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大师帮您揭穿韩寒的谎言 ---- 作者:携酒与鱼

这几个月来,无数网友写下了无数质疑韩寒的文章,虽然难免有一些站不住脚的质疑,但其中有根有据的合理质疑基本上已经形成符合逻辑的充分的证据链,这些证据都指向一个结论:韩寒是靠代笔和包装而成的“天才”。

然而今天我再来提供一个方法证明韩寒在很多关键问题上撒谎,以及我们为何相信他的谎言。这个方法就是心理实验。

很多网友又要惊呼了:方舟子摆擂台多日,希望可以跟韩寒当面对质,韩寒一直做缩头乌龟,怎么可能答应跟你做心理实验。不急。韩寒自然不会来跟我做,但不要紧,这些实验早有心理学大师帮我们做好了,下面叙述的这些实验都是英国心理学家理查德·怀斯曼在他的名著《怪诞心理学》中介绍的著名的心理学实验。理查德·怀斯曼魔术师出身,后学心理学取得博士学位,现在成为英国最有名的心理学家之一,他也是英国的“打假斗士”,经常在电视广播上揭穿一些超自然骗局。韩寒早年文章和小说中表现出来的超出他年龄应有的知识、阅历和思想,也是一种超自然现象。因此,除了生物学博士方舟子之外,我们再请心理学博士理查德·怀斯曼来参加“会诊”。没错,韩寒现象就在他的实验之中,大家慢慢跟我来看。

然而不急,你也许还有疑虑,心理实验真是科学的吗?真能下结论吗?心理实验当然是科学的,不然基于大量心理实验数据基础上发明的测谎仪,怎么能够应用到刑侦当中,不科学的话不是会制造很多冤案吗。虽然测谎仪的测谎结果不能直接定案,只能作为辅助参考,但测谎结果只要跟其他证据链相互印证,而不是相互矛盾,则成为可采信的结论。同样,以下与韩寒神话有关的心理实验结论,你只要拿来跟韩寒神话中的其他疑点结论相互印证,就能说明问题了。

第一章:实验结论证明韩寒说谎

如何分辨一个人说话是真是假,有人说,很简单啊,看他说话的表情和动作就知道了。是的,对于诚实的人,一旦说谎很容易穿帮。例如可能还没说上两句就面红耳赤,神情紧张,双手不知道该放哪里去,目光闪烁不定,不敢直视对方眼睛,说话结结巴巴等等。但是,面对自控能力出众的人,面对撒谎惯犯,即便是眼光犀利的高人,也不一定能从他的神情和动作中判断是否撒谎。很简单的例子,许多暴君和独裁者都是极具煽动性和感染力的人,不只普通民众,很多智者都曾被他们欺骗。比如希特勒,斯大林,卡扎菲……我们那颗红太阳就不用说了,今天还有许许多多的知识分子被他催眠未醒。对于撒谎高手,仅从身体外观上去做判断,即便是专业人员也不容易准确的区分真假,何况绝大多数普通的民众。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理查德·怀斯曼做过两个著名的实验,目的是研究真话和谎话的区别,以及人们分辨真话假话的能力。

第一次实验,他请来英国著名电视主持人罗宾·代伊爵士做一个电视访谈,访谈内容是请他描述一下他最喜欢的电影。访谈分两次进行,一次说真话,一次说假话,然后让观众参与投票,选择自己认为哪次是真哪次是假。罗宾爵士一次说自己最喜欢的电影是盖博主演的《乱世佳人》,另一次则说自己喜欢梦露主演的《热情似火》,这两次对话分别如下:

怀斯曼:那么,罗宾爵士,你最喜欢的电影是什么?
罗宾爵士:《乱世佳人》
怀斯曼:为什么呢?
罗宾爵士:哦,这部电影很经典。演员都很了不起。一流的电影明星——克拉克·盖博;一流的女主角——费雯丽。很感人。
怀斯曼:你最喜欢里面的哪个人物角色呢?
罗宾爵士:哦,盖博。
怀斯曼:这个电影你已经看过几遍了?
罗宾爵士:嗯……(停顿)我想得有6遍了吧。
怀斯曼:你第一次看到这部电影是在什么时候?
罗宾爵士:电影刚上映的时候。我想,应该是1939年。

