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事件版三十六计 ---- @严惩一切罪犯

------谨以此文献给为质疑韩寒做出巨大牺牲的朋友们  2012年4月24日
 
      上文《三重门书稿形成过程探秘》涉及繁多的证据分析,难免需要复杂的逻辑思维才能阅读。鉴于此,结合本人正在编写的一本三十六计与当代经济诈骗行为的教材,重新编排了文章,希望以更科普的形式展现该文,让大家在学习三十六计的同时,形象地了解韩寒事件。往事可鉴,据傲者不免招祸,居高位者无不需戒骄戒躁,而韩寒、韩仁均父子毫无《周易》中亢龙有悔所表达的谦逊与忏悔思想,无视造假事实,拒不道歉,无视法律,死不承认涉嫌诈骗的代笔行径,其言其行将永久性地刻在中华民族的文化耻辱柱上。立此为文,举世共鉴; 暴眼韩粉,莫来扫皮吐糟,否则后果自负。
 
 【瞒天过海】
      韩仁均,一个利欲熏心、沽名钓誉的上海金山人,为了草包儿子韩寒,在文化造假上无所不用其极,挖空心思,专营投机,早早打起为韩寒代笔谋取功名的算盘。早在1999年1月之前,韩仁均已在稿纸上誉抄完自己创作的《三重门》第一稿,誉抄对象按照常理是自己真正的创作手稿,上面布满修改,是真正的创作手稿。韩仁均誉抄书稿的目的很清楚,为了投稿需要,这是二十世纪末,出版界的基本要求。大作既成,韩仁均踌躇满志,看着不争气的小儿韩寒落红阵阵的高一上学期学习表现,心生一狠计,意图瞒天过海,以韩寒名义投稿《三重门》。
 
 【李代桃僵】
      截止1999年1月,韩仁均不再进行其过去熟悉和擅长的故事题材的文章写作,也不再向此前屡屡获得全国性奖项,仅仅在2000年12月出版了一本应景之作《儿子韩寒》。此后,一个曾经的高产作家不再有任何作品问世,说自己认识到自己写不过韩寒,自感惭愧,从此不再写作。为了儿子,韩仁均李代桃僵,龌龊之行,世人皆知。
 
 【无中生有】
      1996年春节前后,韩仁均利用其在《故事会》的人脉关系,通过《故事会》主编吴伦将《三重门》无中生有按上“韩寒”名字,投稿到上海文艺出版社。参考我们的论文《韩寒代笔出版三重门涉嫌诈骗犯罪的刑侦学分析》(以下简称《分析》),1999年1月到3月,韩仁均尝试以署名“韩寒”的方式向上海文艺出版社投稿《三重门》书稿,而此时韩寒并未参与小说的任何誉写和创作行为。韩仁均的“无中生有”,使得一个刚完成高一上学期学习的16岁少年“创作”出一部30万字左右、内容“阴暗、喂琐、晦涩”的长篇小说。韩仁均无中生有之举在中国文学史上堪称空前绝后,同时必将遗臭万年。
 
 【暗度陈仓】
      天赐良机,韩仁均发现了由很多华师大老同学们担任组织者和评委的“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身为精美的上海人,岂能临渊羡鱼。1999年3月底,韩仁均以舞弊、违规方式“帮助”韩寒获得“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奖过程充满戏剧性,《萌芽》杂志及赵长天、李其纲等人将韩寒从C组(非在校生组)一等奖暗度陈仓到B组(非应届高中生组)一等奖,同时炮制出一个天上掉下来的“杯中窥人”神话,一个文学天才诞生。天才韩寒的出现,在浪费大量社会资源为之讨论韩寒现象的同时,开始向社会释放反智的乌烟瘴气。
 
 【欲擒故纵】
      草包韩寒以《杯中窥人》一举成名,善于捕捉机会的精明上海小文人韩仁均当即发现更大的机会,为图谋更大骗局,韩仁均欲擒故纵,向上海文艺出版社要回《三重门》书稿。由于小说业已完成,加上竖子成名,出版《三重门》已志在必得,此举既可消除很多身边人士的对韩寒“无中生有”写出长篇小说的戒心,假以时日,又可以让“天才韩寒”发酣得更加“真实”。
 
