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责倒置”纵容韩寒现象 作者:倍 魄

        好的对手能催生出思想的灵感。有时我会检视,自己有没有我的反对者身上同样的恶习。在我写了《致韩寒:言论自由的代价》之后,我领教了在微博评论里最密集、最具规模的一次谩骂,我回应“一条不删,一人不拉黑”。对,这是言论自由的代价。但我心里清楚,我学不了甘地。我同样打了恶语,说“以道德裁判者自居,宣布别人的言论“不善”的人,是道德装逼犯。”在愚人节那天,也写了讽刺文章《不想当作家的演员不是个好司机》。
  我重视思想的力量,但同样摆脱不了语言快感的诱惑。@爱印思躺是我在这次质疑过程中发现的值得尊重的对手,他写的商榷文章我说要回应,但我拖了很多天,说明是我对严肃思考的重视。
  昨天在爱印思躺的微博上,看到他说:“这是一个个人判断,起码是自己的真实感受,这点很欣赏你,我开始的第一感受是质疑方戾气太重,出于不安而保韩,现在反而觉得不少质疑方善良、孤独和悲壮。”我转了这条爱印思躺对@madmadmadmad 的评论,却让后者多受到激进倒韩派的攻击,这是微博世界的荒诞,也同样是言论自由的代价。
  仔细看了爱印思躺的文章,竟然发现我和他观点的相同甚至一致性,远远多于分歧。这让我仔细读了两遍,以思考我们产生不同判断的真正原因在哪里。这就是严肃对手的意义所在。等我找到了真实的原因,我发现确实是认真的讨论可以让理性深入问题的实质。
  我看到的是“自由”的中间地带,是权力与责任的匹配关系,是这些关系的混乱与倒错,导致了韩寒现象的产生。所谓“韩寒现象”不只是质疑派所断定的“韩氏骗局”,也包括不可否认的“韩寒泡沫”的社会环境。
  我首先看到的是个人判断标准的随意性。例如我在长微博【装谎大师韩寒】http://weibo.com/1408034522/yflWmArkg 中,找出了韩寒在“新概念作文大赛十周年庆典”大赛上的访谈,韩父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的记述,以及韩寒的高中同学朱莲的访谈的内容,证明了韩寒明明在参加新概念大赛时已经完成了《三重门》的写作,但却要在新概念得奖后,让同学都知道他开始创作《三重门》并且让同学传阅,当然,还是韩父子关于谁先决定参赛以及谁寄的投稿这两件事上的矛盾说法。【装谎大师韩寒】所确证的谎言和表演(请注意,它用的材料是书证和视频,它们还是出自韩寒本人和维护韩寒的人),再加上其它公开的韩寒视频访谈信息,很多人都会确信《三重门》不会是韩寒独立创作的作品,韩寒是个惯于说谎和表演的人。
  但在与@-阳关故人- 的讨论中,我发现,面对“韩寒入学第一天就显示了张扬,为什么住校生韩寒要在已经完成了长篇小说《三重门》的写作之后,在新概念大赛得奖之后,才开始表演《三重门》的创作?”这样的问题,对方给不出解释,但坚持这也不能证明什么。
  我还给出了中国足坛的例子:中国的假球黑哨,连不是球迷的人都知道和相信。但只有司法介入了,才知道原来金哨陆俊也是黑哨,原来足协副主席杨一民南勇也是罪犯。司法审判印证了人们当初“没有证据”的判断,并且犯罪事实还超出了人们的想像。同理,如果司法权力介入调查新概念大赛,我相信能端出让人瞠目的黑幕,不仅韩寒作弊!
 
 
一、理性原则和科学精神
 
  由是,我想到在面对同样的材料和逻辑分析时,不同的人还是做出不同的结论。恰如@-阳关故人- 这样的挺韩者,他们的谨慎判断像刑事案件的陪审团一样苛刻——至少表现得如此。
  还有很多人,从一开始就不认可质疑者有权利怀疑韩寒代笔,他们在日常判断中也像法官一样,认为“方舟子们”所有的证据都是“被污染的”而不予采信。
  其实,没有人真正在日常中像法官一样思考日常问题。对待韩寒,每个人都难以避免先入为主和情感判断。真正尊从理性原则的人,凤毛麟角。
  理性原则的背后是科学精神,对理性原则的绝对坚持,才能导致科学。安插进实用,安插进善恶,科学就会消失无迹。科学精神,求真精神,是我在解读方韩之争的一开始就提出的。爱恩思躺却用“正义”来解释质疑派的行为,这是我和他的区别之一。
  数学家发明形式系统,这些系统的符号别说现实世界的对应意义没有,就连它们的数学意义也是被抽去不问的。这是为了绝对的严格。同样,在新闻伦理中,记者在面对调查的事实,也要做到公正客观,平衡采访。如果记者也“怀善求真”,选择事实,就很可能做下“恶”,做出假新闻。
  从来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科学”和“资本主义的科学”之说,同样,也没有“好的真相”和“坏的真相”的分野。有正义感的人会去寻找真相,但他不可以为了所谓的“正义感”而销毁真相或者“制造真相”。文革结束后,人们提出“事实求是”和“讲真话”的命题,人们要解放思想,这些都是一个民族沉痛的话题,是缺乏科学精神和理性常识的民族的悲哀。
  正是科学精神和理性原则的缺失或淡漠,让人们对于“韩寒现象”判断标准差别巨大,有人只用三分之一的证据就确认“韩寒骗局”,有人说,你再给10倍的证据,也不能给韩寒“定罪”。
 