以上为第一遍问答。

怀斯曼:那么,罗宾爵士,你最喜欢的电影是什么呢?
罗宾爵士:嗯……(停顿)哦,《热情似火》。
怀斯曼:为什么喜欢这部电影呢?
罗宾爵士:哈,因为我每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都觉得它非常搞笑。电影里面有很多我喜欢的东西。每看一次,我对这些东西的好感都会增加几分。
怀斯曼:你最喜欢里面的哪个人物角色呢?
罗宾爵士:哦,我想是托尼·柯蒂斯,他简直太帅了……(短暂的停顿)而且他很聪明。他模仿加里·克兰特真的很像,他试图抵挡玛丽莲·梦露的诱惑,他采取的抵挡方式太有趣了。
怀斯曼:你第一次看到这部电影是在什么时候?
罗宾爵士:电影刚刚上演时候。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

以上是第二遍问答。

这次试验数年后,怀斯曼应邀到加拿大,又在探索频道的科学节目《每日星球》上做同样一次实验,这次他们的访谈对象是好莱坞巨星莱斯利·尼尔森,访谈内容是由节目主持人杰伊·英格拉姆问他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回答也是分两次,一次讲真话一次讲假话。为了方便大家过后跟上面的实验对照分析文本,寻找真话和谎话的共同点,我再次把这两次问答也全文引述如下。

第一遍问答:

英格拉姆:你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
尼尔森:我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我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我可以从任何食物中挑选吧?嗯……天啊,我得说这的确是个很艰难的抉择。其实这要看情况而定。我猜……我最喜欢的食物应该是番茄酱。
英格拉姆:番茄酱!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番茄酱?
尼尔森: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是那种可以把番茄酱涂到任何东西上的人,我根本不在乎别人会怎么看。对,就是番茄酱。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想这个习惯就已经养成了。你知道,如果你想找点东西吃——你就会说:“嘿,妈妈,请给我一片蘸果酱的面包。”我记得当时我妈妈说:“我们没有果酱,莱斯利,我们一点果酱都没有。”我说:“但是,但是,但是。”于是妈妈就会说:“我给你点别的吧。”随后他就会给我一片抹了黄油的面包,还在上面涂了番茄酱。事实上她涂了很多番茄酱,我很快就迷上了。我知道,当我在家的时候……如果我心情不错,我就会自己去弄一点来吃。不管怎么样,如果我饿了,我就会直奔冰箱而去,拿出一片面包,抹上黄油,最后再涂上厚厚的一层番茄酱。那会让我的心情变得更棒。

第二遍问答:

英格拉姆:那么,莱斯利·尼尔森,你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
尼尔森:它现在正在变成我最喜欢的食物……当然是排在第一位的……那我就选第一个想到的食物吧。嗯……你知道酸奶油吧。比如说,把一些酸奶油放在牛油果沙拉酱上……我想是因为我比较喜欢墨西哥风味的美食吧。我还记得,小时候妈妈会吃伴有沙拉酱的番茄三明治。后来,我觉得沙拉酱看起来很像是酸奶油,可那是世界上我最不想碰的东西。嗯,所以我真的一直没有碰酸奶油,可是现在……那种味道真的很不寻常,而且你还可以选脂肪含量比较低的那种,我对这个比较在意,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新的口味,但是我很快就迷上了这种口味了,酸奶油的味道。

有时间的网友,可以先不忙往下看,先自己分析一下这两次试验中,罗宾和尼尔森哪一次说了真话,哪一次说了假话。如果你不是靠猜测,而是靠分析,那么你总结出了真话和假话有哪几点不同。

