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遇公知, 不是冤家不聚首 ---- 作者 晋豫

韩寒2月3日退出论战,4月1日高调复出,并出版手抄稿。手抄稿基本上证明了代笔门的成立。4月20日,韩寒说自己“消费政治”,把自己与公知作了切割。这两件事,说明韩寒作为文化公众人物的彻底破产,标志着韩寒代笔门事件论证的完成。由于韩寒方面没有对质疑问题给予任何实质性的解释和反思,因此,韩寒事件并未结束。现在谈谈韩寒与公知的关系。

一、什么是公共知识分子

1.《南方人物周刊》评选公共知识分子的标准为: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对社会进言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

这一定义比较简明。

这里的公共知识分子,就是殷海光先生说的知识分子。殷海光先生在《中国文化的展望》一书《知识分子的责任》中是这样说的:

2.知识分子是时代的眼睛。这双眼睛已经快要失明了。我们要使这双眼睛光亮起来,照着大家走路。

   怎样才算是知识分子?
   照《时代周刊》(Times )的时代论文所说, 得到博士学位的人早已不足看做是知识分子。即令是大学教授也不一定就是知识分子。至于科学家,只在有限制的条件之下才算是知识分子。该刊在两个假定的条件之下来替知识分子下定义:
   第一,一个知识分子不止是一个读书多的人。一个知识分子的心灵必须有独立精神和原创能力。他必须为追求观念而追求观念。如霍夫斯泰德(Richard Hofstadter)所说,一个知识分子是为追求观念而生活。勒希(Christopher Lasch)说知识分子乃以思想为生活的人。
   第二,知识分子必须是他所在的社会之批评者,也是现有价值的反对者。批评他所在的社会而且反对现有的价值,乃是苏格拉底式的任务。

二、韩寒是义和团大师兄

经过几个月来专家学者和网友的揭露与分析,一个真实的韩寒浮出水面。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义和团的大师兄。

1.愚昧无知。提到义和团,给人的印象是愚昧无知,无知识无文化。有一个说法,德军对俘虏的义和团团民进行体质检查,个个符合德军士兵的条件,进行智力检查,一个也不合格。韩寒同样,无知识无文化,考不上高中,高一上了两年也过不去。有严重的学习障碍。七门功课挂红灯,“四两干片”错粗精。

2.装神弄鬼。义和团一个显著特征是装神弄鬼。开神坛,做法事,贴神符,喝神水,口喊刀枪不入。袁世凯接毓贤任山东巡抚,请大师兄表演,到高潮时,问是否刀枪不入?答是。令士兵开枪,大师兄当场毙命。韩寒装知识、装文化、装作家、装公知。文盲不可怕,就怕韩寒装文化。但韩寒与大师兄有一点不一样,大师兄刀枪不入坚持到死,韩寒表演两步坚决不出。只好当了缩头乌龟。

3.破坏取乐。破坏取乐是心智不全者、心理变态者、道德败坏者的一种心理。一切正常的、正直的、高尚的人都不会从破坏中获得快乐。义和团扒铁路、砍电杆、烧洋房、毁洋物。只要与洋有关系的,一律破坏掉。韩寒骂教育、骂文化、骂社会,一路骂下去,污言秽语,沾沾自喜。韩寒自己承认“破坏一样东西的确会给每个参与其中的人带来快感”(4月16日博客)。但韩寒的逻辑是错误的,只有像他这样低级下流、心理变态的人才会在破坏中有快感,而他却强加给每个人。你现在让一个正直的人去把国会大厦放火烧了,他只会得到痛感,而不会有快感。这是韩家逻辑,当人们质疑韩寒作品是代笔时,韩寒说全世界的作家都无法自证清白,意思是全世界的作家都代笔。

4.没有建树。义和团只搞破坏,不搞建设。不管是物质方面,还是精神文化方面。没有给人们留下任何可资借鉴的东西。韩寒同样,今天骂这个,明天骂那个。说教师是妓女、大学是妓女,说文坛是个屁,谁也莫装逼。但没有见到他的正面主张。有人会说,韩三篇是他的正面主张。其实,这是一个不懂民主自由为何物的人写的。扭扭捏捏写半天,原来是份投名状。就像一个口齿不清的人说了半天,是向领导拍马屁。如义和团杀人放火以后,跟着王爷进了京城。

