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韩寒的N个不信 -- 欧阳贝丹 2012/3/5

关于韩寒的N个不信

作者:欧阳贝丹 2012/3/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18808c80100xyjc.html


关于韩寒,坦率的说,我有几十点不相信,至于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一点说明:不代表任何人,就是自己阅读韩寒大作并详细观看了他的各种视频访谈以后的感觉。没有别的意思,相当于读后感,写到后来也有善良的建议。前面贴出来时很乱,现在重新整理了一下。删除了一些重复的内容。如果是铁杆韩粉,你宁死捍卫,相信,那么也给我写出几十条相信的理由吧,拜托在回应你的理由时顺便为我们答疑。不过,最好不要你答疑,皇帝都不出来,你配答什么疑啊——万一要答也行,烦请出示韩寒给你的授权委托证明。不过,最好的办法还是吁请你们的韩教主出来。如果你作为死忠粉丝,还是叫不动,数十万上百万人像拜神一样呼叫,人家还是绝对不应声。就像新浪微博上那个认证的韩寒。都百十多万人在等了,他老兄连哼都不哼一声,这么对你们不负责任。如果你们的教主真是这样不待见你们,算了吧……在想他还有什么用,还不是烦恼多一重,还不是有始无终……来匆匆,不过是去也匆匆——怎么想到歌词去了。)

1. 十六岁能写那么老道的文章(所谓老道,乃相对于十五六岁的年龄而言,并非真的写得好,要是一个成年人写出那种文字,要发表,要轰动,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相对于十五六岁的孩子来说,就过于天才了。)最不可思议的是书中那么多引用,那么广的知识,那么丰富的男女关系见解,还真不信;

2. 再说了,一个初中生,最多高一,干嘛写的大部分是大学的事情呢?那些内容基本是大学文学社的,老师教的是大学的,包括什么美学,哲学的讨论,教学都不是中学的内容。就算如韩寒所说的,爱读民国书,可是引用部分太多外国作品,甚至,什么象征主义,未来主义,立体主义,意识流都有了。不是说不读书吗?不读而能精确引用,不相信。

3. 我相信人会有些天赋,主要是直觉力,对世界事物的独特看法。这些是可能的。但是还真不相信谁可以天生就具备“知识”的。尤其不相信可以引用一个从来没有阅读过的作家,作品,名句,人物,段子……你自己信吗?即使你信。就像你说的,反正写出来了。不过,我还是不信。

4. 或许有人会认为他谦虚,那么好吧。那些天才的语言感悟力在后来的文字里面全部消失了,尤其在访谈中,绝对弱智的样子,很符合体育爱好者身份。有一点我觉得有意思,在访谈中韩寒看起来是很真诚的,就像他谈自己的作品,或者忘了,或者不记得,或者怀疑是自己写的吗?很真诚。就因为看起来很真诚,我们相信他说的和他表现出来的。但是不相信他通过文字强调表达出来的,在文字中他不真诚,不正常。所以不相信。

5. 他从不谈自己的作品,不谈文学。这与一个从少年就获得相当文学声誉的人来说,完全不相符。青少年时代就获得如此隆盛的影响,按照他自己的说法,那是装逼的结果,按照他如此喜欢装逼的个性,我就不相信他会酷毙到对自己的作品一点都不熟悉,不愿意谈。如果装逼,那个天才少年要对此滔滔不绝才是。可事实相反,他真的真的从来不谈自己的创作,那才是真正可以显酷的部分啊。所以不相信。

6. 一个曾经下笔千言,引经据典的作家,现在的文字里再也看不到任何文学的色彩。我注意到他后来的文章,与《三重门》里的引经据典相比,基本上已经不再引用任何文字了。而那么丰富的知识积累,那是脑海里的仓库,无论想要怎样掩饰,一定会有意无意的涌出来,这是个性使然。韩寒本就是靠所谓少年博学,反叛出道的,那是他的看家本领啊。可是他没有,似乎所有的累积一下子全部倒空了。越到后来,文字越像瘪三。所以不相信。

7. 说句实话,看看你那个书房照片,我也不相信。那是一个作家的书房吗?那是一个少年就学富五车的人的书房吗?难怪你的独唱团里有大家都合唱说:韩寒不读书。也难怪。你是生而知之者,要什么书呢?不过,真有生而知之者吗?以现在的表现,是一无所知啊!