好了,我相信光看文本,许多网友已经能够分辨出。罗宾爵士访谈中,第一次是假话,第二次才是真话;而尼尔森访谈中,则是第一次是真话,第二次是假话。然而需要告诉大家的是,两次实验的结果,观众如果看电视后投票,结果跟胡乱猜测差不多,对错差不多各占一半。而如果看报纸上的访谈内容后投票,准确率达到64%,但是如果不看电视不看报纸,只通过广播收听访谈,分辨真假的准确率竟然高达73%。这组数据说明人们不但通过肢体语言来分辨真话和假话的能力非常有限,反而受肢体语言的干扰而降低了分辨真伪的能力。

哈哈,明白了吧,各位女士,往后你老公晚上回家晚了,你质问他今晚到底是在加班还是去泡妞了。如果你想弄明白他讲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你最好不要看着他说,也不要罚他把经过写下来交给你,而是闭起眼睛来,仔细听他讲,这样分辨真假的准确率可达73%以上。对不起各位男士,俺破坏你们的家庭和谐了,俺罪该万死。下面言归正传。

除了这两次有名的实验之外,其他心理学家以及一些电视节目还做过大量类似的实验。通过对大量实验的文本分析,心理学家发现,真话和假话第一个最大的区别是,真话的信息量大,细节丰富,而假话则内容空洞,细节贫乏;第二个最大的区别是讲真话时个人感受丰富,频繁使用第一人称,富于感情色彩,而说假话时,由于说谎者心理上与假话保持距离,因此很少使用第一人称,也很少谈个人感受;第三个最大的区别是,说真话时,容易遗忘的东西总是遗忘了,而讲假话时,这些很容易被遗忘的东西往往被清晰地表达和呈现,目的是利用精确的数据和真实的事物来增强谎言的可信度。例如,罗宾爵士在第一次问答中精确的说出这部电影放映的年份以及他总共看过6次电影(除非你出于某种目的的需要必须记录下来,否则人们看过一部电影超过两三次,就会觉得自己看过很多遍,而不会清楚的记得自己到底看过五遍还是六遍还是七遍)。

那么这些实验,跟韩寒是否说谎有什么关系呢?当然关系重大。我们知道,科学实验中,只要试验方法符合科学原则,结论符合逻辑,可重复和可验证等,那么所获得的结论就是科学的结论。因此,我们反过来可以利用上面的几条结论来分析韩寒讲的话,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假话。

下面我们来看看韩寒的一些访谈视频。质疑派的网友们发现,当他谈到赛车、女人的时候,谈话内容丰富,细节生动,而且谈话富于感情色彩,这些都说明,他在谈到赛车和女人时,基本上讲的都是真话,因为他真的很喜欢赛车和泡妞,而且经历丰富,谈话素材取之不尽,不需要做任何编造即可随意开聊。

而一旦谈话涉及文学,涉及自己作品时,他不愿多说,不得不说的几句,也是没有任何情感色彩,似乎对自己的作品漠不关心,对文学并无热情。他在接受何东做的那个访谈中,谈到评论自己的作品时,他居然叫读者去问自己的语文老师,在逃避问题时耍个小聪明顺带批评语文教育。很显然,何东也被这个小聪明骗过,放弃了继续追问下去。“忘了”,“不记得了”,“不知道当时是如何想的”等等毫无感情色彩的语句,经常是韩寒被问及自己作品时的回答。当不得不回答时,却又往往前后相互矛盾。这些都说明了,韩寒在谈到文学问题,谈到自己作品时,为了避免露馅,尽量避谈,不得不谈的时候,要么说的都是缺乏信息量和感情色彩的空泛的假话,要么说几句正确的废话。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不该遗忘遗弃的却遗忘遗弃了,该遗忘遗弃的,却清清楚楚的记得或者保存下来。最著名的就是那个能让韩寒在小说中旁征博引的神奇的小本本和那张看病急诊单。韩寒最应该记住的是自己创作小说的构思历程,写作心历路程,小说题目的由来等等,然而这一切他都忘记了。他最应该保存下来的那本笔记本却没有保存下来,他最不太可能保存的一张旧病历卡,却完好无损的保存了十多年之久。大家一般都会保留下十几年前的通信,十几年前的笔记本,但没有几个人会把看病的急诊单保留十几年,除非有收藏此类资料的癖好。例如我喜欢收藏车票,我可以拿出数年前一张火车票证明那天我在上海,所以北京的一桩命案跟我无关。但是如果我不能拿出更多的车票证明我有收藏车票的癖好,我单单刻意保留下了这张车票,我不但不能摆脱嫌疑,嫌疑反而更大了。

