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三重门》作品里的爱情、性及中年猥琐男情趣 -- 张放 2012/2/27

晒《三重门》作品里的爱情、性及中年猥琐男情趣(部分)

作者:张放 2012/2/27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1c19620102dus7.html


前面的话

下面这20个例子,都摘自《三重门》书中。我之所以能把《三重门》读下去,并且已经读了第三遍,一是因为之前众所周知原因,二来,也是在读第二遍和现在的第三遍时,已端正心态,只把这本《三重门》,当做成年人的自然来稿去读,也就不觉其中有什么值得惊奇之处了。

应该说,读过几遍之后,可以得出以下基本判断:这是一本出自成年人之手的作品,而不是一个15岁半孩子能构思得出来的东西。我不知道北大中文系曹文轩教授在为《三重门》写序言时的内心世界到底如何,但只要把“文学天才”“15岁半构思”“16岁写作”“17岁出版”这些属非正常因素的字眼都排除掉的话,今天,静静地读下此书,客观地说,它并不能算是很烂的成年人作品。

假如,将此书置于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大背景中去分析,则更不能草率下断言,说它是部烂作品。正相反,我认为,这作品写得还算可以。文笔显出多年功底,因此老道。行文不拖泥带水,有钱钟书《围城》行文风格。此外,作者有显摆自己具渊博知识量,即今天大家讨论时喜欢说的“掉书袋”的习惯。这一点,在上世纪八九时年代,是很多写作人喜欢使用的一种手段。此“掉书袋”最初应追溯到刘心武于文革结束后发表的《班主任》作品。

关于《三重门》里的爱情

关于作者的爱情价值观,(由于篇幅所限,我没有把整部作品里与爱情有关的部分,全端到这里来,尽管我已经做足功课,不要逼我哟),我不在这里过多引用。但我要说的是,作者的爱情价值观,在作品里有很多处都描述了出来,这里也简单列出几条,当然,并无太惊天动地的观点。作者是个凡人,因此,并未逃出历史局限,作品里所反应出的爱情价值观,不过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很多过来人曾经持有过的价值取向而已。

关于《三重门》里的性

这是一本只含沙射影谈及性的作品。最严重处,就是小说主人公用“走过爱的禁区”这种80年代特有的隐晦描写性动作的用语,来强调写信人发现寄信人与一个女人“干了那事”。其他地方,则使用了英语中的淫秽词汇,将其翻译到中文,算是一种宣泄,如使用了英语中极不常见的单词:“wanker”,只取“wanker”第二种含义“手淫者”。另也通过使用sex和sax的区别,来直接将“sex”译成“性交”,搬到台面上来,责任编辑想要删除的话,恐怕就得全段删除。

关于“中年猥琐男情趣”

这是本文里强调的部分,列出的20个例子里,很多都与“中年猥琐男情趣”有关。比如,内裤、卫生巾、女厕所、窑姐儿、专门治疗阳痿的伟哥、早泄等地方。当然,如果韩粉还是要据理力争的,这我知道。但如果能说出“我们所有粉丝在15岁半时,都有这种情趣”的话来,那就说明你们已经疯了。只能祝贺说一句:三聚氰胺生产厂家们,大家再努把力,加把劲儿,让更多的中国人,都能天天喝到有三聚氰胺的产品吧。

1、 今天的那一段是直抒胸臆的:我爱你/?我爱你/?爱你爱到屁眼里/?那里尽是好空气/?那里——没灵感了!未完待续/?未完待续。还有痛彻心扉的:十年后,此地,再见。让人怀疑是此君刻完后跳下去了。桥尾刻了三个字,以飨大桥,为“情人桥”,有人觉得太露,旁边又刻“日落桥”。雨翔喜欢“日落桥”这个名字,因为它有着旧诗的含蓄。

2、 “听着,这药要好好吃,是增长智力和记忆力的,大价钱呢!我要搓好几圈麻将才能赢回来!”说着掏出一大瓶蓝装药丸,说:“看,是美国辉——辉——”

