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方韩之战看中国知识分子的心理状态 -- 北岸子 2012/3/8

从方韩之战看中国知识分子的心理状态

作者:北岸子 2012/3/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90079f01010tl1.html


一、我的态度与立场

这场争论看了很久了。天涯论坛还贴了一座史无前例的“高楼”,记得有个网友说可爱地说了句“看来老夫要把命撂这个贴上了”,这话知心啊。

争论到现在,双方的意思呢,不外乎是“韩寒你走两步”(韩寒不要误会,不需当场写七步诗,召开一次自己的作品座谈会就行)。在此危急存亡之秋,不能再耍酷装范之际,如果于佑任活着,应该赠韩寒一幅“名誉危急,钱途危急”,可是韩寒坚决不愿走上前台。于是才有网友汇集了他以前谈作品的采访视频(http://t.cn/zOtm4Q2),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相信谁心中都会有个结论。

当然在此我要表白一下自己的立场,不能像某张大教授那样,明明屁股不干净,硬要猥猥琐琐打肿脸充中间派。话说我当年的确买过一本《三重门》(那位朋友要告状索赔的话记得喊上我呵),看了一些,觉得这小孩写得还真像回事,有些东西我自己还写不出来,这人要长大可不得了。但那时从来没有考虑过写作者的人生经验问题——说实话,谁看书还想这个。按说这是需要出版社把关的,大家要记得如果真要就诈骗告状的话,首先是告出版社,韩寒是次要的。

所以,我是质疑派。如果让我先看见方舟子们的分析,打死都不会花这二十元钱买书,那谁谁谁说“作者是谁无所谓作品本身才重要”实在是P话,OK,你先替我出了这20块怎么样。那么多世界名著我还看不过来,要不是有个中学生神童的幌子勾起好奇心,我才懒得买上海一家人写的什么鬼小说。

但是这两年我还挺热心地看过几篇韩寒的博文,因为常上牛博网看一些好玩的东西,韩寒的有些博文也属于好玩一类,比如《北京奥运会点火十大猜想》就好笑得很。Of course,看这些文字确实没花钱,但韩粉先不要急着找板砖,自从知道原来这些东西可能是别人写的,我还犯着恶心哪,这精神损失得……找谁说理去。现在再上牛博网,韩寒的名字已经坠落到看不见了(以前可总是挂在前几排呵),可见人民群众的眼睛还是贼亮贼亮的么。

大家表说网络上看到那么多无脑韩粉如何如何,我想告诉大家一个常识:世上没有那么多笨人。那些所谓的脑残什么的其实不存在,都是人家的职工,职工当然要听公司领导的话,什么立场不立场,拿钱回家养老婆孩子是正经,大家就不要上火啦,可以直接无视。这就是言论自由(我意思只在这件事情上,大家表上纲上线)的代价,享受自由就得同时喝得下这一桶恶水。

二、知识界文化界谁能置身事外

方韩之争让中国知识界裂了一个大口子,其影响之大,谁也别想置身事外,平时遇事默不作声就可明哲保身的人,这次可能难以幸免。因为这事件简直难以置信,如果真是一个白痴混混在中国文坛风生水起混了十三年,诸位大佬斯文何在啊。不作声就可以了吗?不表态其实就是一个态度,这正是:爱羽毛不惜世间非真理,假撇清宁至人性失诚信。

吃果果、排排坐,文化知识界不管你是左是右是马是驴,或非左非右非驴非马,在方韩之争中都得出来溜溜,或者说,没出来的其实还是一样在溜。

质疑派的文章比较多,虽然以方舟子为帅,其实很多时候他只是充当了一个总结综合者,但他贡献最大的,除了自己多年积累的名气名誉,还有质疑的方法:那就是一二三四五,摆事实,讲道理,这是中国人,特别是中国文人以前很少见的发言方式。好多文人的公案,比如丁玲与沈从文,比如周杨与徐懋庸,文章写来写去,始终还是糊涂官司。这次,在全国网民面前,方舟子这个受过西方大学严格学术训练的理科生,演示了知识分子该如何与人争论。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讲道理,列证据,无一字无来历,无一例无出外(先不管站得住与否),不遮遮掩掩,无阴阳怪气,不含沙射影,无皮里阳秋,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你骂我秃子我不在意。就像崔卫平先生说的:遇上不讲道理的怎么办,只有一个办法,还是讲道理。