三、公知找到了韩寒

90年代以来,中国文化出现了两个新的迹象。过去被压制的两种文化重新抬头,并各自向前发展。一种是传统文化即国学,一种是自由主义文化即普世价值。传统文化通过体制的力量,形成了实质性的组织,如国学系和国学研究院。自由主义文化在部分媒体支持下,进行了一场新启蒙运动。

新启蒙运动靠的是公共知识分子。新启蒙运动的内容是向公众传播民主、自由、正义、公平、平等、人权、人道、人性等思想。这些内容都是外来的,是与中国传统文化不相容的。这场运动是继续五四以后中断了启蒙运动,故可称为新启蒙运动。清末民初的启蒙运动主要有严复、梁启超等人的“新民”工作,高峰是以胡适、陈独秀为代表的新文化运动。

进行新启蒙运动的公共知识分子,由于身份和环境的限制,无法进行深入地、全面地启蒙工作。启蒙运动还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进行。公知们需要找胡适、殷海光一类的人来当旗手,完成新启蒙运动。

这时他们看到了韩寒。韩寒有几个特点,一,骂教育、骂文化、骂社会。二,骂了之后没有人找他谈话。三,一呼百应,背后有百万计的粉丝。四、会写小说,是个作家。这些公共知识分子和相关媒体,就把韩寒拉进了公共知识分子,并吹捧为大师兄“意见领袖”。韩寒也不谦让,到4月20日的博客,还说“我是公知”。

结果南辕而北辙,新启蒙运动被韩寒领进了路边的臭水沟里。

四、韩寒进行的是新义和团运动

韩寒是义和团的大师兄,他与公共知识分子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现行的教育、文化体制的否定。对于韩寒来说,就是骂。韩寒是骂了之后,没有了。就像义和团一样,到处搞破坏,破坏以后,没有了。因此,韩寒进行的是新义和团运动。韩寒有三骂,骂教育,骂文化,骂社会。骂教育,说教师是妓女、大学是妓女,但没有表达对教育的正面态度。他唯一表达的和实际示范的就“七盏红灯照亮我的前程”。骂文化,说“文坛是个屁,谁也莫装逼”。他所有说文化的宗旨就是“我是流氓我怕谁”,“拒绝崇高”。《光荣日》是一本赤裸裸向青少年诲淫、诲盗、反智书,在内容简介中说“极小部分内容并不适合18岁以下小朋友阅读,如有不懂,以后再看,请千万不要咨询老师或家长,以免本书被没收。”骂社会,最后推出了韩三篇。他说“党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身。”意思是说政治体制改革问题人民就不要再说了,民主问题人民就不要再说了。说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要自由》说你给我一点写作的自由,顺便再要一点新闻的自由,他将承诺:“不清算,向前看,不谈其在执政史上的敏感事件,不谈及或评判高层集团的家族或者相关利益,只对当下社会进行评判和讨论。”这是自由吗?你只要评判和讨论当下社会问题,就一定会触及你“不谈”的那些问题。实际上还是没有自由。韩寒在骂社会之后,领导他的团众走进了王爷府。

不但如此,义和团口号是“扶清灭洋”,杀的多是中国人。有一种统计,义和团共杀洋人2百多,杀中国人2万多。韩寒也自诩为“公知”,但他也骂公知,说“公共知识分子就是公共厕所”。

韩寒除了骂,一无所长。义和团烧杀抢掠外,也没有留下更多的东西。

五、韩寒与公知作了最后的切割

韩三篇的出现,标志着韩寒在思想上与公知作了切割。

韩寒在4月20日的博客中说“是的,我是个公知,我就是在消费政治,我就是在消费时事,我就是在消费热点。我是消费这些公权力的既得利益者。大家也自然可以消费我,甚至都不用给小费。当公权力和政治能被每个人安全的消费的时候,岂不更好,大家都关心这个现世,都批判社会的不公,毒胶囊出来的时候谴责,贪官进去的时候庆祝,哪怕是故作姿态,甚至骗粉骗妞骗赞美,那又如何。面对政府,公权,政治,你不消费它,他很可能就消灭你。”

韩寒明确说明了自己骂社会、谈政治是消费,是故作姿态,是骗粉骗妞骗赞美。一句话是为了谋利。“革命年代,我肯定是个叛徒”。与你们公知追求的民主、自由、公平、正义等等一毛钱关系也没有。我韩寒十三年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谋利,然后去赛车和泡妞。你们把我吹成“公知韩寒”“意见领袖”“青年领袖”“当代鲁迅”,那是你们的事。

这是从目的与方向上与公知作了最后的切割。

挺韩公知办了最大的窝囊事,热脸亲了个冷屁股。

天下怪事出中国。公知与韩寒,是硬币的两面,电磁的两极,本来是互不相见的事,却被公知找来当了意见领袖。当今天这个草包、骗子已被揭穿,还在力挺。当韩寒已经作了切割,也不出来说明自己的看法。窝囊呀!

