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域还是私货?— 简答李剑芒 — 作者:倍 魄

  本来想回应@爱印思躺 的长文,在他的微博里发现的李剑芒的《不尊重私域,何来自由》内容是回应我的《致韩寒:言论自由的代价》。我对李剑芒曲解别人的野蛮论证素有耳闻,但简短回应也在礼仪之中。请关心是非真理的人,可以对比阅读前述两文,自有心证。

一、 韩寒是强者还是弱者?
  如果是公民之间的争论,在理论上在法理上,任何两个公民之间都是平等的。但在现实中,总是有人更有钱,更有话语权,在争论中就处于更有利的地位。我在《言论自由的代价》中说:“韩寒从来不是弱者,现在也不是。他如果现在宣布召开记者会,连境外媒体都会齐齐而来,如果他现在选择与方舟子公开对质,很多媒体必定愿意付出场费提供场地和直播。我看很多人都不比韩寒的文采差,但韩寒就算写再烂的文章,也会上报纸,上网站的首页。”其实,就是在最近,宁浩的电影宣传会上,韩寒还有机会对方舟子说“U SB”,并且在电视上和报纸上,都能看到韩寒的春风得意,他的辱骂也被做成报纸的大幅标题。韩寒既不弱,也不善。他只是在需要表演的时候,装可怜,扮伪善。
  全现今中国,恐怕没有第二个人能像韩寒这样拥有话语空间,甚至是拥有公开辱骂对手的“大喇叭”了,包括方舟子。
  但如果是在公权力面前,韩寒当然是弱者。我在《代价》一文中写到:“相比于公权力,任何私权都是不堪一击的,就算对于那些权倾一时者也是如此。所以,如果有公权打压韩寒,我会立即为他维护,站在韩寒一边。”李剑芒可能是没看到这句话吧。再写给他看。
二、 以道德裁判者自居,宣布别人的言论“不善”的人,是否道德装逼犯?
  《致韩寒:言论自由的代价》一文写于4月13日,文章是这样结语的:“再次强调言论自由的边界:对于公民的自由言论,最权威的戒条是法律,最权威的裁决机构是法庭。以道德裁判者自居,宣布别人的言论‘不善’的人,是道德装逼犯。自由讨论的共守契约性规则,必是言论自由的实践磨合中形成的,这个规则指向高效率的沟通。言论自由是社会真相的基础,进而也是人身自由和财产自由等其他权利的基础。以道德和秩序的名义取消和限制言论自由,是公权力朝思夜想要做的事,伟大的公知们,你们是想帮闲呢?还是想帮闲呢?”
  4月16日,韩寒在微博长文中抛出了“怀善求真”的歪理:“一定要抱着善去求真,结果才可能美。”4月20日,韩寒宣布《就要做个臭公知》。我怀疑韩寒是看了我的《致韩寒:言论自由的代价》而故意跟我唱反调:偏当道德装逼犯,就要做个臭公知。
  韩寒发明了一句“怀善求真”,竟看到公知如@陈朝华 者捧为常识,令人大跌眼镜。请问谁来定义善?意见不同者都指责对方不善,这个社会就没有求真和沟通,真相就被取消。每个人都自以为善,独自称善,社会共识也不可能达成。集权者最有力量定义善,凡不同政见者,就都可以被以“不善”而打倒。亏得那么多媒体人自认自由主义者,却捧道德治国“善恶论”的臭脚!还奉为常识,难怪一直仰视韩寒。
  “怀善求真”的实意,就是取消言论自由和社会沟通的基础,党同伐异,握有更多话语权的精英和掌控第四权力的媒体就可以把自己定义成善者,凡异见者,如方舟子就成了恶棍。如此混账逻辑在公权也更多确认人权的今天,那些自诩为自由主义者的媒体人,却更有集权者的骨髓!他们仗势自己有一张大嘴,想做的是以“恶”之名封住异见者的嘴!
  把“不善”的意见统统消灭,你们就觉得很美了,是吧?
  “怀善求真”论一旦成为社会常识,只能让强权者、独裁者如获至宝。
三、 私域还是私货?
  需要跟诸多挺韩者澄清一些误解:
  1、请不要以为倒寒是“方党”的事。告诉你们,即使有一天方舟子改口了,我也会继续质疑。质疑的本质是理性求真,所以我只听从理性的断定;
  2、“代笔”不是质疑韩寒的全部,我主要致力于他的原罪,新概念大赛作弊。除了代笔问题,还有作弊问题;
  3、我认为质疑的过程是求真的过程,也是普及常识的过程,分析“韩寒现象”的社会成因(包括质疑过程出现的问题),也很重要。
  《萌芽》新概念作文大赛是韩寒成为今天韩寒的起点,它出现的种咱离奇问题和作弊可能,我已经在博客中论述很多。新概念大赛在社会上影响深广,它可能出现的问题,当然不是私域问题。
  韩寒公开发表的小说,如果我们讨论它是不是存在抄袭,是不是有人代笔,这当然也不是私域问题。
  李剑芒一会儿说“私域”,一会儿说“不是真伪,是对错”,都不过是混淆视听,夹带他标榜道德卫士的私货。
  怀疑不说出来,真相何以存在?证据不去搜寻,理性何从论证。理性质疑韩寒的人,没有捏造事实,没有非法取证,法不禁止,即为自由,质疑韩寒,批评韩寒都属于公民的言论自由权。
  推荐@伯林2011 的《从美国的西迪斯案看如何保护言论自由》http://www.daohan.org/html/20120415/1684.html ,对理解言论自由很有帮助。我愿以它的结尾来结束我的文章:
  “言论自由”不是仅仅保护那些让我们感到舒服的言论,同样也要保护那些让我们感觉憎恶的言论。言论自由的权利包括发表错误言论的权利,否则你无法反驳政府禁止谣言的决定,如果不理解这一点,是不配称为一个自由主义者的。

                          2012/4/20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