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真卿参与包装的一次盛唐造神运动 ---- 作者:携酒与鱼

如果你抓住任何一个书法爱好者,问他有没有听说过颜真卿的《多宝塔碑》,你多半会挨一顿猛揍,因为这等于嘲笑他孤陋寡闻。但是你如果问他,你知不知道《多宝塔碑》叙述的是唐代一次造神炒作运动,他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一千两百多年来,无数人临写过这部伟大的书法碑帖,竟从未有人质疑过碑文中所写的内容。韩寒神话13年,开始受到质疑的时候我也觉得不可思议,这么低级的造假怎么可能13年来没人发现。然而事实就是如此,《多宝塔碑》里记载着一个明显的造神运动,可一千两百多年了,没有谁提出过任何质疑,13年又算得了什么。

好吧,为了与韩天才共襄盛举,我们来分析一下《多宝塔碑》,看看唐代一次佛门造神运动是如何展开,如何达到辉煌顶峰,并一直被千百年来人们所顶礼膜拜的。

 

古代的造神,一般都从出生开始,像韩寒这种从16岁开始造神不同。比如汉高祖刘邦,传说他妈一日在湖岸睡觉,梦会神灵。他爸去找他妈的时候,看到一条蛟龙睡在自己老婆身上。醒来后,发现有了身孕,这孩子就是刘邦。当然,韩天才如果再用这种弱智传说,韩寒成神的可能性不大,韩爸进精神病院的可能性更大。

但在古代,这招屡屡生效,古人很少怀疑。我们讲述的这个造神故事里的主人公,姓程,法号楚金禅师,死后谥号大圆禅师,多宝塔碑文里叙述了他的整个神话运动的过程。楚金的母亲高氏,嫁到程家很久没有身孕。一天晚上,她梦见众佛,醒来后发觉有孕,后来生下了楚金。

大凡造神,必须有一系列的设计,才能让故事不断推进,最终达到神话的巅峰。比如韩天才既然在新概念作文大赛上开始造神了,就得有一系列后续造神设计,否则就只能是昙花一现,成不了神。于是,在课堂上抄写《三重门》,制造天才少年创作长篇小说的假象。于是有人代笔出版一系列小说,既能赚钱,又能证明天才的延续。于是又找人代笔写博客当公知,让文学天才升华为意见领袖,得到社会精英的肯定和拥戴。最后用韩三篇塑造当代民主自由的精神偶像,成为万民膜拜的民主之神。

小楚金的志向与韩寒道路不同,但目的一致,可算殊途同归。虽然他不当作家,不当公知,但他要做佛门高僧,最终神话成精神偶像。为什么一开始要选择这条路来造神,为什么不往文学家、政治家的方向去造,我们后面再谈。

小楚金刚刚满月,就显示与众不同的特性;他不吃荤腥,不与其他小孩一样玩儿童游戏;他七岁就厌倦世俗生活,立志出家礼佛;他整日捧读佛教经典《妙法莲华经》,并且能正确理解其中的佛法精义,毫无遗漏……这哪里是普通儿童的成长简历,也不像天才儿童的成长过程,这分明就是佛祖转世灵童,一生下来就是小佛祖了。之后,小楚金九岁落发出家成为佛门小天才,二十岁就登坛讲法成为佛教青年领袖……青年楚金的讲法,能让愚蠢的人顿悟佛法妙旨,能让学佛走入穷途之人找到直达宝山的捷径。

碑文读到这里,一个佛门神童的形象已经跃然碑上。从这点看来,楚金可是实实在在的有佛学造诣的青年学者,不学无术的韩少根本不能与他相提并论。

不久,佛门神童已经不能满足于登坛讲法,受信众膜拜的高僧地位了。因为,这个世界能说法的高僧多了去了,受信众顶礼膜拜的高僧多了去了。要成为高僧中的领袖,甚至成为佛祖的代言人,这才是楚金的最终目标。但是公知们又不是傻瓜,你要成为公知领袖,甚至成为民主自由的代言人,这谈何容易。于是,装神弄鬼,拉帮结派,结成利益共同体,接着媾和媒体,大搞舆论造势,把造神运动推向高峰,就成为必然的设计。

