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不应把韩寒父子送上法庭? -- 曹长青 2012/3/15

应不应把韩寒父子送上法庭?

作者:曹长青 2012/3/15

http://caochangqing.com/gb/newsdisp.php?News_ID=2752


关于“人造韩寒”的争论已有两月余,大量分析论证显示,韩寒的获奖作文、小说、主要博客等都不是韩寒本人所写。面对潮水般的质疑,韩寒父子从最初的高调反应(用流氓语言辱骂质疑者,悬赏二千万元,到法院递状子),到现在低调沉默,甚至把递到法院的起诉也撤了。而由四个挺韩“军团”出面对阵∶中宣部,官媒,公知,韩粉团。

这几乎有点像“抗日战争”般双方力量悬殊∶挺韩方有上述四个军团,而质疑方在官方媒体一律发不出声音,只能各自为政,在网络上以“小米加步枪”般打“游击战”。但游击战明显步步为营,以理性的论证逐步赢得人心。而四军团虽然阵势大,但一人一句空话,越说越掉价。韩寒则躲在四军团后面,穿马甲(韩寒自己说的)混战,不敢在阳光下跟质疑者对阵。那让亿万人民拜倒的“笔力”居然像刚刚还穿得好好的皇帝新装,被孩子一叫唤,顿时肉眼看不见了。

尽管如此,韩寒还是硬挺着∶新装就是我亲手做的。那这种局面,会不会变成吴征杨澜的情形?当年吴征杨澜被质疑(并被证实)学历造假,经历撒谎。但面对海外华人潮水般的质疑、谴责、痛斥,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甚至上书学校当局,吴征杨澜就“死挺”,一个字也不承认、不道歉。官媒《中华读书报》转发了我的一篇质疑文章之后,吴征杨澜跑到北京向王晨(前中宣部副部长,现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告恶状,于是官媒从此不再发质疑吴征杨澜的声音。结果在中国就真让他们给挺过去了,杨澜居然随后当上了政协委员(好像政府特别奖励造假)。唐骏也同样,也是在被证实学历经历夸张、撒谎之后,一个字的道歉也不必,照样当CEO。在一个造假天堂,真是“造假有理”。

有人说,韩寒已经退出了,你们还扯什麽呢?哦,如果谁把一个弥天大谎撒13年,欺骗了亿万人,被揭露质疑后,说声“我不玩了”就拉倒了?难怪中国是骗子超级大国,那些大骗子们之所以在那个王国里活得春风得意,就是因为∶第一,太多人太容易被骗;第二,被骗得很高兴;第三,知道被骗也无所谓;第四,对骗子们宽容心极强,反而对质疑者不耐烦。这不是活该被骗吗?

美国一个作者(James Frey)仅仅是在声称“纪实”的书里写了编造的故事,就被媒体一片轰炸,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大报的著名专栏作家们都撰文抨击,CNN赖瑞金节目、脱口秀女皇奥普拉.温芙瑞的节目都做了专题报道。该作者马上就得出来解释,随后他和出版社统统出面道歉,然后被告上法庭,最后以给所有要求退书的读者赔款结束。这是一个媒体、法庭、民众、出版社都各负其责的环境,在这种环境下,任何犯错的名人不仅不可能“死挺”,反而会认为不道歉才是更丢人的。死挺,才是真正挺死人的。像吴征杨澜能死挺10年,真是天方夜谭。

为避免韩寒父子像吴征杨澜那样死挺到底,目前对“人造韩寒”的质疑,除道德层面的追究,还应考虑通过司法渠道解决。在官媒、官方文化界等指望不上的现阶段,相信网络“小米加步枪”的力量足以(事实上已经)打开突破口。中国人的一大特色就是凡事不较真,和事佬成堆;其结果就是邪气冲天,恶事遍地。要一寸一寸地改变这种局面,应该从韩寒这个史无前例的事件开始,较一次真儿!

首先,呼吁中国有良知、看重真实价值,对造假、欺骗有义愤感的企业家捐助,成立“人造韩寒调查基金”(同时呼吁网民参与捐助),从五个方面入手,雇专业人士,完全有可能找出“人造韩寒”的直接证据。

第一个,鉴定韩寒的获奖作文“杯中窥人”的笔迹。这是“人造韩寒案”的最关键一点,因为只要证实这篇作文造假,等于其他一切都定论了。

综合各路网民智慧的推论,《杯中窥人》不可能是韩寒现场所写∶

1,该文所表现之思想和文字成熟度,远超出正常16岁少年。而面谈中韩寒不仅没有超常才华,其思想、文学智能甚至远低于普通文学青年。

2,考方给三小时,韩寒只用一小时就交卷,违背常理。而平常在学校的课堂应试作文,韩寒一律做不好。反差之大,不合情理。

3,韩寒至今都说他不懂“的地得”用法,但在《杯中窥人》中却准确无误 。

4,《杯中窥人》也不像是“默记”的。理由有两点∶一是推理∶文中引用冷僻古书《舌华录》41字,还有13个字母的拉丁文。如是默记,不仅很难,也毫无必要花那份精力,没有正常人那麽做。二是事实∶韩寒说过,他没有默记能力,班上的默记考试,他为不得“负分”而选择放弃,所以是零分。

