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旦净末丑,神仙老虎狗 -- 作者:仙人指路010

    倒韩战役的主战事,其实早就结束了。麦田作为先锋官,于1月15日打响了倒韩第一枪,中间“诈败”诱敌。随后以方舟子为总指挥,彭晓芸为总政委的倒韩大军,对韩寒家族率领的浩浩荡荡的猪军、马军、脑残军,还有女明星组成的慰安团,给予了全面围剿。猪跑了,马惊了,慰安妇也不出声了,韩家爷俩干脆跑得无影无踪了。及至清华大学的肖鹰教授于3月8日在清华大礼堂举办了《韩寒神话与当代反智主义》演讲,在我看来,这就标志着倒韩战役的全面胜利。清华大学是文化主峰的象征,肖鹰把红旗插上了主峰。
    “生、旦、净、末、丑”本是戏剧里的行当,一方舞台,锣鼓胡琴,角色粉墨登场,演绎出世间百态。倒韩队伍是个松散的自由组合,随着韩寒谎言被一一戳破,这个队伍越来越壮大,已经占了参与此事的绝大多数。“生、旦、净、末、丑”便是倒韩大军的写照,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怀着对欺骗、造假、装神弄鬼的深恶痛绝,自觉地团结在一起。这一刻,他们同仇敌忾。
    明眼人在韩寒宣布对质疑不回应的那一刻,就看出这小子不地道,是个孬种。随后的日子里,韩家老小埋头抄书,想用所谓“手稿”扳回点儿面子,结果由于手稿抄写的过于匆忙,以至于漏洞百出,毫无悬念地成了质疑派手中的笑料。
    通过书稿不难看出,韩寒抄书分为“听写”和“抄写”两个方法。看累了就让家人念给他听,听写出错的机会更大,便又抄。那20块钱的《光明与磊落》就是韩寒这段时间的血泪史。有时候抄得眼花了,“四两拨千斤”便看成了“四两拔干片”,“失望”就看成了“火望”,“不至于”看成“不歪于”;甚至连号称自己彻夜攻读的最喜爱的《管锥编》,也能抄成“篇锥篇”。有时候听得恍惚了,“镇静”就听成“镇镜”,“攀岩运动”就听成“攀岸运动”。坐得久了,脑子天外飞仙,进了某个女人的裤裆,干脆“女声”就听成“女身”了。可笑的是,韩寒抄书从来不走脑子,要么照着字形拷贝,要么听着声音瞎写。就在这种质疑派堵在老鼠洞口杀声震天的时候,洞中的韩寒也没有心思去理解一下挂在他名下的书目内容。韩仁均可能也在抄,因为这爷俩的笔迹相似;但作为韩寒的老婆,那个叫金夫人的,就不知怎么想他的这位草包夫君了。天都亮了,你还硬不起来,真是急煞个人啊!
    从声称2000万悬赏是开玩笑,韩寒这厮再怎么看怎么是个娘们。他也索性对着镜头轻声细语起来,声称自己一直是个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被问到如何应对方舟子的质疑时,这小娘子只会轻轻地摇头,临了还叹一口气,就像一个被卖进妓院的小雏妓,被人问起生身父母是谁一样。看着他这幅扭捏软弱的神态,真担心他晚上走在街上,遇到口味重的上海流氓,直接拖到车上给强奸了。
    13年来,韩寒由一个文盲、智障,靠着炒作、欺骗,被利益集团包装成“当代鲁迅”、“青年领袖”。我们通过最初的视频可以看出,韩寒一开始还是很不适应这样炒作的,出来都是呆头呆脑,很滑稽的样子。随着成长,这小子摸索出一套装逼指南来,随时随地都把两个嘴角下撇,做出一副很自以为是的神态。他自己不说什么,自有路金波等炒家跟在他后面给大众解释:“这就是牛逼,这就是传说中的牛逼!”。于是很多人就被忽悠了。关于“牛逼”这个问题,《南方周末》里有个山寨博士叫李铁,他最近发文说自己小时候在农村长大,最喜欢看动物交配,并亲眼见过种猪“精尽而亡”。韩寒嘴角下撇,究竟像不像牛逼,相信李铁最有发言权,希望他能写个文章具体描述一下,画个草图也行。
