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正义的道路很遥远 ---- 作者:欧阳贝丹

——关于肖鹰教授《贺卫方与方舟子定律》的文章,及贺卫方教授的微博和回应谈一点看法,以此向各位求教

2012-04-16 13:24:30 肖鹰教授在凤凰网发出《贺卫方与方舟子定律》一文。肖鹰教授的文章中提到了@贺卫方 三次或明或隐的谈韩寒:

第一次:“@贺卫方: 心理医生不必看,只听公知老鹤言:苦不苦,想想富士康里打工族;冤不冤,看看舟子如何攻韩寒。2月7日22:36,来自新浪微博。

这则微博的核心是说韩寒很“冤”,法学教授既然说“冤”,肯定以为是错案冤案了。只是,教授的文字太短,看不出是经过严谨的证据论证,从法学角度定的“冤”,还是完全从感情的角度帮忙“喊冤”,又或者真的是陷在肖鹰教授所谓的“方舟子定律”里面发出这样的“冤嚎”。我倾向于最后一种,即肖鹰教授的观点。贺卫方教授在后面的回复中会体现出这一点。他甚至都不愿意提到方舟子的名字,以“某”替代,可见从心底里是有些芥蒂的。

第二次:贺卫方:【理解艺术文学】有人把艺术文学的创造当做一种经验活,必须有经历,才能出作品。其实,没经历,未必不能通过其他途径获得知识。况且文艺创作离不开想象力,甚至虚构出那种比真实世界还典型的文学天地。贝多芬晚年感叹他的境界只当得八岁的莫扎特;吴承恩无需与妖魔鬼怪同吃同住才写西游记。 2月7日 23:16,来自新浪微博。

这则谈文学创作的经验和想象力。道理初看没有错。文学是要想象的。但是忽视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一个人的基本年龄和生活经验。想象不会凭空而来,一定要先有一些经验、知识、见闻等。韩寒当时“创作”长篇小说《三重门》时才十五六岁,那以前,按照韩寒之父韩仁均先生的说法,韩寒基本在读《少年文艺》,生活空间基本固定在一所学校里。无论从知识和经验都是相当不足的。

贺卫方教授肯定没有读过《三重门》,“三重门”引人极度疑惑的重点还不是想象力——想象力部分其实欠缺,而是里面过多的“知识点”。如果说,故事情节和人物都是可以想象虚构的,那么知识点则绝对无法靠想象虚构完成。一个不读过《红楼梦》的人不可能引用《红楼梦》里面的知识点,何况,《三重门》引用的书籍七八十种,名人数十种,甚至涉及多种语言、文学流派、宗教、文化、政治、教育等。大量的人物活动背景又放在大学文学社。里面甚至有“古诗词”,韩寒自己说,是一次性成稿,包括两首词《苏幕遮》和《少年游》,从出版的手稿看出,一个字都未经修改。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要一次定稿完成20万字的长篇小说,太不可思议了。

贺卫方教授在微博上展示过自己的一页手稿,就那么一篇文字,那手稿也有很多修改。不知道韩寒如何做到一部长篇只有错别字的修改涂抹,任何情节、人物、故事都一次成型?这种奇迹,贺卫方教授打心底相信吗?

道理就这样简单。如果贺卫方教授没有读过《三重门》,也一样不可能讲出并引用里面的任何知识点。而质疑者将那本成名作作为核心分析对象,大部分代笔的证据就是从里面发现的,加上韩寒自己的“呈堂证供”,各类采访视屏作为验证。基本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代笔“证据链”。但是,贺卫方教授不去看那些内容,也来断案了。并用吴承恩与西游记的关系来佐证。关于《西游记》,现在疑点不少,只是有一点,按照常识做推测,里面的那些虚构和想象,能否由十五六岁的吴承恩完成?

这就是常识的力量。我虽然敬重贺卫方老师,但是也相信,假定他没有读过《罗马法》,也是不可能引用其中篇章的。他十五六岁的时候,应该也无法凭想象力就将整个中国社会的司法现状全部想象出来。

第三次:“@贺卫方:【莫须有与想当然】陈之藩读小学,某次作文自己甚是得意,居然排名末位。他问国文老师,老师说:你一个小学生,绝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作文,一定是从杂志上抄袭而来。陈说绝无此事。老师答:你如果说你不是抄的,拿出证明来。证明自然是拿不出了的。他既委屈,又无奈……http://t.cn/zOp9gSm 4月15日 10:57 来自新浪微博。”

这则故事很厉害,讲了三个重点,一是暗讽老师“莫须有和想当然”,二是所谓“自证”,三是“韩寒委屈了”(这是暗讲)。事实是否如此呢?

质疑者的所有质疑都以韩寒公开“发表”的作品和视频采访为依据。并没有所谓“莫须有和想当然”的问题。贺教授之所以还是这样认为,与前一点同样的原因:就是从来不去看质疑者的疑点所在,也不看韩寒提供的文本。

也就是说:不看证据。而这一点,对一个律师也好,对一个法学家也好,都是致命伤。

韩寒自己说:他所写的一切都可以成为“呈堂证供”。韩寒自己说自己不读书,自己说自己没有看过《红楼梦》,自己说文章中的那些那些不是自己写的……贺卫方教授是相信什么呢?

