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易中天大师的易三篇 -- 舒炎 2012/3/8

浅谈易中天大师的易三篇

作者:舒炎 2012/3/8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170649&page=1&1=1#8170649


易大师的易三篇,按时间顺序分别为第一篇,我看方韩之争,第二篇,兔子怎样证明自己不是骆驼,第三篇,决不能再设道徳祭坛。

仅从三篇的题目里,我们己隐约知道易大师如下的心理轨迹 ,即第一篇题目,看似旁观者的身份来论文,它给人以公正的姿态。第二篇题目,开始用反问对方的形式强硬地来摆明立场。而第三篇之题,则已如一头受伤的狮子在咆哮了。

将三篇雄文放在一起,依次来看,我们会发现,易大师其实刚开始的心情是蛮不错的,呵,这个质疑争论嘛是可以滴,可不过,毕竟是公共人物,如无过硬证据,不搞了为好。当然,你搞了人家,质疑了对方,人家韩寒也可以去公家告的嘛,是条汉子。虽然,易大师心里老大不情愿,可嘴上毕竟也讲了老方是汉子,二方面我都支持之类的话滴。

总之,那时易大师的心情好,所以,在说自己公正之类的语言时,跳跃式句子故然很多,语气还算平稳,颇有那么点从容不迫之感。可能是后来很多人(有部分人弄清楚的)没弄明白,易大师春秋笔调中的真实想法,也可能是感念他冒似公正的表态罢,质疑继续而且越弄越大了。而那条汉子韩寒也在易大师赞语刚落时撤诉了(小子不争气,回去再说)。

这时的易大师才对众人有点生气了,不是都和你们讲了嘛,最好别质疑,这么就不听话呢?听不懂俺里面的意思么?本来想到此为止不再卖弄的,可你们素质差还是听不懂大师语言之精妙,那好,再搞一篇,要搞就把它搞大一点吧。

于是,第二篇的兔子论出炉了。接下来易大师的观点导向,就算傻子恍然也弄明白了。 ,,,,,,我至今仍然认为,没有过硬的证据,这事不能公开讨论,索厼仁尼琴做过也不行。斩釘截铁。易大师慈祥地抚着挺委屈已受惊的韩寒小脑袋瓜子说,孩子别怕,咱们不用去法院,我一样判他们不许质疑。

易大师气度非凡,声震宇宙。可前提条件的证据,所谓如何过硬又一滑而过,悄无声息。你们的那么多文本常识上的疑点,视频上韩寒弱智表现都不算过硬的证据。可如何才算过硬我就是不讲,你们也不配说。没声音了吧?没法子了吧?那怕今后再有更多的疑点出现,一句证据不过硬,便可胜曹孟德的雄兵百万。吓不死你。呵,尔等以为易大师这么多年三国的那些烂事是白品的么?

当问到不能质疑代笔,万一真是代笔了以后,这么办时?易大师也为大家指点了迷律,给了出路。他说,实在抓不到把柄的话,也只好放过。这个底线真他娘的低。这和韩寒可以做叛徒的底线绝对不分上下一脉相承。可据易大师看来,韩寒作品是否有人代笔其实并无关读者的痛痒。为了着实这句一般认识上的常识规律,他竞然还提到了老子,何人所写?不知。红楼梦作者是谁?曹雪芹也是疑似等等,亏得易大师还知道用手盖着脸敢把韩寒疑似的东西和那几位相提并论。也是把他给逼急了,没法子。

可问题在于,老子和疑似曹雪芹两位本人,当年并没把这作品拿出来当商品卖呀,对伐?人家那时很纯洁,又无银两上的交易。所以那时的疑似不疑似,无关读者痛痒倒也说得过去。他们故去后,后来人看也就看啰。而现在的韩寒可是活着的时候,拿了疑似他人的东西,呟喝着为自己卖了大价钱,而又赚得名和利的,对不对?这是一挡子事么?假如一个中年人代少年而笔,是否算一个少年脸中年身的假作品而售给了读者?这不算诈骗?这关系到许多读者血汗钱流到了一个疑似骗子的手里。还无关读者的痛痒么?作为曾经的读者,难道,我们不应该弱弱地质疑一下?