    “神仙、老虎、狗”这三个词,活脱脱展示了“韩寒神话”破灭的三个步骤。最初是神乎其神,路金波甚至说韩寒拒绝了奥巴马的求见,不知奥巴马是以什么方式提出要见韩寒的?是电话?是信件?请路金波出示一下,让我们开开眼。受到质疑后,韩寒狠蹦达过几下,像猴子套了个虎头,作势吓人。2000万的悬赏直接招来了更多人的围观,方舟子也在其中。这小子好死不死还挤兑了方舟子几句,方舟子是什么人?与他交过手的都知道,他的战术是四面围堵,就留下一条疯路给对手,不投降的,逃出来就是疯子。这些人的下半生会完全成为一个方黑,围绕在方舟子身边,用能学来的所有国家骂街的语言,组成一支庞大的骂街交响乐团,此生只为一人去,骂到气绝才罢休。
    韩寒躲了好久不敢出声,路金波赔钱给他出版《光明与磊落》也丝毫增加不了他出来见人的勇气,大概除了海底捞餐厅,他几乎哪儿都不去。接受采访也要在家里,仿佛到处都是方舟子。方舟子整天躲锤子,他整天躲方舟子。“韩寒赢锤子,锤子赢方舟子,方舟子赢韩寒”,可以就此发明一种新的猜拳口令。韩家毕竟舍不下这么大的利益摊子,于是像个贼一样地试探着露头。先是注册了微博,假装一切烟消云散的模样,发了一篇调侃时政口气的微博,被人一通嘲笑,赶紧删除了。接着韩仁均帮着写了一篇微博,过于掉书袋,一下子就被认出来,又连忙删除了。这就是曾经的“青年领袖”,如今鼠辈成这副德行。到了4月1号,新浪微博暂停评论功能,韩家瞅准了这个机会,由韩寒的老婆金夫人亲自操刀,写了一篇情意绵绵地缅怀张国荣的文章,通篇女人气十足,而且谎话连篇,被人揭穿倒是不好意思再删除了,硬挺着成了大家的痰盂。
    韩寒的文化水平注定写不了东西,只能记账,比如今天干了什么,去了哪儿,吃了什么,还有谁,心情如何等。这是韩家最痛苦的,也是整个事件最具讽刺意味的。韩寒就像玉米面包的饺子,一下锅就立马无影无踪了,剩下一锅汤不汤、菜不菜、肉不肉、面不面的糊涂粥。就像韩寒的脑结构,抄书都不读字,竟然照着字画画,把“拨千斤”画成“拔干片”了。此时我很善意地想象韩寒那些朋友,高晓松、石康、宁财神、易中天等,他们看到韩寒这样无知的狼狈,会不会也笑出声呢?
    按照常理,面对质疑应该义正词严地回应,韩寒选择了逃避,或者说这是韩家的选择。因为韩寒不过是个面具。韩仁均写的猥琐文字挂在韩寒名下,路金波写的充满河南方言的文字也挂在韩寒名下,网站的编辑们也会经常请示韩寒,得到同意后,用他的名义写评论。逃避过后,再想硬着头皮出来见光,总得对质疑有个交代。路金波出版了《光明与磊落》,韩寒起码第一篇文章应该就这《光明与磊落》说道说道,揪着质疑派算笔总帐。口气应该是:“都他妈看见了吧?这就是证据,还有什么说的?之前我不愿意搭理你们,是因为不愿意跟你们扯皮,现在手稿出来了,来吧,有什么招数都使出来吧!”结果却是这小子一声不吭,把这两本书当成两片树叶儿,前面遮一片,后面遮一片,就这么赤身露体、战战兢兢、左顾右盼、小心翼翼地又出来了,还想像以前一样冒充“皇帝的新装”。这不是缺心眼儿吗?还能有人信吗?
