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韩寒的内增高 ---- 作者:倍魄

  韩寒的博客高歌猛进时,未知的某人借此宣泄出了对文坛的愤恨,而这个愤恨的出口,碰巧选上了白烨。它对白烨说:“我说的是装逼的逼而不是你妈逼的逼。”
  这种“精野”的方式为韩寒赢得了超越文坛的声誉。现在,韩寒的身高问题被抓住不放了。奇怪的是,代笔质疑时,挺韩者来拿“个人隐私”为其辩护,而今的身高问题,挺韩者却放弃了“稳私论”的人权高度。是他们觉得只有离常识越远,辩护才愈加有力度吗?
  如果“我说的是装逼的逼而不是你妈逼的逼”是可以容忍的正义的粗鲁,那么,嘲笑韩寒三年不换的内增高鞋就简直像绅士一般温文尔雅。
  但我看到,韩寒的内增高鞋却不止一双,韩寒不断换鞋,站得越来越高。一直高成了当代鲁迅,高到了“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韩寒的成长一直离不开“内增高”。
  在《儿子韩寒》中,韩仁均披露“韩寒”一直是自己珍视的笔名,不论男女,“韩寒”都是自己孩子的名字。儿子韩寒的第一双内增高鞋就是父亲韩仁均,他后来把很多自己的作品,拿到韩寒的名下发表,为儿子增加作文水平的高度。
  1999年的《萌芽》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赵长天、李其纲等人通过特别的运作安排,量身订作了一个“偏科挂科少年钱钟书式文学天才一等奖”,北大教授曹文轩人情赠送点评。这是韩寒人生第一双重要的内增高。
  2000年《三重门》出版,在出版之前,袁敏和赵长天、韩仁均等上海媒体媒体圈利用资源,集中炒作韩寒“七门挂科”“《杯中窥人》传奇获奖”,终致《三重门》大卖,“新概念”大热。作家出版社、上海媒体文人圈,是韩寒第二双重要的内增高鞋。
  韩寒在博客上呼风唤雨,商业网站新浪是首要推手。代笔者当然也有增高功劳,但新浪首页却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平台,让“韩寒”如同“骂战紫禁之巅”。韩寒的内增高,已经是“二代增高”,即平台增高。
  韩寒被媒体公知拔高成“当代鲁迅”,意识形态的急功近利和公知们的个人怯懦是根源。韩粉的疯狂刷票当然功不可没,但公知和媒体在价值观的高度,把本来是“犬儒牢骚”式的时事解说员,生生拔高到鲁迅的高度。韩寒的内增高,变成了“三代增高”,即意识形态增高。

  当然,还有凡客等资本意志的内增高,这样的增高运作,可以让一介“总统”对一个水货“久仰5秒钟”。
  现在,韩寒说他的身高是无法自证的,他有没有穿内增高鞋也是无法自证的。但我要说,我看重的是那些超越了物理意义的内增高。增高鞋,只是增加一个人的虚荣,而那些推波助澜的超越了物理意义的内增高,增加的却是一个群族的虚伪与邪恶!
         2012/5/10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