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二升在高楼的精彩回复

 围观天涯高楼渐起,有疲倦之感,但看莫楼主一心想稳住这楼,禁不住多说两句,感想甚多,结合一下自己的工作谈一下吧。
  本是从医二十年,没有什么大的成绩,手底下救过几个病人,专业也谈不上出色,算是才疏学浅,但对于正义和公理,向来没有丧失希望。这次倒寒,有很多人写出了很多有价值的文章,这回本人试从医生的角度出发,对于韩寒的质疑作一医学诊断思维上的解释,如有不妥,请大家勿笑。
  有些挺韩者认为没有铁证来证明韩寒并非代笔,这一论调已有很多人指出它的荒谬;对于推理逻辑这一方面我虽不是强项,但诊断病人的病情则需要用到逻辑判断与理性思维要,这与警察判断一个人是否撒谎有共通之处。譬如如何判断诈病亦是需要医生来解决的。
  以现代医生看病为例来说明。曾有同学玩过虚拟医院这款游戏的人,会发现只掌握一点医学知识,按照一定的规矩,就会对系统给出的一些提示做出正确回答,那么就会对虚拟病人做出正确诊断,这一点并不很难;只要你遵循了一些正确的原则,就会做得到。这些原则,就是我们医生常用的种种临床思维。而事实上,由于医生作为一个人能够掌握的知识有限,现在世界上已经在开发类似的诊断系统,来减少由于医生个人的知识局限来导致人为的失误。但在日常生活当中,医生们现在仍然遵循着传统,利用自己的知识和经验来解决诊断问题。我们来看,医生对一个病人的情况做出正确判断,是依据病人的主观感觉(症状),和对病人的体格检查(体征)来做出初步诊断的。按照正确的诊断思路来一步一步进行;难道个个都是拿着显微镜深入到细胞里面去看病人得了什么病吗?绝大多数时候,医生都会遵循正确的思维原则,根据病人表现出来的症状和体征,来推断病人可能的病症所在。医生会将病人可能的诊断在大脑里形成一个推论,然后进行各种检查来验证诊断的正确与否,如果不符合自己知识构当中对疾病的认识,则需要进一步检查来修正自己的诊断。这个过程不可能借助到神力或者无法解释的自然力,我想这一点看官应该明白。否则医生就不是医生,只会是巫婆和神汉了。
  以外科系统最常见的阑尾炎来为例说明。假设一个从无任何疾病的病人诉说以下症状,而医生做检查以后,会根据体检结果很快地做出诊断。如此人病历书写:“转移性右下腹痛四小时,右下腹麦氏点压痛、反跳痛、肌紧张;结肠充气试验阳性、闭孔内肌试验阳性;血常规外周血白细胞显著升高;”那么任何一个经过简单训练的医生即会据此做出急性阑尾炎的诊断而将病人收入外科准备手术了。
  注意,我们这里根本没有看到阑尾,也一个字也没有提到与阑尾有关的影像学检查,那么医生凭什么给病人诊断成阑尾炎?这里,我们所用到的种种病人的症状、体征以及各种检查不妨称之为证据,可以说,任何一个单一的证据都不能给病人下“阑尾炎”的诊断,而这些证据结合成为一个证据链以后,它的诊断效力就会发生质的变化。
  “转移性右下腹痛”,这是病人的主诉,这一条证据的效力并不大,其他疾病也可以有这种症状,比如肾结石、肠炎等等都会发生;而麦氏点压痛算得上相当有诊断力度的证据,但有时并不明显;而且像憩室炎等疾病也可能出现这种情形,或者肠套叠也会有发生;反跳痛、肌紧张也并非阑尾炎所独有;结肠充气试验和闭孔内肌试验也并不总有效;外周血像升高是很多急腹症所共有的表现,也不足为奇;但当这些情况在同一人身上出现的时候,那么此人阑尾炎的诊断即有相当大的可能性成立。而事实上,当这种情况出现时,外科医生将毫不犹豫给病人推进手术室,切除病人已经发炎的阑尾,甚至此时阑尾已经化脓或者穿孔。
  如果医生只根据以上所出现的任何一条依据给病人诊断成阑尾炎,那么此人不是白痴就是混蛋;但只要他把这些诊断依据结合在一起,即使是医学专家也不会提出异议。(这里我把诊断过程简化,而且没有提出性别和年龄的差异,事实上疾病诊断比这个要麻烦一些,但是过程大致如此。在医疗事故鉴定当中,医学专家们也正是根据当事医生是否违反了医学原则来确定责任的。)