 【远交近攻】
      远亲不如近邻,韩仁均看重了《萌芽》编辑胡玮S小姐,主攻这位韩寒口中的“胡老大”。1999年4月,韩仁均让韩寒将《三重门》第一稿交给《萌芽》编辑胡玮莳,后者又转交《萌芽》主编赵长天,书稿获得一定程度认可,同时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这是文人间的常规行为,却又是韩仁均远交近玫策略的杰出成就,至此韩家高攀上了《萌芽》主编赵长天,此君也坐稳主编一职,长期岿然不动。
 
 【假痴不癫】
      赵长天看完《三重门》书稿之后,将其交还韩仁均、韩寒。此时,赵长天暂时不予推荐到出版社的基本理由是小说篇幅过长,过于拖沓,从《磊落》的页码编号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一点一一至少在小说的前半部分,该阶段的书稿长度远远超过出版后的小说长度。当然,此时不着急出版小说,另有隐情一一韩寒在老师同学印象中根本没有创作小说,因此,为了掩人耳目,另有所图,一个“表演”需要完成,这个表演需要韩寒陷入痴狂呆傻状态,从而洗白“无中生有”的长篇小说。“痴”在他表演彻夜阅读自己连名字都写不好的《管锥编》,“狂”在他宣称自己文笔仅逊于李敖,在松江二中,他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呆”在他让所有老师同学都知道一个书呆子天天研读实际上他自己根本看不懂的民国图书和明清古书;“傻”,在他放弃几乎所有人都选择的好好看书做题考大学的高中生生活,任由几乎所有科目飘红,无视留级和退学。
 
 【偷梁换柱】
      1999年4月开始,韩寒受韩仁均唆使,开始不顾学习,在课堂上表演“创作”《三重门》,实则对上述第一稿《三重门》进行誉抄。该过程,按照我们的推理应该持续到1999年9月初之前完成。注意,该阶段的誉抄稿,目前能够看到的是《磊落》中192-410,以及所谓的“废稿”(《磊落》末尾附第四章,稿纸上编号为P68-87。我们判断的依据是基于统计的笔迹鉴定,举例来说,“是”、“教”、“说”、“爱”、情”、“林”、“学”、“校”、“想”等字的书写存在系统性的变化,结论科学可靠,毫无偏差。至于韩寒如何逃过老师、同学法眼,在他们眼皮底下完成数十万字的书稿抄写,这要归功于韩仁均偷梁换柱之计,他让韩寒抄写自己同样是用500格绿色稿纸书写的书稿(实际上稿纸生产方不同,外人肯定无法细致观察到这一点),且笔迹惊人的相似,的确能偷梁换柱,令韩寒在众人啧啧称赞和不解中完成了小说誉抄一一试问,韩寒哪些同学能在一推绿色稿纸中分得清那些是韩寒所为,那些是韩仁均所为?
 
 【以逸待劳】
      由于存在相当多的因计算机录入错误带来的抄写错误,可以判断《三重门》第一稿在此期间被录入进电脑进行编辑修改。毕竟,几十万字的小说,要进行更进一步的修改势必需要录入电脑,如此韩仁均方可以逸待劳,腾出精力继续精炼文本。但是,这种贪图安逸的想法必然会付出代价,打字员的输入能力、疏漏和文字识别能力造成了相当多的错误。比如“默看”被录成“默着”,这样的错误显然不是韩仁均本人录入造成的,虽不排除韩仁均录入了部分书稿,但是可以肯定大部分的书稿录入工作由打字员完成。当然,韩仁均将五、六百页的《三重门》第一稿交给了打字复印店的打字员,由他们录入并进行初步校对,再由自己进行后续编辑的做法,有一个最为重要好处,即方便韩寒在家中抄写,毕竟对看手写书稿抄写会造成大量因识别手写体失误产生的错误。
 