有一天晚上,楚金禅师诵读《妙法莲华经》,读到“多宝塔品”一节时,身心进入空灵禅定的境界。忽然看见多宝佛塔宛然出现在眼前,佛祖释迦牟尼的分身遍布禅室空间。楚金禅师悲由心生,泪下如雨,从此身着布衣,日仅一食,足不出户,艰苦修行整整六年,发誓要按照当夜所见建造一座多宝佛塔。

如果不是后面那些令人匪夷所思的炒作设计,每次读到这里,看到他这么虔诚,我差点就相信楚金禅师所见佛塔和佛祖,并非编造的谎言,而是多年信佛念经产生的幻象。因为按照一般人的思维,如果他有意骗人,何必花整整六年时间苦行折磨自己,搞个仪式做场法事制造舆论就够了。然而楚金作为伟大的炒作大师,他的高明就高明在这里,任何一次造假都可以偷工减料,但是这一次最为关键的造假,却绝对不能马马虎虎。因为,后面的一系列造假运动,都要围绕这个中心主题来展开,如果这个主题遭人质疑,那一切炒作都成笑话。

韩少的造神也有关键点。他的关键点不在于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那个只相当于宣布天才诞生,而真正让人见识天才相信天才的,是《三重门》的出版。现在大家清楚了吧,为什么韩寒能够花一年的时间,不惜七门功课挂科,也要把几十万字的《三重门》抄写一遍。因为前前后后任何一个造假行为都可以偷工减料,但是这个最为关键的造神环节,容不得有丝毫漏洞,否则一切都成笑柄。

果然,韩寒一接到质疑,对任何环节都不说明不分辨,直接亮出早就准备好的“手稿”,以为这一“铁证”亮相,从此质疑之声销声匿迹。这个“铁证”,可曾经是花费了他一年的时光,磨破了多少手皮,生了多少手茧,挂了七门功课,好不容易准备下来,就等着今天派上用场啊。然而,他错了。虽然最伟大的炒作大师跟最蹩脚的炒作手都懂得对谎言中的关键环节要用十分的真实去掩盖,但是,最伟大的炒作大师会认认真真实实在在的去做,哪怕用六年艰苦卓绝的苦修,把那十分的真实做实了。而,最蹩脚的炒作手却连这种关系到生死存亡的掩盖动作也不认真对待,用一部抄写整齐的抄写稿冒充创作稿,这个当然露馅了。

我可以勉强相信韩少小说里巨额知识来源不明是因为故意抄书装逼,可以勉强相信字里行间带有中年人的气息是因为模仿民国作家,可以勉强相信写出那些中年男人的性趣味是因为性生理和性心理都早熟,可以勉强相信对过去生活和作品回忆自相矛盾是因为记忆失误脑袋短路,可以勉强相信对自己作品每次都一问三不知是确实不想聊自己的作品,可以勉强相信文章有的表达流畅有的病句连篇是因为有时闲暇有时繁忙,可以勉强相信有些作品有河南人口音是因为可能泡过河南女生学过河南话,可以勉强相信博客文章排版风格变幻无常是因为有时亲自发表有时朋友帮忙发表……当这一切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都一起发生的时候,好吧,我愿意降低自己的智商充当白痴尝试相信这真他妈的就是一个奇迹!

但是,我肯定不可能相信,有谁可以写二十万字的小说一稿定型,除了修改大量低级错别字之外,任何一个句子都不用修改,任何一个段落都不需要调整补充。如果能够相信这一点,那不是降低自己的智商问题了,因为白痴也不可能相信啊!

也有人跟我说他能做到,有个人说他写过40万字一稿定型,另有一人说他写过20多万字网络小说一稿定型。我敢肯定,要不是他们故意撒谎,要不就是他们忘记了,他们那是在电脑上写作,写作过程中的“涂涂改改”痕迹没有被电脑保留下来,如果用笔来写,几乎没有人能够写到5000字以上,除了修改错别字外不需要修改任何句子就能写出毫无病句,文意通顺,逻辑自洽的文章,更别说20万字了。不信的朋友,今天开始注意一下你日常的打字,删除键是不是经常用到,鼠标是不是经常移动到上下左右需要修改和补充的地方。如果你不确定,那干脆用笔写作,试写三篇五篇,然后再看看原稿应该是什么样子。