5,《杯中窥人》也不大可能是韩寒本人抄写的。理由也有两个∶一是推理∶韩寒不愿读书写字,再加上韩寒父子的字体“非常相像”,所以韩寒可能连事先抄一遍的心思都没有,只是把父亲写好的作文带上,在考场偷偷换上。那场所谓考试,从已有的描述来看,完全像儿戏∶只有一个人监考。考试期间,韩仁均不仅可给儿子送早点,还能在儿子旁边,距离近到能看清韩寒在稿纸上写出“杯中窥人”四个字。所以有换卷子的可能。二是事实∶从作文手稿(照片)来看,上端署名“上海市松江中学高一韩寒”的笔迹,跟内文的笔迹“力度”明显不同,两者的钢笔水颜色更不一样,显示出自两人手笔。

但在逻辑推理无论多有力都被说不是“直接证据”的情况下,可用“人造韩寒调查基金”雇用已退休的中国老公安做笔迹鉴定。网上已有业余鉴定家指出,从《杯中窥人》的字体斜度、标记字、笔划轻重长短、三点水写法等方面,跟韩寒在别处的笔迹对比,均可看出该文不是韩寒所写。

除了请国内的司法专家,还可考虑用“调查基金”在英美找专家鉴定,在笔迹鉴定方面,英、美两国的技术都相当先进。拿到《杯中窥人》不是韩寒手迹的专家鉴定书(这是直接证据)后,就可向法院告韩寒父子和《萌芽》杂志涉嫌作弊,于是法院就必须再请专家做司法鉴定,由此给韩寒代笔事件定案。

《杯中窥人》整篇文章的手稿是存在的,因为《萌芽》杂志2005年还拿到“上海书展”展出,显然会作为该杂志的辉煌历史资料而保存。如《萌芽》现在说找不到手稿,则涉嫌毁灭证据。但即使如此,还是能做笔迹鉴定,用网上那张《杯中窥人》首页手稿照片,文字也足够。

第二个,鉴定韩寒小说《三重门》的手稿笔迹。

和《杯中窥人》同样,《三重门》同样被网民推理和笔迹鉴定认为不是韩寒作品。

1,韩寒被质疑后,曾铺出一地手稿,拍成照片放到博客。该手稿明显是誊写稿,常理是,没人写二十万字可一笔挥就,手稿如此干净。网上有人引述鉴定专家的话说,从《三重门》手稿的干净程度上,看不出作者有“思维过程”。可找司法专家或退休公安鉴定这是否14年前的纸张、墨迹。据说中国1993年就有了做这种鉴定的较先进系统。

2,有网友发现,韩寒《三重门》手稿文字放大后可看出,有两处把该书女主角Susan(全书用的英文名)写成了Su-San。Susan作为英文名是不可以拆开的,怎麽会有这种情况?该网友分析,20多万字的《三重门》初稿可能是在电脑上写的,当时的电脑软件会在断行时,自动把字母断开,下一行首个字母会变大写,于是出现上一行结尾是Su-,下行打头是San的样式。交书稿时,为免出版社生疑,韩父让儿子把打印稿抄了一遍,而韩寒在抄“手稿”时,照葫芦画瓢,就出了这样的洋相。这只是网民推理,可通过文字司法鉴定,以找到准确的答案。

3,对“韩寒”的《三重门》和韩仁均的小说做对比鉴定。网上有多篇文章介绍语言鉴定专家提出的“语言指纹”一词。也就是说,每个写作者的语言习惯、用词方式都有不同,对某些特定词汇的使用,等于是“语言指纹”,由此可以鉴定文本的真正作者。

韩仁均从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仅从90到99这九年之中,他的小说就获奖八次。但是到了韩寒作文获奖、出版《三重门》之后,年仅42岁的韩仁均就突然不再有任何作品问世(除十年后写出薄薄的《儿子韩寒》一书)。韩仁均在没有任何健康问题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忽然“消失”,实在过于蹊跷。对一个曾热爱文学,多次获奖,并正值创作生命旺盛之际的人,仅仅因为“写不过儿子了”(韩仁均的解释)就封笔,这个理由牵强到恐怕任何热爱写作的人都不会相信。与此同时,署名“韩寒”的小说却一本本问世,至今已有七本,还有十本文集。

