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者韩寒 作者:laopozuidatianya 

 松二算个屁,韩二来装逼——长跑加分后中考成绩依然不够的韩寒,先是特招轻松上了著名的松江二中,之后又是留级,又是泡妞,又是参赛,又是辍学,活得潇洒无比。只是可怜了松江二中,出个名人吧,从后门进来,又从后门出去,不仅从不走正门,而且入女生宿舍如无人之境,尤其是获得了著名的新概念大赛组织奖,韩寒却是C组一等奖,不认学校的帐。宣传呢就是打自己耳光,批判呢还是打自己耳光,无比憋屈!难怪韩寒过年就在喊要回母校演个讲,可学校一直否认,坚决撇清关系,这个还真不敢有啊!
  考试算个屁,萌芽最傻逼——一直强调自己讨厌考试,却偏偏要参加萌芽考试,参加就参加吧,非要搞得自己是被逼着去的,结果不仅跟老爹说法南辕北辙,还搞出两个“破朔迷离”的复赛,堪称考场奇观!第一次复赛严重违规,只见试卷不见人,却拿到不需要复赛的C组一等奖(后来改封B组,这个就是真正的装B);第二次复赛只见人不见试卷,虽然正式参加并且提前交卷,但却没有获奖,连作品都只闻走题之名未见文章之实,堪称诡异。历史旧账一翻,萌芽彻底傻了眼,左右都不是,成为众矢之的,无论如何已经坐实了舞弊的罪名,名声臭矣!
  复旦算个屁,就是USB——七门功课挂红灯,照亮了韩寒的前程,出书之后功成名就,拒绝复旦抛来的橄榄枝,高调辍学,开着跑车绝尘而去,只留复旦目瞪口呆。然而悲剧并未结束,近期又被韩寒在其所谓复旦视觉学院整出著名的USB事件。一代名校,先被放鸽子,又被USB,已是斯文扫地,却又有所谓校勘专家苏杰,引用老外莫大伟年轻时论文来为韩寒手稿证明,砸的复旦招牌摇摇欲坠,让众多复旦学子情何以堪!
  文坛算个屁,陆川成呆逼——韩白大战中韩寒的豪言,一举摧毁了文坛的门槛,不仅骂退了白桦,炮轰了陆天明,更扯出了孝子陆川。冲冠一怒为老爹,发了狠文。然而我们只看到顺理成章的开头,却没想到峰回路转的结局。老爹被人骂了,结果还要和人家把酒言欢,这是哪门子孝子。历史上的忍让求和都会再次惨遭蹂躏,这次也不例外,韩寒在《写给每一个人》中提到了北京友人的出卖,马日拉微博点名此人乃陆川,时隔多年再次卷入纷争。昔日债今日还,自己种的苦果只能自己来尝!
  赛车算个屁,舒马赫牛逼?——拿着三重门的稿费,韩寒终于做起了自己喜欢的赛车手,并且一参赛就得到前五名的好成绩,虽然后经证实是一场六人参加、一人退场的比赛。2009年,和舒马赫同台竞技,结果冲出赛道。却还这样解释:“我之前很少有机会开这种赛车,所以并不是特别熟悉,感觉有些不适应”,“中国的赛车水平也没差到哪里去”。可怜的舒马赫,以后可千万别来中国了,牛逼了一辈子,名声差点毁在鸟巢,后怕啊!
  抗日算个屁,亲日才牛逼——在《写给每一个自己》里宣布自己二十出头时年轻,是个民族主义者,所以才犯下抵制日货的罪行,于是乎思想成熟后已经全面亲日了:三菱、斯巴鲁、因菲尼迪,非日货不买,还做代言!不过根据《韩寒H档案》,买三菱的时间是2001年左右,当时还不到二十岁,这到底是抗日呢还是亲日呢?不过英明的凡客洞察一切,又是请苍井空年会,又是请韩寒代言,这大概就是史上最牛逼的精童欲女吧!
  法院算个屁,官司如儿戏——之前总批判法院不公、官司不平,自己被质疑后,又高调宣布打官司,一会儿要告麦田,一会儿要告方舟子,还拉上了打酱油的刘明泽,一会儿在金山告,一会儿在普陀告,一会儿又撤诉,一会儿又说还要整理材料上诉,结果等了几个月彻底没动静了。让支持他告状的公知和粉粉们说一句话被抽一次耳光,打的眼冒金星,晕头转向。倒是质疑派看的兴奋不已,什么港剧美剧,绝对比不上韩剧精彩!
  公知算个屁,大家全傻逼——当年把公知看做公共厕所的韩寒现在高调宣布自己要当公知了,估计这些话韩寒都还记得,所以形容自己是臭公知。不过光自己臭是不够的,大家臭才是真的臭,于是不仅拉上了李开复、潘石屹、姚晨,更宣布所有人都臭。“哪怕是故作姿态,甚至骗粉骗妞骗赞美”,只要你消费政治,就是臭公知。独臭臭,与人臭臭,谁臭?搅屎棍子一拨,一群苍蝇嗡嗡飞,一会儿排成个S,一会儿排成个B。
  纵观韩寒发家史,所到之处,无不深受其害,时至今日,全民皆臭,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宏伟壮举,必可遗臭万年矣!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