二十万字一稿定型这种事这跟天才毫无关系,跟一个人的生理心理能力极限有关。就好比世界上没有天才的大力士可以双手举起一万公斤的重物一样。人的思维活动在工作过程中,必然受到各种干扰或者自身困倦或者自身能力极限而发生错误。你可能超乎常人,做到连续写三五千字都不发生错误,你也可能是万年不遇的神人,写一万字都不用改任何一个句子。但是,写二十万字一稿定型,不需要改动一个句子,这就好比一个人可以举起一万公斤重物,你相信吗?

韩少没想到的是,他花费了整整一年的功夫,不惜以七门功课亮红灯的代价,辛辛苦苦抄写了20万字的手稿,本想作为终极铁证证明自己亲自创作《三重门》,结果反而成为了自己被代笔的“铁证”。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装神弄鬼才不对,谁人没有写过字,骗人害己太狼狈。

韩少抄写《三重门》,跟楚金法师“布衣一食不出户庭期满六年”相比,手段高低天上地下。一个成为笑柄,一个被千年传诵。楚金禅师大概理解到这样一个真理:一个天大的谎言,必须用比天更大得多的真实来掩盖,才能掩盖得住。他骗人说他见到佛塔和佛祖分身,这欺骗人的话说得太容易了,任何人都可以说出来。但是,他六年艰苦修行,用这样一个常人做不到的一个更大真实来掩盖一个简简单单却十分关键的谎言,那个谎言就从此变成了真话。韩少,你需要佩服一下楚金禅师吗?从今天开始,你要不要用六年时间每天坚持临写《多宝塔碑》?不需要布衣一食不出户庭,只需每天两个小时。

 

夜见佛塔和佛祖,闭门苦修六年之后,楚金已经由一个“青年佛学领袖”,被包装成一个与佛祖能够直接对话的活佛。接下来,他要建造佛塔,让佛塔成为信众朝拜的圣地,让自己变成佛祖的代言人。不久,他拉到了一群善男信女,他们相信了他说的话,都争着出钱要帮他建塔。这些人包括许王李瓘,居士赵崇和信女普意等人。有许王这样财大气粗又地位崇高的王爷相助,钱财自然不太成为问题。他准备建造佛塔了。

但是且慢,建造佛塔是个工程浩大的工作,不像告诉人们他见到佛塔和佛祖这么简单,也不像他闭门苦修六年一个人坚持就能做到,这个巨大工程需要很多帮手。

于是,楚金和尚开始拉帮结拜,制造多人共睹神通的假象。因为,所有发生的这一切如果都是自己一个人说的,一定会有人产生怀疑。而如果有其他人也有类似的灵通,也目睹种种“圣现”,那就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楚金的造假帮手第一个帮他做的事情,就是给宝塔选址。其实,楚金早就看中了建塔的地方,这地方就是京城的千福寺。但是,他没有声张,只是暗中开展行动。

不久之后,千福寺有位怀忍禅师忽然半夜看到一股大水发源于龙兴寺(楚金禅师所在寺庙),浩浩荡荡流入千福寺。水上漂浮一艘方舟,又有一座佛塔凌空而降,漂浮空中许久乃灭。而佛塔所出现的地方,正是楚金禅师想要建塔的地方。后来,又有一位名叫法相的杂役僧人,半夜在相同的地方看到灯光,此灯远看明亮辉煌,近看却一无所有。这两个灵异事件中,方舟代表慈航普度,灯光代表佛法无边,有这两名僧人出来作证,楚金禅师建造佛塔之事,彷佛佛祖圣谕,无可辩驳。

如果一开始我们相信楚金夜见佛塔和佛祖是幻觉的话,那么看了后面这一系列紧密相关的“幻觉”,你还相信它们仅仅是幻觉吗?是的,信徒们当然还是要相信的,他们说,你说楚金造假,请你拿出造假的铁证来。信徒们永远不可能用常识和逻辑来说话,如果他们拥有足够的常识和逻辑,就不做信徒了。所以,当楚金禅师提出准备建塔时,众人欢呼雀跃,都拿起工具争着干活。为佛祖建塔,这是多么荣耀的事啊,这情形,大概只有五六十年代大跃进大炼钢铁时,为毛主席干革命的劳动热情可相比拟。

