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代笔质疑中的法律问题及其界限 ---- 作者:看桥上风景

韩寒代笔之争至今已持续了三个月之久,当中有许多法律专业或非专业人士运用了一些法律概念。我曾在二月份刚开微博的时候略陈过管见。如今,清华大学的易延友教授突然发力,就证据与无罪推定问题接连写了数篇高水平的普法文章。易教授似乎意犹未尽,数次@我,要求发言。我对此论争的的兴趣原本消淡,但既然易教授有兴致,也就不妨凑凑热闹。把以前的微博整理成长微博,再加入一点新内容,也顺便熟悉熟悉微博技术吧。

【无罪推定】无罪推定系刑事法概念,基本含义是任何人在被证明犯罪之前,皆被假定为清白,不得以犯罪人待之。含义包括但不限于不得令嫌疑人自证其罪。刑事法领域,犯罪嫌疑人纵为公权力者,亦被无罪推定。关于代笔,除非韩寒被控诉刑事犯罪,否则与无罪推定无关。

【公权力者的举证义务】许多人以公权与私权的分界为依据,主张唯有公权力者有义务自证行为的正当性,私人则不必如此。公权力的行使行为需要自证其正当性,是因为,公权力的行使会改变权力相对人的法律地位,因而需要证明:改变其法律地位是正当的。所以,在行政诉讼中,由被告公权力者负举证之责。其间逻辑与所谓“有罪推定”有相似之处,但二者不能等量齐观。

【私人纠纷中的举证问题】私人纠纷中,由主张者负举证之责。不是说对私人行为提出质疑即是“有罪推定”,而是说,质疑者须负举证之责。反对者无妨认为举证不具有说服力,但若宣称质疑之举本身不具有正当性,则似乎不能让人信服。比如,动产的占有者被推定为所有权人,但他人并非不能对此提出挑战,唯须就其挑战负举证之责而已,否则将面临败诉的后果。民事被告无自证之法律义务,亦无辩驳义务。但沉默或自相矛盾的辩驳可能增加对方所列证据的说服力,于己不利。

【举证的强度】刑事诉讼与民事诉讼中的举证强度有所不同。刑事领域,因公诉方旨在令被告人入罪,为保障人权不受公权力者侵犯,对证据的强度要求远高于民事诉讼,前者要求达到排除任何合理怀疑的确信,后者则以所谓的高度盖然性为界。被告自认之证明力亦有不同。对此,辛普森杀妻案的刑事裁决与民事裁决可作参考。

【法律问题的界限1】在道理上,举证问题可由法律领域类推至生活领域。但非法律纠纷中,影响公众判断的更多的是双方陈述的说服力,未必会遵守严格的举证分配规则。以代笔纠纷为例。公众有理由期待:面对可能影响自己声誉的质疑,作家会努力澄清。未符合这一期待,于被质疑者不利。

【法律问题的界限2】许多人主张,是否代笔,属于私权问题。若当事人自身未起争执,他人不得置喙。实际上,代笔固然涉及私权纠纷,如,代笔者与受代笔者就著作权的归属或代笔契约发生争议,此等争议自与他人无关,属于民事诉讼的范畴;但代笔亦涉及学术伦理问题,对此问题的质疑,无关乎私权维护问题,否则,无法解释为何在抄袭、剽窃情况下当事人未主张,他人亦得介入其中。有关学术伦理的追究,未必会影响私权的享有,自然未必依循私权保护的逻辑。依我管见,韩寒代笔事件的质疑者,更多的是在学术伦理的脉络下行进。因此,法律领域的举证分配、权利保护等问题,若要比附援引,须分辨具体情形,既不能整体类推,更不可直接等同于法律问题。并且,即便要比附法律程序,亦更接近民事诉讼而非刑事诉讼。

【法律问题的界限3】其实,就学术领域而言,我更关心当中的民事实体问题,尤其是韩寒所发布的悬赏广告之解释与效力、范冰冰与宁财神加入悬赏行为的效力等问题。原以为这会是一个颇有价值的有关意思表示解释的教学案例,但情势发展到今天,已变得诡异。当中的民法问题虽然仍有讨论价值,但我对它已兴味索然。可惜了。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76f8c701011x2h.html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