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偶像做“减法”(后韩寒时代的反思) 作者:欧阳贝丹

        “雕塑的秘诀是什么?”
        “减去多余的部分。” 法国艺术大师罗丹这样说过。
        偶像,Google了一下,本意指用木头或泥土等制成的人形。
        1.一种为人所崇拜、供奉的雕塑品,比喻人心目中具有某种神秘力量的象征物。
        2.一种不加批判而盲目加以崇拜的对象。
        偶像哪里来的?当然是崇拜者自己制造的。有人亲自制造,大部分人没有看见那个制造的过程,出世的时候就耸立在某坛上了,大部分道德偶像和精神偶像就是这样的。宗教偶像更是这样,大多都树立几千年了。
         
        都几千年了,为什么要做减法?做什么减法?
        很简单,随着信息传播越来越方便,过去因信息不对称而造成的太多盲目崇拜偶像的状态得以迅速改变。尤其是像Facebook,Twitter,微博等各种超互动信息平台的迅速普及,每一个人都有了分享自己所知的机会——所谓自媒体。
        这样,过去很多秘而不宣的事件真相不断被曝光出来,秘密被揭示出来。
        偶像,当然也将更多的细节暴露在人眼和人心的聚光灯下。一方面是崇拜者的不断吹捧拍马被曝出来;一方面是理性质疑者和客观反对者的显微镜和放大镜齐用的监督和观察更多更精细;一方面是偶像自己站出来说话(当然指活着的偶像,死去的就只有家族继承人或者信众帮忙鼓吹了)那是一种更直接的第一参考资讯。
        一句话,偶像的信息越来越多。几乎是以立体的,3D的,360度的影像,呈现在公众面前。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发现,原来,偶像并非像被宣传的那样完美,并非一直以来在人们心中的那样可爱可敬。原来,偶像身上的问题甚至比普通人要严重。
        原来,历史不像我们一直从课本上接受的那个样子,原来宣传的背后有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事实——就像小日本鬼子不是靠几次地雷战赶走的那样。偶像和被宣传认定的事实后面往往藏着另一个真像。
        原来雷锋的很多宣传照是摆拍的,原来唱红歌的心中是另一种颜色,原来代表着文化良心的文化人很多吃喝嫖赌,很多没有文化,很多假唱,很多乱叫,很多胡说,很多代笔……原来,即使是网络上那个访问量,影响力,也是商业操作的结果,原来到文章后面来跟帖留言骂战的人都不一定真是一个人,可能是网络僵尸。原来数字是可以骗人的,文字是可以骗人的,称谓是可以骗人的,学历是可以骗人的……
        原来,连作家都是可以“作假”的。几乎不识字的人是可以被包装成当代鲁迅的。五音不全的人是可以被电脑整形为天籁之音的。
        原来,外表看来美若天仙的演员都是可以从韩国整形医院量产出来的。
        一句话,偶像身上所有金光闪闪的部分都可能不是纯金质地,这年头,上一点金粉就冒充24K的到处都是。
        时间开始为偶像做减法,大浪淘沙。那些附着在石头表面的泥沙哪里坚持得住。
        良知开始为偶像做减法,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正义开始为偶像做减法,那些虚假的金粉,就随着夕阳归去吧。
        觉醒的眼睛开始为偶像做减法,原来,这么多年是被蒙蔽了。现在才看清楚,我们一直崇拜有加的部分,不过都是我们自己所赋予的品质。
        偶像脸上浓重的化妆品正在被剥去。这是社会的进步。
        最外面那层LANCOME脱落了,第二层SK—ii掉色了,第三层SHISEIDO也粘不住了,第四层直至第十几层,都在脱落中。真相面目辩驳,那是偶像的原始面孔。在这层层的剥落面前,真皮出场不可避免。
        原来,最里面,偶像不过是泥土,稻草,碎石,瓦砾……
        大部分的古龙香水不过是喷在表层的。里面,最深处,一派腐烂的景象。
        世界在还原真相,时间在为所有偶像做减法。
         
        这样一减,有些眼睛就看清了,有些心就觉醒了,有些大脑就开始自己思考了。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们会陷在迷障中,绝无自知?
