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鸣篇 一个70后对80后,90后挺韩同学的前辈式分享 ---- 作者:吕辰培

我虽然是质疑派的,这篇主题和结论是不倒韩的,我也尽量不说韩寒坏话。希望各位挺韩的朋友能够容忍的看完这篇文章。

之前敏娟网友写了篇文章给质疑派的主力倍魄,倍魄回了以后,又有牧晨和建业大国网友又各自写了一篇文章回应。由于几篇文章都属于高质量的理性讨论,勾起了我关注,一直想写点东西,因为我本人也一直认同部分韩寒博客的价值。(不管代笔与否),这么说吧,我和各位一样也是韩寒博客文章的共鸣者(当然只是部分,而且书就完全没共鸣)。4-29韩寒发博纪念林昭,勾起了更多80后,90后对几十年前那段不堪回首历史的好奇和了解。基于不问动机不问立场的原则,就事论是,韩寒这篇微博有积极意义。所以趁这个突破口写下这篇文章。

容许我用比喻。 我觉的敏娟那篇文章其实有点像解释 《为什么我们80后爱吃肯德鸡而你们60后不喜欢》 而倍魄的那篇回应呢?《一个60后和80后的对话》却是像回了因为肯德鸡是油炸垃圾食品对身体无益所以不应吃。 而牧晨再回的《80后对60后的致敬》。却是说了80后爱吃肯德鸡真是因为80后独立思考,具有自主意识,自由选择的结果,60后的质疑是不尊重80后的选择。 建业大国的《80后对60后的说》其实是再次解释了为什么他觉的肯德鸡好吃兼理性分析了肯德鸡的营养价值。

在我看来这几篇文章写的都不错,也很理性, 可是有点跑题了,起码是跑了以我为代表的部分质疑派的题,因为我们质疑的是《 到底肯德鸡有没有用地沟油来炸鸡?》 而不是《肯德鸡好不好吃,有没有营养》

在这里我想分享一下,个人来说代笔(不管有无)对我都不是个大是大非的事儿。事实上韩寒二月的博客《让部分人先选起来》,我转发并讨论(虽然我当时已经倾向认为韩寒有写作团队为他服务了)。我介入并质疑的初始原因是二月底萧瀚,易中天,李剑芒的等那些“无权,不应质疑,质疑不道德”的论点。 在我看来简直是荒谬的,我认为公民社会任何人任何事都可以质疑,哪怕他是真善美的化身,即便是大众公认的民主自由正义。 都可以也必然和必须经受的起任何人不论动机立场的质疑。具体例子我就不展开了,网上已经有太多人讨论过了, 就明说这是仅代表我自己的价值观。 所以我质疑说白了就是为了证明我有质疑权 ,并且加入当时还不算太壮大的质疑派了,把质疑做成即成事实。在过程中我坚持理性质疑,虽然也过犯错,但是并不抱着我必然是对的心态,做好随时自我修正的认知态度,用行动证明给所有人看,理性质疑是可以合理的,道德的,合法的存在的。

不过,我这篇文章也不是来和你们解释质疑权的。我写文主要是因为在关注几位微博一段时间后,看到你们对质疑派有很深的成见。所以抱着最大的善意希望和你们分享讨论一下。

 

成见一: 质疑派是在指控韩寒和定罪,伤害了韩寒。

在这里我想修正一下大家对质疑的认知, 质疑不是指控,质疑就是以一个预设立场提出疑问,比单纯疑问稍微严肃严重些, 但是质疑方欢迎被质疑方自由的提供一切证据,讨论并反驳这个预设立场。 一般来说质疑是不需要铁证的,有了铁证那就不叫质疑了,那个叫指控。  质疑派也没有判决和定罪权。 没错我们的确是以代笔的预设立场来提出质疑的,但是这个不是定罪,而是因为没有预设立场那就无从质疑了,在公共舆论讨论中判决者是在大众,并且被质疑方完全没有被限制任何反证和人身自由。事实上正是你们这些粉丝用行动证明了,不论质疑是什么名目,只有事实和证据本身才能改变独立思考之人的判断。所以质疑代笔这一事件本身不具备侵害韩寒和你们的能力。

