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的“韩寒争议”是对公共知识分子的考验 by 周晓鸣律师

    题记: “韩寒事件”发生之初,就想写篇感想,探讨一下自由主义者为什么会对于韩寒代笔事件而分裂为两个阵营,讨论“为了崇高的目的是否可以不择手段”这个曾经让美国前总统尼克松都困惑不已的问题(他水门事件黯然下台后,该题目甚至被哈佛大学作为入学考题)本文理性探讨,如得罪圈内朋友,请多多包涵。
-------------------------------------------------------------------------------------------------------
        方韩大战纷争至今,除了一些坚定的倒韩人士和韩寒粉丝仍在坚持不断的口水战。“韩寒”话题大部分公众人物从最初的热烈讨论,一直发展到现在作刻意的回避。韩寒成了一根敏感的社会神经,朋友之间莫谈“韩寒”。否则,一旦观点有异,彼此友谊甚至面临决裂。
    
      有个网友给我发信说:“中国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国家。韩寒这样低级的骗术可以行走13年。被揭穿了,还有那么多人,包括媒体,名人,继续无视事实,死挺。百思不得其解。”也有网友说:“这么多的社会热点,你们不去讨论。为了一个韩寒,当初却故意转移了吴英案和乌坎的视线,这个闹剧现在仍然没有结束,到底是谁在幕后策划?”
    
      用韩寒事件达到转移吴英案件视线的说法,我觉得甚为可笑。一个牵涉到小地方官员的案件,难道会惊动中央某部门利用韩寒的轰动效应,以达到转移视线的目的? 持那种想法的人,大概对于中国社会的状况处于一种臆想的状态吧。
    
      韩寒,头上顶着“少年天才”、“当代鲁迅”、“世界百大影响力人物”、“意见领袖”、“公民代表”“天价代言人”“青年偶像”等等无数的光环,对于他是否代笔的讨论,又牵涉到关于自由民主和公共舆论的话题,又有公共知识分子、媒体、追星族、娱乐界众多人士的参与,更没有受到网络管制。事件又包含了公共新闻热点所需要的众多要素,自然就发展成一项举国关注的大事。
    
      网上的热点讨论除了关于毛的话题,大家总能达成一致,所以往往来得快,结束的也快。但是,对于韩寒,争辩双方总不能达成共识,这也正是韩寒事件发酵至今,这么长时间过后仍然没有能够结束的原因。
    
      本人在07年认识了一位博客点击量排在前三的财经人士,才开始上网浏览博客。当时韩寒在新浪点击量手{l在第二,我非常好奇,就去看了一下他写的博客内容。发现韩寒写的都是一些生活琐事,文笔极差,内容也毫无价值。但是韩寒粉丝众多,还成立了了各地分会。给我感觉就是,这是一个娱乐人物,他即便写过小说大概也是成年人不感兴趣的那种校园读物吧。博客点击量肯定是买来的,因为我想象不出那种文字会吸引到那么多的读者,也就没有过多关注。
    
      到了08年,著名的凯迪猫眼论坛开始转发韩寒的博客,我发现韩寒开始写一些公共社会话题的博客,而且和网上右派人士的观点出奇的一致。当时也不禁觉得一个小孩子能有这样的见识,是极为难得的。出于好奇,以及想给他写免费文章作一点回报的想法,我买了他一本“他的国”。书买了以后,我是一页都看不下去,翻了一下,头皮一阵发麻。当时我就在想,韩寒写社会杂文都是成人思想,写的长篇小说都是年轻人的生活和口吻,思想和文字风格怎么完全不一致?我当时就有个念头,这是不是代笔之作啊? 韩寒还参加赛车运动,平时生活和思想又是处于轻松的无忧无虑的状态,他怎么做到的呢? 但无论如何,韩寒的博客文字,类似于美国脱口秀或者上海独脚戏式的插科打诨,调侃社会现象,让我觉得非常有趣。这种免费的短篇的即兴文字,我也没想到有任何代笔的必要。我想,如果这样的文字能影响到一部分年轻人的观念,对于社会进步,总是一件好事。
    
      有一天,我在大楼门口,物业的阿姨指看一个小伙子对我说“那是韩寒,他就住在你们楼上”。我于是走了过去,韩寒又黑又瘦,头发极长,个子极小。看见我打招呼,一脸的腼腆,我和他寒暄了几句,也表示了对他的赞赏,他是一个劲的客气。他没有那种明星的傲慢,所以对他印象不错。但是我也感觉不到他身上有作家的气质和读书人的书卷气,对于阅人无数的我来说,感觉就有点纳闷。当时他身边的几个人,看上去也都是那种平平常常路边随处可见的小青年。
    
