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方韩之争”的实话与常识 -- 倍魄 2012/2/25

关于“方韩之争”的实话与常识

作者:倍魄 2012/2/2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ece6da0100wqk7.html


“韩寒”说过“文坛算个屁,谁也别装逼”,“什么坛到最后也都是祭坛”,这话很讨市场喜欢,也符合年轻人的叛逆。因讨巧并迎合市场而被流行文化推崇,这事没什么不好。于丹、易中天、郭敬明、当年明月、凤凰传奇、龚琳娜都是因大众消费市场而火爆起来的。按照市场经济的价值标准,这既公平又道德。

但韩寒事件却不完全是市场标准和经济意义所能概括的,因为知识分子的价值观和启蒙诉求以及社会的价值、道德体系等等因素都纠结在一起了。不夸张地说,韩寒之困,方韩之争,折射了这个时代的困惑,这个社会的困境。

我想说,韩寒算个屁,易中天算个屁。这么说很不礼貌,也有讼争之险,但这既是我心中的实话,也有如下道理:我们要知道好歹,知识分子要知道好歹。因为知识分子要有良知,知识分子要有廉耻,知识分子要有常识,知识分子要守护这个社会和民族的自尊,知识分子要警惕权力和资本。可现实是,知识分子除了沉默的大多数,那些发出声响的,鲜有铮铮的骨节,而多是媚谀之声。

谁领我们文化的风骚?如果是王小波,我们拿得出手;如果是崔健、王朔,在时代的进程中,他们可以入史;如果是于丹、易中天、当年明月……你们私下里数钱可以,但应当知道自己与凤凰传奇是一个行列的,是市场系列的。如果中国的知识分子还有自己的自尊、清高和自知之明,请确认这个事实。

王小波一度是这个国家有知识的年轻人的偶像,他的杂文里有他的幽默也有他的谦卑、优雅和高傲,他讲过自己的师承,意思是说:年轻人,你们听到了我的声音,但我要告诉你们我所知道的更高贵的思想和更优雅的汉语在哪里,你们不必以我为偶像,我只求你们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王小波之后,这个社会似乎不知好歹起来——至少那些发出声音的知道分子表现出来的多是轻薄、尖刻、狂妄和卑劣。是的,你们是在台上,你们听到了喝彩,也赚了大钱,但你们可不可以不去假装自己就是顶峰,就是精英?你们可不可以老实地承认,在你们狂欢的鲜亮舞台下面,有一些沉默的人是你们所尊重的?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伟大的思想和灵魂,是你们所难望项背的?你们或口吐莲花或睥睨万物,赢得了无数粉丝和叛逆之心,但你们传达假象而不传达敬畏,到头来,在你们和你们粉丝的眼里,这个社会除了钱,一切都成了“屁”——不仅是文坛。

还是说韩寒吧。本来,韩寒和郭敬明是一个系列的。不是有个流行作家的富豪榜吗?郭敬明当过榜首,杨红樱也首富过。郭敬明被判过抄袭,也惹过些小风波,但基本上是老老实实地低调赚钱。人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人家不混充知识精英、意见领袖。韩寒在轻薄文坛和诗歌的时候,也调戏过与郭敬明是“男女之别”。可悲的是,韩寒后来怎么就成了一面社会良知的旗帜?更可悲的是,韩寒转向社会批判之后,这面旗帜成了一件好使的工具。商业包装与价值传播的意图合谋在一处,勾肩搭背,使“公民韩寒”其实成了“工具韩寒”。

最可悲的是,当麦田和方舟子打假“人造韩寒”之后,当很多事实分析和文本分析已经显现了真相的时候,那些讲坛上的明星、微博上的明星、传媒上的明星们还来混淆视听,使用的方法是做老好人、和稀泥,更卑劣的手段则是攻击方舟子和麦田的道德缺陷。

方舟子是个偏执狂,在欣赏的意义上,我要说他具有朱广沪教练想寄予国足而不得的那种“疯狗精神”,他自恋,他对自己的冤家使用“犯罪分子”这种在他常识之内的不当词语,他论辩使用的逻辑也并非总有君子风度。他以科学精神的代言人自居,但他不懂“科学”除了严格的规范和程式之外,也需要广阔的视野和宽容的襟怀。他对中医的剿杀和对民间科学家的尖刻,都是我不认同的。——但这又有什么关系?方寒之争的核心,不是谁比谁更加道德洁净,而是韩寒从新概念大赛开始到成为“精神领袖”有没有作假和人为包装?署名“韩寒”的作品是不是出自“公民韩寒”?

