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让韩寒团队被法办看起来很近 ---- 作者:lubel

  近年疯狂的事特别多,韩寒事件算是一个难得的可以适度公开讨论的样本(网传传统媒体被通知不允许发布质疑韩寒的声音,是否可靠不得而知,网友可自行求证)。这种疯狂近期尤其明显。

  起初以为韩寒可能代笔过火了,想来终究有些真本领和小智慧的;随后意识到韩寒超越了常见的代笔和过度包装,是彻头彻尾的一桩丑闻,韩寒在其中只是一颗微不足道的丑陋棋子,于是,开始静观其变,笃定事情终究只能不了了之,内心终究躲不过那种无时无刻不在品味的中国苦涩。岂料,韩寒团队的智慧与灭亡超乎想像的近,已疯狂到咬人嫌牙少,扒光衣服嫌比猴子毛少的地步,不了了之已经是难得的特权和潜规则,却已无法满足韩寒团队的胃口,无法看清不想接受特权和潜规则也只是特权和潜规则而已,不是肆意妄为,无法无天。从悬赏,辱骂,告官,威胁,围堵,投诉,联名上访,到近日的USB和“陈水扁式自救”,完全可以将韩寒团队确诊为风萧萧兮的一轮疯狂,忍辱负重的松江二中老师们大可以再判韩寒们一门不及格——潜规则,批语:潜规则不是没有规则。

  疯狂之人首推韩仁均。韩仁均挟持着韩寒是男是女都没着落的时候便在使用的笔名(据维基百科,韩寒二字作为笔名在韩寒出生之前便被韩仁均多次采用),挟持着一个后来使用这个笔名作为人名的未成年人行走江湖,其心理路程不是我们所关心的,我们倒想问一问,你是不是该为韩寒七门不及格负起起码的责任,不,是八门。不为子嗣家眷,为自己也该懂得见好就收,不累朋党,十年之后韩小野他爷爷又是一条好汉呀?

  疯狂之人二推路金波。对此人不了解,简单看几篇文章,想来其应该是韩寒诈骗案中后期及韩寒代笔丑闻全程的军统王、毛人凤,不知何故,自称金猪。揣测可能是因为其有失水准而又缺乏底线的公关和策划,自比传说中“猪一样的员工”,如此才气落得遭自己唾骂实在可叹。但其为中国出版事业籍此作出的贡献可在中国出版史黑箱别册中大放金光,其金猪的宏丽界定也将获得黑箱界同仁疾风骤雨般的赞赏。其以整个金猪界做陪绑的大义凛然行为,比韩仁均全家出动大无畏的名利精神,疯狂有过之而无不及。

  疯狂之人三推韩寒。我坐车都怕想问题走神撞了挡风玻璃,他却去赛车。其疯狂是以全部身家在押注,其精神内涵堪比大和尚坐火场还吟咏五重玄义十门开启云云。一般人撒个谎也就是不脸红,哼哼唧唧内心纠结,他却媒体、电视、短信、博客大谈美女和活儿,以及体制,其境界高低立现,这哪是疯狂二字可以包容的,简直就是精神问题。

  说到精神问题,必须提到视韩寒为精神领袖或精神伙伴的,我并不赞同称其为“脑残”的那个庞大当代群体。他们是那个经典的羊群,盲目,散乱,不安,理性不足为道,一旦头羊出现,理性殆尽,是非生死皆无畏惧。真不知道他们没经历过文革是福是祸,如果经历了他们还会羊一样盲目吗?答案似乎并不明了。比如,张欣久经沙场,依然纯洁得要哭;范冰冰浸淫圈内功成名就,依然感情用事一掷数千金;我的有些或搞理科或搞艺术的朋友见多识广,谈起韩寒却眉飞色舞,令人敬而远之。如此等等。民智何以如此不堪。难道果真是大树倒下一堆草,雨水多了漫天都是鱼?是为疯狂之四,此疯狂者不是人,是群,是国。

  提到国家与民智,该所谓公共知识分子登场了。事实上我没看到什么公知登场。既然都这么吆喝,我便借用一下。对于他们韩寒策略如出一辙的“市场导向”的精神或知识产品,纯属抢地盘卖假药收黑心钱。虽然不得不容忍,但我是很厌恶这些人成名成功的,如易中天们今时的表现正是这种厌恶所忌惮的:貌似他们的存在和蹦跶无关紧要,但在一些大是大非,甚至小是小非的问题上,他们总是以漠视或赖皮的姿态绝非无辜地站到良知和正义的对立面。任何时代给予这些不学无术的人话语权都是对社会溃败的放纵。是为第五推。

  公知是自然形成的,不自然的外部条件下是不自然地形成的。比如韩寒,据说一度要着龙袍戴龙冠登基青年领袖了,其实不过一狸猫小儿。是为骗。但骗终究是要奔名利去的,小名小利,或及时收手,即便被捉奸,却可收拾,最多做缩头乌龟在当前的法治环境中仍能保住金身。但人心不足蛇吞象,往往小骗滚雪球,扁担变贼船,非但自己无法脱身,反而招来一群饕餮食利者。于是乎鸟枪换大炮,地龙变蜈蚣,渐行渐远。这些饕餮者包括公知、媒体及体系内其它一些群体。李一、肖传国、唐骏,中成药、宗教经济、大量的保健品、大量的艺术品和古董等人或事无一例外地都是这些饕餮者的盛宴。是为局。在这样的骗和局里,“公知”和当事人往往只是很没地位的小角色,相当于这类宴席中席前端菜、席间倒酒、席后刷盘子洗碗的一群可悲人物,只是他们显得光彩一些,就像水果表面涂的蜡。所以我很乐意反复观看不孕不育之类广告中的滑稽表现,一来放松精神,二来如同我看到了他们的原型,并当面羞辱了他们。不同于公知或当事人的耍宝无耻昧良心,真正疯狂,乃至丧心病狂的,正是这些群来群往又行如鬼魅的饕餮者。是为第六推。

  有时我会从睡梦里惊醒,感到这些群都是吃人的群。他们是一张一张血盆大口的嘴,嘴嘴相连,并联串联矩阵千交万错,倘若是密集恐惧症患者,怕是再也不会从梦里醒来。但理智总能使我冷静下来,想到近两百年来中国的不易,每个人都应该更努力更积极地生活,都应该更疼惜今天的生活。是为我冷冷的疯狂。

  这么多疯狂,是我仰仗韩寒、李一、唐骏们,方舟子先生,以及其它一些人和事所时常想到的,并非专指韩寒。这么多疯狂之所以踏着韩寒写出来,是因为韩寒团队让我看到这些疯狂终于开始走向覆灭,倘若韩寒也像李一一样闭关而去我倒是落寞沮丧了。韩寒团队的疯狂无不表露出成魔的迹象,要指鹿为马,要白马非马,要突破潜规则,要向小四喜要大四喜向大四喜要天胡了,要不吸血改吃人了。再这样下去,韩寒团队被法办也便不远了。

  2012-4-16 LUBEL.M-art.

来源: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3/hanhan226.txt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