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权沉默,俺有权怀疑!-- 许身健 《检察日报》 2012/3/14

您有权沉默,俺有权怀疑!

作者:许身健 2012/3/14 《检察日报》

http://www.law-lib.com


华裔神探李昌钰博士讲过其职业生涯的趣事,震惊全美的辛普森案审理结果是辛普森无罪开释,为该案呕心沥血的检察官克拉克伤心离职,投身媒体业担任电视节目主持人。一天,她邀请在辛普森案担任辩方专家证人的李昌钰做节目。克拉克直言不讳地质问李昌钰:“李博士,您明明知道在现场发现的血迹经DNA检验就是辛普森的,可您却为他洗刷。”李昌钰说:“今天我接受您的访问,假设访问中您的头发不知何故掉落到我的裤子上。我回家后,太太见我裤子上有女人头发,经DNA检验证明是您的头发,于是太太就怀疑我和您有不伦之事,责问我为什么裤子上有您的头发。但是,天知地知您知我知,我们是清白的。因此,即使DNA检验结果证明了某根毛发或者某些血迹是某人的,也不能直接证明这个人就做了这些坏事。”

故事很有趣,按李昌钰假设的情景,假如太太怀疑他有不轨之举,李昌钰可以凭借上述理由打消太太的怀疑。太太对丈夫身上有其他女性头发的现象保持警觉,这是合理的怀疑,而李昌钰说明原委,这是合理的解释。假如碰上神经质老婆的不合理怀疑,抓狂的老公无论作何解释,在多疑的老婆看来都是不合理的。正如一则笑话:老婆期望在老公衣服上发现女人长发未果,气得大哭:“你竟然开始和秃头的女人鬼混了!”

当前,方韩大战胜负未见分晓。其实,方粉和韩粉都很难说服对方,但双方争议结果会影响没有预设立场的中间派。有人指出,方舟子无权让韩寒自证清白,正如作家冯骥才所说:“如果我是韩寒,就不会答理这事,你爱说什么说什么去,我还是继续写文章,不断地发表作品。”按照冯骥才的说法,韩寒有权沉默,无需与质疑者纠缠,“韩寒完全可以不理这个质疑者,我的文章就是我的,语言是我的,风格是我的,气质是我的,作家的自信比什么都重要”。冯骥才可以自信满满,但是,韩寒挡不住公众对他的质疑:“在世界上即使有天才,那天才的成才过程也必须符合常理。比如,一个天才作家一定是不但天资聪颖,而且还学习刻苦,更能博览群书。即使有偏科,那也应该在他所长的科目里比其他人更突出更优秀才是。比如钱钟书先生,他是天生作家料,他也很偏科,数学确实很不好,但他的文学可是真才实学,无人能比。绝不会像韩寒一样,化学交白卷,七门功课亮红灯的同时竟然语文还不及格。”有谁能说上述质疑不是合理的质疑。不错,任何人没有权利强迫他人自证清白,而在刑事司法中,被控者享有不被强迫自证其罪的权利,国际人权公约规定了被控者享有沉默权,任何个人或组织无权强迫他人自证清白或者自证其罪。就韩寒而言,方舟子无权强制韩寒证明《三重门》等作品出自本人之手,当然更无权也无能力强迫韩寒证明其作品有他人代笔。韩寒被方舟子一通质疑之后隐身不现,从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大侠变成了柔弱的安公子,改由他夫人出头做十三妹来保护他,方舟子及方粉日日骂阵也奈何不了韩寒。然而,被控者行使沉默权的结果往往是让人产生对其不利的推断。从常识看,无辜者的理性选择是为自己积极申辩。假如李昌钰太太追问李博士女人长发的来历,李昌钰以“你无权强迫我自证清白,我有权保持沉默”,那李太太对李博士报以粉拳是很自然的事情。方舟子质疑韩寒不能说全部凿凿,但也绝非无事生非。其实,韩寒报以沉默是不得已而为之,就像米兰达规则所说“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一切会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韩寒最初的回应按他自己的话说“像猪一样”,反而给方舟子机会穷追猛打,最后韩寒只能避战,沉默的结果只能让人对他的怀疑进一步加深,“从为数不多的韩寒视频采访中,任何一个不抱偏见的人都能看出这样一个事实:这是一个什么天才作家啊,说是个文盲怕也不过分!一个谈起赛车和泡妞口若悬河的人为何谈起自己的作品和文学却一问三不知呢?作为一个作家为何一直刻意回避谈论自己的作品呢?为何韩寒长期以来尽量不接受采访、不参加座谈、不参加笔会等等一系列对话性的互动访谈节目呢?按常理,作家是最喜欢参加这类节目的”。

社会学家曼海姆曾经指出传统社会与现代社会的区别,传统社会的特征是确信,现代社会的特征是怀疑精神的勃兴。社会学家韦伯则指出现代社会的特征是“诸神竞争”,传统社会的单一权威现象不再,这种传统权威消散的现象,韦伯称为“祛魅”。正因为绝对权威不再,现代社会流行的反智主义便出笼了。现代社会知识分子是批判精神的象征,他们不盲从任何权威以及思想,将“怀疑一切”作为圭臬。也许就在这一点上,韩寒甚得知识分子垂青。韩寒将反智主义发挥到极致,发出“文坛是个屁,谁都别装逼”的豪言,这是出言谨慎、注重礼仪的知识分子所难以出口的。这就迷倒了大批的所谓公共知识分子,他们崇拜韩寒到了盲从的地步,知识分子身上的怀疑精神却体现在怀疑“怀疑韩寒者”身上。韩寒成了盖世天才、鲁迅转世,风风光光地进了神坛。对韩寒非但没有“祛魅”,而是“加魅”,韩寒的神坛下面,韩粉拜倒一片。永远不要指望韩粉会改变立场,即使韩寒亲口承认代笔。

既然合理的怀疑符合现代社会的特质,怀疑不等于强迫韩寒自证清白或者自证其罪,那么韩寒先生有权沉默,公众有权怀疑!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