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亩产万斤”和“课堂上写出《三重门》” 作者:曹亘

        小时候没书可看,好不容易从周边搬家人的废纸箱里找到一本,也会当个宝似的,直到翻烂还舍不得借别人(可惜那时还没有《围城》)。记得有一本泛黄的杂志,有点像后期的《收获》,《小说月报》之类,印象最深的有2篇文章,一篇是讲抗日的,一个人被日本人追,最后躲到一个洞里,外面长满青草,日本人追来,怀疑里面有人,正用刺刀探…。没了,书后面都被撕掉了,好一阵遗憾,现在想起,还会猜测后面的结果会怎样?另一篇在前面,是完整的,讲一帮回乡知识青年挑战一个种田老经验,比赛看谁种的水稻亩产高。小说写得引人入胜,老经验摆下擂台,小青年前来挑战,从犁田、放水、播种、育秧,然后插秧,都各自施出18般武艺,日夜轮班战斗在田里。开始,老经验占上风,每道工序都抢先完成,然后田头点上一袋烟,笑眯眯地看隔壁田里的小青年还在忙碌。等水稻定苗,老经验发现小青年方法和他不一样,还去指导,说小青年的不对。再往后,等快抽穗时,老经验发现自己的稻叶出现发黄,小青年的也同时出现,老经验还是采取传统方法施肥、扶正稻杆;而小青年不知去哪里搬来一台鼓风机,对着稻田吹。长大后知道,原来是水稻种得太密,不透风,采取人工送风。到最后,决定胜利的时刻来临,老经验先开镰,收割,打谷,称重,每亩6千多斤;然后小青年,还没称重,已经看出胜负了,小青年的量明显比老经验多,结果出来,小青年亩产达到9千多斤。自然是小青年依靠科学的力量战胜了老经验,文章一方面宣传科学,另一方面鼓吹亩产万斤。
        
        当时信吗,太信了,一是因为没种过田,二是正规小说的宣传,不可能假啊。等到后期,看到钱老的一篇文章,亩产万斤从能量转换原理是可能的,意思是每亩地上接收到的太阳,光合作用,如果70%以上的能源都转换为稻米,是可以做到亩产万斤的。这可是科学的解释,道理对吗?也对的,如同人理论上是可以活三百岁的,前提是不吃地沟油、三聚氰胺、不生气、不动怒、不纵欲、不做骗子、不被代表、不被学习…。
        
        再长大,读了大学,除了知识增长外,还知道了逻辑、常识、信仰、欺骗、洗脑…。首先是不相信永动机,然后是水变油,遇到事情,能有自己的判断,尽管有时不一定对,还是有上当的时候,但一定是骗子太狡猾,或者是常识出现错误。后者会抓紧学习,充电,以提高防骗的能力。特别喜欢看侦破小说、悬疑片,主要就是看的时候,也是充当探长的过程,不断分析各种证据,甄别假证。除了情节,这些也是男生爱看侦探剧的主要原因。
        
        前几年出了一个周老虎,这大概是全民网络打假的第一个高潮,最早质疑的自然是照片,几十张照片老虎纹丝不动、眼都不眨,大家开始怀疑是假虎,然后不同专业的人从不同角度开始分析,计算机从图形学、美术的从色彩学、摄影高手从拍照角度等等。记得方舟子提出一个观点,他是学生物学的,自然从生物学的角度看,方说,如果这是一只真虎,肯定会饿死。因为,老虎在食物链顶端,这么多年人类对自然的过度索取、破坏,老虎下端的生物链已经断裂,这个陕西华南虎吃什么存活呢?
        
        当然,从科学的角度,每个证据其实都可以对虎照证伪,但陕西林业厅官员却不承认造假,之前还用脑袋担保,直到质疑派不断挖掘,找到年画。人们吃惊地看到,一个现实中的真老虎,和几年前的年画虎一摸一样,从概率上,这种可能是无限小。但现在回头看,周老虎还是有辩解余地的,他完全可以说,世界上长得一样的人也很多啊,双胞胎不是很像吗?卓别林参加模仿卓别林大赛也只得到第三名。你凭什么说,年画一样,我的就是假的,还因此判我刑,真比窦娥还冤。
        
        这个时候,所谓的现场“铁证”是没有的,除非有人当场拍下周正虎在摆道具、拍照,记录下拍照时间,和相机里的时间作对比,…。
        
        回到主题“三重门”,之前质疑韩寒的知识来源不明,但韩寒用小本子解释,说没读过名著,他说是装B,故意这么说的。总之,一切要么不承认,要么说是开玩笑的。这引来韩粉的阵阵喝彩,以路金波为首的,一再坚称方舟子是构陷,韩寒是冤案。
        