六、当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现状

谈到了公共知识分子这个话题,就多说两句。

当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作为群体,只具有雏形,没有完整的队伍,列不出来名单。作为个体,只有近似,没有完成的分子。也就说,中国现在没有完整意义上的公共知识分子。

这可从内外两方面讲,从内在条件来说,即从学识和声望上,中国没有一个达到了公共知识分子的标准。如胡适、殷海光一样的人。从外在条件来说,绝大多数知识分子都是食禄者,是被政府管辖着。少部分在民营部门,但民营部门也被政府管辖着。即中国的知识分子是直接或间接被政府管辖着。政府有限制或干涉他们的权力,反过来他们没有对政府说三道四的权力。在这样一种限制之下,不能产生公共知识分子。有人说胡适也是食禄者。不过当时的政府只有给胡适发工资的义务,没有干涉胡适的权力。中国没有产生公共知识分子的平台。中国的新闻、出版机构都是官方的,官方平台不能产生公共知识分子。

公共知识分子是在自由的环境中自然产生的。近几年来中国产生了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其产生过程也是很可笑的。第一种是自封的。如韩寒“我是公知”。第二种是他封的。如有些人或媒体把韩寒封为“公知”。第三种是投票的。如《南方人物周刊》和一些网站投票评选“公知”。用这三种办法产生公知,公知就要打折扣。现在公知一词有些发霉,就是人们把这种办法选出的“公知”当公知了。

根据第一部分所列公知的条件,加上这次韩寒事件的讨论,我们试着给“公共知识分子”下这样的定义:

首先是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公共知识分子首先是知识分子,文盲,譬如韩寒,与知识分子是无缘的。这里的知识分子必须在学术方面有所建树。如果没有,他只对公共事务发表了一些看法,这叫公共事务评论员。

这一条是不言自明的。殷海光的条件里就没有说这一条。但在当前的中国,文盲都成了公共知识分子。因此,我们还是明确把这一条列出来。

其次,公共知识分子是只为观念而生活的人。他们为知识而知识,为学术而学术,为真理求真理。这就是殷海光说的“一个知识分子的心灵必须有独立精神和原创能力。他必须为观念而追求观念。”

殷海光解释说:“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必须‘只问是非,不管一切’。他只对他的思想和见解负责。他根本不考虑一个时候流行的意见,当然更不考虑时尚的口头禅;不考虑别人对他的思想言论的好恶情绪反应;必要时也不考虑他的思想言论所引起的结果是否对他有利。一个知识分子为了真理而与整个时代背离不算希奇。旁人对他的恭维,他不当作‘精神食粮’。旁人对他的诽谤,也不足以动摇他的见解。世间的荣华富贵,不足以夺去他对真理追求的热爱。世间对他的侮辱迫害,他知道这是人间难免的事。依这推论,凡属说话务求迎合流俗的读书人,凡属立言存心哗众取宠的读书人,凡属因不耐寂寞而不能抱真理到底的读书人,充其量只是读读书的人,并非知识分子。 ”

第三,公共知识分子必须是现实社会的批判者。民主是一个过程,自由也是一个过程,都没有终点站。社会总是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人心总有自私甚至邪恶的想法,理论总有荒谬甚至反动的说教。这就要求我们不停地对社会进行批判,从而获得社会的进步。

殷海光说:“ 一个人不对流行的意见,现有的风俗习惯,和大家在无意之间认定的价值发生怀疑并且提出批评,那末,这个人即令读书很多,也不过是一个活书柜而已。一个‘人云亦云’的读书人,至少在心灵方面没有活。”

第四,公共知识分子必须是自由主义者。自由主义者奉行的是民主、自由、公平、正义、平等、人权、人性、人道等等普世价值。一切背离自由主义价值观的人都不是公共知识分子。公共知识分子关注的是人类,是普罗大众。不为某一政治、经济、军事、文化集团当说客。

