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丹观察:韩寒代笔门阶段性总结陈词 作者:欧阳贝丹

  伴随着倒韩,好多事不断发生着。还是有好多网友问我对这件事那件事的看法和意见。记住我的身份,我不是公知,只是一个学生,以求真之心参与了质疑韩寒事件。我没有能力也没有义务对所有的事件评头品足。
 
    不过,既然参与了,关于韩寒事件的走势,还是说几句,顺便将网友的某些提问和疑问一起回答了。
 
    1.这只是万千造假事件中的一个。不过,一个也是事件,而且是文化造假事件,性质上就比别地造假有更深入的蒙蔽性和影响力。一个做假食品的,被揭露出来,封了工厂,或将主要人物逮捕判刑之后,那个食品在市场上就会绝迹,哪怕影响再大,也会很快消失。就像以前的“三鹿奶粉”,现在不见了——演变成了别的牌子。文化造假的影响力很难如此简单地消除,那是对追随者大脑和心智的全面影响和控制,就像韩寒的反智影响,造就了现在大批狂热得失去思考力的粉丝。就当下的情况看,即便如最新出现并引起广泛关注的ID@严惩一切罪犯 所做的,搜证完成以后诉诸司法,将韩寒父子绳之以法,粉丝和那些一直追捧的知识人,还是会打“政治迫害牌”。他们不会承认自己的判断失误,或者追星错误。这就是文化害人最可怕的地方。或许,公权力迟迟装作视而不见,也是担心韩寒及其支持者打出政治迫害牌——他们已经打了很多牌了,诸如亲情牌,悲情牌,娱乐牌……由此,更见出文化作假在公众影响中的不可承受之重。也就提出了文化打假任务的责任之重。
 
    2.韩寒的造假其实不完全局限于代笔作弊,其影响力基本上也是造假的结果。最典型的是《时代》周刊影响力排行中的刷票事件,“韩寒吧”当时全天候号召粉丝刷票,一个后来反水倒韩的粉丝供认,当时曾为韩寒连续两天刷了600多票。这样的粉丝非常多,也因为这样的作弊行为,才上了《时代》周刊。这种事虽然不能确认是韩寒主动作为,但是,最终得来的世界性影响力是靠这些粉丝的作弊,这是事实。所以,更有必要将这些情况向世界媒体反映。让全球性的媒体资源来广泛参与。国内公权力有一个特点,如果都是内部事务,可以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如果是世界性的媒体广泛揭露报道,则相当于给体制丢脸,更容易引起关注并解决。事实上,包括重庆事件,最早的报道都是由海外媒体先开始的。结果当然就不得不加重处理了。所以,到现在为止,我愿意呼吁,全世界各地的网友、媒体、写作者、质疑求证者,将这个事件更多的向更广的范围发布。用各种语言文字,向不同国别,不同语种的媒体广泛传递信息,这才是揭露真相的最佳途径。
 
    3.现在其实早已不是质疑阶段,面对那么多从未得到解释的疑点,参照@严惩一切罪犯 做出的刑侦分析,早已进入了疑点变证据的确认阶段。只是,公众本身没有司法权力,永远只能站在道德的法庭上审判骗子及其团伙,没有权力用司法判决来给韩家定案。所以,很被动地,依然称为质疑者。也正因为这个称谓,带来了韩粉的更多叫嚣,所谓“无休止的质疑”,“拿出证据”,“干嘛不起诉”等等。实际上,现有的经过大量考证的疑点已经足够上升到证据的档次了。可惜,暂时还无法找到一个新的称谓,那就还叫质疑者吧。只是每个人要明白,现在的核心工作与两个月前早已不同。
 
    4.质疑者内部情况正在发生很大变化。一方面是有更可怕的隐形权力施加了某些不能为外人道的威力;另一方面可能也因为质疑者本身的性格、个性和各种各样不同的目的,难免出现价值观的冲撞。无需过多的重视。质疑者本身自发,没有谁是组织者,顺其自然。愿意一直追求真相的,给予支持和尊重。愿意从此跳出界外的,一样尊重,即便有人要出家当和尚、道士,或者做牧师,难道谁有资格阻止吗?这也是价值观。自由质疑,自由争论,更应该尊重每个人的自由出入。这才是民主价值观的精髓所在。不要因此去歧视、攻击,或辱骂任何人。与其不满意别人退出,不如自己加入战斗。即便有些人真是来搅混水的,那又怎样?这段时间以来,这样的角色见得很多了。不是吗?淡定,再淡定,是最好的态度。
 