 【苦肉计】
      韩寒曾经在采访中袒露自己最想回到17岁,梦回花季,此为何故? 新版苦肉计使然! 对几十万字的书稿进行誉抄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工作,不过韩仁均祭出“天1务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之新版苦肉计,并冠之以“一举多得”之名,曰可习练书法、可怡情悦性、可增强文学修养、可剑走偏锋、可一举成品,虽苦,值矣! 于是,韩寒付出了巨大的痛苦,实施小说誉抄。1999年9月初之前,韩寒在家里中誉写书稿时,一般是对看电脑或者打印稿誉写,较少犯“四两拔干片”、“破着头发”这样因“识别手写稿”带来的极端低级的抄写错误。在课堂上抄写的时候,由于只能抄写韩仁均的手写稿(上述《三重门》第一稿),往往会因“识别手写稿”带来大量的错误,除了方舟子所列错误,还有大量如“不妥”抄写成“不觅”这类低级错误。课堂上无法抄写打印稿的原因具体见《分析》里的说明,简单得说就是害怕“创作表演”骗局被识破。经统计检验,《磊落》中的书稿,在P299-410部分低级抄写错误显著性减少,说明该部分书稿是在韩寒第一个高一结束后的署假} 1999年7-8月)比对电脑或者打印稿进行的誉抄,由于不用进行手写稿文字的识别,抄写错误大大降低。当然,即便是抄写打印稿,韩寒这个草包也会受限于1999年那个时代针式打印或喷墨打印分辨率不高的条件限制,抄写出大量匪夷所思的错误。总的来说,韩仁均令韩寒表演的苦肉计终成“正果”,韩寒还是完成了“第一轮”抄写,书法上长进颇大。
 
 【笑里藏刀】
      1999年9-10月,韩寒第二个高一的第一学期。尽管高一结束,韩寒不可避免的因为“表演创作”《三重门》严重耽误学业,留级,韩寒在1998年8月还是凭借“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余威成为名人,更是《萌芽》座上客,韩寒常常与“胡老大”书信往来,嬉笑漫谈,可怜胡玮莳蒙在鼓里,被笑里藏刀的韩寒、韩仁均父子当枪使了,还自以为是伯乐。当然,这种“笑里藏刀”的沟通在文学层面还是颇有用途的。由于小说前半部分太过冗长,叙事上不符合长篇小说的基本规律,加上他人的意见建议,韩仁均对这部分小说进行了修改,主要修改方式是大幅度删除与小说主人公关系不大的叙事(如废稿第四章删除的近万字)和一些无关紧要的段子。修改后,韩仁均本人对着打印稿进行了誉抄,目的是方便韩寒在学校抄写不被识破“创作表演”。这部分誉写就是目前看到的《磊落》中的P1-161。反观这一切,胡玮莳小姐的心一定是哇凉哇凉地,堪比快刀剜心。
 
 【反客为主】
      由于P1-161是韩寒对着韩仁均的手写稿誉抄的,需要时刻识别手写体造成的偏旁部首差异,同时又受到课堂上抄写的干扰,所以犯下了大量无比低级的抄写错误,比如方舟子撰文指出的“海德洛尔”、“精野无礼”等等。假的就是假的,自己不是原创者,想反客为主,着实困难,不仅没有上位,反而丢尽脸面,十三年后,韩寒还试图故技重施,以为出版《光明与磊落》就是采取主动措施,以声势压倒质疑者,简直是搬起巨石,狠狠的埋葬了自己。
 
 【浑水摸鱼】
      虚名乱性,浑水摸鱼,1999年的秋天,韩氏已经被扑面而来的虚名搞得方寸不稳,基本的文学底线业已被突破。最晚截止到1999年10月初,韩寒完成了P1-161的抄写。而事实上,小说的修改工作并未完成,当然韩寒的抄写工作也没有完成,也没有时间完成(此时韩寒约稿不断,活动不断,包括《零下一度》文章的“抄写”)。这种“草草结束”,意图浑水摸鱼的行径,造成了小说叙事时间上存在严重问题一一主人公林雨翔在P164一页之前反复上了两次初三(具体见正式版论文分析)。在书稿章节的采用上,也由于这次“草草结束”造成如下问题:
      在1999年10月底或者11月初交给作家出版社袁敏的书稿中出现了三种稿纸、两种笔迹,同时新老两个版本小说混杂到一起,即P1-161、P192-410是一种稿纸,P165-184是一种稿纸,P185-191是一种稿纸,P165-191是韩仁均《三重门》第一稿笔迹(仅修改这一章开始),其他页面为韩寒笔迹。这种“混杂”和“草草结束”,还造成了一个非常直观的问题,即书稿的页面编码和章节编码严重混乱,P164应该是第八章,结果在P255之后,又出现了一次第八章,这充分显示《三重门》第一稿篇幅远超过目前出版的版本。同时,小说中的叙事时间、人物名称等都存在问题,如林雨翔两次读初三、一个叫“王相柳”的角色多次出现在书稿中,但在正式版中该角色名称并未提及。具体的分析,见正式版论文。可怜江南袁敏,并非看不出书稿里的问题,一世英名毁于一旦,谁让你十三年前也参与了浑水摸鱼呢?自作孽,不可恕。
      注:《三重门》书稿采用的书写纸张有(a) 165-184用印有“16开500格文稿纸上海海麟纸品厂出品”字样稿纸书写; (b) 185-191用印有“25*20=500”字样稿纸书写(184页13行开始,“是”的书写发生显著变化); (c) 其他页面用印有“96-5 16开500格书写文稿纸震纸出品上海文化用品批发市场经销”字样稿纸书写。
 
