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版】逻辑论证“骗局韩寒” -- 倍魄 2012/3/23

【简版】逻辑论证“骗局韩寒”

作者:倍魄 2012/3/2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ece6da0100xekz.html


当麦田和方舟子最初质疑《人造韩寒》时,韩寒被质疑的还只是虚假包装。但随着打假的深入,韩寒事件已经超出了包装和炒作,它使得“公民韩寒”降至“工具韩寒”,进而如今,打假韩寒已经进入给“骗局韩寒”盖棺定论的阶段。

【论点】韩寒不是《萌芽》“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妙手偶得。这个比赛从策划之初就有韩家的参与,预先就设计了韩寒补赛作弊——韩寒获奖——韩寒退学——出版《三重门》——反“应试教育”炒作的路线图

【作弊动机】《萌芽》当年亏损面临破产,想出新概念大赛的策划,定位于反应试教育。为确保成功,必须有一个既成功又极端的典型,才能引起轰动,才能让大赛持续。

【作弊条件】

〖天时〗“1997年,赵长天和他的同仁开始新的努力——要寻找一批年轻的创作者。……李其纲提议举办一个面向学生的作文大赛,声势要大,要获得高校的支持。”(引自《差生韩寒》)而1998年9月,韩寒以体育特长生身份进入上海松江二中,时间上允许他从入学第一天开始就进行作弊表演。

〖地利〗上海本地高校云集,《萌芽》杂志隶属上海市作家协会,韩仁均在金山区文化局工作,曾任《金山报》副总编,是上海文化圈内人。韩寒是上海本地学生,在地理空间上有运作可能。

〖人和〗韩仁均与《萌芽》编辑周佩红是华东师大中文系77级同班同学,与《萌芽》编辑、新概念大赛策划人、韩寒补赛出题人李其纲是同系校友。他们既是校友又是上海文化圈和媒体圈同仁,有合作共谋的条件,两位同学知道有一个偏科、适龄、不争气的韩寒在情理之中。

【推理关键词】表演过度;欲盖弥彰;单向错误

下面是论证展开:

一、【骗局痛脚之表演过度】

“表演过度”是总是发生在骗子急于证明什么的时候。李其纲在《对新概念作文赛的N个问号及N个回答》特别煽情地提到评委们当然知道“钱钟书数学15分,吴晗数学0分”的历史佳话。可惜,李其纲急于掩盖内部操纵的事实,于是过度表演了:除了赵长天、李其纲、胡玮莳、周佩红有可能知道韩寒是个挂科学生,众评委怎么可能想起“钱钟书数学15分,吴晗数学0分”呢?他们怎么知道文章作者是个偏才?难道评委早就知道韩寒挂科的事?难道韩寒会在参赛作文上标注自己是7门功课挂科的文学天才?李其纲用力过猛,表演过头了。

二、【骗局痛脚之欲盖弥彰】

骗局之所以能被识破,可以有两个原因:第一,骗局总需要谋划和操作,在这个过程中,就可能留下客观的痕迹做为证据。第二是间接证据。当事人为了掩盖事实,就会做一些手脚和准备,但这往往会欲盖弥彰。

①在百度百科上,韩仁均的介绍是“曾经在复旦新闻系上过学,后来病退”,这明显与事实不符。那么,为什么掩盖他在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学习经历呢?欲盖弥彰,指向的只能是新概念大赛有猫腻。

②无论在质疑韩寒之前还是之后,韩仁均都不承认他认识《萌芽》的编辑和评委。在土豆网的调查已经明确给出了韩仁均与《萌芽》编辑和新概念评委的同学关系后,甚至有了那届同学“经常聚会”的肯定信息后,这些同学还是声明“不认识韩仁均”,就连同班同学10个月的周佩红也“不认识韩仁均”。这不合常识,只能是欲盖弥彰,指向的只能是新概念大赛有猫腻。

③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说作家出版社编辑袁敏是在1999年12月份看了一个报道,主动联系到韩寒的。这与土豆视频中赵长天称自己通过关系联系到袁敏的说法相矛盾。而且,袁敏的采访证实了赵长天的说法。那么,韩仁均为什么又要说谎呢?欲盖弥彰,指向的只能是新概念大赛有猫腻。他们早就设计好了补赛、获奖、出版小说的线图。

④土豆网实地调查证实了在韩寒13年前的家,信件丢失的情况他的邻居们都没有遇到过。但韩寒不仅遇到了,而且,他还有物证:韩寒写给爸爸测试收不到信的家书。联系到支持《三重门》为韩寒所写的手稿,支持《求医》为韩寒所写的病历,13年啊!谁家会把这些东西都保存完好?巧了,好像韩家早就做好了有一天被人质疑的准备。但联系上面的说谎,只能说,这些证据的完备,才叫欲盖弥彰,指向的只能是新概念大赛有猫腻。