    5.质疑是一场自动自发的自然人与公权力的角逐,当然不容易取胜。质疑也是一场毫无实力的个体与庞大的资本和利益群体的战斗,更增加了战局地惨烈。那么多有名有姓的媒体护驾,那么多名流相挺,那么多马甲、水军,都代表着资本和权力,还有不愿意让人看见,但是时时展现威力的禁评、删帖、禁言、销号……这些绝不是单纯事件。这是一个庞大的威权系统。其能量远超任何个体。既要显得大度的允许质疑,又不能越界,这是棋手的原则。而质疑者只是棋盘上的小卒。三个多月,能过了楚河汉界,逼近王宫,已经相当值得敬佩了。接下来的事,既要靠天时——看整个政体的走向,也要靠地利——是否有人愿意搬开拦路的石头,让真理通行。更要靠人和——敢于挑战的人,敢于坚持真理的人,敢于像昂山素季一样,始终信念不渝的人。短期内,这种人是缺乏的,不过,顺从历史自身的规则,缺乏的也将被创造。
 
    6.质疑韩寒的同时,质疑对象大大扩展了。这也没有什么错。本来就是对偶像的挑战,当然要挑战一切偶像,道德偶像、文化偶像、政治偶像……无论什么偶像,一旦万能就会不能。觉得自己了不起的时候就会起不了。不过,作战是要讲究策略的,谁都想一棒子打倒,就会遭遇所有的反作用力,结果是自己被弹开了,受伤了。启蒙的目的是民众的全面觉醒,不是推倒一个偶像树立更多的偶像。不过,战斗还未见胜利,挥刀将自己阵营里的战友也砍翻了,这个不会带来民主,也无法启蒙。只能增加更多仇恨。胡乱挥舞斧头,不分青红皂白的乱砍,只能证明自己错乱。起码,不是好的作战方式。韩寒后面的支持者最希望看到这种方式,杀来杀去,杀红了眼,不管杀谁,只管挥舞着斧头,这不理智。
 
    7.战线还相当漫长。作假者盘根错节,千丝万缕。你拿下了三鹿,他会换装为蒙牛。你刚将牛肉里的注水清洁干净,他就将皮鞋放进了胶囊。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还没死,正在兴头上,疯狂的挥舞着触须,挥动着利爪里的USB,面对万千公民手中的屠龙刀,蔑视地在公交广告上“就无耻,无所畏”,这是新的战局。放下的条件还不具备。挺韩者和公权力都在冷眼怒视,你如果退步,他们马上反扑。这就是现实。周老虎的纸老虎也是经过了一年左右的张牙舞爪啊。那也是公权力在后面协助造假的。现在,据说周老虎出狱了,监狱的床位被腾出一个,但是,要让韩家主动申请入住,门都没有。还需要像@严惩一切罪犯  们所做的那样,继续搜证,走一条全方位打假的道路,才能让造假者担负起自己的罪责。总有一天,韩寒们现在抓紧代言挣的广告费会用来请律师,用来给法官送礼。就让他再准备一点吧。正义在,无所畏。
 
    8.不要再痴迷于相信公知的证明、说情和狡辩,请分析网络上海量的信息。网络是最大的“知道分子”,在分析的时候学习自己判断。不要轻视常识,在写作这种技术性和艺术性都很强的事件上,常识永远有效。逻辑也有相当的威力。任何“天才”和“神话”的说教和辩解,任何拿世界上各行各业“天才”来类比韩寒的,都先去了解一下那个“天才”产生的背景和原因。当然,最好是类比一下自己,比如:您自己真的可以引用没有读过的书籍吗?您真的可以在十五六岁就想象出无数超越您的生活经验的场景吗?您真的可以一口气写成长篇小说吗?算了,不说长篇,您可以一口气就写出千字文而无需修改吗?真的可以一次成稿填写古诗词吗?讲别人,就太远了。比较一下自己和身边人,每个人都不是神。这样的类比和思考会让你离真相更近。
 