    露头就挨打,韩家有些左右为难。在金夫人的亲自指挥下,韩家以韩寒的名义推出了一篇博文《写给每一个自己》。这篇文章中,韩寒虽然没承认代笔等关键问题,却对自己的过去“深刻反省”。说自己最初不过是一个上海郊区的“屌丝”;注意,屌丝不是屌毛的意思,不过像屌毛一样不被重视,好事没有份,只能在旁边干瞪眼,脏事却总少不了,常常无故惹一身骚。韩寒说他之所以能有今天,也是七巧八巧走一块了,恰好不爱读书却能背书,恰好语文不及格却能写小说,恰好开车歪歪扭扭总跑偏,上了赛道却总能活着下来。把自己的一切说的很不堪,把自己过去的耀武扬威、谩骂文坛解释成轻狂。他只是忘了一点,文坛可以骂,但绝轮不到一个文盲来骂。关键是你没有那个资格。蚂蚁告诉别人他娶了大象,每天晚上还把大象搞得很爽;韩寒不但能写书,还把文坛众生骂得抬不起头来;这两件事不是同样荒唐吗!
    在《写给每一个自己》的结尾,韩寒自嘲是“狗”,以此博取大家同情。是啊,身段放到狗的高度了,仰望一切面孔,你还好意思打他吗?我总觉得这一段是他家金夫人写上去的,一则以韩寒的口吻表示对过去行为的忏悔;最主要的,说韩寒过去的生活是“一条狗”,可以发泄金夫人作为一个女人心中的愤怒。他的夫君在公众场合大谈女人,大谈如何钻窗户搞女人,甚至大谈女人的床上功夫“活儿”的问题,但凡一个正常妻子,这是不能忍受的。一句“他好像一条狗唉”,尽显金夫人心中的厌恶。这句话翻译成金夫人的口语就是:“你这个狗日的,整天像一条发了情的公狗一样,正事不干,跟那些不要脸的母狗混在一起,搞来搞去,你家的狗脸都让你丢尽了。”我想大概这就是金夫人的心里话。
    短短两个月,韩寒从神仙变老虎,成了如今自己文中的“狗”。此篇一出,虽然文中悲情博取了一些善良人的同情,但韩寒自此却再也甭想恢复以往的威风了。那些脑残的韩粉也会清醒过来,因为他们的身份将由“韩粉”变为“狗粉”。再没有主心骨的人,恐怕也不会跟着一个自称是狗的人混天下吧。
    韩寒的这一狗怂姿态,直接导致了倒韩派中很多人意兴阑珊:我们是来打骗子的,不是打狗的。眼看着韩寒宁肯承认自己是狗,也不肯承认代笔事实,质疑派突然有点儿无可奈何、哭笑不得的感觉。在质疑派看来,承认代笔不是什么很丢脸的事,这揭示的是目前市场上普遍存在的一种商业欺骗模式。把文化商品化,是对文化的亵渎,尤其是借助自己的智障来反对、讽刺教育体制,宣扬反智主义,这才是我们不能容忍的。韩寒完全可以很坦然地承认代笔事件,说自己也是文学爱好者,并不像大家说的那么不堪,有些是自己写的,有些则是别人写的。其实人们喜欢韩寒,没有多少成分是喜欢那些以他名义写的书,人们更多的喜欢那个被塑造成“敢说真话”,对时政时不时冷嘲热讽的韩寒。韩寒这方面炒作是成功的,接近时评家,比那个作家可受欢迎多了。因此,韩寒完全可以牺牲掉作家头衔,保留时评家的功能。大胆承认错误有可能绝处逢生,比当个“狗”从洞里爬出来强些。这是大家能接受的,他自己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装狗乞怜。这笔帐他没算开。
    倒韩派,也称质疑派,他们中间有些人陆续退出,忙自己的事情去了。看着韩寒这幅模样,就差打出一篇“汪汪汪”来,有些人觉得再质疑下去没意思了,接下来就拿你韩寒当笑话看了。作家“韩寒”已死,大家有事烧纸。纸不是别的纸,是《光明与磊落》,只有烧这两本才对得起那个虚张声势、横行了13年的文坛骗子。那里面充满了笑话与幽默,原先还没人购买,现在作为笑话大全,有些供不应求了。
    不过打惯了韩寒这个骗子的人,不要因为韩寒自称是狗,就去顺手打狗。韩寒还可以继续打,直到他承认全部事实为止。狗就不要打了,至少狗是诚实的。这一点,比韩家全体造假人员,以及这条造假利益链条上的所有人都可爱。
                                              2012/4/7 晚上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评论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