易二篇里转折型的句子多,也算大师文中的一大亮色,它能让你以为该朝左走了后,一个转折又把你拋向了右边,而且屡试不爽,神神道道的叫人无所适从。本篇近到收尾处,易大师自爱自怜,被众人正宠着的矫情劲又不自觉地显露了出来。,,,,,,顺便说一句(老实讲,憋了半天了),本人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至于么),身体严重不适。现已接受休假弍治疗。自本月起,无限期不接受各类邀请,不演讲,不签名售书,,,,,,,,等等。易大师不但过去能品三国,如今还在滋润地品生活,世俗社会里抛媚眼来央求人家签个名,留个声,合个影的应酬如排山倒海一般。他用闽南语拖着长音说,推也推不掉的啦。呵,尔等看了这些,也只配产生点羡慕嫉妒恨,这正是易大师所痴迷需要的效果。

事件发生以来,韩寒表现出来的种种语言表达的弱智和文字功力的差劲。不能算做质疑其天才能力疑点链环中有力的一环。在易大师眼里,那只是韩寒的张狂,草率,漫不经心和花拳绣腿。那怕易大师自己承认了韩寒表现那么差,可仍然坚持这只是个技术问题。什么叫技术问题?什么叫花拳绣腿?水浒里,九纹龙史进在被他师父王进头次打倒之前,己经可以把棒舞得跟风车似的了,那才叫花拳绣腿呢。而韩寒的应答和小文漏洞百出的水准,那有史进把棒舞得跟风车似的技术?他也配称这个词组。

可易大师才不管这些呢,看着众人仍没完沒了质疑,他老人家彻底愤怒了。于是,第三篇的道德祭坛,活人祭出笼了。大师在雄文开头就把质疑之声,一下子太极为空气。,,,,,,,第一,方舟子有权质疑韩寒。其他人也一样。第二,有权不等于一定用。第三,如果作家在世,又不存在署名纠纷,而且没有过硬的证据,这种质疑,就涉嫌对作家人格的羞辱和诽谤。因此,本案是方舟子正当权利的不当使用。

终于看懂了,方舟子有权质疑,可有权用也不能随便用,而什么时候用,完全要听易大师招呼。否则,就是没过硬证据涉嫌羞辱和诽谤。

既然领导已经定了调了,对蚁民来说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可蚁民看了此篇雄文后仍然一头雾水,真有点辜负了易大师的教导期望。虽然,我们努力照大师指引的思路走下去。什么杀一儆百?活人献祭?道德祭坛?是指众人正在质疑的事情么?杀一的一是指?献祭活人是指具体现在的什么呢?我们只能战战兢兢地向大师求证,是指韩寒么?而我们则就是搞这些血淋淋事件的人是么?那么后面摆上祭坛的节妇,淫妇也遥指韩寒?似乎不象又离题了噢。呵,真他娘的,领悟大师的真谛和领悟领导的用意这么一样的艰难。

我觉得易三篇里,写得最冲动最能反映愤怒本能的,当属这第三篇雄文,莫名拨高的眩目惨烈用词。不点名而又有所指的,风暴一般的批判,让大家感到了莫名其妙的恐惧。虽然我们大约也清楚了易大师的本意,可还是不太眀白他通天的怒火又从何来?我茫然问其他人,谁招过大师不开心了?众人皆云无辜。

可是全篇,指东打西,指南打北,一地鸡毛的现象到处都是。韩寒愤怒出了笑话,而易大师愤怒出了话痨。他从淡定地劝说,到生气地责备,再至愤怒地呵斥,调门越来越响,大棒也越举越高。由此让我们实实在在地领略了易大师在另一面上所表现出的血染风釆,这是过去不曾见到的。对易大师道声辛苦,我等倍感荣幸之至。

易大师在韩寒代笔的事件里,为众人划了一个很大的圈,他规定,他只在圈外来和大家讨论能不能质疑天才的代笔问题,其余事可以有目无睹。易三篇中,易大师身处圈外拳打脚踢好不威武。可奇怪的是,对圈內韩寒被代笔的众多细节问答,易大师则一句话也不参与。圈里的热闹仿佛和他毫不关联,易大师的立场显而易见,可人家就不来参与圈里的争论那怕一个字。而只和你争论圈外的自定议题。为什么呢?他又在真正躲避什么呢?

答案应该是有的,用意也很明显。那就是,易大师其实在躲避参与众多细节讨论的尴尬,他怕应对细节会出错出丑,这是一定的。因为这个谎谁都没法圆,而最大的谎正是韩寒本人,就站在身后。再有诚府应对本事的人恐也难以应对那么多疑点的,况易大师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可象现在这样的划个大圈,身处圈外来应对则宛如隔网打球一般地安全。于是,易大师进有攻可帮韩寒度过难关,退有序也可剥离干净全身而去,反正绝不会因此而出丑的。要不,这么说人家是大师呢?

从披露到现在的大量资料显示,文本分折,视频上的表现看,在对待韩寒代笔与否这件事情上,易老师,请吿诉我们您真实的判断到底是什么?有木有?依您的水平,难道真的就一点起疑的地方都没有发现?

易大师意味深长地笑了。呵呵,这个老狐狸。

分类: 

专栏: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1个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