8. 引用数十种经典名作的《三重门》大作一次成稿,绝不修改,所谓手稿太像我们当年投稿的誊写稿了,未必是“光明和磊落”,乃是见光更让人怀疑。更不相信。不过,要是这本手稿出版,我是一定买一本的,用来研究啊,怎样下笔就成二十万字的小说。或者,怎样将誊写稿说成初稿,这得有说谎的水平和厚厚的脸皮啊。一定等待拜读。

9. 自己居然说不出自己书名的含义,说是忘记了,不相信。你问问现在中国还活着的作家,谁不为自己的书名操碎了心啊。会那么容易就忘记了?会那么可笑到不知道?难道真的只能问我们的语文老师?或者书名真的不重要到可以打字自己生成的地步了:哪个piao,电脑输入时自己生成的,你的电脑真是马良神笔的升级版啊?你自己相信吗?我是不信。

10. 动辄以起诉的手段证明自己,非常可笑。哪个作家的身份是靠法院的判决确定的?古今中外,未之尝闻。也许我太孤陋了。人家郭小四是这样确立名头的吗?好像不是,法院判决结果是抄袭唉。易中天先生说:这起诉是个汉子。我看也就是个憨字。难道易中天先生的教授头衔是法院确立的?不相信。

11. 越是想证明自己,写出来的文字越是一堆狗屎。大公鸡啊,自从质疑开始,你所说的每句话都是“呈堂证供”(这是你的话,我不愿意这样用,我不相信作家的这点写作的事可以拿到法庭上说,即使皇帝这样做,我们都骂死他,这叫言论自由。)你明明知道公众会盯着,会分析,难道就不能拿出韩天才16岁时的水平,引经据典,口若悬河,用语言文字砸死那些质疑丫吗?可你没有。回应文字眼光盯着下体,咒骂几句外,包括自己的女儿都来押宝(顺便说一句,你女儿长大了,不知道你怎么解释这句话。真对不起孩子啊。祝福她好好长大,千万别看见那段文字),你的天才哪里去了?骂“文坛是个屁,谁也别装逼”时的水平哪儿去了?现在我相信,其实,那时的骂文也未必是你写的。现在我想改一句话奉送:文坛不是屁,韩寒别装逼。你这段时间躲起来,不出来,中国文坛也没有衰落。沈浩波照样写很棒的诗歌,长安伊沙翻译老外经典越来越渐入佳境。倒是你不来装逼了,三重门式的彻底否定教育,否定知识,否定学习的野狐禅要终结了。世界没有少了什么?今天,我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公鸡不叫,太阳照常升起。以此之故,我只能表示,不相信。

12. 私下给这个那个的私信求援和感谢,这也许表明某些东西呢。那文字,能读吗?给石述思的信曝光了。说实话,在民主社会,为了一个真相的显露,虽然,公布私信似有不妥。但是,如果利国利民,可以接受。我想问的是,除了给石述思的,还有多少求救的私信?愈加不相信。

13. 你说作家不能自证,这是屁话。由于你的屁话影响,你的一些死忠支持者也在拿这句话掩护,戴上大盖帽了。真是臭不可闻。那些真正的作家何须自证,谁会面临这个问题?无法自证并以此为借口的作家倒是真的值得思考一下。屁股没有屎,你急什么?哪个吃饱了撑的要沈从文先生从地下起来自证?哪个会让马尔克斯先生自证。都不用要求,人家一篇又一篇,一本又一本的精彩谈话录说得再明白不过了。人家的风范,格调,语言特色……我就奇怪韩寒先生。怎么风格每本一变。书籍和博客又天壤之别。2008年前的文字和以后的又完全不搭界。你也像老毛一样有天生的一个仙人洞吗?过一段时间去拜访一位神仙,回来又提升了。所有真正的作家无须任何自证。所有的作品就是自证。所有谈作品的文字就是自证。可惜,你一次都不谈文学,不谈自己的作品,风格变化如此之快,我们御风而行也追不上……我只能遗憾的表示:不相信。

