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孔乙己》之《韩二》-- 唐博忽 2012/2/29

微博《孔乙己》之《韩二》

作者:唐博忽 2012/2/29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5cefc80100wvch.html


新浪微博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以公知、艺人、媒体人、意见领袖来主导,奉送些粉丝,看谁不顺眼,还可以随时拉黑。一般玩微博的人,通常被称为微博控,每每找些志趣相投的,互粉了,交流也方便,——这是两年前的事,现在千粉要卖到八元,——带评论和转发的;倘肯多花几百,便可以买几万甚至几十万粉丝,极大的满足虚荣心了。如果出到十几万,便可以买些知名的草根账号,甚至控制水军,操纵舆论了,但一般的博友,多是中低产阶层,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薛天使蔡站长这样的,才掌握着粉丝众多的笑话、语录、时尚、星座等账号,据说收钱做些广告,轻轻松松就可以年入千万。

我从方舟子揭露唐骏学历造假起,便在新浪微博里围观。方舟子的微博,在新浪是独树一帜的,以科普和打假为主,既能学知识,又能看掐架,博友说,我比较文傻,怕写不了科普文章,就在评论里参与辩论罢。评论里的人们,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脑残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到方舟子的中国护照,看过美国确实吃了十几年的转基因食品,又亲看了中医的各种不靠谱,然后才明白些。在中国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人只占人口的3.3%的大背景下,讲究事实和逻辑也很为难。所以过不了几个月,博友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在方舟子微博混个脸熟,便改为专门围观各路豪杰论战的一种癖好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待在微博里,专看各路博友辩论。虽然没有什么压力,但总觉得有些严肃,有些激烈。方黑是一副凶脸孔,公知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到了方舟子揭露韩二代笔事件,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韩二是著作等身而从不谈论自己作品且不能证明书是自己所写的唯一的人。他身材不高;皮肤有些黑,但是很讨公知和柿油党的喜欢;虽然披着一身华丽的天才霓裳,可是却极像父子合穿的马甲,似乎十多年没有换,也没有脱。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破朔迷离,叫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韩,别人便从他名字拼音的HH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韩二。韩二一出现,所有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韩二,你代笔又添上新证据了!”他不回答,对粉丝说,“到了初中高中,我拼命的读各种书,这点我的同桌和老师都可以证明,到了高中更加病态,彻夜阅读《管锥编》《二十四史》《论法的精神》《悲剧的诞生》。为了显示自己读书很多,我有一个小本子,记下了很多可以引用的地方,用在文章里和第一本小说《三重门》里,这也是当时为什么很多教授大为震惊,觉得我旁征博引,其实我只是有多少存款花多少钱而已。”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博客一定又是偷人家的东西了!”韩二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亲眼见你说‘至今还有不少朋友有我的博客密码,因为我的地得不分,错别字也多’。”韩二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改错别字不能算偷……改错别字!……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破朔迷离”,什么“延安整风姚文元”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微博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韩二原来也读过两年高一,但终于七门功课挂科,又有学习障碍;于是只好改做赛车手了。幸而写得一笔好字,便替父亲抄抄书,署名韩二,骗读者的钱。可惜他又有一样毛病,便是喜欢泡妞,花钱如流水。韩二没有法,便免不了做些广告代言的事。但他在圈里,有一项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只要活好,从不拖欠女友花费;五六个女友一人一张信用卡。

韩二被公知母知力挺,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韩二,你当真写过书么?”韩二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不敢全程视频直播,与方舟子当面对质、公开辩论或比赛现场作文呢?”韩二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破朔迷离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微博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他的博客在新浪是每篇都要推荐的。而且大家见了韩二,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韩二自己知道不能和方舟子对质,便只好向方舟子的支持者们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参加过网络论战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参加过,……我便考你一考。网络上的论战,怎样才能永远不败?”我想,拿女儿诅咒发誓、拿2000万悬赏开玩笑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韩二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知道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东西应该记着。将来掐架的时候要用。”我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辩论靠水军谩骂,胜利靠粉丝团刷票么?”韩二显出极高兴的样子,连连点头说,“对呀对呀!我给粉丝们买数码产品,你知道吗?”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韩二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韩粉们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韩二。眼睛都望着他,一个还问,倒韩派气焰嚣张,骂你是缩头乌龟,你为什么不纠集一帮公知,拉出来遛遛呢。韩二着了慌,伸开五指将脸罩住,低头下去说道,“不多了,挺我的公知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粉丝都在哀叹声里走散了。

韩二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元宵前的两三天,一个博友忽然说,“韩二又发博客了。他宣布就此事,现在收笔!”我才也觉得他的确没有办法回应层出不穷的代笔的证据了。一个正骂公知的博友说道,“他怎么敢来?……他的内裤都被扒下来了。”博友说,“哦!”“他总仍旧是装逼。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不可一世的指着方舟子的鼻子骂秃头去了。老方那铁面判官,是好惹的吗?”“后来怎么样?”“怎么样?老方先写文本分析,后来是穷追猛打,打了一个多月。”“后来呢?”“后来方舟子指挥倒韩大兵团作战,越来越多的人卷入这场揭露中国文坛最大骗局的战火,各种力量分化组合,跌宕起伏,高质量长微博层出不穷,把韩二狠狠地以头抢地。”“以头抢地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装死了。”博友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骂他的公知。

雨水过后,天气是一天暖比一天;我整天的守着微博,也须脱了棉袄了。一天的下半天,我正在微博上挂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博友喊,“韩二前宿敌现密友高晓松称韩寒打电话给他说打算和方舟子公开对质。”我觉得不会,人家孕妇是肚子里有的,他是肚子里没的,怎么敢呢?有媒体人采访说,“韩二么?你那么多代笔的疑点都没解释呢!”韩二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清者无法自清,我已无力解释。他们就是一心要搞臭我。”有人笑着对他说,“韩二,你又被抓了代写的铁证了,2009年你接受中文网视频采访,中间接了一个电话,说‘我发现不大好,再代写的话’。”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不是代代代代代.......代写怎么会这样?”韩二低声说道,“单写,单,单……”他的眼色,很像恳求,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大家都笑了。不一会,他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悄悄溜走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韩二。到了清明,博友说,“韩二还没解释为什么他们父子出现那么多的穿帮呢!”到端午,又说“韩二还没解释为什么他们父子出现那么多的穿帮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这个“当代鲁迅”的确死了。

唐博忽 改写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