      后来,我找过他,说有几个非常知名的学者和网络名博想认识他,能否找时间聚聚,他也没有任何反应。我当时以为他性格比较孤僻,他在博客中也声明过不参与社会活动,就便作罢。接下来,照例,韩寒的博文论坛几乎都有转载,我也都有阅读。
    
      直至去年春节前,麦田开始质疑韩寒代笔。我当时心里也有看这样的疑问,一个人同时做赛车和写作,一动一静,都做到了中国顶尖。恰如古代的文武状元集于一身,甚至也不需要铁杆磨针的苦读和千辛万苦的奋斗历程,平时的生活内容又五彩斑斓,简直比原巴西足球队队长苏格拉底医生还要神奇,这是怎么做到的? 所以我就关注看韩寒是怎么答复的,能否再给我们一个奇迹是怎样发生的解释。当然,我潜意识里面,认为韩寒代笔可能性极大。当然,我觉得这将是韩寒神话中的一个笑话,即使有部分代笔,大家也不会过于责难。
    
      然而,我却读到了韩寒几篇让我出乎意料甚而愤然不已的文章。从他那充满辱骂和气急败坏的字眼里面,凭看我的职业经验和社会经验,认为这个人肯定有问题。而且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在受到广泛关注的公共平台上,使用污言秽语辱人妻小,对于社会文明,绝对是一种挑战。士可杀,不可辱,麦田和方舟子如果不回击,真的都不能算男人了。
    
      本想看,舆论应该对于韩寒的这种流氓做派,进行严厉的指责。让我始料不及的是,竟然很多公共知识分子开始嘲讽和非难方舟子。
    
      对于方舟子,我原来不怎么了解,只知道他打假被人袭击过,成功质疑过一个打工皇帝的学历造假和灌输给大学生们的虚假成功经验,竟然还质疑过贺卫方教授的学术论文数量。在我印象中,他是一个八卦人士,是社会的一个小刺头,面对处处有假的社会,他的存在多少有看积极的意义。但是,无论如何,他算不上一个社会的仁人志士。
    
      所以我当时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么多人要攻击方舟子?看了一些文章,我总算搞明白了,中国这么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知识群体,他们依靠笔墨为生,对于社会体制甚恶痛觉,但在严厉的言论封杀和打压下,无奈而气愤。甚至他们的很多想法,由于主流传媒的误导,不被一些公众接受,还被诬蔑为“汉奸”“西奴”,他们多么希望他们的观点能够得到更多人而且是更多的年轻一代认同啊。
    
      这个时候。韩寒横空出世了。他们发现,韩寒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竟然还帮着他们说话。竟然他那种嬉笑怒骂的方式,不但官员们无可奈何,网站竟然还可以天天首页推荐,他的年纪竟然还这么小,可以影响到他们希望影响却影响不到的人群。他热爱政治话题,生活方式上竟然照样可以无拘无束,可以谈车谈金钱谈女人,但却无需背上承重而虚伪的道德包袱。而这一切,大多数公共知识分子心里都喜欢却不敢说,正好,韩寒替他们把“道德枷锁”都卸掉了。本来,七情六欲,都是正常人的需要,不依靠什么圣人,救世主,大家都做有民主意识的好公民,这个社会就健康了。在这方面,我对于公知们非常理解。
    
      当公知们心里已经把韩寒当成自己的同党,集万千宠爱于他一身的时候。一旦有谁非难他们的同党,这些公知们就开始集体反击。忽然,这些高举民主自由旗帜的公知们,开始用圈子代替立场,用立场代替是非了。令人奇怪的选择了他们自己反对的那种专制主义者才有的行为和思考方式。
    
      本人作为一个执业律师,觉得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就是:大家在对一个问题进行辩论之前,先要搞清事实。这个事实应该是,方舟子以及众多网友发现的韩寒有代笔的证据和逻辑分析是否站得住脚?但挺韩寒方的回应情况是怎样的呢?
    