        就是“加法”做得太多了,我们所希望的一切,不断被我们添加到偶像身上。
        就像面对“韩寒”,就算长相还行吧。问题是长相好的人太多了,拿到演艺界,那是最平庸而稍带奸猾的脸相。好莱坞那个男人出来不比他刚毅坚韧,耐看。可是,偏偏就有人觉得那可以做偶像了。
        就算可以写几篇作文,即便《小镇生活》真是韩寒写的,才12岁就明白大学里的一切,上铺就住着一个研究法国文学的博士,也不至于就因为一篇文字变成偶像吗?再说了,只要智力正常的人也绝对不会觉得那是他写的啊。《三重门》也一样,手抄稿都贡献出来了。还要怎样证明不造假。韩寒真实的文字水平就是那封给石述思先生的私信,就是粗鄙不堪的《小破文章一篇》,真实的表达水平就是数十次在视频现场证明的文不通字不顺,结结巴巴,顾左右而言他。这样一个人怎么承载得起当代鲁迅和公共知识分子的称谓,并实际上接受这样的被崇拜。顶多也就是个当代“粗俗”,或者“公共无知分子”。
        那么,那些光环哪里来的?加上的,涂上的,反正不是天生的。
        就算敢于讲几句给政府瘙痒,小骂大帮忙的话,那又如何?何况那些话实际上也不是他能讲得出来的。思考政体改革,为民主自由呼吁的人多了。为什么单独就他成为偶像,也是加法之下的光环。
        相比任何别的偶像,这个偶像身上被涂上的金粉太多了,多到自身的泥巴支架已经不能承载的地步,难怪这么快就垮塌了。
        身体上不能承受的金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偶像。
        那么多人帮忙的结果,将一个活生生的现实人变成了象征物,企图代表一个时代。想想其实很悲惨的,一个大活人就被这样变成了象征物,变成了精神,而让崇拜者发神经。可悲,更可叹。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抽丝剥茧,韩寒的真相基本也清楚了。韩寒为什么在媒体和镜头前总给人装酷叛逆的感觉?这只是崇拜者的误解。韩寒实际上是真的表现自己,他本来就是那样无知的,他本来就是那样傻。可是,因为上了媒体,韩粉觉得不可能真那样傻,一定是有别的意思,就自己赋予了酷、叛逆的精神。自己开始接着崇拜这种精神,这就是韩寒崇拜的心理起因。
        这是韩寒偶像崇拜者的加法导致的恶果。
        这样的偶像实际上只是孩子的剪贴薄。创意尚且虚弱,遑论思想,也没有视域……即便在垃圾场,如果你愿意认真翻检,未必就没有宝贝,可能比这种偶像好。
        这样的偶像是有害的。偶像的危害在于:偶像越多,个体的思想能力就会减弱,个体的尊严和自由越少,生活在不断的追星和崇拜中,不知道那个才是自我。偶像越大,个体成为奴隶的机会也越大,因为万人景仰,一句顶一万句。如果集中到全国人民只有一个偶像的时候,那就恢复帝制了。万民只要听一句:奉天承运,某某诏曰。
        一辈子忠于某个偶像与一辈子只被一个党派或者团体控制同样的可怜可悲。同样将自己的心智和思考力完全交给了那个控制自己的人。人本自由,天赋权利,却心甘情愿将这一切最神圣的权利放下,毫无原则地投入别人胯下,再没有什么事比这个更低贱。被迫做奴隶是可怜的,自觉自愿做奴隶就不仅可怜,且可恨了。
        赋予了别人高高站在你面前的权利,就相当于剥夺了自己也平等地站在一起的权利。要想衬托偶像的伟大,你就得自己蹲下来,跪下来,或者干脆五体投地。或许,某人比我们在某方面强一些。但反观自己,一定比他在另一方面强一些。人生在世,一定有价值。只要知道这一点,每个人都可以坦然伟岸地站立着的。
        人世之中,没有人有资格成为别人的偶像。也没有必要一定要去拜某个偶像。大树长得高,未必就一定比青草尊贵。凡生命,皆有同样的尊严,在人世选择一个朝拜的木偶,不如去大自然中找一个石头热爱,那是连接着宇宙的父精母血。而人,如果不能平等,就是自己在创造失去自由的机会,就是自己走上被奴役之路。
        再也不想被这种偶像引导的人,要懂得学习减法。
        绝对不再把所有美好的一切寄托在偶像身上,影响自己的心灵世界。而是不断实践“减法”哲学。
        只是用“减法归核”,直奔核心。
        认识一个人,可以;
        喜欢一个作家,可以;
        喜欢一首歌,可以;
        喜欢一句话,可以;
        喜欢一张脸,可以……
        但是,绝对不再竖偶像。
        如此给这个世界的万象做一个以“归核”为宗旨的“减法”作业,世界会变得更清晰,有如近视眼带上了近视镜,白内障遇到神医……纷繁到几乎要了人命也走不出迷宫的世相突然就泾渭分明起来。