不过,楚金和尚夜见佛塔佛祖也罢,修建多宝佛塔也罢,那都只是他佛教界的事情,跟世俗无关。然而接下来的炒作,因为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参加,这场造假炒作变成一次惊天动地,影响千载的千年谎话,不仅让楚金禅师千年免受质疑,连大批公知都帮他义务宣传了。

 

好吧,在了解那个非凡人物出来帮他炒作之前,我们先来看看后来都有哪些公知义务帮他宣传。很简单,《多宝塔碑》碑文的开头就告诉我们了,参与这篇碑文创作,让这起造假事件流传千载的人,至少有三位大名鼎鼎的公知。当然,那时候还没有公知这个名称,我们暂且把当时名满天下的读书人称为公知吧。一个是撰写碑刻文章的岑勋,一个是提笔书写碑文的颜真卿,一个是题写碑额的徐浩。这三个人中,颜真卿的大名如雷贯耳,大家都很熟悉,不再废话。徐浩是盛唐名臣,也是大书法家,在《新唐书》和《旧唐书中》都能读到他的传记,今人虽然不太了解他,但在玄宗时代,徐浩“参两宫文翰,宠遇罕与为比”,是一位比颜真卿还了不起的大人物,也不需要更多的废话。

倒是岑勋这个人,留下来的史料很少,史书中也没有传记,碑文中介绍他的时候,除了籍贯,没有颜真卿和徐浩那样一长串的头衔,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是,这个人能受邀撰写如此重要的碑刻碑文,与朝廷名臣颜真卿徐浩“共襄盛举”,也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大人物。今天你可以不认识他,但你一定不可能不认识他的一个朋友,大诗人李白。对,岑勋就是李白诗中“岑夫子,丹丘生”里面的那个“岑夫子”。岑勋和李白、元丹丘,是几十年的老酒友,每有美酒,不远千里,必邀共饮,睡同榻,出同舟,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岑勋还跟大诗人岑参有亲戚关系,只是是近亲还是亲兄弟,却说不准了。有人说没有证据表明他们是亲戚,其实铁证如山。岑参是南阳人,曾祖、伯祖和伯父都曾官至宰相。而岑勋也是南阳人,李白诗中说他“岑公相门子,雅望归安石”,相门之后,有谢安之才。那么南阳官至宰相的岑氏,能有几家?因此,岑勋跟岑参,至少同一个曾祖。岑勋出身名门,才华横溢,“高揖九州伯”,却“而作隐沦客”,大概一生都没做官,所以虽然当时名动四海,唐史中依然没有他的传记。后来,岑勋的这位亲戚,大诗人岑参也参与到多宝塔的宣传队伍中来,留下了《登千福寺楚金禅师法华院多宝塔》这样的诗篇。

从岑勋的出身交游,以及李白诗中对他才华的描述,从他在盛唐无数伟大文学家中脱颖而出,主创《多宝塔碑文》的事实来看,这个时候身为布衣的岑勋,与身为朝臣的中年颜真卿、徐浩相比,恐怕更有声望。

今天参与挺寒的公知们,如果遇到了岑勋这位唐朝大公知,应该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公知吧。

如果说,岑勋本来就是一个布衣名士,僧道交游,本出自然。那么,又是什么力量,让颜真卿和徐浩这样的朝廷大臣也愿意参与这个造假事件的宣传呢?按说,颜真卿为人刚正守节,宁死不屈的秉性,不可能明知造假而参与鼓吹。徐浩虽晚年任职广州,由于贪财好色,成了被史书明确记载的腐败分子,但中年时曾上书痛批李林甫和杨国忠,也还是一位守正不阿的刚直之士。这恐怕,我们得请一个人出来,才能说明这个问题了。

 

天宝初年,楚金和尚的舆论造势和材料准备,一切就绪,于是开始建造佛塔。这时候,巧了:大唐皇帝唐玄宗突然夜晚做梦,梦见一名禅师在千福寺建造佛塔。于是,次日他派内侍赵思侃去千福寺查看,所见果然跟玄宗梦中一模一样,连禅师的法号都没错。至此,最后这位参与炒作的重量级人物终于出场。

然而看到这,你该大笑了吧。从神童梦佛而诞,到七岁立志礼佛,到夜见佛塔和佛祖分身,到千福寺禅师看到佛塔和方舟,千福寺僧人看到灯火,到皇帝梦见建塔……这一系列难道都是幻觉,而且是不同的人物做出的关于同一件事情的幻觉?古代人自然很容易被骗,但是有科学头脑的今人,还有几个人相信这种鬼话?