因为故事细节,个人情感不容易现场编造,而事先编造的故事,又不能适用或者满足所有提问场合。所以,说谎者往往喜欢编造或保留一些比较容易编造的数据或容易保存的证据,以此作为“铁证”让人信服。韩寒无法编造他对文学的看法,他也无法编造写小说的细节和心路,所以这些最应该记忆犹新的事物他一律“忘记了”,而他认为一部创作稿可以手抄代替,一张最应该遗弃的陈年病历卡很容易保存。然而,他没想到古人有个成语叫“欲盖弥彰”。

说到这里,很多韩粉要纷纷出来指责了:“现在你们说得这么头头是道,既然这么容易看出真假来,为什么13年来你们没有指出来,难道过去你们都是傻子,今天突然变聪明了。”

其实还真的说对了,过去十几年大家都傻了,为什么变傻呢,我们还是用心理实验来说明,为什么韩寒骗局能骗了大家13年之久。

第二章:实验证明公众很容易相信谎言

“指鹿为马”是中国古代著名的典故,冯唐在他写给韩寒的公开信《大是》里说道:能容忍“欺世盗名”,但不能容忍“指鹿为马”。这是底线,这才是大是大非。

如果我们去除这个典故上面包含的“权力”逼迫因素,把“指鹿为马”当做一种被有意引导而产生的记忆失误或者幻觉,那么“指鹿为马”这种心理现象比比皆是。

例如,心理学试验中,通过信息误导,可以让参与实验者把路口的“停车”标志当成“让车”标志,可以把刮胡子的男人记成留胡子的男人,把锤子记成螺丝起子,把米老鼠记成米妮,把笔直的匙子看成弯曲的……而魔术中的种种错觉,更是让人匪夷所思:美女当着我们的面被腰斩成两截,海平面上突然耸起一座大山,一个人可以连续几十天不吃饭……魔术师其实就是诚实的骗子,他明确地告诉你这是在骗你,让我们沉浸在被骗却不知道他如何能骗我们的快乐之中。

更匪夷所思的是,人们可以通过信息引导让某个人回忆起他未曾经历过的事情,比如,心理学家金伯利·韦德曾做过实验,他偷偷捏造出20个人小时候乘坐热气球遨游空中的假照片。然后,他对这20人一一进行访问,拿着他PS的假照片请他们回忆当时坐热气球的情景。第一次访问有大约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回忆起来当时的“情景”,第二次访问时有一半人能够回忆起来,到了第三次访问,大多数人都能详细的叙述他们儿童时代根本就没有发生过的这件事情。这些实验都表明了,人的思想和记忆具有惊人的可塑性。

那么,现在大家应该明白了,那些参与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评委,为什么回忆起韩寒获奖的神话来,每个人都能说的头头是道。我相信不是所有的人都在有意编造,尤其是那些不可能参与造假的评委。怀斯曼认为:当人们感到一个事实难以被否认的时候(如照片为证),就会用设想填补记忆中的空缺,久而久之,事实和虚构之间的界限就难以区分,于是我们开始相信谎言。这就是韩寒这头“鹿”,被指成了“马”的原因。好多人在回忆到是谁最先提出叫韩寒前来补考新概念作文大赛时,都说是自己提出来的。其实这是一个设计好的局,这个人不提出就会有另外一个人提出,或者有的人根本就没有提出过,但是后来被这天才现象所误导,不知不觉中把自己代入其中,成为了参与发现天才的“功臣”,从而把自己做“功臣”的设想当成了真实的记忆。这就是这些相互矛盾的回忆的真相。

韩粉们很快会问道,那么多的不参与制造韩寒神话的读者,各界人士,为什么13年来没有发现真相呢?

