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代笔事件及监管公信力丧失 ----王之洲

来源:http://blog.ifeng.com/article/17424376.html


-------------

4月19日这天,从肖鹰教授的博客中看了题为[韩寒代笔出版《三重门》涉嫌犯诈骗罪的刑侦分析]一文。仔细通读之后,立即认定这篇极具刑侦色彩和极有说服力的文章的发表,将标志着众多有良知公众质疑“韩寒代笔”的网络事件开始向着有利于“倒韩派”的方向“惊天大逆转”。一直被韩仁均和韩寒父子用“图谋获利”的无耻谎言掩盖了十三年之久的诸多事实真相,终于经此文的“刑侦分析”一点点至完全彻底“原形毕露”地展现在有良知公众的面前。可以说,韩仁均和韩寒父子因其欺世盗名、挑战社会道德和良知的无耻行径而接受法律制裁的那一天已为期不远。

  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问号”却又如影随形般在我心中萦绕纠缠----作为“负责任政府”的一个组成部分,相关文化监管部门为何竟然会对连普通文学爱好者都极容易鉴别认定的韩寒“假冒天才作家”一事连续十三年地“监管缺位”?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眼不见心不烦”?还是像北京大学曹文轩教授那样,其实早就看穿了这场“文学天才骗局”,却又受制于“文学市场化魔咒”而只能“视而不见”、“顺水推舟”地予以“默许放行”和“放任自流”?若不是IT人麦田先生凭直觉和难以压抑的良知率先捅破这一罕见“代笔和假冒天才作家丑闻”的窗户纸,这场中国文学史上绝无仅有、奇耻无比的极丑“闹剧”和父子联名涉嫌诈骗犯罪的行为,恐怕仍会在当今文坛、在相关文化监管部门面前“有声有色、丑态百出”地一直续演下去吧?

  可笑吗?可悲吗?

  这就是中国当代文坛切实存在的实际状况!

  从社会公众角度看,文化监管部门不仅要对整个社会的文化发展进行正面的、积极向上的引导,还要对各类“假冒伪劣”、违规违法的文化现象予以及时到位的制止和毫不留情的铲除;只有这样,文化监管部门才能凭借如此这般具体而又可见的监管行为在社会公众面前赢得自身存在下去必不可缺的“公信力”。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韩寒代笔和“假冒天才作家”的丑闻在网络媒体大面积、高强度曝光已三月有余,可至今社会公众都未能从相关文化监管部门听到“只言片语”的回应或反响,这样的状态正常吗?回想当年三鹿集团因行销多年含有三聚氰胺成分的三鹿牌婴幼儿奶粉被媒体曝光,引起国家领导人关注,才使相关当事人受到了应有的法律制裁。难道韩寒代笔事件和涉嫌诈骗犯罪的行为也要“复制”这一“模式”走向它最终的结局吗?

  细细想来,韩寒代笔和“假冒天才作家”这一丑恶现象持续存在十三年来,的确已然像在牛奶中添加了冒充蛋白质含量的三聚氰胺一样,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健康发展产生了不容忽视和影响极坏的“结石”作用。一个用他人所写作品署上自己大名冒充所谓“天才作家”和“畅销书作家”的人,竟然还能被成千上万盲目“追星”的“粉丝”拥戴为“80后意见领袖”,成为在中国当代文坛上可以“抄书装逼”、“呼风唤雨”且又极具影响力的“新时代之屈原”、“当代鲁迅”和“文学大师”、“富豪作家”。这样一种明目张胆藐视道德法律、欺世盗名、图谋获利的明显涉嫌诈骗犯罪的可耻行径,不仅完全将中国文学几千年积淀而成的优良传统和中国文学本应拥有的世界性影响力践踏得“体无完肤”,同时还用其充满虚伪性、矛盾性的“文学天才光环”将中国当代文学健康发展、走向世界的应有空间粗暴地予以“封闭”,使得中国当代文学不得不因这一“结石性病灶”的持续存在而变得“了无生机”和“气息奄奄”……

  俗话说“物极必反”、“咎由自取”。当这场“堪称21世纪中国文化第一造假案”(肖鹰语)的“假冒文学天才丒剧”(之洲语)上演至“高潮”之时,也就必然要依照“惩恶扬善的法则”走向它行将“落幕”的终点……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