“辉瑞药厂!”林雨翔接道。那厂子歪打正着捣出“伟哥”,顿时在世界范围内名声大振,作为男人,不知道“伟哥”的老家是种罪过。

“那字念——”林母迟疑道。

“‘瑞’啦,拿来我看!”林雨翔不屑于自己母亲的荒废学识,轻蔑地接过一看,吓一大跳,赫然是“辉端药厂”,以为辉瑞误产药品,正遭封杀,不得不更名改姓。

3、林父高论说最好挑一个贯通语数外的老师,一齐补,一来便宜一些,二来可以让儿子有个可依靠的心理,家庭教师永远只有一个的话,学生会由专一到专心,挑老师像结婚挑配偶,不能多多益善,要认定一个。学光那老师的知识。毛泽东有教诲——守住一个,吃掉一个!发表完后得意地笑。……

在这点上俩人勉强达成共识。下一步是具体的联系问题。教师不吃香而家教却十分热火,可见求授知识这东西就像谈恋爱,一拖几十的就是低贱,而一对一的便是珍贵。珍贵的东西当然真贵,一个小时几十元,基本上与妓女开的是一个价。同是赚钱,教师就比妓女厉害多了。妓女赚钱,是因为妓女给了对方快乐;而教师给了对方痛苦,却照样收钱,这就是家教的伟大之处。

4、老师仍一脸漠然,示意白胖高可以离开了,再摊开书讲课。女人愈老声音愈大,而男人反之,老如这位化学老师,声音细得仿佛春秋时楚灵王章华宫里美女的腰。讲几句话后更变本加厉,已经细成十九世纪俄国上流社会美女的手,纯正的“未盈一掬”

5、梁梓君常用这些话来震人,可惜被震的人极少,以往每每说起,别人都不屑地说:“这又不会考试,你研究了有屁用。”所以每次都恨不得求别人收他为师,这次行骗有了成果, 忙不迭道: “一句话, 女人最喜欢两种男人, 一种有财, 一种有才。”

林雨翔信服地点头。

梁梓君再苦苦酝酿下一个哲理,无奈牛也不是一下子能吹出来的,哲理的生成过程好似十月怀胎。梁梓君硬是加快速度,终于有了临产的感觉,却不幸生下一个怪胎:“我告诉你,这年头的妞眼里没有男人,只有钞票。其实欣赏什么‘才华’,假的!她们只欣赏能换钱的才华,归根结底,是要钱!”……

梁梓君俨然道:“其实呢,这个说难也不难,只要胆大心细,多撒些谎,多摆些酷,理论结合实践。衣服多注意更换,一天一个样,三天大变样。还要,多一些甜言蜜语,多一些哄,女人其实最像动物了,多哄几下,多摸几下头,就乖了!”

“噢,是啊。”林雨翔获益匪浅,想父亲真是不枉费金钱,让儿子补到这么深刻的课,终生受用。

梁梓君又侃侃而谈,不去当老师真是可惜了,“我跟你说,你最主要的呢,还是写情书。女的最喜欢那玩意儿,尤其是第一封,最主要!”……

“告诉你,其实女人第一眼喜欢的是才,男人有才,她吹牛才会有本钱,然后呢,要发展,等到两个人亲热得男人叫她叫‘宝贝’了,她就把‘宝’字留着,而那个‘贝’呢,送给你的‘才’,她就爱‘财’了。”

6、梁梓君把词典递过去。大学生一把拿过,从后扫起,见“Wanker”释义第二条就是“做事不认真者”的解释,理直气壮地想训人,不想无意间看见第一条竟是有“手淫者”的意思,一下子也面红耳赤,怨自己的大学教授只讲延伸义而不讲本义,况且那教授逢调皮学生就骂“Wanker”,那大学生自己也在教授嘴下当了六年的“Wanker”,才被督促出一个英语八级。

7、那帮小了一届的小弟小妹,虽阅历嫌浅,但作文里的爱情故事却每周准时发生一个,风雨无阻。马德保略一数,一个初二小女生的练笔本里曾有二十几个白马王子的出现,马德保自卑见过的女人还没那小孩玩过的男人多,感慨良多。