证实梦中所见的当天,玄宗皇帝就立刻赐给楚金禅师财物资助建塔;次年,玄宗皇帝亲自书写“多宝佛塔”匾额送到千福寺;第三年,玄宗批示称赞楚金禅师“弘济之愿,感达人天”;第四年,塔成,楚金上表请求庆典获准,典礼上宝塔上空佛光环绕(我倒佩服当时的科技水平,楚金和尚是如何做到的,难道他有好莱坞电影的灯光器材?信徒们终于找到铁证了,他们说当年不可能有好莱坞电影灯光器材,因此佛光是真的。哈哈!),各路僧道超过万人,欢呼之声山崩地裂……至此,楚金禅师的炒作达到高潮,终于奠定了他玄宗时代第一高僧的地位。

既然有了皇帝参与炒作,谁还敢质疑,谁敢不相信?我想,在知识分子中,一定有不少人对此以为然,例如后来的大作家韩愈,就曾经上表劝阻皇帝迎接佛骨。然而这种特立独行的结果,自然是“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这个时候,如果有谁出来质疑,说玄宗皇帝做的梦是假的,那肯定不掉脑袋也比韩愈贬去潮州更加偏远。而蒙昧的大众,则不可能有分辨真假的能力,他们只需相信,这真是佛祖显灵的结果。

此后,再无质疑压力的楚金禅师,造假起来就几乎肆无忌惮了。天宝三年到六年,他通过组织僧众诵经礼拜,佛塔降下佛祖舍利子3070颗,天宝六年,准备安葬这些舍利子时,在仪式上又降下108颗舍利子。更神奇的是,在绘制佛经典故时,笔锋上竟然又落下19颗舍利子。迷信舍利子的善男信女们,你们终于不用等到火化才能得到舍利子了,你们拿毛笔来写经书,画佛图,说不定笔端就滚下珍珠般晶莹剔透的舍利子呢。当年,不知道是哪个幸运的下岗职工在千福寺门口摆的地摊卖彩珠,既有这么慷慨的客户,又没有城管抢劫,一定赚钱赚疯了。

跟那些往师傅骨灰盒里扔东西冒充舍利子的徒弟相比,楚金和尚弄到舍利子的手法高明多了。而且佛塔所降的舍利子,都是佛祖舍利,谁敢跟他相比。当我想到楚金率领众僧诵经念佛,某个小沙弥在塔顶倒下一盆彩珠,乒乒乓乓的落在大和尚们光华烨烨的脑袋上时,我忍不住要狂笑起来。可大和尚们并不抱头鼠串,反而疯抢“佛祖舍利”,抱在怀里直哭得肝肠寸断。这个时候,楚金禅师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类似的感应故事还有很多很多,碑文中说不能一一列举,可以去看楚金禅师本传。遗憾的是,我搜遍《旧唐书》和《新唐书》,都找不到楚金禅师本传,而其他相关文章中,如《楚金禅师碑》,所列举的感应故事大多跟多宝塔碑一致。因此,我估计当年楚金禅师还活着的时候,世上已经流传他的本传,本传里有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感应故事,一定比《我的儿子韩寒》好看多了。只是,后来修史的学者们,都不把这些故事当做一回事,所以都没有记录下来,渐渐的就湮灭无闻,只有多宝塔碑文里记载的这些故事,随着这部伟大的书法作品而流传了下来。
 

最后,我们要分析炒作的动机了。

如果这个造神运动没有皇帝的参与,那么动机就很简单了,就是一个佛门禅师为了炒作成名,编造各种感应故事,修建多宝佛塔,把自己包装成佛门权威,号令僧众,受信众膜拜。也就是说,他造假炒作的目的,跟韩寒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为名为利,并不是为了什么民主自由。但是,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么就不能说明为何皇帝还主动参与造假。