很好,我们再来看一个更加过瘾的心理实验。这个实验让你看到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的东西:鬼魂。你可能会说,韩寒不是鬼魂,这个实验有什么意义呢?不着急,看完了你就会明白。

为了研究“暗示”对人的心理产生的作用,怀斯曼和他的魔术师朋友安迪效仿19世纪的“通灵会”制造通灵假象的做法,招募几批志愿者来参加几场通灵会。他们找到了一个废弃的古代监狱,一个黑暗潮湿阴冷,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方。

漆黑之夜,扮演成通灵人的安迪把志愿者带入监狱里一个闪着影影绰绰的烛光的房间,围坐在中央的大圆桌旁。坐定,安迪开始讲述一个虚构的鬼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个名叫玛莉的歌手,她被谋杀在这所监狱里。为了让大家相信这是真的,安迪展示了玛莉生前用过的物品,有一个沙铃,一个手铃,一颗藤球。当然,就像虚假的天才韩寒的小说、博客都是假货一样,玛莉这个虚构的人物的这些物品当然也不是真的,而是从二手市场上买来的旧货。

展示出这些物品后,安迪叫大家手牵手,把烛火熄灭,他准备召唤玛莉的灵魂了。由于这些“遗物”涂上了亮光漆,烛火熄灭后,房子里一片漆黑,只有这些物品在黑暗中依稀可见。

首先安迪叫他们看藤球,看了几分钟后,藤球开始腾空升起,在房间内到处游走。等到藤球回到了桌子上,安迪又叫大家注意沙铃,不久,这个沙铃在桌子上慢慢滚动起来,那滚动的声音在这死一般寂静的夜空显得格外的恐怖。通过红外线拍摄观察,怀斯曼发现,这一毛骨悚然的现象确实让很多在场的志愿者惊呆了,很多人吓得瑟瑟发抖。其实,这些跟鬼魂毫无关系,这只不过是魔术师安迪的雕虫小技,可怜这些志愿者都不知道安迪是个魔术师,就这样被他骗了。

制造好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氛围之后,安迪开始暗示大家,玛莉已经回到房间里了。安迪让玛丽移动那个又大又重的桌子,他不断地说“做得好,玛莉”,“把桌子再抬高点”,“桌子开始移动了”之类的话。其实,桌子根本就没有移动过,也没有飘起来,但是,很多志愿者却看到桌子飘动了。因为经过一些列的暗示和环境烘托,许多人已经相信玛莉的灵魂确实正在房间里。

心理暗示不仅普遍被江湖术士用来搞诈骗,被邪教组织用来洗脑,也经常被媒体用来造神。这13年来,我们每天都在接受这个暗示:天才就在我们身边,他就是韩寒。每年我们看到他出版的小说占据着畅销排行榜的前列,每周我们都见到他的博客被新浪及时推荐到首页的醒目位置……因为大众对韩寒造神背后的真相一无所知,就好比一群人坐在一个漆黑的屋子里,只见到他那些涂着亮光漆的“天才大作”闪闪发光,然后制造神话的媒体指着它说:“这就是天才的作品!”结果,我们确实看到了这个根本就不存在的“天才”,包括笔者过去有很长时间也相信这是个天才。

心理暗示的强大功能,一旦被媒体利用,别说制造一个天才,把李白从唐朝复活过来都不成问题。制造一个韩寒天才神话,实在是小儿科的骗术。看看数十年前红太阳的造神运动在今天的后遗症,媒体的心理暗示起到的作用,是不是无比的强大,强大到一个民族恐怕需要上百年才能恢复正常的思考。