 
 
二、侵犯私权和言论自由
 
  所以,问题的另一个方面就表现为,持严苛尺度的人指责质疑派侵犯私权,而质疑派则认为自己在行使言论自由。其实,这个问题根本不复杂。法律是保护私权的,一个公民的私权被侵犯,法律是他的终极裁判者和保护者。韩寒放弃诉讼,就没有人可以裁定质疑者是是违法。即使裁定,也没有社会公认的效力。这就是社会订立的规则。
  我认为韩寒有代笔,但我没有权力让署名韩寒的作品下架;
  我认为韩寒品德不端,但我无权阻止他在发布会上公开辱骂方舟子“U SB”。
  我认为署名韩寒小说不值一读,但我无权阻止别人甘之如饴。
  这是言论自由。我没有公权,我在行使私权。
  方韩之争的本质,是私权之间的博弈。公权是权威的裁判者和游戏规则的守护者。
 
 
三、公权失位和责权倒置
 
  但是,我们发现公权并没有在旁守护。黄麟向韩寒发出死亡威胁,媒体报道采访黄麟,宽容,道歉,这样一场闹剧与宁浩的新片发布邀请韩寒骂人的炒作没有本质区别。但面对“死亡威胁”如此严重的刑事事件,公权却不闻不问,这样,你就不奇怪为什么这个社会的底线为什么不断下降了。人们向下试探,发现破坏规则可以额外获利,却不被责罚。屡试,屡得手,伸手,不被抓。好吧,我们吃到了皮鞋,我们的娃娃头都大了。
  注意一下最近的新闻,奥巴马的特工保镖召妓被调查,首尔动物园暂停海豚表演,都是因为有新闻报道和质疑。政府权力是公民权力渡让而获得的,须要对公共利益和公民权利随时守护,不可懈怠。所谓权力越大,责任越大。但我们常常看到的是公权的失位。为什么方舟子获得了那么多的支持者?因为人们痛恨骗子,但公权失位打假,才有了方舟子的专业打假。公务员握有公权,享受高待遇高保障,却怠慢纳税人,有责不尽。权大责小,这是社会价值观倒悖的根本。
  于是,我们看到明星名流逃税、炫富,扫街清洁工却省吃俭用资助大学生,成为道德样板。屌丝权小责大,苦苦支撑,高富帅妆扮公知,游刃有余。
  为什么我的嘴里戾气纵横?因为我对这种种倒错恨得牙疼!
  倒错的社会,盛产艾未未。
 
  
四、同流合污与理性建设
  
  理性缺失,公权失位,底线撤退,这是韩寒现象产生的社会土壤。炒作可以不在乎规则,逐利可以不择手段。公权不尽守护职责,知识分子沦为犬儒,骗子盛行,方舟子不够用。
  权责相配应当成为社会常识。越是权大者,越是要多加约束,越是要多担责任。普通人的收入是个人隐私,官员的收入和财产则应当公布。大众明星牺牲部分隐私满足公众知情权,都符合权责相配的社会共识。
  我们离这样的公民社会准则还有距离。首都图书馆联盟虽然确认大学图书馆向社会开放,可你现在去清华借书,还需要单位介绍信。我们习惯于限制草民而不是限制官员,户口、暂住证都是用于管制草民的。刀具也有管制,别说枪支了。而公民社会的原则应当是给公民和弱者尽可能多的自由,尽可能少的负担,给官员和强者更多的限制,尽可能多的责任。把国家富强建立在公民社会的强大之上。
  在这个意义上,以麦田为开始,以方舟子为旗帜,由无数理性者和草民参与的质疑韩寒的行动,就是一次意义深广的拨乱反正。打压这种理性的质疑,或主观或客观地维护了现有的权责倒置。韩寒是公知、是当代鲁迅,那些年跟高晓松一起睡过的姑娘,这些天范冰冰追加悬赏的2000万,都印证着上流社会和既得利益者护韩的情感本能。
  当他们自称自由主义者时,他们只是在消费政治。他们指责质疑韩寒者是暴民侵权时,他们是在消费现实。韩三篇指出了这个现世的同流合污,后来却换词为“江河万古流”。在实质的消费之中,他们真正的台词是“现实万岁”。
  他们看不到,理性的质疑者已经在着手拆除和建设。
 
                  2012/4/22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