一般来说中国人逻辑思维偏弱,大家大概不反对,其实文理分科,导致文科生即使进了大学学府,仍然和普通人一样容易缺乏逻辑。当年中国互联网论坛发韧时的中青在线上,牛人如织,北大文科才子李方文笔一流,但文章的逻辑却是让众人调笑的笑料。记得当时为了一个“互联网牛人”朱海军,方舟子就和多位文科牛人狂掐过,鄙人也曾共襄盛举。论道理,各位其实也都认可方舟子对,但因为朱海军人死了,以李方为代表的文科生们竟然因为“人死为大”,所以要从道理上给他遮掩一二。这就是文科生的逻辑呵呵。

这次已经有人给总结了,质疑派主要是以文本分析为主,加上抓住对方的一些露洞,找出其中矛盾,此方法曰“归谬”。归谬法虽然不能将推理达到严格的百分之分,但可以无限接近它。

就是说,质疑派大概始终无法提供一个直接的代笔证据,却能提供越来越多的间接证据。

韩方呢,韩寒本人基本上采取驼鸟政策,只是冷不丁说一句“作家无法自证”、“作家这个行业有风险”。这话大概说得有点大了,有拉大旗披虎皮的意思,如果作家们出来赞同一下就帮了小韩的大忙了。但是,其他作家们有这个必要吗?比如贾平娃这个作家,谁能出来质疑他有代笔?他的文字简直是就一种身份识别,仿制都难。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说,文学创作是最难质疑的职业,因为他的付出太多太大,别人冒名太难太难,这也就是为什么韩寒不敢应战出来谈作品的原因,把别人的一部长篇啃上三个月也未必能谈好,而且观察韩寒的文学素养,比一般网友都要差许多,这基本上就成了不可能的任务。

三、挺韩派的几个主要观点

虽然韩寒不敢出来应战,但有几个挺韩的代表性观点不能不说一下。

一是萧翰的法学论点,提出了隐私权。他是搞法学的,这个意见就比较重要。他认为署名是隐私,如果有两个人私下说好,署名权归谁,别人无权干涉。这个道理看起来好像不错。法学家重视的隐私权,是公民社会的重要权利之一,追求社会诚信的意愿,似乎不能侵犯该权利,即使他是公众人物。萧同学的纠结在这个韩寒是否是公众人物这里,很别扭地生造了一个“疑似公众人物”的名词。但是,即使他不是公众人物,如果你的隐私所涉及的行为已经含有欺诈别人的可能时,这个隐私权还能优先保护吗?我觉得即使只卖出一本都不行,更别说卖出了几百万册。

二是易中天的看法,认为方舟子也是名人,说话要注意。这个意思本来没有错,像方舟子这样的人,相当一个自媒体,跟一家报纸的影响力量相比,一点也不逊色,当然他公开发表意见时需要注意。但是,方舟子是个人,别人没有办法控制他的言行,即使有时候看他过火了点,也只能干着急而已。当然,他说错了话,就要承担说错的后果——这一点易老师提醒得是,但是看起来,方舟子本人明白自己要承担什么后果,易老师多虑了。

方舟子作为没有官方背景的普通公民,犯了错影响自己的名誉,犯了法有法院追究责任。至于风险,那是人家方舟子自己的事情。而且他也说了,如果有证据证明韩寒没有代笔,他愿意公开道歉。话都说到这分上,你还能要求他怎么办?

三是芦笛的意见:说即使质疑者拿出百分之九十九的间接证据,也有那么万一的可能性,宁纵勿枉,才是文明社会的体现。这个意见是运用刑诉法原则。当然刑诉法的无罪推论是正确的,但是这件事能不能套用刑诉法却是个问题。我们假设这事的起因是方舟子花钱买了一本《三重门》(或者假设现在方舟子马上去旧书店买一本也行),自己凭他的那些推论认为《三重门》不可能是韩寒写的。他该怎么办呢?如果照老芦的意思,无罪推定嘛,你又拿不出确凿证据,那方舟子该怎么办呢?好像只能上法院,或者忍气吞声就这么算了。——其实,像我们这些买了书的人,现在就是这种吃了哑吧亏的心情。