第五,公共知识分子没有团体。公共知识分子只有个体,没有团体。“君子不党”,公共知识分子不组织团体、不参与团体,不为某一团体谋利益。殷海光说“维斯(Paul Weiss)说,真正的知识分子没有团体,而且没有什么朋友。赫钦士(Rober Hutchins)认为一个知识分子是试行追求真理的人。这样看来,作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是要付出代价的,有时得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一条本来也不必列出,因为与前边有些地方重复。但中国当前有些知识分子喜欢站队,一旦站了队,就只问亲疏,不问是非。所以还是把这作为一个条件单独列出。

--------------------------------------------------------------------------

附记二篇:

一、韩寒的语文知识只有“四两干片”

手抄稿中韩寒抄错的地方有250多处,抄错的原因专家们给予了各种分析与解读,其中一部分是由于韩寒不知道该词的内容意思。而这些词,作为一个初中生都是应该知道的。如拍手称快抄成“拍手称慢”,粗野无礼抄成“精野无礼”,恰到好处抄成“适到好处”,按兵不动抄成“搬兵不动”,理直气壮抄成“理直气足”,千山鸟飞绝抄成“干山鸟飞绝”,抑扬顿挫抄成“柳扬顿挫”,双休日、单休日抄成“双体日、单体日”,嘲讽一番抄成“嘲讽一般”,出人头地抄成“出人投地”,硬着头皮抄成“破着头发”,四两拨千斤抄成“四两拔干片”,等等。由此,我们可以判断,韩寒的语文水平未达到初中生的水平。网友戏称韩寒的语文知识只有“四两干片”。

韩寒最崇拜钱钟书,曾彻夜读《管锥编》。但在手抄稿中,把《管锥编》书名抄得一错再错。说明韩寒不知《管锥编》,不识钱钟书。所谓彻夜读《管锥编》是谎言。

韩寒的“四两干片”能干什么?只能写一封给石述思的短信,不足200字,逻辑混乱,病句连连。“四两干片”是撑不起《三重门》中的文史知识的,就像一个只有四两力气的人挑不起千斤重担,压死也挑不起来。

“四两干片”不要说搞创作,即是当个抄书匠也是不合格的。网友让韩寒出来走两步,谈谈文学创作,韩寒死活不出来。我们退一步,让韩寒出来抄手稿,比如钱钟书、李敖、鲁迅,韩寒崇拜的几个人的手稿,韩寒照样能抄出“拍手称慢”“精野无礼”同类的错误。韩寒犯这种低级错误是老天要下雨,半点不由人。不以双方任何人的愿望为转移。

由此判断,署名“韩寒”的作品,凡是语句通顺的,通通是套牌车,是代笔。

有专家研究,《三重门》有1人代笔,《像少年啦飞驰》有2人代笔,博客有3-5人代笔。

二、韩寒“远房朋友”的问题

韩寒在4月16日博客里说:“甚至我的现实生活里都出现了这么一个远房朋友,特地来问我:为什么你在采访的时候那么爱谈汽车,谈女人,谈感情,谈时政,甚至谈电影,就是不爱谈文学,作家好像都要谈文学的。我只能回答他,我博客和书里写的,不就是我谈的那些么。”

1.先说“远房朋友”。请问韩寒,这一位到底是你“远房”,还是你“朋友”?这个问题,韩寒肯定是答不上来的,因为他既不知道“远房”,也不知道“朋友”的含义。这钟错误与“精野无礼”“四两干片”等如出一辙,只有韩寒此等文盲才会犯。

2.问你为什么不谈文学,你说在博客和书上写着。这就如同问你为什么不穿裤子,你说在家放着呢。问东你答西,问鸭你答鸡,王顾左右而言他。人家问为什么,问的是原因,你不回答,却说在书上写着。你的博客和书上哪个地方写着不谈文学的原因?

3.这个问题问得好。这是人们质疑韩寒的一个基本前提,是质疑派掐住韩寒命门的三大关键之一(另两个是《萌芽》作弊和文盲水平)。韩寒自然不会回答“远房”“朋友”的问题,因为韩寒总不能说:我就不知道署名“韩寒”的作品的内容及其创作过程,让我怎么谈?

                   2012年4月30日

来源: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page=1&boardid=24&id=8287049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