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溜得了吗?——不妨拭目以待! ---- 作者:世道浇漓

        韩寒最初狂砸2000万悬赏找代笔者,砸跑了麦田,却惹来了方舟子。有人说方舟子“肘”,有人说他“疯”,有人说他“病”,韩仁均还恶毒咒他“死”。韩粉几乎用尽所有恶毒语言和脏话泼向方舟子,同时受到所谓公知“联名”夹击和罗永浩“基金门”挑事之骚扰,但方舟子依然不改初衷,一面分身应战一面继续“文本分析”,质疑未止,就像拿把手术刀在解剖死狗,零刀割肉,把“韩寒”文章切得体无完肤,惨不忍睹。韩寒经过最初的交锋之后,自感力不能支,败下阵来,拖曳而逃,落得面子里子尽失。无奈之下,韩寒三番五次高调呈递诉状,诉方舟子侵犯名誉权,韩粉们欢呼不已,似乎韩寒必胜,方舟子必败,还要搭上10万块钱。韩寒恬不知耻地夸口要拿10万元赔偿给韩粉们买电子礼品以表爱心。切,真他妈滑稽可笑,你那帮粉丝就是这等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这么好糊弄!

结果是折腾了半天,韩寒这小子一会儿上诉一会儿又撤诉,反复无常,最后不了了之,这让韩粉们很纠结。其实韩寒其用心是想吓阻方舟子。这招唬唬麦田还行。麦田名气不大、底气不足,又没有多少粉丝支持,忽见韩军蜂拥谩骂之势,有点心怯,只得道歉退场。照说韩寒势要穷追猛打,挖麦田的祖坟才解恨。蹊跷的是韩寒却一反常态,不再穷追猛打,欣然接受道歉,态度还十分“大度”。明眼人不难看出,麦田的质疑已经触及到韩寒的危机底线——代笔造假。韩寒虚张声势其实是色厉内荏,难掩恐惧内心,见麦田缴械投降,正求之不得,立马顺势下台阶,图的就是尽早摆脱纠缠,息事宁人。可是韩寒看错了方舟子,一张臭嘴逞强招来一个讲不过,写不过,斗不过,软硬不吃的打假专业户。你告方舟子,方舟子可不吃这一套。用一句民间不太好听的话来形容,方舟子就是——滚刀肉,任死不怕,还怕你上法庭。知道怕,就不会仓促上阵才找弹药,正因为准备不足,且无重磅炸弹,才给你韩寒留下狡辩喘息的机会。

韩寒为什么撤诉?应该是有师爷指点,权衡利弊再三——上诉无异于自杀,一旦司法介入韩寒肯定玩完!我们从以下几点看:

 一、谁主张谁举证原则。既然韩寒状告方舟子诬陷自己的作品有人“代笔”是名誉侵权(损害),就要自己举证。法庭上笼统模糊地举证肯定不行,要具体列举方舟子哪篇(些)文章,甚至哪段文字与事实不符,是构陷,给自己造成名誉损害。那么,韩寒该找哪一段呢?是举《求医》、《书店》、《杯中窥人》还是止举《三重门》?韩寒不敢过多找麻烦,找屎往自己脸上糊,可能止举《三重门》,这是他自认为得意的“杀手锏”——“手稿”证明一切。

那么法官是否也要方舟子拿出证据呢?当然要。方舟子有没有证据?直接证据没有,我的证据就是诸多“质疑点”。成不成立,由法官采信定夺。韩寒只要做出合理解释、有理辩护,得到合议庭采信,方舟子即告败诉。方舟子说的很明白,即便输,“可赔钱,不道谦”。如果韩寒赢了这场官司,那韩寒不就登峰造极了吗,那就不是上海大金子了,而是全国大钻石啊,岂不光芒万丈。呵呵,多好的黄粱美梦!

会有韩寒期望的结果吗?梦也。韩寒太小儿了。应诉前方舟子一定会选择大量且有说服力的重点质疑点,并形成一条质疑证据链,指向韩寒参赛造假、文章代笔,向韩寒发起质询攻击。韩寒在网上可以答非所问,罔顾事实,王顾左右而言他,你也奈何不了他。但在有准备、有提问技巧的律师追问下,经不住三问两问,韩寒就会头上冒汗,两腿打颤,不能自圆其说,心理很快崩溃,谎言不攻自破。此时的韩仁均再能,只能干着急,也只能作为证人出场就某个问题证言,不像现在白天是韩仁均晚上是韩寒。天下无奇不有,父子共用一个名字,笔迹又颇相似,人妖一体,搞不清“韩寒”到底是哪个“韩寒”。