如果这么着,那这个社会太可怕了,弱势人群干脆自行了断算了,没有直接证据声张都不行,声张了就等于有罪推定。这样看的话,就知道芦笛的说法是很荒谬的。

有人说这是把刑事原则用于民事。实际上这件事连民事也算不上,如果韩不告官,根本什么“事”都没有,即使就按刑事原则无罪推定,这个原则是由法庭来遵守,不是让原告遵守的,如果原告遵守还告个屁呀。比如很有名的辛普森杀妻案,即使法庭判他无罪之后,你也不能要求人家被害人父母对媒体闭嘴,他当然要承认法庭的审判,但也可以继续说辛普森是漏网的杀人凶手。现在方韩案还没有判,双方都可以对媒体发言,方舟子怎么就不能在媒体上说自己的观点?怎么就扯到有罪推定上去了?

四、知识分子的常识

上面说了几个主要的挺韩派的意见,其实也有一些不那么“主要”的意见,比如还有阴谋论倒韩说,还有羡慕忌妒导致的倒韩说——大家注意,这里我没有收罗普通网友或者说是“韩粉”的说法,这都是一些知识分子的大言不惭的意见,因为太不值一驳了,就不拿出去一一罗列。更有一些有点微末名气的人,因为“认识韩寒”,所以“不相信他会代笔”,“挺真的一个男孩”什么的,语气都太“杨澜”了,太“范冰冰”了,换句话说就是,有胸无脑。

其实,即使上面几个挺韩的观点,也让人觉得别扭,法学家怎么就想到了隐私权上去?平时指点江山的老芦怎么就想到有罪推定上去?本来需要这么麻烦吗?常识呢?常识哪儿去了。曹长青的文章中说过一句话,只要仔细看过方舟子的系列文章,再看一看韩方的应对与以前的视频采访,基本上就可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为什么他会这么说,他话中隐含的意思就是,从一个知识分子的常识来说,这事情是一目了然的事。我同意这句话。因为我和他有同样的认识经历,虽然他在美国我在中国。开始听到方韩之争,我首先的反应是,这舟子哪根筋不对了,跟老罗掐架给气坏了?代笔!太不可思议了吧。但稍微看下双方的东西,心中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因为鄙人虽不才,也算是一个知识分子吧,拥有一个知识分子的常识。

李敖年前因为儿子和韩寒有点争论,他对韩寒的“臭鸡蛋”之说言犹在耳;陈文茜又说韩寒“肤浅”、“说话像放屁”,有人说他们是为了给李敖的儿子推销书故意骂韩。这话虽然有点诛心,也有那么一点可能吧。不过,为了骂韩推销,完全可以骂韩寒的观点,为什么一定要表示出蔑视呢?现在回想起来,他们自由社会的知识分子更正常一些,因此拥有更多的常识判断力。

因为此事找了一下李敖的视频,结果还看到一段他和陈文茜的清谈节目,先不说谈话内容,只说他们在节目上的那种挥洒自如,把才华文人的风貌表现淋漓尽致。这样的知识分子更有常识,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再看一下我们这边突然冒出的154个现世的活宝,看看他们的公开信,他们的常识哪儿去了?很简单的常识,在一些大教授眼里平白无故消失不见。我们的确已经成为缺乏常识的民族,所以出一个十三年的文坛代笔奇怪吗?大家难道忘了雷锋日记是怎么一回事?那个代笔已经多少年?大家现在才想起来去推敲这日记是代笔,此代笔与彼代笔没有关系吗?种下瓜籽得不了豆,何况种下的是烂瓜皮。

当然,这次挺韩知识分子中,还有一些特殊的情况,比如和韩有点朋友关系,或者和方有点宿怨。但是你是知识分子啊,你不是隔壁桂兰他娘。真要按知识分子的资格要求自己,那就当“吾爱吾师,但更爱真理”。这一点,他们比清朝学人远远不如,而且连最基本的“瓜田李下”的常识都没有了,所以绝不能原谅他们。他们有:李海鹏、孙海英、亦明、徐友渔、葛剑雄、宁财神、易中天、陈村、梁文道……(大家可以继续添加)

(不能不说有些人还是经受住了考验,李大眼与罗永浩这两个,与方舟子都有新仇旧恨,但在这件只需要常识就能判断的事情上,他们保持住了知识分子的底线,那就是沉默)