8、雨翔发现现代人的文笔仍旧有南北派之分,南方人继续婉约,信里油盐酱醋一大摊;北方人口气像身材一样豪壮,都威胁“你一定要回信”!雨翔庆幸自己身在上海,不南不北。拆到一封本市的来信时,顿时庆幸也没有了——上海人的笔风收纳了北边的威胁和南方的唆。而且那人不愧是喝黄浦江水长大的黄种人,坐拥双倍的“黄”,妙喻说雨翔的文章没有强奸文字的迹象,有着早泄的爽快。

9、傍晚六点林雨翔去超市购物。这小镇最穷的是教育最富的是教育局,据说这个超市乃是教育局的三产。然而上梁不正下梁歪,这超市里混杂不少三无商品,且商品杂乱无章,往往能在“文具”柜中找到三角裤,引得学生浮想联翩,想这年头教改把三角裤都纳入学生用品类了。不过细想之下还是有道理的。学校里通常课程安排太密,考试时间太长,实在憋不住只好——林雨翔一想及此,哑然失笑。

10、不幸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笑脸变成不稳定结构,肌肉乱跳。雨翔心想这样不行,索性改得严肃,因为女孩都喜欢流川枫型。不料在变脸过程中Susan突然从拐角出现,雨翔大为尴尬,忙举起篮子说:“嗨,去南京准备些东西。”

Susan扫了篮子一眼,哈哈大笑,指着说:“你去南京还要带上这个啊?”

雨翔问:“哪个?”然后低头往篮里一看,顿时血液凝固,只见一包卫生巾赫然在最顶层。大窘之后林雨翔结巴道:“这——这是我以为用来擦嘴巴的——餐巾纸。不好意思,眼误眼误。”

沈溪儿不放过,伤口上撒盐道:“哟,还是为大流量设计的,你可真会流口水啊!”

11、沈溪儿道:“怎么,你心痛这小子啊?”  “你才心痛呢——”  林雨翔只顾在一旁搔后脑勺,搔了好久才意识到最主要的事忘了做,偷偷拿起卫生巾,往身后的文具栏里一塞,终于大功告成,同时心里有点清楚了这一栏为什么会有内裤,原来幸福的人各有各的幸福而不幸的人有着相同的不幸。

12、正当千钧一发之际,车戛然停下。导游叫道:“前面是个免费的厕所,三星级的,要上厕所的同学下车!”  Susan醒来揉揉眼睛,说:“到了?”  林雨翔大叹一口气,两只沁出汗的手搓在一起,愤然说:“到了。”  “到南京了?”Susan问。  “不,到厕所了。”  “不是说去南京吗?”Susan一脸不解。  林雨翔发现聪慧的女孩子犯起傻来比愚昧的女孩子聪起慧来可爱多了。  Susan忽然醒悟过来,吐一下舌头,说:“不好意思。我是不是很笨?”  “有一点点。”  “下去吗?”Susan问。  “下去走走吧。”  “我不了,外面很冷。”  林雨翔刚才还以为Susan邀请一起去厕所,不料到头一场空。但话已出口,就算没事也要下去受冻。车里已经去了一大半人,留下的人很容易让人怀疑内分泌系统有问题或是就地解决了。  车下的一大片空地不知是从何而来,雾气重重里方向都辨不清楚,几辆车的导游沉寂了好多时候,见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亢奋不已,普度众生去厕所。昏昏沉沉里看见前面一条长队,知道那里是女厕所。这种情况很好理解,假使只有一个便池,十个男人可以一起用,而两个女人就不行。

13、此时天又微亮一些。林雨翔往下一看,停了一辆县教委的林肯车,不禁大为吃惊,想这类神仙竟也要上厕所。再仔细往里一看,后排两个神仙正在仰头大睡。林肯果然是无论做人做车都四平八稳。电视台已经开始日出而作了,镜头对着女厕所大门。林雨翔仿佛已经听到了几天后如此的报道:“学生们有秩序地排队进入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14、在爱情方面,人类有一个大趋势。男人眼里的理想伴侣要像牛奶,越嫩越白越纯越好;女人眼里的理想伴侣要像奶牛,越壮越好,并且能让自己用最少的力挤出最多的奶。牛奶只有和奶牛在一起才会新鲜,然而姚书琴这杯牛奶久久没有奶牛问津,逐渐演变成一杯酸奶。 钱荣果然有事没事去找姚书琴,姚书琴起先不太经意,后来听女生议论,一下没了主意,女生都羡慕得要死,嫉妒得给她出主意说钱荣这个人又独特又有才又壮实,而优点之首便是有钱,姚书琴口头上说不行,心里早已允许,于是两个人在公众场合像是美英两国的飞机,总是相伴出现。

