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韩寒!by 纵酒贪花

“韩寒”的《就要做个臭公知》选择在4月20日发表,是可以理解的,其实这篇文章至少应该在4月17日出炉,4月17日不是世界末日,但“死一起(417)”却是他想当然的以最惨烈的姿势与方舟子同归于尽,至少还是可以赢得无数韩粉的幼稚眼泪的。其实方舟子已经不是这场战争的一方主力了,即便灭掉所有“方粉”也改变不了战争态势的发展方向。所以,4月17日已经过去三四天了,方舟子还是方舟子,“韩寒”却已不再是韩寒。在南方系看来,韩寒只有一个缺点,就是招惹了方舟子,十多年来没能一如既往地装下去,没能延续无往而不胜的战绩,恰恰在杠上方舟子以后,南方系的形象和“挺韩公知”们声誉降到最低。虽然南方系及其与南方系有染的一些主流媒体和网站还在强弩之末地支持他,发些有利于挺韩的软文,但他也会发现赖以爆得大名的互联网几乎被“倒韩”大军占领,即便还有残存的“韩粉”在硝烟散尽的阵地上负隅顽抗,誓死保卫,然而打假大军已经大踏步前进过去了,不屑回应“韩粉”那几声凌乱的冷枪。

  利益集团出钱、韩家军出人、韩寒出头出脸的战斗向来是所向披靡的,什么韩白之争,什么现代诗论战,乃至作协存废、狠批政府都赚足了人气,收买了人心,要名的得名,获利的发财,输出观点的也有了通道,皆大欢喜,官方亦因有容人之量而显得大度,毕竟一个混混儿的调侃是不必较真的。所谓的“挺韩公知”自然希望有个楞头青口有遮拦地发出自己不敢大声说的声音,一来安全,二来在年轻人心中也赚个好面目。

  很多人知道的韩寒,仅仅是“韩寒”,也许就是个笔名,像我,曾经多次夸过“韩寒”——“吾素不喜沪人,惟韩公子寒例外”,待“方韩大战”开始,方才认真看了一些作品及访谈,以自己近四十年的人生阅历判断:此韩寒非彼“韩寒”也。诸多疑问,违反基本常识,用不着文本分析,用不着考据考查,若无代笔之事,何必紧张至此,何必出尔反尔,言行不一,何况无人逼得他无处说话和写作?有无数种可以自证清白的方式方法,可韩寒选择最让人匪夷所思的——若是不屑和方舟子当面辩论,那么公开写一篇千字文总是可以的吧?当然不是黑暗中贴在博客上。

  看来身经数战的韩家军及利益集团从来没有做好打一场人民战争的准备。三四个月来,韩寒的表现一败再败,形象由高大威武的充气娃娃逐渐瘪掉成一堆塑料。先是谩骂,再就是恐吓,恐吓不成就要告官,掂量不能胜又忙着撤诉,终于竭斯底里地说:“俺就是要做臭公知,俺就是在消费政治,俺就是在消费时事,俺就是在消费热点,你们管得着吗?”鲁迅先生笔下的上海小流氓的形象跃然纸上。

  可是连一向支持他的还真正有些“公知”样的文人都不再站出来支持他了,除了几个同样具有流氓血统南方系的“伪公知”满口秽语辱骂方舟子及方舟子妻,我也看不到公然“挺韩”那几位说书人了。所以,既然公知不带着玩,韩家军不妨为韩寒设计加上一个“臭”字,彻底让气味出来,还可以迷惑一些观众,而且继续面目不清。岂不知“公知”这样的标签也是不能随便添加的,也许早忘了“公知就是公共厕所”的话是自己说的言论了,也许是故意,公共厕所如果人来人往,人气指数高,这个标签还是可以贴在脑门上的。

  天涯杂谈建起三千高楼倒韩,众多韩粉如鸟兽散。韩仁均老爷却坐着不动,睁起眼睛看着,希望开设新店,捞一把。韩家军看见了什么呢?除了看见越来越多围观的人看笑话,他们还看见了一种现象,就是痛恨假货的国人的一起捋起袖子,除了赔本卖吆喝,总之是没有多少理智的人丢过去一个大子儿,使得韩寒“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没有什么事做了,只好穿上帆布鞋走路。 

  中国还有一部分少年儿童和其他人对韩寒存有幻想,对各利益集团存有幻想,因此应当对他们进行说服教育和治病救人的工作,使他们站到头脑正常的人群来,不上利益集团的当。但是整个利益集团在中国人民中的威信已经破产了,韩寒的《光明与磊落》白纸书,就是一部造假的记录。围观的人们,应当很好地利用白纸书对韩粉进行教育工作。韩寒走了,白纸书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庆祝的,同时对于瘪掉的韩寒也报之以同情,被韩家军和利益集团毁掉的生活虽不能重来,但勇敢地做一个独立的人还是可能的。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