 

成见二: 这次质疑韩寒是在搞文革式的批倒批臭韩寒

说质疑是搞文革是对什么是文革不了解,既然这次韩寒微博主动提出了林昭,我就借这个机会呼吁各位借此了解了林昭在文革的遭遇,深入了解文革历史,你们或许会明白我们这次的质疑是多么的文明,和文革什么关系也没有。

 

成见三:质疑韩寒代笔就是和方舟子同流合污。

事实求是的说,网上零星不成规模的质疑韩寒已经有了好几年了,麦田甚至都不是第一人,麦田不过是第一个引起韩寒公开发炮的质疑人士(当初也不是质疑代笔而是有团队),而假如大家仔细对比韩寒和方舟子的微博发布时间,那么可以看出方舟子完全是因为韩寒在《正常文章》里开骂秃发才开始质疑韩寒代笔的(方之前的微博是讥讽了一下但是没有质疑代笔)。所以,不能说质疑代笔就是跟着方舟子走了。另外,只以我的角度来说,我从来就没认可过方的任何质疑论点,我认为他的文本分析和萌芽比赛分析等都不靠谱。我已经说过我加入质疑的原因,和很多独立质疑人士一样,我们的质疑都是透过自己找材料做出来的,假如你们不嫌弃可以去我的博客看《萌芽证据篇》《作者独有感悟》《回忆篇关于手稿等》自己做出是不是和方同流合污的心证,当然我也写了几篇调侃文(出于对部分韩粉和韩寒某些表现的憎恶)。对于我认为方质疑韩的部分错误观点,我也提出异议。我刚加入微博的时候方正在质疑李开复,当时我也反驳过方的部分论点。而我也不同意方对中医的态度。 总而言之,我想表明的方的确是起了把事件影响扩大化的作用,但是假如把所有质疑人士都划成方教徒,并且拒绝审视这些理性质疑文章是一种偏见,对正确评价此事和人的自我认知都无益。

 

成见四: 这次质疑是一次60后的方舟子为代表意图打压正在开始变成主流以韩寒为代表的80后群体和他们的价值观。

这实在是一个无稽之谈。先不说质疑派里80后的也不少。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在工作上开始进入副总级岗位,而下面部门里一些80后也已经进入关键岗位独挡一面。 我接触的老一代对于这种自然规律除了正常的一些失落外,大部分人都接受这是社会形态的一部分。 假如说我们质疑到底有没有用地沟油炸鸡, 那也是出于爱护爱吃炸鸡的80后的健康的正常关心,绝无打压的心。 何况就如我一开始所说,我的价值观和博客韩寒文里重叠的极多(当然我是极不认同《小破文章》《正常文章》《超正常文章》是之前部分博客的)。作为前辈(我这个70后)或者长辈(60后和更早)每一代人的偶像选择都是自己独立思考的结果,即便是雷锋和毛泽东,我真诚的认为偶像的选择并不是蒙骗而是个人理想的感性寄托。但是请容许我对你们卖弄一下自己虚长的岁数和经验,在我看来80后90后对比70后以前国人,真正形成代沟的是没经历过8X8这种极度震撼心灵的事件和以此以后中国这23年来因为逃避讨论真相,拒绝面对历史而只埋头发展经济的心知肚名无力感。我个人觉的,正是这些造就了今天中国山寨虚假泛滥的原罪,而整个社会的历史继承正当性也因为8X8这次事件而变成了山寨和虚假。你们(80,90后)成长与一个建国后也算是最美好的时代,你们今天见过最不耻的不公(拆迁),你们觉的最无助的匮乏(房价医疗),你们今天碰到最不可思议的阴谋(重庆事件),比起你们的前辈们所经历过的那都是小毛毛雨,你们是阳光和希望的一代,民族前进的责任总有一天会需要你们扛起来,但是请容许我们将我们因过去的经验而对韩寒现象产生的警惕之心,平和的传授给你们,我尊重你们经过独立思考后依然做出的决定,但是也希望你们能对任何偶像都能比现在的态度少一分盲目多一分警惕。