    9.有些人将质疑韩寒者污名为专制主义者。认为韩寒本身是自由主义者,质疑韩寒就是不尊重韩寒的言论自由。这是邪说。事实上,从这几个月的情况来看,韩寒才是被专制主义者保护的对象,质疑文字被大量删帖,传统媒体基本不报道,质疑者被大量的粉丝围攻。难道一个自由主义者拥有的权利就是造假欺骗公众的自由吗?再说了,自由主义拥有言论自由,但是,在法制和基本社会道德的层面上,他并不拥有“造假骗人的自由”。如果,以造假包装出来的偶像可以存在,而且不允许质疑,那么,这个“不允许”又代表了什么呢?不就是另一种形式的专制吗?
 
    10.还有人说:还有那么多假干嘛不去打?这是胡说。无论有多少假,是要一件件来打的。按照这个说法。如果质疑者去打郭敬明抄袭的假。小四的粉丝又会说:小四只是抄袭了几段,韩寒全部是代笔的,你干嘛不打。所以,质疑者只能一件件的来。还有人说:体制最假干嘛不打。这也是胡说,是更加混淆视听的胡说。体制是一个很大的也很空泛的概念,体制之假,之坏,体现在体制下的所有问题和事件上。将体制下面的一桩桩一件件造假事件揭示出来的过程就是在打体制的假。如果,这些根基都被揭露得差不多了,体制之恶也就全面显示出来了。再说了,打假求真的重要性甚至超越了体制打假。任何时代,任何国度,任何制度下,都容不得虚假的文化骗人,文化是千秋功业,又岂是几十年的体制所能比拟。五十年的政治,三千年的文化。如果是食品造假呢,有毒有害呢?难道也不要打假,先将体制推翻再来救人?这二者之间本来就不矛盾,只是着眼的重点不同而已。
 
    11.有人总是在动员:放了他吧。原谅他吧。宽恕他吧。我不知道该怎样放过,原谅或宽恕。作为个体,我与谁都没有仇。只是想要知道那后面到底发生过一些什么事而已。就像一个人吃了三鹿奶粉,造假害人的消息被曝光之后,心中戚戚,总想弄明白牛奶是怎样被生产出来的,又这样被放入了三聚氰胺?不是吗?那些让质疑者放过的人不想弄明白吗?再说了,所谓“放过、原谅、宽恕”这些行为只会发生在一个犯错或犯罪的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或恶行并修正悔改、承担之后。如果还在抵赖,还没有任何悔改,还见不到任何承担的迹象,还高高举起造假的大旗,将全国公众都当做USB的时候,那就是还在继续着错误,继续犯新的罪。放过,原谅,宽恕是有意义的吗?
 
    12.“You can fool some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 and all of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but you can not fool all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Abraham Lincoln的这句话无论温习多少次都不嫌多。其实,还有这一句:拿走一切的,必付出超额的代价。
 
    13.另外,据说,一个大国保护不了自己的盲孩子。他离家出走了。愿他找到可以安顿的家,愿他幸福。愿他被那些保护得了他的人看见。还有,想重看一遍《(The Shawshank Redemption》,那句话怎么说来着:I find I’m so excited. I can barely sit still or hold a thought in my head. I think it the excitement only a free man can feel, a free man at the start of a long journey whose conclusion is uncertain. I hope I can make it across the border, I hope to see my friend, and shake his hand. I hope the Pacific is as blue as it has been in my dreams. I hope.
 
 
    14.嗯,对了,第一次,深爱珍珠,过两天要去买一个珍珠首饰,随身佩戴。
 
    15.还听说,有人正在屠杀江豚。无论是谁,在举着屠刀时,我们都看到另一群更凶狠的动物。托尔斯泰说: “我们不需要残杀无辜的动物来让自己富足、健康与快乐。”他又说:“当我看到一个人身首异处,分别掉落在棺材里,我就理解到——不是用理智,而是用整个身心理解到,任何一种关于存在的一切都是合理的理论和进步的理论,都不能为这一行为辩解,即使世界上所有的人,根据创始以来的任何一种理论,认为这是需要的,那么我也知道,这并不需要,这很不好。”
 
                    2012.4.27  于日本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