那么,我们从皇帝主动参与造假炒作这一事实出发,逐一分析其中的缘由,厘清整个造神运动的来龙去脉。

一、玄宗主动参与造假,说明他早就认识楚金禅师,并且跟他有很深的渊源,而并非“做梦”当夜第一次知道他。若非如此,我们难以想象玄宗皇帝会突然想要去帮一个不认识的和尚炒作。从楚金禅师方面来说,如果皇帝既不与他认识,也跟他没有很深的渊源,他也绝对不敢提着脑袋去请皇帝编个做梦的故事来帮自己炒作成名。因此,这个事实证明了玄宗皇帝和楚金禅师有非同一般的关系。

二、既然玄宗知道楚金,并且两人又有很深的渊源,那么,就可以解释楚金小时候的所有故事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因为,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怎么会懂得佛门戒律不吃荤腥,一个七岁的孩子又怎么知道佛门是什么回事,这么早就立志出家礼佛。而一个七岁的孩子,更加不可能理解《妙法莲华经》的佛法精义。这一切,都是有人在导演、引导和输灌,一开始就要把这孩子打造成佛教神童并往佛门输送。

三、为何程家非要把这孩子往佛门送呢?虽然从碑文叙述中看来,楚金祖父父亲都信佛,并且后来似乎都出家了,但他们并没有必要非要把这孩子这么小就往佛门送。即便他们一开始就打算让他出家,也不一定非要把他炒作成转世灵童。从后来的发展来看,他们对此既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也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因此,做出这样安排的一定是另有他人,这人就是玄宗皇帝。

四、楚金母亲高氏,嫁入程家,久而无妊,为何?可能一,程父不能生育;可能二,程父专心礼佛,并不把男女之事放在心上;可能三,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机缘不巧,迟迟没有怀上而已。如果是第三种情况,说明楚金跟玄宗皇帝没有丝毫关系,因此不能解释为何玄宗皇帝主动来帮楚金禅师造假。第一种情况,说明楚金不是程家骨肉,第二种情况,也说明高氏红杏出墙的可能性很大,因此,楚金极大可能是高氏与玄宗皇帝偷情的结晶。

五、广平程氏是盛唐数一数二的名门大姓,《楚金禅师碑》说他生于京兆,“祖宗阀阅”,说明程氏是官宦之家。高氏是渤海望族,楚金的母亲也是大家闺秀。因此,高氏能够结识并发生婚外情的人,大多情况下应该也是出身显贵家庭,这符合玄宗皇家子弟的身份。

六、玄宗皇帝比楚金大十四五岁,而十四岁左右的男人在帝王家庭,也应该开始了性启蒙。当年玄宗十四岁左右,还远未登基,也不是太子(玄宗是睿宗第三子,多年后与太平公主平息韦氏之乱有功,才被睿宗立为太子),经常跟一些王公子弟出入京城官宦世家。在程家,他遇到了二十岁出头,已经嫁到程家好几年但一直没有身孕的高氏,两人发生恋情,高氏很可能是玄宗皇帝的性启蒙女性之一。

七、不久高氏发现有孕,可能太突然,为了给程家一个说法,于是需要编造故事应付。此时十四岁的玄宗应该对此事不知所措,因为能够编造佛门故事,并为将来一生事佛做好长远设计,不是他这个年纪的人能够想得出来的。于是他告诉父亲李旦(唐睿宗),李旦此人两度登基,两让天下,在政治斗争十分惨烈的武则天朝能平安生存下来,其隐忍功夫和智谋非同一般。因此,为玄宗出主意,并设计好楚金未来人生道路的人,很可能就是已经让位给武则天的唐睿宗李旦。

八、为何睿宗要为这个孙子设计一个佛门的道路?为什么不往文学家政治家的方向去设计?因为,孩子毕竟是皇族血脉,不能给他生儿育女让皇家血脉以别的姓氏延续,也绝对不能让他以外姓身份参与政治。是否还考虑到当时惨烈的宫廷斗争的因素,不得而知。但联系到后来唐玄宗明明知道楚金的存在,却几十年假装不认识他,直到“梦见”他建塔,才能借佛事父子相会,估计有他皇家身份不得已的困境。

