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浮云散 无所谓 ---- 作者:倍魄

子曰: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南怀谨在《易经系传别讲》中对此评注:有三个基本的错误是不能犯的“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如果犯了这三大戒,“鲜不及矣”,一定倒大楣,很少有例外的。
  与胡赳赳谈起韩寒,赳赳说这个三个错误韩寒竟然都犯了。
  但韩寒似乎了有闹春发情的意思。宁浩请韩寒亮相复旦大学为新片造势,骂方舟子USB,而动静更大的是凡客诚品续约韩寒代言。4月1日,韩寒高调重启新浪微博,并开通腾讯微博,消费“哥哥”。同日,陈年预告“4月3日凡客将有事情发生”。发生的事情就是韩寒与凡客一起“有春天,无所畏”。
  真的会有春天吗?
  2011年凡客亏损逾6亿元,被迫IPO中止、硬性裁员,最日CFO与财务总监双双离职,凡客是与面临困境的韩寒绑在一起,孤注一掷。春天当然会有,但也许像旭日阳刚所唱的《春天里》,人们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发现,曾经的他们已悄然离去了。
  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的例子,多不胜举。胡戈当年用视频做了《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引发网络热捧,但他谋划的《奥斯卡之梦》却无疾而终。旭日阳刚演唱的《春天里》打动亿万人心,但当他们脱去了屌丝身份,成了走穴明星名利俱收时,他们就失去了原有的力量,终将随风散逝。
  舞台的光辉会让站在上面的人显得耀眼夺目,但很多时候,那是错觉。牛群去当了副县长,毁了自己的演艺生涯;方宏进离开焦点访谈,文清转行当演员,不过是脱掉了虚妄的光环;像史玉柱那样能东山再起者,绝对鲜有。王志东、吴士宏等的声誉,更多是来自平台的聚光灯。
  资本天然要逐利,在道德失衡、公义缺席的社会环境下,资本就不惮以恶性炒作来拓展眼球经济。无论善名还是恶名都被借以炒作了。但是,炒作者本就是短视之徒,他们常给德薄者以尊位,与知小者谋大,委力小者以重任,鲜不及矣!
  一介小品演员赵本山,被辽宁足球俱乐部奉为董事长,被证明不过是一场闹剧。吴士宏被请进TCL,大谈“天地人”计划,不过是知小而谋大。黄健翔与韩寒最像,借世界杯撒臆症,险些闹出外交事件,无德无品,离开央视也毫无愧意。出场各种发布会,拍影视短片玩票,闹绯闻,与今天的韩寒何其相似乃尔。其后,与凤凰卫视、湖南卫视短暂合作又分手,多与东家交恶。再后来,加盟CSPN位居副总裁,2009年末黄健翔及其团队离开CSPN,并开始追讨CSPN所欠100多万工资。南怀谨老先生所言的三种不能犯的错误,黄健翔是都犯过了。
  黄健翔解说调侃足球,韩寒解说调侃时事。有人却愿意把足球解说员拔高到企业高管,也有人愿意把时事解说员拔高到“当代鲁迅”。真是难为德薄知小力小之人了。
  短视的炒作者既不读孔子,也不懂现代社会“专业化”的大势。黄健翔当不了演员,旭日阳刚做不了专业歌手,韩寒也成不了知识分子。职业赛车手再加时事解说员都不过是玩票而已。在普遍受教育和社会分工的情况下,术业有专攻,能做好一件事就可以算成天才了。
  举了这些例子,是想说,市场是有自己的选择规律的,不懂得这些规律的人会交学费,甚至会陷入劳资反目,欠薪与讨薪的尴尬。而倒韩的质疑派也不必心焦,不必急于认为论证一出,韩氏团队就立即扑倒。只需看到韩寒品牌的价值已经转头向下了。
  其实,若论卖作品,署名韩寒的作品一直卖不过郭敬明。《独唱团》夭折也证明其团队知小谋大。韩寒的声誉提升实际来源于他的调侃解说时事,让韩寒的品牌价值急升,这是到目前韩寒团队还要自称《就要做个臭公知》的真实原因。但韩三篇之后开始的质疑行动,对韩寒团队“政治掩护商业”的阻击来得正是时候。韩寒品牌巅峰已过,不可回转。
  首先,舞台已经不是原来的舞台。韩寒的每一篇时评都会有质疑者去解构,机巧的词语外衣会被剥去,露出其中思想的苍白或者谬误。最关键的,原来人们看署名韩寒的杂文是像看讽刺剧一样,主要持一种娱乐的心态,看残酷的现实被娱乐化解构,而现在,韩寒的每一篇解构(消费)文章本身,成了解构的对象,人们读它的心态就不再那么娱乐化了。评论的主体变成了客体。韩寒消费政治的时候,质疑派会消费韩寒,直到质疑派消失。
  刘翔2008年退赛时我写了很多文章力挺刘翔。但刘翔的代言广告基本随后被代换了,直到刘翔成功复出,我们才在广告里更多看见这个亚洲飞人的形象。商业有其自身冰冷的规律,它是不讲感情的。
  有人说,韩寒的品牌无可替代,我看未必。成功包装的韩寒品牌形象固然十分独特,但并不代表市场对韩寒的社会美誉度毫不敏感。我曾经在微博里举例说,你知道一个姑娘是人妖然后爱上她,与你爱上一个姑娘然后发现她是人妖,那感受是不一样的。
  质疑韩寒的行动,说明了这个社会公民理性的出场。有护韩者把这种公民理性和言论自由说成是文革暴力,但他们忽略了文革悲剧的发生,有赖于一个至高无上的专权者。而对韩寒的质疑与反质疑,只是发生在中国民间社会的一场博弈。不假思索地否定和钳制这种自由权,就等于将民主归于天然的邪恶。
  市场和公权是影响事态发展的两股力量。我看不到我们的公权基于现有法理而介入事件的必然性,它的基础不是社会正义。因而,最后解决问题的可能是市场力量:知识分子的门槛在质疑的眼光下会显得更高,韩寒铁定要做臭公知,就可能成了一厢情愿;而时间老去,韩寒即使叛逆也不再青春,会有新的竞争者来代言年轻的购买力。——这是肯定的,韩品牌会成为浮云,渐渐散去。
  作为品牌的韩寒会先走,而作为目标的韩寒,会陪伴着质疑派,成为解构的标版,被理性者思考,甚至被激进者娱乐和消费。这或许野蛮——民主的野蛮。但相比人性的欺骗和贪娈,仅仅解构,却又显然温情而又正义。

                            2012/4/24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