三、【骗局痛脚之单向错误】

时间久远,谁的记忆都可能出现偏差。但如果不存在谎言,记忆偏差应当是随机方向的。比如,既然是老同学,又在同一个城市,韩仁均的校友周佩红、陈丹燕、方克强、赵丽宏和李其纲5位同学,如果有人本来不认识韩,却因为记错了某次聚会而误以为认识韩仁均,那才是正常。但可惜的是,5位同学都不认识韩仁均,韩仁均也不认识他们,即使他们是同系同届甚至同班。同学相互认识是正常的,考虑记忆错误,有是原来认识的记成了不认识,有的是原来不认识记成了认识,但随机错误的结果,还是应当有人认识有人不认识。但这里,如果不是有人说谎,那就是“单向错误”发生了。这是不合常识的。

四、【骗局韩寒之推理过程】以下是步步相扣的逻辑推导:

⑴韩寒初赛作文《书店》和《求医》里有其父韩仁均的时代才有的场景。(方舟子提出,土豆网证实。)

⑵韩寒家所住社区的居民证实那里没怎么有丢信的事情发生。(土豆网)

⑶根据⑴和⑵,韩寒初赛和补赛都存在作弊。

⑷百度百科资料隐瞒韩仁均在华东师大77级中文系学习的事实。

⑸李其纲在《对新概念作文赛的N个问号及N个回答》一文中说谎穿帮,说明他们比赛之前早就知道韩寒是偏才。

⑹韩仁均与新概念评委和萌芽编辑共6人,本来是同系同届校友和同班同学,韩仁均不承认相互另外5人,另外5人也不承认认识韩仁均。

⑺韩寒补赛属临时起议,不符合赛规,却给了韩寒机会。已经在⑸中撒谎的李其纲称是叶兆言赞叹韩寒提出补赛,叶兆言否认自己对韩寒作文有深刻印象并称自己只是在七嘴八舌中脱口而出。

⑻由⑷⑸⑹⑺可以推出,不是韩寒父子单方面作弊,而是韩家与《萌芽》编辑部有合谋。韩寒故意缺席复赛,以获得补赛机会,而只有补赛才能给韩寒单独表演的机会,才可以让韩寒的作文具有不可比性,才可以让李其纲有机会出题目反扣韩仁均与韩寒提前准备好的他们最得意的文章。

⑼当时他(赵长天)在寻找一个机会,要把这本文学杂志拖出泥潭。巅峰时期《萌芽》的发行量是30万份,而到了1995年赵长天接手的时候,只剩下1万份。(陈鸣《差生韩寒》)

⑽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征稿启事发出后,我们忐忑不安地等待。……我们不知道这些征文启事有多大的作用,我们播下龙种,但我们不知道,收获的是跳蚤还是蛇,还是龙。(李其纲《对新概念作文赛的N个问号及N个回答》)

⑾被邀请来当评委的作家叶兆言当时心头始终悬着一个疑问,“这个事情靠不靠谱?当时我、铁凝和方方其实心里都在担心,很可能办这么一届就黄了。”当时的赛事总干事李其纲甚至做好了心理准备,最后很可能一篇像样的稿件也找不到。(陈鸣《差生韩寒》)

⑿由⑼⑽⑾可知,策划新概念大赛是为了挽救《萌芽》于即倒,而按照常识和常规手段,无论是叶兆言、方方、铁凝,还是《萌芽》杂志,都没有把握靠大赛实现咸鱼翻身。必须有非常规的手段。

⒀由⑻可知,韩氏父子与《萌芽》联手作弊,而联手作弊需要提前商量和谋划,不可能是临时起议。所以,韩寒获一等奖必是在大赛开始之前就在策划之中了。

⒁而现在来看,《萌芽》在第一届大赛除了推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韩天才”,并没有其他特别之处。

⒂所以,由⑿⒀⒁可知,李其纲和赵长天策划的非常规手段,就是包装反应试教育的典型,让韩寒姿态迥异,并且在新概念大赛后迅速走红。而走红的最可操作的办法,就是推出一部以韩寒名义出版的反对应试教育的小说。这样,从“反应试教育”的核心概念到“偏科文学天才韩寒”的具体成果都预制齐备。叶兆言是徒有担心,李其纲却是胸有成竹。

⒃到了1998年,“新概念作文大赛”已经有了眉目,同年9月,韩寒入学第一天的向全班自我介绍时,就开始了自己是文学奇才的表演:“松江二中写文章的,我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陈鸣《差生韩寒》)

⒄根据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郏宗培回忆,《三重门》手稿是1999年初通过《故事会》转到上海文艺出版社的。所以,三重门的完成时间应当较早,创作的时间应当更早。(土豆网视频资料)

⒅据⒄,韩寒在高中同学面前表演的写小说的过程,更可能是复写已经完成的《三重门》小说手稿。

⒆根据⒃和⒅,韩寒从入高中起就定位自己是文学天才,宣称喜欢钱钟书,并且进行了小说创作秀,并且,用7门功课连续挂科的方式,全面完成了“少年钱钟书”的形象宿造。——你不得不说,这设计感太强了。

⒇随着小说《三重门》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并取得市场的巨大成功。韩氏父子和《萌芽》杂志的周密策划和联手作弊取得了空前的成功。一个长达13年的文化骗局,由此拉开的帷幕。

倍魄

2012/3/23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