  刚才有网友提出了鉴别诊断的问题,我在这里加上一段来解释:鉴别诊断对于疾病的诊断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说需要将医生心目中的诊断与其他有可能与此相混淆的疾病区别开来,这一条甚至是衡量一个医生水准的重要标志。为避免人为的误诊,需要尽可能多的临床资料,但如何判断这些资料是否对于该病人有意义,则仍然需要在医学理论的指导下,进行正确地思维才可能得到正确结论。因此正确的思维方式至关重要。有些疾病不能够得到正确诊断是因为医学水平尚不能够解决,但大多数常见病是能够在进行一些简单的问诊和体检之后就可以得到正确诊断的。很多医学大家都提到了这一点,就是要有正确的诊断思路。
  还有一点,就是在情况紧急的时候,不能够等待足够的证据,有时候就要采取必要的措施来抢救病人。如上例,如果病人出现急性阑尾炎的症状,医生却在不断地寻找其他可能疾病的诊断,来实施一些耗时费力的检查,病人有可能会因为阑尾穿孔而导致腹膜炎,甚至死亡。所以要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完成检查和诊断,这也正是科学思维的重要性所在。
  尽管我尽量避免使用医学术语来写这一段,但是仍然感觉到有困难,或者使读者们感到不好理解,在此抱歉。不过,我想大家应该明白,按照这个思路,我想不难理解为何质疑者们对韩寒进行的诘问并不是吹毛求疵。大家是从常识出发,从正常的逻辑出发来谈问题,根据已出现有的种种迹象,韩寒表现得根本不像一个能够写出数本小说和一大堆精彩博文的“天才”;更像一个文学白痴。
  对于韩寒的质疑,正如同对一个疾病的诊断一样,遵循着常识与医学原理,是不难分辨出一个人是否有真才实学的。如果韩寒的确写过那么多的小说与文章,他不会也不应该在脑子里完全没有相关的印象,因为现代科学已经证明,记忆是脑中蛋白质合成的增加以及神经联络的增多,这些东西绝对不会在短时间内消失。因此质疑韩寒绝不像某些人所说的是胡乱猜疑,是搞文革那一套。
  有人会用“天才”论来解释这一切;但就如前面我说过的,一个医生在看病人的时候,即使是中医,也会按照中医的那一套理论来解释自己看到的病情;如果该医生脑子里只是想着神啊鬼啊天才啊,那他一定会把病人的病情看成邪魔附体,说不定得开上几个符子,弄点黄酒,在旁边念念有词;而病人会在痛苦中死去。请诸位不要发笑,这一幕在古老的世界上曾经无数次的上演过,有无数人曾因为巫师的诊断而丧命。在中国的乡下,仍然有很多人相信这种无稽之谈,请诸位问问自己周围人就知道所谓的封建迷信有多么广阔的土壤了。
  好了,既然我们知道医生看病时个定然会遵循医学原则,会根据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病理生理学、外科学、内科学等等等等已经被验证过的知识来诊断病人,如果他不这么做,在医学鉴定会上将会被医学会判定为违反原则而受到处罚,那么在韩寒代笔问题的判定上面,为何那么多的人愿意相信神迹或者“天才”之说法???如果您是医生,当病人出现问题,您回答说,那是神的旨意,神让他陪伴去了,请问有人能证明此医生说的是胡话吗?按照韩粉和某些公知的说法, 这是成立的,因为没有人能证明不是上帝把他召唤走了,不是吗?
  写到最后,我感到一阵一阵的难过。前一阵子不断出现对于医生的攻击和杀戮,许多人在那里叫好,我不评价这一事件里面各方的过错;只想说,做为围观者们,公众的科学素养如此低下的中国,又有多少人能够理解方舟子先生对于假黑事件的揭露,事实上是极大地改进了我们的生存空间?如果没有求真者们的努力工作,如果您生活在一个张悟本、李一大师们呼风唤雨的世界,当您虔诚地把自己奉献给无知和骗子们时,您还会如此需要现代科技文明来保障自己的健康么?
  为了常识与独立自我的思考,写下此文,以此支持那些于科学和文明的支持者们。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