      这里不得不先说一下韩寒蔚为壮观的粉丝群。有一句话叫做“你是什么样的人或者你希望成为什么样子的人,就崇拜什么样的人”,他们用看韩寒一样的污俗语言开始了对于质疑者的谩骂。的确,作为很多年轻人的偶像,韩寒又“高”又富又“帅”,会赛车,会写作,七门功课红灯照样从穷孩子成为成功人士,对于那些深受学业之苦,有些甚至家庭经济条件不佳的学生来说,韩寒的人生真是一个华丽的梦之旅。对于很多女生来说,更是一个梦中的白马王子。
    
      韩寒的作品,对于本来就迷恋于网络和文化快餐而疏远于世界名著的当代学生来说,又是那么的充满智慧和广博的学识,但他们认知的是被包装后的韩寒。在情感上,这些韩粉就象网恋一样“爱”上了韩寒。当有人质疑他们的偶像时,他们还生活于自己的幻想中难以摆脱,甚至用最大的反常识的可能性去为韩寒辩解,也就是把人和事情往最好的地方去做一厢情愿的认定。就象在那些花言巧语的行骗案中,自始自终都没有如梦方醒的受害人,我见过的实在是太多了。而他们对忠言逆耳的旁观者,出于对自己所爱之人强烈的爱护情感,反而充满了一种深深的敌意。正像一些年轻女孩子不接受有社会经验的家长的劝告,甚至为了一种虚假的感情,反而仇恨家长,要与家庭决裂,实在是一种同样的心理状态。
    
      那么那些作为社会的良心,一直不断揭示历史和新闻媒体的谎言,倡导还原真相,主张客观公正的公知学者怎么看待这些质疑者提供的事实呢?
    
      在心理上,很多人不但把韩寒作为本党人士,荣辱与共,还本来就讨厌方舟子。你方舟子只打私人作假,不打官员造假,你方舟子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竟然质疑贺卫方,质疑秦晖,质疑于建嵘,你是哪一派的人? 你的动机是什么? 毛泽东大概也有代笔,你怎么不去质疑?
    
      好啊,公知学者们在对待“韩寒是否代笔”这桩公案前,他们内心已经把方舟子视作了污点证人,可是方舟子并没有自己的言辞证据呀,他只是拿出了视频和韩寒自己的文字矛盾作为证据啊,总不能算作“污点证据”不能采信吧?
    
      在这桩公案里面,方舟子恰如一个原告,韩寒像个被告。公知学者们还没审案子,就先在原告“方舟子”被告“韩寒”上面贴了好人和坏人的标签。至于事实真相是怎样,他们是没有时间也不需要认真听原被告陈述的。他们办案的方式是:先作当事人身份认定,坏人主张的,我们必定要反对,凡是好人受欺侮了,我们一定要帮衬。如果是一个医生和做过小偷的人打官司,医生的话必定相信,小偷的证据必定不采纳。
    
      和他们不一样,本人当然会认真看看。韩寒仅有的一些视频,都是一些语无伦次、颠三倒四近似于白痴的对话,对于写文章为生的众多公知学者,应该不难看出这是怎样的不符合逻辑和常识的吧? 况且,其他直指代笔的证据已经是一根紧密的涟条了。但是公知们不看这些东西,因为他们对于方舟子的敌意是如此强烈。他们中有些人甚至觉得,看了方舟子的证据,脏了他们的手,污了他们的眼。面对方舟子和网民们辛辛苦苦熬夜搜到的证据,公知们把“证据规则”放在抽屉里,高傲的说
      “你拿直接证据来,否则就是没证据”。方舟子百口难辩,根本没有办法进入“法庭辩论”阶段。恰如当初哥白尼冒犯宗教尊严,宗教裁判所审判哥白尼的时候,要哥白尼拿出“日心说”的直接证据来,任何逻辑推理都是猜测,都是恶意的“构陷”。对于方舟子辩解的依靠常识判断问题,言必称英美法律,主张建立公民陪亩团根据常识断案的那些公知们,竟然回复,你们自己不可能做到事,天才可以做到。
    
      公知们开始对什么是公众人物也分不清,声称这是侵犯私人名誉。对于什么是无罪推定也分不清,声称任何人在法院判决前,都不能在心里面怀疑其他人。总之,一贯正确的他们,不可思议的和他们平时的理论素养,思考方式走在相反的道路上。
    
      还有一些人在支持着韩寒。有那些极力吹捧过韩寒,想证明自己永远正确,怕丢面子的。有圈子意识的,某个大佬表态了,马上跟看附和,否则唯恐得罪人被圈子排除的。有那些经济利益和韩寒息息相关的。有那些缺乏主见人云亦云的。甚至还有想以韩寒文章的批评尺度作为宣传部门“高压线”标准写作的人。
    