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多请几个语言学专家,或者是作家、文学教授,把署名“韩寒”的作品跟韩仁均以前发表的作品进行“语言指纹”鉴定,应该是能找出真相的。

第三个,鉴定韩寒小说“亲笔签名”的真伪。

几年前,韩仁均在淘宝网开了“韩寒的书店”,主要卖韩寒的签名书,据说每天发书六、七百本,生意兴隆。韩寒要写小说、博客,还要赛车等等,哪有时间每天签书几百本?再加上韩寒父子的字迹“非常相像”,所以这些所谓的韩寒“签名版”,很可能是韩仁均代签的(或者一部分代签)。早在2009年就有报道,读者举报从网上“韩寒书店”买到的签名书,跟韩寒的当场签名不一样,“四处前后不符”。对此韩寒解释说,他签名“比较随意”。

对此可用“调查基金”征购韩寒现场签名的书,和从“韩寒书店”买到的签名书,然后交专家做笔迹鉴定,如“签名”是韩仁均代笔,那麽此一谎,等于旁证其他谎言,同时可就此去法院告韩寒父子涉嫌“商业欺诈”。

第四个,鉴定韩寒父子公布的信件真伪。

韩寒被质疑是“当代张铁生”后,韩仁均公布了一封当年韩寒从松江中学读书时寄回家、内容是要父亲代购书籍的信,以此证明韩寒是看书的。但韩仁均晒在网上的这封信照片,已被很多网民质疑∶

1,韩寒为什麽在信封上写很多字?常识是,有信封,就是不想让信的内容外露。韩寒怎麽故意把信写在外面?而且内容好像就是要解释他不是“人造韩寒”。韩寒难道有先见之明,14年前就想到今天会被质疑?

2,信封上有些字,明显是信封被撕开后填上去的。因撕口处的文字是硬挤进去,以避开撕口。先撕后写的顺序一目了然。

3,把这封信的照片放大之后可看到,有的字明显是在邮戳上面。

如专家证明,该信封上的字是后来(或是最近)才写上去的,那麽同样,此一谎佐证其他谎言。

第五个,鉴定“韩寒博客文章”真伪。

我在“韩仁均给韩寒代笔多少?”一文中说,很可能“大部分的韩寒博客,都出自韩仁均之手,少部分博客是韩寒的出版商路金波写的,也不排除还有零散的文章是其他人代笔。”那麽怎麽鉴定哪些博客不是韩寒写的呢?在法庭上,可请求法官要求新浪网提供韩寒IP,看有多少电脑,通到韩寒博客。多少博客是从韩寒的IP发出,还是从韩仁均或其他人的IP发出。

美国纽约州最高法庭2009年曾审过一个案子,涉及博客IP和真实姓名是否公开等问题,我曾在《博客骂“婊子”在美国的官司》中做过介绍。审理该案时,谷歌公司服从了法官要求,公布了该匿名博客的相关资料。当事人指控谷歌损害其隐私权,索赔并上诉。但美国最高法院没有受理此案。

另外“韩寒博客”密码早就给过他人。北京磨铁图书出版人沈浩波曾在2010年的微博中写过,韩寒把自己的博客密码给了他,让他对韩寒写的一份东西任意“删改”(但他自己说没去动过)。

韩寒自己也说“不少朋友有我的博客密码”;他的出版商路金波很可能也是其中之一。我在“要做韩寒的兵马俑吗”一文中提过,路金波曾给我发过威胁信(如继续质疑韩寒要诉诸法律),其流氓口气,跟他自己博客骂麦田,以及韩寒博客骂麦田家人,非常相像。而韩寒的“文坛是个屁,谁也别装X”等脏话博客,跟这位当今中国书商霸主的路金波的一贯口气更是非常接近。

但我只是做了有限的一点比较,如果能有一个民间“人造韩寒调查基金”在国内组织人力做更专业、更细致的对比检验,相信真相是可以靠“民间”自己的力量求出的。尽管“韩三篇”让政府很开心,官方也明显力保他,表态的政协委员们一律“护韩”,但是,总体来说,韩寒涉嫌代笔并不是个政治事件,所以,民间如果真想对中国社会的健康有所作为,起码可以从这件事开始。

上述五项的任何一项被专家证实,就等于拿到了“直接证据”。在这个基础上,有人去法院状告韩寒涉嫌商业欺诈,那麽韩寒就得应诉。在法庭上,就会有更多双方证据的检验、较量。在这个过程中,真相就完全可能被追出。

“人造韩寒”如果定案,将是中国文化界最大的丑闻。“韩寒”两个字就会载入史册。后人提起“韩寒”,就想起魔手套、滥竽充数、皇帝的新衣等等中外典故。但那些都是虚构,而“韩寒”是真的。(caochangqing.com)

2012年3月15日于美国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评论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