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门》书稿形成过程探秘 by @严惩一切罪犯

经缜密地刑侦分析,我们确定《三重门》书稿形成由如下过程组成,简要梳理如下。详细分析请参考后续发布的正式版论文

(1)利欲熏心、为韩寒沽名钓誉的韩仁均早在1999年1月之前已经在稿纸上誉抄完自己创作的《三重门》第一稿,誉抄对象按照常理是自己真正的创作手稿,上面布满修改,是真正的创作手稿。誉抄目的很清楚,为了投稿需要,这是二十世纪末,出版界的基本要求。

(2)参考我们的论文《韩寒代笔出版<三重门>涉嫌诈骗犯罪的刑侦学分析》(以下简称《分析》),1999年1月到3月,韩仁均尝试以署名“韩寒”的方式向上海文艺出版社投稿《三重门》书稿。此时韩寒并未参与小说的任何誉写和创作行为。

(3)1999年3月底,韩仁均以舞弊、违规方式“帮助”韩寒获得“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善于捕捉机会的精明上海小文人韩仁均向上海文艺出版社要回《三重门》书稿,图谋更大骗局。

(4)韩仁均让韩寒将《三重门》书稿交给《萌芽》编辑胡玮莳,后者转交《萌芽》主编赵长天,书稿获得一定程度认可,同时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这是文人间的必然行为。之后,《三重门》书稿交还韩仁均、韩寒。此时不予推荐到出版社的基本理由是小说篇幅过长,过于拖杳,从《磊落》的页码编号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一点一一至少在小说的前半部分,该阶段的书稿长度远远超过出版后的小说长度。当然,最重要的是韩寒在老师同学印象中根本没有创作小说,因此,一个“表演”需要完成。

(5) 1999年4月开始,韩寒受韩仁均唆使,开始不顾学习,在课堂上表演“创作”《三重门》,实则对上述第一稿《三重门》进行誉抄。该过程,按照我们的推理应该持续到1999年9月初之前完成。注意,该阶段的誉抄稿,目前能够看到的是《磊落》中P192-410,以及所谓的“废稿”(第四章,p68一87。我们判断的依据是基于统计的笔迹鉴定,举例来说,“是”、“教”、“说”、“爱”、“情”、“林”等字的书写存在系统性的变化,结论科学可靠,毫无偏差。

(6) 由于存在相当多的因计算机录入错误带来的抄写错误(正式版全部给出,感谢大量网发提供的证据),可以判断《三重门》第一稿在此期间被录入进电脑进行编辑修改,比如默看”被录成“默看”,这样的错误显然不是韩仁均本人录入造成的。真相是: 韩仁均将五、六百页的《三重门》第一稿交给了打字复印店的打字员,由他们录入并进行初步校对,再由自己进行后续编辑。

(7) 1999年9月初之前,韩寒在家里中誉写书稿时,一般是对着电脑或者打印稿誉写,较少犯“四两拔干片”、“破看头发”这样因“识别手写稿”带来的极端低级的抄写错误。在课堂上抄写的时候,由于只能抄写韩仁均的手写稿(上述《三重门》第一稿),往往会因“识别手写稿”带来大量的错误,除了方舟子所列错误,还有大量如“不妥”抄写成“不觅”这类低级错误。课堂上无法抄写打印稿的原因具体见《分析》里的说明,简单得说就是害怕“创作表演“骗局被识破。经统计检验,《磊落》中的书稿,在P299-410部分低级抄写错误显著性减少,说明该部分书稿是在韩寒第一个高一结束后的暑假(1999年7-8月)比对电脑或者打印稿进行的誉抄,由于不用进行手写稿文字的识别,抄写错误大大降低。

(8) 1999年9-10月,韩寒第二个高一的第一学期。由于小说前半部分(P163之前)太过冗长,叙事上不符合长篇小说的基本规律,加上他人的意见建议,韩仁均对这部分小说进行了修改,主要修改方式是大幅度删除与小说主人公关系不大的叙事(如废稿第四章删除的近万字)和一些无关紧要的段子。修改后,韩仁均本人对看打印稿进行了誉抄,目的是方便韩寒在学校抄写不被识破“创作表演”。这部分誉写就是目前看到的《磊落》中的P1-161。

(9)由于P1-161是韩寒对着韩仁均的手写稿誉抄的,需要时刻识别手写体造成的偏旁部首差异,同时又受到课堂上抄写的干扰,所以犯下了大量无比低级的抄写错误,比如方舟子指出的“海德洛尔”、“精野无礼”等等。

(10) 最晚截止到1999年10月初,韩寒完成了P1一161的抄写。事实上,小说的修改工作并未完成,当然韩寒的抄写工作也没有完成,也没有时间完成(此时韩寒约稿不断,活动不断,包括《零下一度》文章的“抄写”)。这种“草草结束”造成了小说叙事时间上存在严重问题一一主人公林雨翔在P164页之前反复上了两次初三(具体见正式版论文分析)。在书稿章节的采用上,也由于这次“草草结束”造成如下问题:

在1999年1。月底或者11月初交给作家出版社袁敏的书稿中出现了三种稿纸、两种笔迹,同时新老两个版本小说混杂,即P1-161、P192-410是一种稿纸,P165-184是一种稿纸,P185-191是一种稿纸,P165-191是韩仁均《三重门》第一稿笔迹(仅修改这一章开始),其他页面为韩寒笔迹。这种“混杂”和“草草结束”,还造成了一个非常直观的问题,即书稿的页面编码和章节编码严重混乱,P164应该是第八章,结果在P255之后,又出现了一次第八章,这充分显示《三重门》第一稿篇幅远超过目前出版的版本。同时,小说中的叙事时间、人物名称等都存在问题,如林雨翔两次读初三,一个叫“王相柳”的角色多次出现在书稿中,但在正式版中该角色名称并未提及。具体的分析,见正式版论文。

(注:《三重门》书稿采用的书写纸张有 (a) 165-184用印有“16开500格文稿纸 上海海麟纸品厂出品” 字样稿纸书写,(b) 185-191用印有“25X20=500”字样稿纸书写(184页13行开始,“是”的书写发生显著变化); (c)其他页面用印有“96一5 16开500格书写文稿纸震纸出品上海文化用品批发市场经销”字样稿纸书写)

(11) 1999年10月底或11月初,作家出版社袁敏拿到了上述混杂版的《三重门》书稿的复印件,《三重门》进入出版流程。而此时,小说的修改实际上并未完成,也没有时间完成了。

(12) 十三年后,2012年4月1日,混杂版的《三重门》书稿在精明的书商“路金波”的鼎力支持下重见天日,路先生事实上为倒韩事业做出了最杰出的贡献,其谦称自己为“猪”,实为商人之精美的完美表现。此外,上述分析恐怕比韩寒所知道的真相还要真,乃是韩仁均所知道,却不说的全部真相。

(13)本文作者不是韩仁均,但比韩仁均还清楚他丑恶的勾当。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