      让公知们始料不及的是,质疑韩寒的不只有一个方舟子,而质疑者队伍不断的在庞大,在互联网上掀起了巨大的声浪。平日在网络媒体上一呼百应成为习.喷的公知们惊讶极了,怎么有这么多人不和他们同一个立场上。再把他们都打作“五毛党”是谁也不会相信的了。宣称要实现大众民主的公知们,在这个时候,却开始害怕大众了。他们没有检讨自己,因为他们饱读诗书,当然是不会有错的。那么怎么解释他们和民众的对立哪? 突然,他们想起了文革,那时候,不就是大众参与的一场荒诞的狂欢吗? 所以,公知们相信,质疑韩寒绝对是人们“文革”意识又来了。文革是领袖发动的,方舟子是网民的领袖吗? 不是。那就给方舟子硬生生戴上“教主,的帽子吧?
    
      公知们忘记了,他们这样不遗余力的维护一个被几乎已经作假的偶像,这才象文革那一套。韩寒和韩粉们用那种充满人身攻击的污言秽语放肆地谩骂他人,这才像充满暴力的文革。
    
      至于方舟子,任何民主社会,不都有这样的人吗?白宫门口有一个整天提抗议的老太太,为什么人家总统容得? 至于他打假不打贪官,难道这个社会就不该打假医,打假学术? 难道每个人都非得都成为政治人士表达政治观点不可? 对于持不同意见的批评人士的态度,是一个社会是否有民主意识的试金石,这不是公知们宣扬的理念吗? 为什么一旦这个批评针对你们自己,你们就容忍不得了呢? 你们还是自由主义者吗?
    
      长期以来,公知们面对一个强而有力的体制在作一种唐吉柯德式的悲壮的抗争,我对他们中的很多人充满敬意。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一直存在着这些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他们是社会的脊梁。但是,社会中还有绝大多数人的普通人,他们一样懂得世界上的很多道理。但他们没有你们的文采,选择的是不同于你们以笔墨为生,以笔墨为武器的生活。他们养家糊口,力求安定而快乐的生活,他们用传统道德教育子女。他们也许不懂什么主义,但他们盼望社会公平公正,政府和社会充满诚信。
    
      我有一个同事,素不关心政治,但是方韩大战,他却极为关心。他说,他女儿正处于青春期逆反心理发展阶段,所以特别喜欢韩寒。韩寒给她提供了一种理直气壮地处处与成人相对抗的生活和思维方式。韩寒的文章,没什么实质的思想价值,但污言秽语的写作方式,却影响了到了她的行为规范,有时候她竟然会对他的父亲竟然竖起中指(韩寒的一张同样动作的照片,网上大肆传播,未见任何批评)。我的同事说,假天才之路被广为宣传,我们孩子将学到怎样的一种成功经验? 当造假也可以出名,并广受美誉,我女儿将如何认知这个社会做人诚信的价值?
    
      最近他女儿醒悟了,一种被欺骗的感觉油然而生,再也羞于提起韩寒。我同事说,算一次挫折教育吧。但是,为了政治的需要,韩寒至今仍在在公知们,媒体的爱护中,但是还有多少孩子将会受到这种挫折教育呢?
    写出《社会契约论》,《论人类不平等起源》等著作的现代民主理论鼻祖卢梭也写过一本关于教育的书一一《爱弥儿》,卢梭认为,对于被启蒙者,空洞的理论说教是无意义的,我们先要告诉他们什么是真实的,让他们学会寻找和辨别真实的生活。从真实的角度,才能让他们体会到生活的价值观,从而产生自由和平等的思想。
    
      我想,所谓的普世价值,自由也好,民主也罢,与其说这是一种理论,毋宁说这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人与人之间基于平等,真正实现诚实信用而和谐相处的自然社会法则。而欺骗却往往伴随者专制制度,与正常的人性和社会秩序格格不如。
    
      马克思曾说过:“为了拉拢人民,贵族们把无产阶级的乞食袋当做旗帜来挥舞。但是,每当人民跟着他们走的时候,都发现他们的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童,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现在,“韩寒事件”上面刻看欺骗和谎言的字样,恰如这个“封建纹章”。面临中国再次可能发生的巨变,公共知识分子们,你们怎么选择?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韩寒是一个试金石。公知们,我们需要考验你们的是: 你们作为时代精英,是否有勇气承认自己的失误? 是否能真正摆脱个人的面子和利益?你们能否真正用一种文明和宽容的方式,去建设一个有不同意见表达的公民社会。
 
    写于2012年4月30日凌晨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