        再用周老虎的食物链看,我们看时间证据,大家知道时间在犯罪证据中是很关键的,我们说猪不可能飞上天,韩粉会说借风吹上去的;一年读20多本名著,看24史,我们做不到,韩粉会说,你们做不到,韩寒可以做到,韩寒游泳不下水,都可以悟出来。但时间,时间对大家是公平的吧,我们过一天,韩粉敢说韩寒过二天,一年365天,韩寒自己也只敢说500天。
        
        三重门40万字,从1998年9月上高中开始写,课堂上写,包括课间休息、体育课和来例假的女生一起在教室写,即使这样,到1999年2月,5个多月时间,除去周末回家,每天要写多少字?晚上还要充电,看《管锥编》、《二十四史》。就算爬水管、泡妞都是吹牛,全部上课时间都在写,每天要写3万多字,还不能写错,一稿呵成,中间还要不断地查阅小本本,摘几段名句,拉几个名人进戏。
        
        韩粉会说,这完全做得到啊,每天就算3万字,每节课就4000多字。好,就算韩寒写字好,写字速度比抄稿快,试想,每节课这么写,老师不知道吗?即使上课不知道,每天不交作业老师不管吗?上课都在写作,数理化考试能考出来吗?学校这半年不去告诉韩仁均吗?
        
        看到这,韩粉还会狡辩,说不定韩寒初一就开始构思了,高中才动笔,他不就是因为写作才七科红灯吗?
        
        我问韩粉,你读过高中吧,数理化不听课,是挂红灯还是考零分,韩粉又欢呼起来,是零分啊,韩寒真的是零分,连“白卷”是都展示了!(白卷是99年12月)
        
        那我只能说,你们当韩寒是天才的同时,把松江二中的老师包括领导、还包括韩仁均都当成猪了。一个人一学期都考零分,那是什么样的“天才”才可以做到,看到学生都考零分,只有猪才不会发现,只有猪才不会通知家长,只有猪一样的家长在《天才韩寒》里只字不提。
        
        我们再看韩寒自己在《第三个人》中是怎么描述的:“进了松江二中,无父母管教,很幸福。我每天上课看书,下课看书,图书馆的书更是被我扫荡干净,只好央求老师为我开放资料库。中午边啃面包,边看“二十四史”。为避免我的文风和别人一样,我几乎不看别人的文艺类文章,没事捧一本字典或词典阅读。”
        
        上课在看书还是在写三重门?还是边看边写?一个学期,几十本中外名著看完,《二十四史》读完,《管锥编》看完,三重门也完成了。
        
        我们再看,还是《第三个人》:“看了书后,我却懒得写。我最恨人家看了一本书就像母鸡下蛋,炫耀不止。我美其名曰自己乃是多看少写。”不对呀,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写三重门吗?哦,抄写的不好意思说!
        
        再说《围城》,自己都承认不看文艺文章,梁实秋的作品看过吗?《头发》怎么去模仿梁实秋的《理发》,《求医》过了13年,现在出手稿终于想起来了,这是梁实秋的文风。望子成龙的韩仁均自己读这么多书,怎么就不让儿子离墨近一点?这学习障碍不该是你的遗传啊?
        
        谢天谢地,除了“文笔”,天才终于学到另一个词“文风”。
        
        再看最近的《写给每一个自己》:“我也常说,为了避免早期作品中模仿他人的痕迹太重这个缺点,我不再看其他人的小说,但一定不能停止阅读,只有阅读,才会进步。”
        
        是不再看其他人的小说,还是开始就没看,怎么总是打自己的脸。
        
        谎言太多太多了,足可以打造一辆赛车,回到主题吧。亩产万斤,历史上是个笑话,但未来也许可以做到,毕竟理论上是可能的。课堂上写《三重门》,理论上也可以做到,前提是看完几十本中外名著、读完《二十四史》、熟读《围城》等钱钟书以及梁实秋作品,有一定阅历和经历,老师特批课堂上不听课、不做作业、不参加考试、…,5个月写出三重门是可能的。但一个活了一百年(1982-2082)的天才韩寒什么基础都不具备,什么条件都不需要,就做到了,课堂上抄出《三重门》,此等壮举,尽管是抄写,也可作为媲美亩产万斤的神话写进“中国文学史”了,可惜这个神话注定是“世界文学史”的一个笑话。
        
        痛心的是,为何我们这块神奇的土地,总是产生这样的骗局和笑话?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