学天才,居然连中国共产党成立政府多少年还不知道。这让我怎能相信,此人就是深刻了解1812年拿破仑兵败俄国的那位15岁半的“天才”?此人就是了解二战时的希特勒也跟拿破仑一样兵败俄国的“天才”?此人就是了解社会主义阵营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15岁半的“天才”?

怕长围脖受不了我的长篇文字,今天先分析于此。

诸位久等了,再次感谢,并请持续关注之后文章。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