 【顺手牵羊】
      江南袁敏,金牌编辑,真得是好不费劲,仅仅因为看了《文汇报》一篇名为《语文六十分的孩子写出长篇小说》就乘机得到了《三重门》书稿了吗? 这是仅仅是小文人的文学情结罢了。但不管怎样,江南袁敏的确是顺手牵羊,自以为捡了个大便宜,岂不知自己一世英名,十三年后会毁在这个贪图便宜的行为上。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1999年10月底或11月初,作家出版社袁敏拿到了上述混杂版的《三重门》书稿的复印件,《三重门》进入出版流程。而此时,小说的修改实际上并未完成,也没有时间完成。代笔之作《三重门》最终于2000年5月正式出版,韩氏的“浑水摸鱼”和江南袁敏的“顺手牵羊”一同造就了文学史上最拙劣的作品《三重门》的出版一一内容拙劣,编辑拙劣,代笔行径拙劣。
 
 【抛砖引玉】
      十三年后,2012年1月15日,麦田发布《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旋即在压力之下于1月19日道歉,真可谓老牌IT专员,板砖扔下,美玉未出即要撤退,令路金波都于心不忍。路金波认定这是一篇足以抛砖引王的好文,一定要让其扮演历史性的角色。
 
 【打草惊蛇】
      “韩三篇”之后,韩寒一如既往的风风火火,看不出天才陨落之迹象。然而2012年1月15日,面对麦田《人造韩寒》首义,韩寒本应凭借多年在娱乐圈和文化圈打拼的经验冷静应对,却因为种种原因犯下了三十六计中最避讳一计一一打草惊蛇。猪朋狗友鼎力相助,韩寒切歌迅猛,惊动了中国斗士方舟子,这种做事疏漏、行动鲁莽,不断保留自身弱点的行动方式的确不像有团队包装的韩寒,恰恰像是失去团队包装的韩寒,的确如很多人分析的,没有路金波包装,木偶韩寒寸步难行。
 
 【关门捉贼】
      2012年1月16日,面对代笔质疑,韩寒在博客中写道:“所以就悬赏,凡是有人能例举出身边任何亲朋好友属于‘韩寒写作团队’或者‘韩寒策划团队’,任何人接触过或者见到过‘韩寒写作或者策划团队’中的任何成员,任何人可以证明自己为我代笔写文章,或者曾经为我代笔,哪怕只代笔过一行字,任何媒体曾经收到过属于‘韩寒团队’或者来自本人的新闻稿要求刊登宣传,任何互联网公司收到过‘韩寒团队’或者本人要求宣传炒作的证据,均奖励人民币两千万元(20000000元),本人也愿就此封笔,并赠送给举报人所有已出版图书版权。”旋即,韩仁均在微博上称:“既然韩寒意外回应了,我也说两句吧。一、有人就是习惯以己度人,把别人的一切不经意都意淫成阴谋,思维方式独特。二、我可以说,韩寒的行文风格目前在中国找不出第二个,如果有,我愿认他做儿子! 任何人不信都可以模仿一个给大家看看。田里长的是麦是草,老农一看便知。”各位有点基本的逻辑就可看清楚,这爷俩在玩什么版本的关门捉贼? 这出肥水不流外人田、羞辱你的同时还不给你钱的关自家门捉自家贼的把戏,亏得这俩老牌文化骗子能玩得出来!
 