五、中国知识分子的心理特征:以方方为例

上面我举了一些人名,但有一个人我没有说,那就是女作家方方。我们看到方方为了挺韩,甚至在微博上挨个回答劝说质疑派的网友,其行为已经非夷所思。我不认为方方与韩寒有什么私人关系,这一点我认同“青春不再出发”。但方方为什么听不进质疑派的意见呢?青春不再出发是个老派文人,这类文人素来是宽容女性,特别是对待美女或者才女。但这种宽容其实是西方女权主义更痛恨的“歧视”,是把女人作为某种神经不正常的物种对待。所以,在这里让我们忽略方方的性别,仅仅以一个知识分子的标本待之。

为什么说是标本?因为有一大帮这样的知识分子,他们坚持不相信韩寒代笔,他们选择不相信自己的常识。这里要指明,他们在这件事才表现得失去了常识判断,不表明另外一件也会失去常识;这次事件中表现得有常识判的知识分子,也许在另一件事上就失去了常识判断力。失去常识判力,在中国知识分子(仅指大陆)身上是经常性地(但不是必然地)出现。当这个人失去常识判断能力,你拿出多少道理也无法说服他,因为他对道理已经无视了。可以设想,今天忽然真相大白,有个代笔者站出来证明了韩寒的某部作品是自己写的(出来用谈创作过程来证明了此事),即使十亿人有九亿半都承认了,方方之流也一定不会承认的。当一个人进入这样的状态,你是无法与之说理的。

我举一个简单生活例子:曾有一个对贞操看得很重的一个女孩子,所托非人,流产多次,发现人家并不爱她,只是玩玩而已,周围的同学朋友都看得很清,但无法说服她,她坚决认为他们是真爱,千方百计反过来为他的绝情找理由。这时候,这个女孩子你是无法说服她,因为她并非蠢人,而是心理上不能承受“玩弄”这样的概念,要她承认,要么会自杀,要么会疯掉。相信以前这种例子很多,现在稍微减少了,因为在感情与性方面,中国社会与中国人慢慢走向成熟。这属于一种心理上扭曲,即所谓“逃避”。之所以要逃避,是因为心理上不能接受,而不是道理上不能接受。

很明显,以前对于韩寒根本就不怎么在意的人,扭转对韩寒的看法相当容易,因为没有任何心理上的障碍。但以前真心喜欢过、崇拜过韩寒多年的人,要立刻接受代笔、欺骗的事实,在心理上是绝不容易的。所以大家应该宽容真正的韩粉,他们大部分绝对并非脑残(但网上的那些水军并非韩粉,大家要分清,他们是拿工资发贴的职工或者临时工而已,也没有无耻到哪儿去,都是混口饭嘛,和真正无耻的央视的比较一下,钱少待遇低,工作不稳定,而危害比央视更小)。

像方方一类的文化人,开始也许看走了眼,或者表示过赞许,现在需要一百八十度转弯,他们也是人,转不过来也正常,就像母亲不能相信一直以来很乖的儿子竟是变态强奸犯一样,投入过感情越深,越不容易转变。

但是有人就不同,比作家蒋泥,前面还写过吹捧韩寒的文章,现在明确表示否定了以前的自己。

敢于否定自己,是人走向成熟的表现

那么有人会问:难道你认为中国知识分子不成熟。

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不成熟的原因并非中国人不如外国人,非也,原因是不自由。

六、中国知识分子的心理特征:以朱学勤为例

以前说起来中国的人气质特征,有一个所谓“国民性”的专有名词。五四那一代人以鲁迅为代表,狠批过中国人的国民性。其实现在的文化仍然有少人报有同样的看法,只不过没有说出来,因为“国民性”这个概念,作为世界范围的社会心理学的研究对象,后来被心理学界抛弃了,原因是,这个概念在社会心理学上难以成立。

但我们民国的中国文化人开始提国民性的时候,和心理学研究无关,他们眼睁睁看到中国人和西方人在精神气质方面差得太远,无不痛心疾首,什么全盘西化、汉字字母化都是那时候提出来。鲁迅早年曾经和朋友讨论国民性,认为中国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两次被奴于外族(即蒙古与满清)。直到今天,还有人这样认为,所谓“涯山之后,再无中国”(即宋灭亡之后,真正的中华民族已经结束了)