15、近一个月,钱荣和姚书琴的感情像块烧红的铁,其他人看了也觉得热,任何闲言碎语就像水珠子碰在上面,“咝”一声蒸发无踪。每隔一节课就像隔了一年,下课只听见两人无边无际的话。钱荣都把话说得中美合作,称自己是“被动的信”(Lettered)精通文学的。上课时两人相隔太远,只好借纸条寄托思念。林雨翔坐的位置不好,只得屈身给两人做邮差。传的内容莫过于姚书琴问:“你会什么乐器啊?”钱荣传纸条道:那些easy,我通——可能只是粗通Sex应为Sax,萨克斯管。Sex,性交。,Violin小提琴。也会一点,人家叫我Fiddler小提琴家,骗子。

16、姚书琴对这些看不懂的英语敬叹不已,遂对钱荣敬叹不已,这增加了钱荣的洋气,下课说话都是:“Oh dear!这小子是ugly丑陋的。ha,no……no……,not这样的,上次我们在PUB里,他灌我drink,真是shit,fuck him!”这些旁逸斜出的英语让全班自卑万分。姚书琴装作听得懂,侧头注视着钱荣点头,看钱荣脸上的表情行事,钱荣小笑,她就大笑;钱荣小怒,她就大怒。似乎很难找出一样东西数量上会比中国的贪官多,但恋爱里女孩子的表情就是一个大例外。姚书琴的喜怒哀乐在钱荣面前替换无常变化无端,也不晓得用了什么神奇的化妆品,脸越来越嫩,快要和空气合为一体。有句话说“爱情是女人最好的化妆品”,这话其实不对,爱情没这威力,爱情只是促使女人去买最好的化妆品,仅此而已。

17、钱荣有所不知的是女孩子一旦坠入爱河,这类话要尽量少说,放在肚子里自娱一番也就罢了,没有必要拿出来互娱。女人的智慧与爱情是相对的,爱情多了智慧就少了,这就是古希腊神话中智慧之神雅典娜不谈恋爱的缘故,智慧少了就想不到钱荣那么深奥的用心。

18、文学这东西好比一个美女,往往人第一眼看见就顿生崇敬向往。搞文学工作的好比是这个美女的老公,既已到手,不必再苦苦追求,甚至可以摧残。

19、应该说,雨翔这种创伤比较好抹平一些,因为久不见面,不会见景伤情。钱荣就难说了,?他每天与姚书琴抬头不见低头见,躲也躲不掉,理论上说比较痛苦一点。钱荣一次听到一句至理名言,治疗失恋的最好药方就是再谈一次恋爱。钱荣满以为凭他电视台男主持的身份,别的女孩应该对他爱如潮水,就等着从中选拔,不幸的是对钱荣垂涎的女孩子大多都骚,偶尔那几个不骚的也是无奈长得太令人失望骚不起来。一个多礼拜了,那帖药方还是不见影子。

20、心乱如麻中,雨翔不经意抬头看窗外,看到一片模糊,当是眼泪,揉几下眼睛才知道又下雨了。最近冬雨不断,市南三中的地被滋润得像《羊脂球》里窑姐儿的嘴唇,只差不能去吻。湿漉漉的世界像压在雨翔的身上,暗淡的天地勾得人心一阵一阵隐痛。

【敬告XX及XXX:此文不要全单查收,里面有坑有弹,听高晓松说,XX有意要与方舟子公开论战(大意),很好。】

预告:下篇博文内容是《<三重门>作品里的哲学美学知识含量》 敬请关注。谢谢。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