二、证人的尴尬。韩寒要为自己复赛洗白,就要请萌芽当年诸多评委出来为韩寒作证。要证明三重门手稿的真实性,还可能牵涉到松江二中许多老师和同学,甚至更多有利害关系的人。法庭上原告陈述事实、证人出庭作证或出示证人证言,不能任你油嘴胡说、反复无常,要负伪证责任。法官只要你陈述事实,是,就是是,非,就是非,模棱两可即过不了关也不与采信。以前打电话补赛的事咱先不说,最近新出“韩寒为什么列在C组”的质疑,赵长天解释说是“排版错误”,好在没说是“临时工”。法庭真要认真起来调查萌芽造假的事,还不要了赵长天、李其刚、胡玮莳、叶兆言等人的命。松江二中那些出于面子为韩寒说过两句好话的同学和老师,还会出来担风险作伪证吗。

  三、书稿证伪。韩寒一再声称三重门手稿是未经修改的亲笔原稿。法庭上可不是你说真就是真,嘴硬没用,狡辩更无用。方舟子肯定会提出技术鉴定要求。出示的手稿要做笔迹、墨迹、纸张等技术鉴定,有可能还要提取韩寒和韩仁均的笔迹作比对鉴定,当然还有咱不知道的鉴定手段。如果有假,彻底玩完。

四、法庭辩论和质证的博弈。韩寒恶人先告状,并非先机占尽天平倾斜,不要忘了被告的辩护和质证权利。首先,韩寒(或代理人)或辩护律师要回答被告方所有(法官允许的)质疑。那些“忘记了,不记得了,不想回答”的回避推搪之词,法庭上是不接受的。所有辩论辩护词都一一记录在案,作为呈堂证供,你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胡咧咧吗!法官自由心证,就会判你败诉。(当然有合议庭裁决)网上打口水仗媒体或许不介入,但法庭上爆料出来的东西,电视台立马蜂拥而上,平面媒体铺天盖地,连篇累牍,在加网上评论,也许对方舟子不利,也许对韩寒不利,韩寒此时还能装逼hold吗。所以韩寒认怂撤诉是明智的。

韩寒龟缩两月,以静制动,俟机而动。果然,见方舟除“文本分析”之外并无更大动作,再看方舟子犹如唐吉可德单挑风车,媒体和公知也没有积极跟进,质疑事态没有进一步恶化,不免心中窃喜,憋屈两月,终于松一口气。网上韩粉已出失望怨言,韩氏父子思忖,此时再避战不出,恐怕会失去更多韩粉的支持,影响《三重门》(手纸)销售,广告代言也有泡汤之虞。哎!鸡死了还要蹬腿,即便最后塌台,也要做最后一搏。名利名利,名在前为虚,利在后才是实,是硬通货,何不捞取韩粉最后一吊钱,留作日后他图之资。于是趁方舟子受到联名夹攻、罗永浩基金们挑事之机,特地选愚人节出来,借悼张国荣之名为自己举幡还魂。世上有这么缺德的人吗!张国荣与你何干?死了才知道人家,不觉得对不住张国荣,还要攀附英名为自己遮丑,还自作多情要给人家写歌词,真他妈下作无耻之极,就不怕张国荣在阴间等你算账,掌掴你那张脸。后出一篇《写给每一个自己》,还是谎言的继续,倒是为了平息众怒,言不由衷地自贬自抽了自己两大嘴巴,不疼不痒做做样子,以示真诚,骨子里是变着法为自己开脱。一反面叫冤诉苦,大打悲情牌赚粉丝的同情分,一方面讨好骑墙中立者。韩寒曾经说自己是“猪”,现在又说自己是“一条狗”。咱用不着“回头看”,就现在看也是“猪狗不如”!

我主张质疑事件法庭见,真假周老虎闹腾一年,双方祭出头颅也定夺不了,一上法庭,马上了断。周正龙嘴硬,脑壳还在,但却吃了牢饭。(周正龙替罪羊为利益集团埋单有点冤)韩寒代笔门如出一辙,网上再吵,没有裁判,韩寒什么都可以认,就是不承认代笔,底线不保,什么都是浮云,他懂。法庭一开就不一样,必有公断,尤其牵涉到公众人物的社会诚信道德问题,是支持质疑,还是否定质疑,这是引导社会价值观走向的大问题,不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法庭敢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吗,不敢!如有闪失,必然引起更大一波的舆论纷争,质疑将会升级到其意想不到的领域层面。后势走向,结局如何,未可知也。

   可是——韩寒溜了。

   韩寒溜得了吗?拭目以待!

:世道浇漓 加帖在 中间地带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1个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