 【假道灭虢】
      这一招为罗永浩祭出。2012年1月初,同为高中辍学的罗永浩因“老罗英语涉嫌非法办学和非法用工”等原因与方舟子激战正酣,忽闻韩寒电话咨询方舟子事宜,凭着段子大王的直觉,“假道灭礁”之计油然心生。虽深陷罗永洁计谋,幼稚的韩寒还傻乎乎的写道:“至于方舟子先生,我还特地打过电话给老罗,问,方舟子是不是有一个团队,或者根本就是别人替他干的很多事,要不然他哪来的精力去考证各种学科各种门类的事情。罗永浩先生是这么回答我的: 方舟子这个人,虽然很轴,但应该的确是只有一个人,他坐在电脑前,就能检索出很多论文和资料,然后一个人整理个一天,他干的和科普有关的事情基本还是靠谱的”。电话完毕,韩寒向方舟子发起了猛攻,方韩大战全面爆发。
 
 【上屋抽梯】
      事实上,正是罗永浩将方舟子拉上韩寒代笔事件的战斗,否则该事件早应该以麦田2012年1月19日的道歉宣告结束。罗永浩怂恿韩寒拉方舟子上阵的结果无论是什么对罗永洁都是有百利无一害,时至今日罗永洁名利双收: (a)办学手续办理赢得了时间,日趋齐全,从此可以光明正大合法经营;(b)从孤军大战方舟子,到联合韩寒、肖传国、孙海峰等人围玫方舟子,锻炼了队伍,提升了自己知名度,(c)利用知名度,罗永浩已经开始涉足手机制造等领域,开始走多元化经营。反观韩寒,被上屋抽梯后,急速陨落的悲剧已经无可挽回。即便到了4月份,韩寒还在带头大哥罗永浩的带领下前往上海一家名为复旦大学视觉学院,实为一所低档二级学院的民办学校为宁浩导演的电影助阵,高呼方舟子USB的韩寒此时俨然忘记了谁是SB。
 
 【借刀杀人】
      2012年1月中旬,路金波在韩寒代笔事件的发展上扮演了最为重要的角色。无论军事上,还是商业上,领导者能够自己不出面,假借别人的手去达成目标,实为上策。混杂版的《三重门》书稿在精明的书商“路金波”的鼎力支持下重见天日,路先生事实上为倒韩事业做出了最杰出的贡献,其谦称自己为“猪”,实为商人之精明的完美表现,真可谓借刀杀人,兵不血刃将赢得好哥们的同时,埋葬了韩寒这个眼中钉、肉中刺、背叛者及来来的竞争对手。联系到韩寒此前另立山头,假借“浩波”知名蚕食“金波”地盘,“金猪”借刀杀人,以彼之道,还之彼身,是对韩寒最好的惩罚。
 
 【釜底抽薪】
      2012年1月18日,眼看麦田要撤,路金波心有不甘,扬言拿起法律武器,起诉麦田。理科轴男岂容道歉后继续蒙羞,复入战团。路金波这招用公检法大棒对付质疑者的方式实为釜底抽薪之计,暗示质疑者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应该借助公检法这些公权力。随即,路金波为《三重门》手稿出版酝酿好了一切必要条件,只等天才韩寒发布《光明和磊落一一我的手稿集》博文,便顺水推舟,做了一个实为借刀杀人之徒的大好人。
 
 【反间计】
      2012年2-3月,韩寒代笔事件愈演愈烈,且由于相关利益网络错综复杂,无间道频频上演。打虎团队盘点下来,有如下利益方: 韩寒、韩仁均一家代表的代笔事件主角,凡客诚品,路金波代表的万榕书业,新浪网代表的网络广告商,南方报系代表的纸媒广告商,传统户外广告巨头代表的广告商,《萌芽》系代表的保“新概念作文大赛”集团,自组织的韩粉群体,网络商业水军集团,秉持正义的质疑派,韩寒铁杆亲友团,韩寒组建的亭林镇合唱团、亭林镇独唱团团队,肖传国、罗永浩、孙海峰等代表的曾与方舟子有过节的方黑团队,以范冰冰为代表的意图消费韩寒谋取关注的明星大,以FDU苏杰、破破的桥等为代表的意在博取自身利益的学术界挺韩人士,凡此种种,不再列举。这些利益方,相互之间又会形成利益集团,明送秋波,暗地攻讦,上演一出出精彩的反间计,怎奈方舟子等一干质疑者,坚定信念,丝毫不为所动,除去个别人士暂时隐退,质疑之声越来越强。
 