九、程家对孩子的来历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但这无关紧要,就算知道,他们也不敢得罪皇室。因此,楚金便以程氏子孙生了下来,并一开始就被设计为佛门神童,为未来进入佛门做准备。而楚金也确实勤奋好学,20岁就能登坛讲法,比30岁了还只会照着稿子演讲的韩天才要真实得多了。

十、楚金落发出家之后不久,玄宗登基。此后楚金的一系列炒作行为都可能跟父亲的指示有关,目的只有一个:成为佛门权威,帮助玄宗皇帝建立和维护大唐河蟹社会。也许还有一个目的,将来可以有名目出入宫廷,父子相见,共享天伦。

十一、为何不能解释为楚金是唐睿宗李旦的私生子,是玄宗皇帝的弟弟。考虑到楚金出生时玄宗才十四五岁,笔者曾考虑过这个可能性。但如果是玄宗的弟弟,玄宗皇帝不太可能去树立一个政治上的强敌。一般来说,兄弟间会形成皇权竞争,而父子间就比较少有,可以比较放心让他成长。但此假说仍可探讨。

若不是以上原因,我实在想不出,玄宗皇帝有什么理由突然去帮助一个不认识的和尚炒作成名,不仅主动去打探他什么时候开始建塔,然后故意“做梦”帮他,还给他建造的佛塔题写匾额,给他的奏表批示褒奖,后来还许他出入宫闱,扬法六宫,这分明是一个父亲对一个不能公开承认的孩子的父爱补偿。再联系到玄宗一生是个多情的君王,也很可能包含怀念他少年时代的性启蒙者,楚金的母亲。

同样基于父爱的原因,玄宗给楚金的造神,比韩仁均给韩寒造神要成功。成功主要在于,虽然一系列的感应故事都是造假的结果,然而,楚金禅师在佛学上确实有真才实学,20岁就独立登坛讲法(这可无法找人代嘴),被代笔的韩寒30岁了还不敢出来跟方舟子们公开笔战。楚金禅师为了让信众相信他“行勤圣现”,他“布衣一食不出户庭期满六年”,这得有多大的定力和意志力才能做到。而韩寒被包装成“天才作家”后,连基本的阅读补课都不肯做。我们做一个假设,虽然十三年前韩寒是靠代笔成名,但是如果十三年来他自己暗中发奋,如今已经笔走龙蛇,口吐莲花,不需代笔也能写出佳作,能公开跟方舟子们你来我往的打笔仗,能写出比以前,比大多作家更好的文章,我想,质疑的声音何以会越来越大,恐怕早就该偃旗息鼓了。

虽然说《多宝塔碑》是一部完美的炒作教材,但是,假的终究是假的。楚金禅师凭借千载不遇的造假奇才,用常人难以做到的“布衣一食不出户庭期满六年”的艰苦修行,有皇帝出来给他作伪证,请多位盛唐大公知为他做宣传,掩盖他目睹佛塔和佛祖分身的谎言,骗过了一千两百六十多年的古今人物。然而,只要留下蛛丝马迹,却依然有露馅的一天。尤其是到了信息化时代,任何假的事物都很难再延续13年以上,更不可能再有多宝塔的千年美梦了。

骗子们,趁早悬崖勒马吧!

(说明:文中关于玄宗比楚金大十四五岁的说法,是根据史料记载楚金活了62岁推算。但我推算时按阳寿多加两岁虚岁的算法,确定楚金为60周岁去世。我的朋友@老撒 指出有误。我再仔细查看史书的记载发现虚岁应多加一岁为常见。因此玄宗应比楚金大13岁而非14、5岁。虽然说12岁也是有生育能力了,但这个年龄确实可能降低了这个猜测的准确性。不过,这个猜测不是这篇文章的主题,这篇文章的主题主要还是揭示一个造神运动。这个猜测仅仅是这个故事的衍生品,正确与否都不能推翻楚金从被神化到自我造神,最后到玄宗推波助澜造神的事实。)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183f40100z3f9.html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1个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