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善要以求真为前提 by 军旅(武汉 公务员)

公众质疑韩寒作品代笔一事从春节期间开始发酵,至今仍无停歇的迹象。

在质疑派与挺寒派的论战中,有一种观点认为,那些作品是否真的为韩寒创作并不重要,只要他的文章客观上起到推动社会进步的作用,就是善的;而质疑派心怀恶意地寻找韩寒代笔证据,是一种不善的表现。对此,我不敢苟同。

真与善是人类社会永恒的追求。真是事实判断、客观判断,善是价值判断、主观判断。对于真,判断结果是明确的:或真,或假,或部分真部分假。对于真假的存疑或错误认识,主要源于认知水平受限。而对于善的判断则复杂得多,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文化背景、甚至不同的人对同一种行为可能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在不真的前提下,对那些所谓的善更要打上大大的问号,比如行骗者往往会以善的面目示人。追求善,当以真为前提,将真呈现在人们面前,交由人们自由判断善与非善,进而凝聚社会共识,达到对善的集体认同。社会中也有“善意的谎言”的情形,但那只是个别的、极端的情况。如果不真的言论和行为成为常态,社会不可能健康持久地发展。

如果韩寒的作品是他人代笔,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存在严重舞弊,那么他获取巨大名利的前提则是不真实的,是建立在欺骗公众的基础之上的,是一种虚假的商业炒作。显而易见的是,如果以韩寒名义出版的小说是一名中年作家所写,会被认为是平庸之作,不可能大卖特卖;那些博客文章如果不是加之在韩寒名下,不可能吸引社会的广泛关注。另外,在这种不真实的前提下,韩寒以不爱读书学习却成为著名作家的反现行教育体制的“英雄”形象出现,客观上为年轻人树立了一个反智主义的坏榜样,加剧了人们投机取巧、坐等天上掉馅饼的浮躁心理,更是带来极大的社会危害。

诚信问题本质上是一个真的问题,也就是要实事求是,不虚构事实,真实兑现自己的承诺。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真即是善。在求真的过程中,只要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不能苛求他人要怀有善的动机,否则会陷入“诛心论”的怪圈。在揭露不诚信的过程中,无须考察揭露者的动机,关键要审视证据是否客观真实、是否具有说服力。强迫揭假者背负道德包袱,客观上是在为不诚信者提供庇护甚至是在与其同谋。只有摒弃个人好恶与成见,在求真的基础上求善,这样的善才是真实的、长久的、有益于社会进步的。

韩寒代笔事件还带给我们一个深刻启示,那就是我们不仅要监督公权力不被滥用,也要抵制资本的汹汹作恶,还要敢于抨击公众人物的不诚信行为,要高度警惕某些人通过消费政治来谋取个人不正当利益的社会现象。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