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鸟英雄传  作者:流氓有文化2008

《射鸟英雄传(一)》

  猴年马月狗日,第二次“华山圆桌会议”(此举后来被《看江湖》杂志称之为“华山论剑”)刚结束不久,射雕大侠郭靖封王,自此江湖一派风平浪静,岁月缓缓,静水深流,局面一派老气横秋。
  为赓续武林血脉,以渡侠义之士青黄不接之尴尬局面,十三省武林盟主,“金刀老王”王老爷子出面,委托华东松江派耄宿“秋水长天”赵大侠主持,举办一场旨在选拔少年侠士的选秀大赛,取王老爷子之名——命名“蒙丫”。王老爷子挂名总督办,同时请“江南一支笔”叶大侠、“鄂中飞絮”方女侠、“跛足道人”陈老、“松江文姬”王女侠协办,赵大侠率松江派一干人等承办。
  “秋水长天”赵大侠一向清名钓誉,其实为贪婪小人。松江派有一无名韩姓中年人士,奸猾老练,人送“双头蛇”韩人俊。膝下一幼子曰韩翰,喻将来为翰林之才,怎奈韩翰自小不学无术,武功、文墨都不通,眼看连秀功名也难以获取,这将来如何娶妻生子,光宗耀祖?人俊正愁顿之时,突然传来“蒙丫”选秀消息。人俊心里一凛:莫不是上天送给的机会?决定孤注一掷,让韩翰参加“蒙丫”选秀,进而一举成名天下知,有了此等基业,自然为财色兼收打开一条通道。
  虽然韩翰自小不学无术,但人俊心中有底,这些年来他苦练“龟缩大法”和“狮子吼”,又苦心专研易容术和古籍,无论武功、文墨、心计等,在松江派无出其右,只等机会厚积薄发,现在,机会来了。人俊为人技巧灵活,在松江派一向上下交好,于是变卖家财,送上数百两白银和赵大侠密谋,定下惊天诡计——故意让韩翰延迟比赛,等决出第一名时候,再由韩人俊易容成韩翰和第一名交手,胜了,自然会一飞冲天,人俊自知无论武功还是文墨,自己已经是一等一的高手,那些乳臭味干的少年侠士根本不是其对手。果然,比赛按其谋划的顺利进行,韩翰足不出户赢得“蒙丫”选秀冠军,从此扶摇直上九天。人俊趁热打铁,抛出累几年之功写就的科普巨著——《三虫门》,仍旧以韩翰之名,于是韩翰盛名愈加,一干脑残少男少女加送“翰少”之头衔,歌谣云:翰少翰少,切克闹,翰少翰少,黑喂狗。

  《射鸟英雄传(二)》

  “万金油书业”老板路大波乃落魄文人,但此人商业嗅觉甚是机敏,嗅的韩翰将有无限商机,于是边勾连韩人俊对韩翰立体包装:考虑到韩翰将来出路,决定根据其爱好让其练习赛马,以谋更高之名;勾结《看江湖》杂志推出专栏,每日头版评点江湖大事,针砭江湖积弊,当然,仍由人俊主笔,路大波又联络几名落魄写手以加强文资;对一些盛名之下却慢慢孱弱的江湖大佬开火。但是对京城第一牛人“朔方一枪” 王一枪,以及连横岛岛主——“傲人一刀”李一刀不敢造次,此乃欺软怕硬的贱人之举,明眼人早看过去了,只是碍于自身利益和江湖大计,不愿挺身。最为可笑,梨园一头牌才女——徐娘经雷也在《看江湖》杂志推出专栏,每日和韩翰调笑。人俊每次代笔都不忍捂嘴窃笑,尼玛,老了老了还吃回嫩草,怎奈不能挑明,只好每晚对着徐娘经雷狂撸一番,直到黑了龟头,紫了包皮,肿了蛋蛋、破了青筋。
  于是,韩翰集团把战火烧向了陆家庄陆老爷子,白家堡白老爷子。这两位昔日大佬盛名已久,又极看重名誉,正好利用此弱点击破。于是韩翰集团纠集一帮闲汉泼皮,每日在两位老人门前大骂,问候其老母,两位老人不堪欺辱,闭门不战,于是韩翰集团宣布大胜,韩翰集团又乘机推出一系列文章,收买一批人自导自演,让韩翰登上了江湖顶级媒体《豪杰汇》的封面。终于,“当代重阳”、“少年东坡”之名号落到韩翰头上,韩翰又在岭南书苑接受专访时叫嚣:重阳再生,见我需愧;东坡重来,自当羞惭。其实,这都是人俊和大波事先安排好的口号。
  眼看钱财滚滚而来,人俊贪心不足蛇吞象,想着江湖波云诡谲,绝非久留之地,还是在朝廷某个一官半职来的安稳,于是果断抛出《三谏》向朝廷投诚,可是朝廷忙于勾心斗角,哪顾得上这些江湖宵小的自白书。可怜人俊机谋算尽,反倒露出了狐狸尾巴,引起一片讨伐、猜疑之声。
  人俊一计不成再生一记,准备开个“松江堂”之类的机构,卖书,卖药来扩大财源,保健品利润大,就准备推出“四两拔干片”、“韩式龟鳖丸”两种保健品来吸引脑残粉丝们。为了造势心生一计,寻一无名人士——麦舔,让其装作揭露韩翰欺瞒世人,又在韩翰呵斥之下道歉,既长了韩翰威名,又吓退一些讨伐、猜疑。