14. 大多数情况下不接受当面采访,只接受文字采访,弱弱的问一句:这是为什么呢?蔡明也问:这是为什么呢?公知吗,大作家嘛。你不出来,我们哪里找指南针去。公知不是应该经常口若悬河的来教导百姓的吗?我看到,那些民主国家的选举,每个候选人都要磨破几层嘴皮子的呀。但是,你不。你的那个看似十分牛逼的装逼条款,在我看来是不敢面对。你看,让人家林楚方多为难啊!采访视频公布也不是,不公布也不是。偶然一次就这样子。我再想,要是你真的大胆面对各家媒体的采访,要么,今天哪会有这个质疑呢?要么,你丫哪里能演出这神秘兮兮的十三年双簧戏呢?你不知道吗。不当面,只书面,连这都给造假,代笔留下多大空间啊。你干嘛老是这样呢?再问一次:这是为什么呢?我,因此不相信。

15. 韩父倒是文笔优雅,用词精当,倒是很像那些引经据典书籍的作者——我说很像,不确定。至于你的博客,尤其是那些骂人狠的,文笔又多么的像猪。我都蒙了。那本成名作怎么说呢?一个大学的故事,为了假中学生的名字出版,你是否真的在誊抄的时候修改过几句,我不确定,别告我,我只是感觉。不过,还真的奇了怪了。这心里啊,就是不相信。

16. 靠打腹稿完成全部构思,下笔如有神,真那么神吗?如果真是神,现在,就因为你,中国文坛正面临一场大劫难,请超人出马。可是,哪里去找你呢?总不能让我们请几个吉普赛女郎,塔罗牌高手,算命大师,甚至将诺查丹玛斯唤醒,来找到你这位神出鬼没的超人吧?需要证明自己的时候你躲起来像个鬼。我们连鬼影都不见。不相信。

17. 唯一的一场厦门大学的演讲拿稿子念,念是演讲吗?你解释说:是因为担心大嘴跑马——你就赛车而已,哪时见你跑过马哟。尤其是文学的马。要是你能真的跑几次的话,我们都期待死了。我经常会看看赛马。就怕你不跑马?你以为,自己跑马就会得罪比如,大哥。那个管理我们的机构。会吗?你名下的韩三篇不是苟且了吗?韩寒啊,你就满足广大读者的期望,嘴巴里跑两场文学的马吧?哪怕躲起来这段时间恶补,起码读读自己的书,在翻两本名言录,哪怕像那么点样子也行啊。可是,那水平,不相信。

18. 看他的各种视频,感觉是吹牛不打草稿。赛车,写作,唱歌,三个事各占5%的精力。牛啊。那么多真正的作家,用尽毕生精力,还未必有成。他只用5%。这个我信,5%的时间是用来誊写那份展示的手稿,另外就是数稿费。所以,书他写的,不相信。

19. 有人证明,在厦门发现,几天后,另一只公鸡易中天开言发话了:能不质疑吗?废话,有疑点干嘛不质疑。你讲三国不是就在质疑吗?越如此越不相信。

20. 有人说,应该是<萌芽>杂志社整体作弊,可能性不大,就是其中个别评委的私下行为,要知道,如果大奖,那是相当于高考啊,可以进大学的,什么事干不出来。但是,说全体作弊,这个还真不能这样说。就当时的情况,只要一个人提出名字,大家就附和了。所以,很多作家评委被质疑,应该是冤枉的。但是,一定有一个人,是有问题的。所以不相信。

21. 《书店》也好,《求医》也罢,已经证明不是现场比赛写作,那是寄来的稿子,更可以质疑了。一个老男人的口味硬塞给一个孩子,不相信。

22. 在如此漫长的时间里,要证明自己太容易了:出来,几场现场文学访谈。好好说说自己写作的细节,故事。再不行就现场写几篇吧。还需要那么多公关,那么尴尬吗?古话说得多牛逼:是骡子是马出来溜溜。韩寒不,他躲起来,你叫全国人民如何相信。