        有一个人觉得生活沉重,便去见哲人,寻求解脱之法。哲人给他一只篓子背在背上,指着一条沙砾路说,“你每走一步就捡一块石头放进去,看看有什么感觉 ?” 那人照哲人的话做了,哲人便到路的另一端等他。过了好长一段时间,那人才走到路口。哲人问,“有什么感觉?”那人说:“越来越重啊!”哲人说,“这也就是你为什么感觉生活越来越沉重的道理。我们最初来到这个世界时,每个人都背着一只空篓子,如果我们每走一步都要从世界上捡一样东西放进去,而不知剔除那些赘繁无用的东西,那么,就难免会产生越走越累。”
        对崇拜者来说,那些石头就是偶像。
        减法的目的在于拔掉杂草,正本清源。“人握手而来,撒手而去,先是一件件索取,后又一件件疏散。”这是人生的减法。
        忙于勾心斗角,争风吃醋,你死我活,最终还得回归和谐共赢,这是权利的减法。
        不断赚钱,攒钱,存钱,成为百万富翁又如何?最终仍然要将所有存款不断取出,用之得当在所不惜,这是财务的减法。
        完整的游泳衣将紧裹腰部的那一段裁去,剩下的两段就变成三点式的比基尼,减少布料,但是猛然间增加了多少的诱惑和魅力,这是穿衣的减法。
        一直在崇拜某些偶像,以至于失去了自己的思想,情感,变得唯偶像的一切语言行为为生活的指南。最终连自己也丢失了。这是多么可悲的人生。放弃偶像,将偶像还原成普通人,看看他身上那些完全配不上的部分,或者你比偶像更可爱,更真实,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
        这是偶像的减法。减到最后,偶像会自己推倒自己。
        所有自以为是偶像的人最终都会自己推到自己的,只是他们没有意识到而已。当一个到了某个位置,就会彻底忘掉自己所在的位置,就会得意忘形,就会失态。即便戴着厚厚的面具,谁知道呢?就在某个时候,面具会滑落下来。他起初失态一会儿,马上就觉得,天地之中,唯我独尊,不戴面具也罢。于是本色演出开始,原生态的大戏开始。这时候,他也就倒下了。
        有些读者奇怪,我为什么将韩寒说成是倒韩总司令,把他作为让韩寒偶像倒下最核心的人。不就是看到了他拿掉面具以后的真相了吗?
        自被质疑开始以来的一系列的“精彩”表现,13年来处处留下的“败局”的蛛丝马迹。被各种截然相反的眼光分析。身披无限风光,却藏不住无与伦比的憨傻之态。每一本书,相当于作战计划,完完全全漏洞百出。且留下无数“今天天气哈哈哈”的作战宣言。最后居然将所有作弊的底牌当作一次出版盛事,又高调推出败局大典手抄稿《光明》和《磊落》……这一切都是韩寒自己表演的,将自己身上的最后一块布扔掉了。
        当雷锋的摆拍照曝光,当打黑英雄的黑打情景剧面世——从他逃到美领馆的那一刻起,他将自己推到了,以前所有英雄的加法到此开始减为零,很快就变成了负数;当韩寒的作品上百个疑点无人出面解释。当那些一直以来自以为高高在上的知识分子们用种种粗鄙的语言打击嘲笑质疑者。这一次的减法做得比较彻底。偶像的倒塌是多米诺骨牌式的。
        这样最好,更多普通人可以堂堂正正做自己,不用再靠偶像崇拜生活了。
        每个人普通人都可以看到自己身上拥有超越偶像的好品质。
        我们起码没有参与造假,不冒充作家,不以假作品在社会上坑蒙拐骗。常识比他们多一些,还有善于辨别善恶真假的眼光。
        这样的人,觉醒者,我再说一次,我当你是草根中的人参和灵芝。
        比偶像尊贵多了。
        如果实在忍不住还是要在心头放一尊偶像,就放自由女神像。
        那个傲世天下权威的女神手中高高举着火炬,捧着法律和圣经,代表说人只要在上帝的律法和人间的法律之下,就可以享受顶天立地的人格尊严并享受海阔天空的自由。
        再回味一下神像基座镌刻着的那首美国女诗人埃玛·娜莎罗琪的诗:“送给我,你那些疲乏的和贫困的挤在一起渴望自由呼吸的大众,你那熙熙攘攘的岸上被遗弃的可怜的人群,你那无家可归饱经风波的人们。一齐送给我。我站在金门口,高举自由的灯火。”
        这就是对每个草根说的,是对所有大地上的流浪者的权利的一种认同,肯定,和尊重。她为你点着等,为每颗渴望自由的心照耀。
         
        记得,在一次数学课上,教师对一位学生说:“你怎么连减法都不会?例如,你家里有十个苹果,被你吃了四个,结果是多少呢?”
        这个学生沮丧地回答道:“结果是挨了十下屁股!”
        如果你的认识水平是这样的,那么,就不要读这篇文章了。干脆,回家,将你家所有成员都拉上,崇拜你的偶像去吧。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