  《射鸟英雄传(三)》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方舟大侠——一位肝胆皆冰雪的正义人士看不下去此等下作勾当,旁敲侧击的几句。人俊大怒,我儿乃重阳再生,东坡二世,你算个鸟,于是对方舟大侠大骂,又抛出2000万贯砸人。时值春节,大伙笑看好戏,更有可笑者,一勾栏女子,曰兵兵者起哄架秧子,愿加2000万贯卖身血汗钱砸人,被世人一顿耻笑,羞愧而去。方舟大侠笑而不语,抛出猛料——原来方舟大侠当年曾经观看过“蒙丫”选秀,对底细略知一二。他指出韩翰参加“蒙丫”选秀两大疑点:1、参加选秀者实为韩人俊,因为方舟大侠曾经见过人俊入厕,其龟头黑紫,包皮全翻,绝不是十六七岁少年鸡鸡摸样。人俊虽然易容为韩翰摸样,嗓音尽量模仿少年,但中年嗓音的浑厚低沉还是不经意间露出来了。2、韩翰参加“绿林卫视”(简称LLTV)等访谈时痴呆傻笨,宛如智障,连其成名作《三虫门》不解一二,更无任何科普、文学知识透露。但谈及女侠、闺秀、赛马却婉转自如。举止木讷,脏字连出,一派泼皮无赖形象。
  方舟大侠猛料一出,江湖哗然,韩翰急忙投诉至“江湖仲裁协会”告方舟大侠诽谤,索赔10万贯,后又火速撤诉,令人费解。并且伙同一群落魄文人,比如小憨、夷种田之流对方舟大侠之妻——菊花女侠无耻诽谤,并威胁其女儿,做尽龌龊勾当。为了共同利益,《南粤武林报》、《绿林周刊》、《看江湖》等纷纷撰文支持韩翰。但是质疑大幕已经拉开,衡山莫大传人——人称快剑小莫在天涯举办韩方辩论大会,一时间应者云集,无数质疑文章雪片飞出,韩翰集团节节败退。愚人节韩翰声称有参加“蒙丫”大赛时穿的内裤,以及《三虫门》手稿展示,众人经过仔细勘查,却在衣服上发现了韩人俊未曾洗净,残留的精斑,又在《三虫门》手稿发现若干诸如“破着头发”、“四两拔干片”、“双体日”之类的笑话,联想其在江湖访谈中“文人相亲”的笑话,更加坚定质疑。
  眼看大局已定,骗局败露,人俊伙同大波再造一出“苦肉计”,让一三流写手荒林对韩翰发出追杀令,以博取同情反转局面,怎奈质疑力量太大,荒林被发现曾经向韩翰集团献媚,虽删了痕迹,但已经被人留了证据。至此,韩翰集团已经沦为泼皮无赖组织,众人打假也打的无力,原以为是文人之争、君子之争,到头来不过是和一群下三滥的江湖鼠辈、泼皮无赖斗争,于是成就感大减。

  《射鸟英雄传(四)》

  大幕渐落,韩翰集团虽然负隅顽抗,极力狡辩,部分媒体仍旧为虎作伥,一群铁杆脑残仍旧无理谩骂,但终究是困兽犹斗、江河日下,世人心中如同明镜,双方已经高下立判了。连儿童也歌谣讽之曰:双头蛇,连体龟,双簧带扒灰。韩家龟鳖丸,一切只为钱;四两拔干片,一对大坏蛋。
  可是面对江湖之争,朝廷只肯作壁上观,坐山观虎斗,笑看人鼠掐,不亦说乎?
  方舟大侠面对如此狗血局面,不禁感叹:吾此举本为天下少年扫清迷雾、抛却阴霾,怎奈天意弄人,苍蝇自小以屎为食,再怎么教化,也成不了吃蜜的蜜蜂。吾披肝沥血,愿效郭靖郭大侠射雕之举,除恶务尽,誓扫污浊,可惜造化不济,面对的确是一群行为下作、厚颜无耻的鸟人鼠辈,只愿世人不要讥笑我为“射鸟英雄”、“打鼠大侠”。
  方舟大侠一人一骑,意兴萧蔬,但见天阔云低,四野幕垂,想到江湖中新晋崛起的武二代——杨少侠、赵少侠,想到早早无故隐退的“秋水长天”赵大侠,“跛足道人”陈老,心中郁愤重生,江湖沉疴已久,仅靠我方舟一人之力,想力挽狂澜无异痴人说梦。天地赐我江湖道,我报人间一腔血。已经尽力,算了,一切随他去吧。 
  正是:茫茫愁,浩浩劫,千般痛,俗世灭,长歌终,霜如雪。枝头月,共我心残缺,一缕清辉,偏映西风城阙,郁郁残城,中有碧血。何处无宵小?德才遍地落,德亦有时尽,才亦有时灭。一曲幽怨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蝴蝶不知恨,翩翩舞风雪!风雪过后又一春,再续前世约!
  时人感之,遂为《射鸟英雄传》一文,供大伙笑谈。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