如果相信韩寒,那么韩寒的这些话就是在否定自己。起码制造了无数相反的口供,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判断?何况,那些回答都是韩寒在自愿接受采访,心情愉快的情况下说的,时间跨度长达13年。也没有所谓刑讯逼供,也没有谁堵在韩寒家门口强迫回答。

质疑者进行细致的文本分析,相当于分析案情,发现太多矛盾,作为法学教授的贺卫方先生又会如何决断呢?如果看过分析,经驳斥站不住脚,那好。是严谨态度。如果从来不看,就是一句“推断”,你们那些质疑是推断的。这就糟糕了。

可惜,我们看到贺卫方教授处理这件事很简单,就是相信韩寒是冤枉的,至于别的,不想加入论争。

他也抱持了作家不能自证的“观点”。这个观点事实上是有问题的。

作家完全可以用自己的能力自证。但是韩寒现在体现出来的能力恰恰证明了他不具备写作那些小说的能力。

肖鹰教授可能没有发现,实际上,贺卫方教授还有一次暗讽了质疑者。3212:11微博贴出了一页【雷锋日记】手稿,他写了如下文字:“这手稿,通篇没有一处修改,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嘛。”

结合当时质疑者正在分析韩寒手稿的语境,就清楚了。好玩的是,接下来教授贴出了自己的一页手稿,则是有很多修改的。这就让读者弄不懂,教授到底想说什么了。

网友@Fare-Well  将肖鹰教授的文章艾特给@贺卫方 先生,说:“贺老师你对肖鹰教授文章《肖鹰:贺卫方是“方舟子定律”的牺牲者》 http://t.cn/zO07PBC怎么看? ”

@贺卫方 先生回复说:【谢谢肖鹰教授】拜读大作,感谢批评。不过,所谓某某定律牺牲者之说,还是稍嫌过甚其辞了。某对我的攻击,向来都是娱乐价值大于批评,于我而言不过浮云。至于我的微博,写的不过是自己对文学的看法,例如最近引用陈之藩的一篇,乃三年前的读书笔记,压根没想介入什么争论。牺牲云乎哉!

这里没有用方舟子先生的名字,其实,从心理学的角度,已经陷进肖鹰教授所说的“方舟子定律”,这不提名字就是有意想回避、不愿意、不屑、懒得……无论什么感情,这个不提已经将态度表达出来了。所以,有理由推断,贺卫方教授为韩寒喊冤,在某种程度上只是因为心底里“不喜欢”方舟子。应该不属于真正的学术角度上的喊冤。

@贺卫方  教授说自己只是谈对文学的看法。明明已经指名道姓在为韩寒喊“冤”了,还将三年前的读书笔记都拿出来作为理据了,怎么又一句浮云就否定了?难道在如此的真假是非面前,法学家也是故意装糊涂,还是有另外的原因呢?

另一个网友@穆铎之 在评论中说: 作为贺卫方教授的关注者,我发现,除韩寒事,贺教授至今仍保持着法学家的理性和正气……然而,在韩寒事件中贺教授……却非常机智而鲜明地与野蛮为友,而背离罗马法精神的常识了。

对此,@贺卫方 教授回复:“穆先生,只要质疑者没有拿出直接而非传言证据,我们只能推定韩作出自本人之手,这正是法律的标准。”

这句话的问题又来了,将质疑者所有的文本研究放在一边不看,来一句“传言证据”,将一切研究成果否定了。文本分析中的疑点是传言吗?韩寒那么多的视频采访是传言吗?韩寒自己的各种语言口供是传言吗?萌芽杂志社那么多不能解决的疑点全部基于当时的大赛公开资料,是传言吗?

我不知道贺教授所谓的直接证据是指什么?

面对上百个疑点,作为法学家的贺教授不研究疑点,却靠“推定”在为韩寒辩护。那么,推定的依据又是什么呢?

有一部外国电影,叫做《魔鬼代言人》,讲的是律师,如何帮助罪犯开脱罪责。当然,律师的职责之一就是帮助嫌疑人维护自己的权利,但是,不能无视所有的指控和疑点,大咧咧的只说一句话:反正我认为他就是冤枉的。

作为一个广受尊敬的学者,贺卫方教授如果真的拿不准韩寒事件,或者不想加入论战,当然是可以的,那就对这件事不发言,也就行了。可是偏偏他发言了,而且好多次。如果发言,就应该研究一下韩寒自己的“呈堂证供”和质疑者的各种研究发现,也就是研究疑点。

如果觉得这些疑点站不住脚,教授应该写详细一点,从法理的角度破解,那就彻底帮了韩寒了。

如果仅仅采取无视资料,又要肯定表态,又要帮忙喊冤的态度,就不能算严谨了。

可见,中国知识分子,即便如此客观理性的人,也难免受到情感的影响而背离了专业精神和品质。明明有那么多的疑点呈堂了,还是可以不看,就帮忙喊冤。只是,这样的喊冤未免太没有力量,反而影响了自己的形象。

真假,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还让多少名流把持不住自己的节操,谈公平与正义,道路势必更坎坷,更远。

随便谈点看法,请教贺卫方教授。

                                     2012.4.17  于日本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评论

访客的头像

贺老师该在研究一下证据学理论了。谈太多的XXX在这件事上没有。最新的微薄画蛇添足。除非我们都是傻子。这种3岁小孩的倔强不要也罢。
石河子凉皮。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