依据我读到的信息和拥有的常识,我断定韩寒现象是被人造出来的,并且,韩寒现象将成为国际笑柄。而之所以成为笑柄,不是因为韩寒本身,而是中国的知识分子和媒体精英们何以默认甚至亲手制造了这个笑话?

退一步讲,就算韩寒作品的每一个字都是他自己写的,当质疑事件已经发生,当窗纸已经捅破,中国的知识分子和媒体精英们,你们为什么不政治正确地出来关注和调查真相?为什么不哪怕口头上告诉大众,真相比美丽的神话更重要?为什么不强调这个社会的底线是不容许欺世盗名,不容许掺假——无论掺假是在奶粉中、食用油中还是在精神作品中?

你们启蒙吗?启蒙的第一要义难道不是人的解放?难道不是说在一个公民社会,人应当成为目的而不是工具和手段?那么,当有人合理地质疑“韩寒”被掺假、被人当枪使、被人商业和政治包装的时候,那些自以为负有启蒙使命的知识分子和记者,你们难道不明白,一个假造的、符号化和工具化的“公民韩寒”恰恰是对启蒙的嘲讽和戏弄吗?

“写作时用知音体,对话用撒泼体,轻浮梦浪,拿贱格当机智”(引自醉鱼网友)的炮制《差生韩寒》的那位记者,说什么调查稿的操作在你们的眼界之下?当你们面临公众关切的重大问题的时候,真相就在你的身边等待厘清,你却要把你的知音体“写给未来”,身为记者你不脸红吗?还在微访谈里洋洋自得。你们不敢直逼真相,是因为你们去上海之前已经决意为韩寒背书,而选择性地约访韩寒旧日师友,放弃首要责任“还原昔日韩寒”的选择,不过是意在降低你们背书的风险。南方周末曾经是一份令人尊重的报纸,在江艺平时代,它代表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情怀和风骨。现在呢?它靠近政治利益,急于代言和寻找代言人,却失去了知识分子的独立精神和媒体的公正(哪怕是表现出来的公正),这才是你们背书韩寒的真正原因吧?

知识分子可以倾向左派或者右派,但真正的知识分子或者知识分子精神是远离政治,警惕权力和资本对社会和公民的双重奴役的。他们是公民社会的守望者。除了沉默的大多数,那些灯光下的精英们,你们在表演什么?

相比精英们的亮相和表演,作为现象的“韩寒”倒更像是能独立思考和独立发声的知识分子。但看看那些用民间段子组织起的杂文,还有所谓“韩三篇”,一方面,它们真的拿得出手吗?经得起推敲和向外方文明与国度介绍说“这代表了中国人的思维深度和智慧”了吗?但另一方面,急于启蒙和号称在启蒙的人,你们有谁比韩寒做得更好?或者,你们公开指出过其实还有更好的东西了吗?

这是中国文化和精英的悲哀。你们在推举韩寒的时候,有没有做到内心的诚实?你们在称颂他是“当代鲁迅”的时候,有没有告诉年轻人,其实在阿伦特和托克维尔的著作当中可以找到更有深度的思考和更有价值的知识?你们有没有告诉读小说的年轻人,对文学的喜爱程度可以衡量一个民族的文明,在过了激赏《三重门》和《幻城》的年龄之后,其实我们中国还有余华和路遥、有格非、叶兆言和马原,另外,还有像《卡拉玛佐夫兄弟》和《白鲸》等等那些人类文学宝库中不朽的名篇?你们有没有指出过,当你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和文化基因的时候,年轻人,有一种优雅的汉语之美值得追求和探寻,汉语写作要获得世界的尊重和承认,还有艰难的前路,不是靠“文坛算个屁,谁也别装逼”就可以轻松超越,东方不败了的?

当我们抱着市侩的态度,不去追寻真理和真相,不表达对事实的尊重和敬畏,不把我们知道的好与坏告诉年轻人,这个社会就成了一个不知好歹的社会,一个对什么价值和规则都可以施以嘲弄的犬儒的社会,也是一个“偶像韩寒”可以登顶的社会——甚至在有人喊出“他没穿衣服”的时候,还真心有人如丧考妣。

技术总是比传统跑得快。在我们还没形成严肃的阅读传统之前,互联网和微博就把我们的思维更加浅表化和碎片化。知识分子的轻浮是整个社会浮躁的缩影和根源。在方韩之争已经没有悬念的时候,我要不胜其烦地明确表达出如下一些常识:

1、方韩之争本质是公共舆论之争,其核心是韩寒的成名之路有没有作假和因作假而获得利益。首先,这不是无事生非。越来越多的信息显示了韩寒作品代笔或假冒的可能性;其次,这不是质疑一对普通的邻家夫妇是否在假装幸福。韩寒是公众人物,质疑他的信息也都来自公共信息和新闻,没人窃听或跟踪偷拍。葛红兵说质疑代笔不是文学批评——正确的废话!质疑者是在行使其言论自由权;第三,法律诉讼不会判定是否代笔,除非有人以消费者名义起诉韩寒。方舟子成为被告的情况下,只会被判定他的行为有没有对韩寒构成侵权;第四,只要不对已经显示的疑点做出解释和回应,《萌芽》和韩氏父子就不可能自动在公众判断中变得清白起来,即使质疑方有不当和侵权言论,本质上不会改变疑点重重的相关信息。

2、有空的人可以翻翻逻辑学的教科书,“人身攻击”是一种被列举的典型的无效论证,但它又最常见用于诡辩当中。当大家看到辩论的一方回避争论的内容本身,而是指责对方的道德缺陷时,基本可以判断他们已经理屈词穷、气急败坏了。历史上,爱因斯坦获诺奖之前婚外恋离婚,马克思与保姆偷情,康托尔和哥德尔都有精神疾病,图灵也因性取向在英国获“严重猥亵罪”。但这些都无妨他们的理论被接受和尊重,他们的思想成为人类智慧的荣耀。遗憾的是,在方韩之争中,双方(韩方更多)出场的精英和知识分子非常多地使用着人身攻击。他们并非不知道自己在重复无效论证,他们就是真心乐在其中、误导公众。那我就再强调常识:我认为方舟子偏执、自恋甚至同样使用了人身攻击,但这一点都没有关系,因为我关注的是事实本身,我看到了对韩寒方面的强有力的质疑——这个质疑不会因为方舟子头发少而减弱,也不会因为他“打假斗士”的名头而加强。我们相信的一是数据,二是逻辑,三是常识。

3、存在先于本质,事实大于目的。中国人往往遇事先站队,先问目的——如果是朋友的、有利的,那么真的可以当假的;如果是对手的、有害的,那么假的也可以当真的。追求真相是科学建立的前提,为什么中华文明没有孕育出现代科学?因为我们传统思维模式是目的大于事实。我们津津于权谋韬略,就算不至于颠倒是非,但在“为我所用”时,总不免夸大或者贬低事实。南京大屠杀为什么没有考据为历史铁案?我们有没有因为利益考量而没有坐实数据?有没有因为“政治友好”而放任史实数据的流失?那些加入方韩论战的人们,你们有多少是因为私怨私利而事先决定了立场?有没有为保面子(因为过去公开褒扬过韩寒)而不顾事实?有没有因为韩寒被你们树为价值观的代言人或者目为利益的盟友,挺而为其背书?说严重一些吧:不把事实认作第一位的知识分子,拉帮结派的台上明星,你们不配谈启蒙!不对作假疾恶如仇的民族,亦不配步入现代文明!你们精于逐利弄权,你们就永远是天朝的臣民!

4、价值共识是公民社会的前提。知识分子对重建社会价值体系负有责任。沉默有时是出于自尊,有时是出于对浮夸世象的不屑,但有时也是出于怯懦和自保。这样的怯懦和自保,把公共的舞台拱手于易中天、于丹甚至是慕容雪村、五岳散人这等的货色,仿佛这些学术明星和知道分子就代表了中国知识分子的水准。这次方韩之争,牵出了方方和叶兆言,他们寥寥数语,就让很多围观者叹服。不要说公众不识货,是你们太沉默!微博是技术革命带来的公民社会的伟大机遇,大大缩减了启蒙的成本。打破沉默,让真正的中国智慧登台亮相吧!

5、握有第四种权力的媒体人,请你们不要抢戏。你们的职责还是搭建平台,认同启蒙也不等于亲自上阵。还是请把手中的媒体当成公器,而不是阵地!尽管有时身不由己,也常常因高压面临操作上的困难,但这不是放弃公正客观原则的理由。除了真相,除了事实,请不要为任何人、任何利益集团做背书——这是新闻媒体唯一正当的职责。如果一个偶像因为事实而崩塌,那只能送他俩字:“活该!”

6、古语说,英雄不问出处,但现实是人们总会看人下菜碟。在我写了这么多冒犯狂语时,读到的人多会心里盘问“这傻逼谁啊?”。鉴于常识不会那么快普及,也没那么快成为习惯。为争取主动,我先行招供吧:我嫖过娼,出过轨,占过公家的便宜,拣到钱也揣到过自己兜里。但我也有自己的高傲,也有谦卑。还算有一些常识,也有自己坚守的底线。此外,在这个怪异的时代,还有勇气使用如下署名:

一个肯说出并使用常识的傻逼

2012/2/25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