 

成见五: 这次质疑是一次针对韩寒《革命,民主,自由》三篇文章所引起反响的回击,意图打压这股讨论气氛

这其实只是部分因质疑事件里挺韩人士拼命保韩而不再提起其他事情错误的感觉,其实整个社会大部分人还是各行自己的路,该关注公益的,该谈民主自由的一个都没少。只是挺韩的太关注挺韩而忽略了而已。 事实上质疑人士除了在倒韩上有共同点,其他价值观和保韩人士犬牙交错。 以我个人为例。 在对待性工作者的态度上,我和保韩的叶海燕老师是一致,和倒韩的林岳芳价值观相反(她两最近在微博咬上了,让我为难)。 质疑派其中一位主力无风既风是毛粉+愤青,而我基本是接近于可以直接卖国的汉奸式自由派(正是我的绝对自由主义精神主导了我参与这次质疑的)。 最近山东的光城事件,质疑派大将吴法天的言辞更是让我愕然。 崔卫平先挺后质疑但是一直认同韩三篇。而我个人也发博反对部分质疑派人士以动机诛心论来看待韩寒纪念林昭的微博。 假如所有质疑行为可以归类为一场阴谋的话,那么恐怕只比说出作家无法自证这一说法更荒谬滑稽。

 

70后的寄语

以上5个我认为的成见供各位品读。我无意改变任何人经过独立思考后的判断。

在这里写一段小的寄语,我希望所有参与这次质疑事件的朋友们(不管保韩挺韩)都能获益。生活中我们总会遇到某些事件和我们的朋友在价值观上相左。质疑韩寒本身并不比民主自由更大是大非(但是不容许质疑对我个人来说属于侵犯我言论自由的大非)。由于假设是父代子笔这种很难辩证的特殊性,韩寒的巨大读者群带来的普及性,这次代笔门质疑事件是一次很好的民主演练。我犹记得当年美国2000总统大选小布什和戈尔因为佛州废票问题搞的扑塑迷离,而共和民主两党支持者也在各地唇枪舌剑激烈交锋对立的观点,当时我在香港美资公司工作,有很多美国同事朋友,在一次饭局里看到两位朋友在餐前酒会因此事争论的面红耳赤,可是晚饭上谈及家人和NBA则谈笑风生,完成放下了之前的争论,假如不是亲见,根本不会想象得出他们刚才因为各自的政党立场而在言论上如此的剑拔弓张。或许这正是美国长久的政治模式和成熟习以为常的政策公共讨论而历练出来的公民素质。

在中国政治观点很难如此畅所欲言,而宗教问题也总不得自由,所以韩寒事件所引起的公共讨论有模拟价值。假如将来有幸历史在你们80,90这一代主导完成政治变革,历史上那种如美国共和民主,台湾蓝绿的对立,恐怕只会比这次保韩挺韩的对立更严重,牵涉更广,到时候大家如何面对意见相左者?能否做一个合格的公民?民主之后杀质疑派全家这样的话难道不值得我们这种过来人警惕吗?

所以大家一定要学会能包容仅仅在部分方面有不同价值观的身边朋友(当然一个人假如所有价值观和你都不一样那也不需要做朋友了)。 假如你们觉的身边的人在其他价值观上和你有共同之处,与你有可取之处,而他们正在质疑韩寒,希望各位依然能够真诚的和这些人交朋友。(反之亦然)唯独是这样,我们才是在真正的迈向一个理性的公民社会。

一个70后的网络草根 此文成于半夜三点 无心睡眠之时, 突然想起了哥哥的《有谁共鸣》 “。。。。。。矛盾是无力去暂停 可会知我心里困倦满腔 夜阑静问有谁共鸣。。。。。。”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8be7eb01014t3f.html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