当时在现场有没有人不相信有玛莉的灵魂呢?有。有没有人看到桌子根本就没有移动呢?也有。为什么他们没有戳破神话呢?其实在那个氛围中,一是看到真相的人很少有人能够确信自己所见才是真实的,或者很少有人可以确信自己有能力戳破这个神话;二是确实有人质疑了,但他的嘀咕声太小,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听到;三是即使他自己知道真相,但不愿得罪造神者和大众,所以就当看一场表演。如果当时自信满满且嗓子粗大又爱跟骗子较真的方舟子在场,站起来大喊一声,别装神弄鬼了,桌子根本就没动过。我看,大多数人马上就会惊醒过来,然后大家点上蜡烛,挖掘真相,弄明白藤球飘荡沙铃滚动到底是什么回事。那些什么基因皇后啊,肖氏魔刀啊,都是这样被方舟子及时打断神话的。

然而为什么直到今天还有为数众多的韩粉没有清醒过来呢?因为,通灵会实验结束了,过后你再去告诉参加实验的人说,那晚你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很多人会不相信,他说我明明看到桌子在移动,没有错的。他们已经把当晚所经历的一切,当成人生中一次真实的见闻,如果这个见闻甚至影响了他的人生观世界观,那么否定那晚的一切,比突然告诉他抚养他长大的妈妈不是他亲生妈妈还要令他难以接受。韩粉们今天依然觉得韩寒是天才,跟毛粉们今天依然崇拜红太阳一样,都基于这个原因。

当年,曹文轩老师差一点就喊出了这句话:“这不是一个中学生能够写出的小说,一定有人代笔!”然而,他因为早先知道了这些文章和这部小说《三重门》就是一个中学生写的,他也知道了这个中学生曾在新概念作文大赛上仅用一个小时就完成一篇不可思议的作文。这个背景很重要,它对曹老师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心理暗示。他不相信这么多社会名流和媒体会骗他,骗天下众生。于是他便选择怀疑自己的判断,觉得这些文字虽然像中年人的文字,但百年一遇的天才少年也许是可以写得出来的。因此,曹文轩老师失去了一次阻止神话的机会,我不相信曹老师明知有人代写,为了某些人的面子而不愿戳破,如果他不愿戳破,至少不会答应写序言参与造神。如果他主动参与造神,就不会把这种思考写下来,让别人质疑时有迹可循。所以他将信将疑的写了序言,虽然序言基本上是对韩寒的赞赏,但他依然如实的把自己闪现的那些想法写了下来,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被催眠的读者内心无意识的自然流淌。其实,这13年来,也曾有过不少网友发表过质疑,然而,他们因为没有麦田和方舟子这样强有力的证据和粗大的嗓门,结果只能铩羽而归。

OK,通过心理实验分析韩寒现象到此结束。至此,生物学家方舟子及众多网友的文本内容分析结论证明韩寒有人代笔,语言学家石毓智的语言指纹分析证明韩寒有人代笔,心理学家理查德·怀斯曼等人的心理实验结论证明韩寒天才是一个谎言,这些科学研究结论相互印证,再加上其他众多的可信疑点(如手稿是誊抄稿而绝对不是创作稿等),其准确性基本上可以跟亲子鉴定的准确性相提并论,因此,我99.9999%肯定韩寒是一个靠人代笔写作,靠媒体鼓吹而成的一个“伪天才”!

可以说,在韩寒神话骗局中被骗过的人,都没有什么丢人的,这些心理实验证明了,这是人类心理的普遍弱点。叶兆言老师都被骗,曹文轩老师都被骗,还有许许多多的智者都被骗,但如今骗局已经被戳破了,如果我们还不敢正视真相,把头埋入沙丘假装不知,那就会进入另一个境界:被人欺骗久了,已经享受了当傻瓜的滋味,当骗局破灭,没有人能够继续欺骗我们的时候,我们开始自己欺骗自己。做过美梦的童鞋是不是有过经验:美梦到半醒来之后,你明明已经醒了,却还赖在被窝里,自欺欺人的在继续“构思”那个美梦,企图让它延续下去。有木有啊,各位童鞋?

(郑重道歉:文章又长了点,对不起!如果您能再一次拿出看完韩寒长篇小说的勇气来,看完俺的文章,俺内牛满面的向您致谢!)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183f40100zhv5.html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1个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