 【围魏救赵】
      2012年3-4月,韩寒事件进入胶着期。此时,停止质疑韩寒是韩寒集团的终极目标。因此,“围魏救赵”是韩寒利益集团最常用的一招,韩仁均可谓深谙此道,针对方舟子妻子的论文、安保基金、与肖传国的纠葛等等,不断加大攻击火力,意图转移方舟子注意力,怎奈方舟子行得正,坐得直,根本不在这些事情上浪费过多精力,韩寒集团屡次三番的围魏救赵均以失败告终。
 
 【调虎离山】
      2012年3-4月,多方利益团体加入韩寒事件战团。方舟子先生在韩寒代笔事件中是绝对的中坚力量,无论是韩寒,还是罗永浩,抑或肖传国,都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甚至抱团展开联合攻击。然,方舟子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态度异常坚定,盯住韩寒不放松,即便韩寒不回应也无碍继续质疑。面对这样一个冷静地坐在电脑前指挥和协调质疑者行动的打假斗士,韩氏祭出多招调虎离山之计,妄图引出方舟子,伺机采取与肖传国类似的锤子战术,罗永洁类似的流氓堵截战术,甚至直接在媒体上暴露方舟子先生住址和行踪,总之都以消灭方舟子为后快! 感谢正义力量的支持,所有这些阴谋均告失败,原因很简单,方舟子已经看透了打假韩寒的实质是打文化造假,而文化造假是一切造假的根源,斩断韩寒这个造假根源,就是打掉一大批形形色色的假冒伪劣,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所以稳坐中军,运筹帷帽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实为对付调虎离山之计的上策。
 
 【擒贼先擒王】
      2012年3月底之前,韩寒事件的核心矛盾已经明朗。盯住韩寒不放手,这是方舟子先生的计策。韩寒是文化造假,这种假实为一切造假之根源,把这种假打下了,一切假的根基就会松动,从这个意义上讲韩寒就是造假之王。擒贼先擒王,方舟子就盯着韩寒,别的如肖传国、罗永洁、孙海峰这类造假者的事情只是花絮。如此,韩寒、韩仁均父子的目标就被无限的放大,成为众矢之的,彻底倒下只是时间问题。所以如司马南所说,方舟子这次打韩寒的假,“打的准、打的好、打的痛快、打到点子上了”。此时的韩寒,实际上已经彻底沦为多方斗争的玩偶,虽为王,实为当代版的韩林儿,任人利用。
 
 【美人计】
      2012年3月底,愚人节来临之际,韩寒更换微博头像为孩提时代的照片,妄图以“美人计”麻痹和迷惑粉丝群体,同时弱化质疑派的火力,实为明枪暗战难分难解中的高招。然而,可怜韩寒这个年届三十的男人,而立之年还要依靠二十几年前的“美色”立足和赚取怜惜,看实是在自毁、自渎、自抛过去十三年修炼的“光辉形象”。这是韩氏最后一搏,目的也十分突出,不是无法挽回的天才光环,而是即将到手的人民币。贡献者将是当今电子商务的翘楚,凡客诚品。
 
 【借尸还魂】
      十三年后,2012年4月1日,伴随看明显代笔的消费故人的《写给张国荣》一文,韩寒试图假托故人名义,宣布微博复出,其消费逝者之恶劣行径,令人愤慨。
 
 【声东击西】
      2012年4月初,凡客诚品高调宣布与韩寒就代言事宜续约。此举昭示《三重门》书稿重见天日,根本上是声东击西,不再于证明自己有无代笔,而是利用微博禁止评论的契机复出“醉公之意不在酒”,在于彰显自己火爆的人气,从而攫取凡客诚品续签其代言所支付的天价报酬。
 
 【树上开花】
      2012年4月11日,《光明与磊落》尚未广泛传播之际,韩氏又祭出“树上开花”之计,以《来,带你在长安街上调个头》一文消费政治,借此热点问题,使自己看起来强大,虚张声势,慑服质疑者。其实,明眼人可以看出,韩氏已经强弩之末,明明乏力却故作实力雄厚,殊不知《来》文无论是内容还是逻辑,硬伤累累,反而让质疑派彻底摸清摸代笔真相,自此,韩氏意欲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念头基本了结。
 
 【金蝉脱壳】
      4月13日,《三重门》手稿相关的证据如铁饼一样飞来,韩氏祭出一篇漏洞百出的杂文《我和官员的故事》,妄图继续像以往一样用杂文的形式消费政治,实现金蝉脱壳,摆脱代笔事件影响。可惜这一计太过老套,毫无新意,质疑派全然不买账,看不出你实际写作能力,在微博后面用博客长文装神弄鬼,朝政府扔小石头,算什么好汉? 假货还是假货,草包还是草稿,王八穿上马甲,也不过是乌龟,本性未变。
 