其实今天回头看五四那一代民国知识分子,他们身上散发出来人性光辉,他们的聪明才智、国际眼光,可以说进入世界民族之林毫无逊色,要知道,民国才几十年时间,还整天打仗、革命、抗日,但中华民族已经培养出了世界级的人物华罗庚、陈寅恪、鲁迅、李四光、杨振宁……一代民国知识分子本身就说明,中华民族不比任何民族差,无论聪明才智还是心理气质。那么他们所猛批的劣质的国民性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国古人有一句话叫:百代都行秦制。所谓秦制就是中央集权的极端专制,不但从制度上而且从精神上奴役民众,汉代的独尊儒术以后儒家思想,跟孔子已经完全不同,是接受了法家思想以后变种。而法家思想,看看《韩非子》就可知道,那是赤裸裸地表达如何嵌制人民的行为,也嵌制他们的思想,所谓“愚民”、“弱民”等等,比西方那个写《君主论》的马基雅维里,给韩非子提鞋还赶不上。

而中国知识分子,在这样的专制玩境中过活了两千年,可想而知他们的心理气质发生了变化(这里我不提普通中国人,知识分子有代表性,而且他们在中国一直是老百姓的所谓楷模)。最主要的就是知识分子所要的卫道的道统,总是和君主专制相悖,两千年的冲突,不造成心理扭曲才怪。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心理逃避。想想,中国知识分子一代接着一代,骗自己骗了两千年,就成为了一种心理特质。

鲁迅写出了一个阿Q精神,也是一种逃避心理,我觉得这种逃避心理只是中国人心理逃避很小的一方面。比如我们生活当中遇到一些人,作人非常糟糕,一点亏也不能吃,一分钱的利益也不肯少,当他看电视电影,剧中人物和自己平时一样糟糕时,他也能提出强烈批评,但天天发生在自己身上,他却不能自觉。为什么呢,因为他对自己的表现用心理逃避法处理掉了,这时,他在心中先骗了自己,然后才能和别人强词夺理,你以为他在狡辩,他其实是自然表达。

就拿前两年的朱学勤抄袭事件来讲,他也是方舟子打的假,列出他整段整段的抄袭,朱同学以前是多么有水平的人,代表中国自由主义发言时多牛啊,但遇到这种情况,却是睁着眼不认账,并由老友葛剑雄出面保着过关。你看朱学勤的分辩文章,他是诚心诚意地在狡辩,就是说,他自己在心理层面已经先骗过了自己。这是最让人痛心的,因为骗人固然可耻,但心理上骗自己,这是多么可悲的事情。从朱学勤的表现,我们能看出中国知识分子心理方面的扭曲特质,这是拜二千年思想专制所赐,中国知识分子特有的心理特征,世界其他国家的知识分子身上都比较少见。

对于朱学勤来说,证据再确凿都没有用,因为他无法接受自己抄袭,他在心理上已经屏蔽了这个想法,你无法叫醒一个没有睡着的人。确切地说,他是病人。

其实中国知识分子身上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病,所以当一个韩寒导致自己的要接受一个太意外的结论时,问题就来了,其实韩寒的真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自封的精英分子不能承认自己错,于是,他们心理上的扭曲病立即就犯了。所以朱学勤们,我理解你;方方们,我更理解你。

但理解并不是可以原谅的理由,他们需要的更多真诚的批评。假如朱学勤犯事时,葛剑雄作为一个掷地有声的诤友全力坚持老友认错,当成就一段历史佳话。

七、那么,知识分子还有救吗?

有救,原因是这些心理问题并非中国人天生的,不是胎里带来,所以当两千年的专制在民国初年乍一放松,中国知识分子立即换了新颜,他们涣发出来的巨大能量与影响,几代中国人都受恩泽。所以我们不必因为一个韩寒问题映照出中国知识分子的心理劣根就完全失望,完全不必。

但是,我在此呼吁更多沉默的知识分子站出来,在方韩一事上表明态度,这事跟您绝对有关。(别人先不说,想想王朔这小子不吭声我就来气,前些年牛逼轰轰地要批鲁迅,批老舍,现在你们家门里有事,却一声不吭)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