23. 那么,有人会问,那些坚决信的人呢?五种:一是造假作弊共同体。他们信。可他们的话我们能信吗?二是利益共同体。质疑,那是在影响他们的财路啊?他们能不装作信吗?可他们的信我们能信吗?三是曾经将话说得很满,绝对不相信韩会代笔造假,现在,越来越多的实证证据正在冲击他们的“信”,但是,现在否定,那是自打嘴巴啊。所以,还是牛逼的古话:鸭子死了,嘴不得不硬。这些支持者不在乎真理,在乎面子。四是不明真相群众。这些人真的被偶像蒙蔽了。任何质疑都是在冲击他们的神,不敢否定。五是粉子,这些无脑无眼无心无肺的就不说了吧。综上,我不相信。

24. 任何公关不如自己露面。任何人赌咒发誓的帮忙最终都是帮倒忙。自己不出面,任何专家的证明叫嚣都是在害人家。所以,越是软文,越是大量的报纸力顶,我越是不信。

25. 一个作家,除了作品,访谈,写作笔记,还需要怎么证明?真正的证据就是自己在公众面前的形象。没有这个形象,必然遭到质疑。有这个形象,无须任何辟谣。

26. 我们谁怀疑过路遥吗?人家写《平凡的世界》几乎将命都搭上了。但是,我们看到《早晨从中午开始》,知道他是怎么写的。我们怀疑北村吗?没有,看看微博上,每一条都是思想的结晶。我们会不信吗?我们怀疑王朔吗?他只要一出现,大嘴讲天下。你知道,谁想代他的笔,还真代不来。我们怀疑岳南吗?这家伙在微博上可欢了。整天转发《南渡北归》片段,动辄分享书中章节,我们嫉妒死的心都有,可是会怀疑他吗?

27. 有人会觉得这事不重要。吃鸡蛋就好,干嘛非得确认下蛋的老母鸡。可是,现在传出来,那只老母鸡吃过瘦肉精,塑化剂,三聚氰胺……我们没有办法让这个消息一闪而过啊。也许,对一个普通写作者还真可以不重要。但是,对一个万人景仰的领袖——特别是自己都十足的觉得可以领袖天下的时候,这就重要了。就像台湾大选的时候,蔡英文也好,马英九也好,祖宗三代都拿出来质疑啊。因为要将一个政权交给他,哪能不慎重。作家也一样。如果就抄了几段,像小四那样,自己不以为耻,也没有站出来装公鸡。也就大森林中几只鸟,爱咋玩自己玩去。可你不同啊,现在已经占到要率领全国人民不革命,缓民主,慢自由的地步了。我们能不在乎吗?总不能《时代》封面人物,一个大国的首席影响力作家是个文盲。所以,这事很重要。否则,这样一个大国的所有写作者情何以堪。说不定,下一步,要设立韩寒文学家,奖金,档次,级别,或者也有超越诺贝尔文学奖的趋势哦。这不是不可能,你随便一个号令,悬赏打擂台就是2000万。娱乐圈内熟人炮友又多,人家不是转身就加上2000万了吗?还有不少作家编剧的年度稿费。我估计啊,从奖池金的数目上,分分钟就将诺贝尔奖羞死。如果神话继续,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更要质疑,做好万全准备。万一,真有那么一天,韩寒文学奖。获奖者最后爆出来,你老先生的作品原来是,哎,不要想象未来,先过好当下……要让我们信,其实可以的,做出让我们信的样子吧。

28. 我绝不敢彻底定案,到此为止也没有人绝对地说就是代笔的。我们只是为你负责,提出质疑,因为有疑点。这也没有办法。不过,虽然没有谁定案,但是韩寒要赶紧出来自己“翻案”——证明之意,别拿我开涮,什么没有定案又何来翻案之类。除此之外,别无他途。继续这样装逼下去,有朝一日,真相大白,水落石出的时候,你让多少人的脸哪里搁啊。易中天跳河,路金波喝敌敌畏,马日啦主动去找伏地魔……韩寒,再不出来,就不是全国人民不相信的问题了。嫦娥不信,吴刚不信,我们当然更不信。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