 【连环计】
      2012年4月17日,大陆版“阿扁枪击案”上演,韩氏精心炮制了连环计,令“黄麟刺韩”举国传诵,多次吹捧过韩寒的黄麟暮然转型,对韩寒发出“死亡威胁”,一个多小时后韩氏集团、各路公知对此进行谴责,韩寒反应迅捷地发出长微博呼吁“理性”、宽容黄麟,数小时后,多家媒体步调一致报道此事,“壮士”黄麟被称为“倒韩派主力”,却在接受采访时痛改前非、批评倒韩派对韩寒“吹毛求疵”、“有失偏颇”,同时向韩寒力表忠心,“相信韩寒有能力重振雄风”。此连环计,看似周密,实则如赤壁之战庞统所献连环计一样不堪一击。韩氏莫不是认为大家智商都和韩粉一样?只可惜质疑派没人知道黄麟这个倒韩主力,若是选择“诗人小郑”、“硬壳笨蛋”作为主角,还可以让人产生与“荆柯刺秦”或者“王亚樵刺蒋”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一样的共呜。悲夫,韩氏已如阿扁,戴上镜铐,穷途末路之余,还不忘疾呼冤屈。
 
 【趁火打劫】
      2012年4月中下旬,由于限量发行,限制购买数量,《光明与磊落》上市至今,在淘宝网等网上商浦上面和各地实体书店里面,已经出现了最高超过百元的炒作价格,很多商家真是趁着韩寒危在旦夕,要狠狠捞一把。可怜韩粉,由于信息不对称和对偶像的盲目崇拜,见到就买,正中趁火打劫者下怀。
 
 【隔岸观火】
      2012年4月1日,韩寒微博复出和《光明与磊落》出版之际,路金波以“in Praha, Can not input Chinese. WelcomeBack~~~”(哥们我在布拉格,无法输入中文,欢迎复出)问候韩寒。自4月10日回国,路金波隔岸观火十余日,逍遥自在,不亦乐乎。如此,难免寂寞,4月19日下午,路金波微博暗讽韩寒: “昨夜趁等球赛的功夫,哥们就看啤酒写了一篇洋洋洒洒5000字长文,刚才认真修改了一遍,陆续删掉了一些写得不好的地方,最后这文章倒也不用做长微博了,因为就剩一句: 兄弟,别被那些宏大的、虚假的“名词”毁了你丫真实的生活”。
 
 【指桑骂槐】
      4月20日一早,韩寒贴出《就要做个臭公知》,与路金波暗中较劲,连文本都暗合路金波的“陆续删除”,看看文章开头第一句话: 公知”这两个字越来越臭,还株连到了“知识分子”这个名词。这一句话,居然少了左侧的引号,高度疑似为路金波所谓“陆续删除”后的结果。这哥俩卿卿歪歪的真有意思,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韩寒针对“兄弟,别被那些宏大的、虚假的名词毁了你丫真实的生活”,给出了形象切题的回应,指桑骂槐,溢于言表:“当然,这其中和这帮野鹤掐架的时候互相指责对方是野鸭也有很大的关系,加上围观的野鸡,管事的野猪都对这种名称的变化是喜闻乐见的”。从此,路金波又多了一个称呼:“管事的野猪”,韩寒欲摆脱路金波自立的态度,坚定不移。
 
 【走为上计】
    截止目前(2012年4月24日),韩氏已经不见踪迹,微博、博客沉寂数日。然而凡客诚品贡献给韩寒的代言现钞已“落袋为安”,贡献给新浪、百度、南方报系的广告费也悉数打到账上,大街小巷“有春天、无所畏”的广告也将随着时间急速消亡,一场商业游戏终将以凡客诚品的彻底失败和上市之路的有疾而终宣告结束。凡客诚品成了商业上的最大输家,赢家之一的韩寒会有好日子吗? 韩氏面临的商议诉讼不可避免,刑事诉讼也迫在眉睫,怎么办? 走为上计! 
 
来源:新浪微博 @严惩一切罪犯
(此文字版由倒寒先锋网OCR识别得到,错误难免,请校对指出)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