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对话方舟子 (二) (纪实文学汇编)by 焦扬时空

二. 战场父子江湖友 文学前辈算个屁

为了接下来叙述方便,在这里有必要先将麦田文中提到的几个重要人物提前交代一下。

韩仁均其人

韩仁均,韩寒的父亲,1957年出生在上海,1977年考入华东师大,后因病退学。病愈后在当地文化展工作,曾担任过《金山报》编辑。喜好文学,经常发表作品,其中散文《棉花》获《青年报》“祖国颂”征文一等奖;《笔名之战》获全国百字小说大赛三等奖;《妯娌》获《青年报》“青春似火”征文鼓励奖;《头版头条》获《文科月刊》文科杯二等奖;《寻常百姓家》获全国首次“当代农民小说征文”入选奖;《特异功能》获环境文学征文优秀奖,《现代画展》被收入江西省出版的《微型小说选刊1990年;《暗号照旧》获《故事会》第五届全国优秀作品大奖赛三等奖;《难成眷属》获中国最佳新故事奖;《难得糊涂》获第七届《故事会》全国优秀作品大奖赛一等奖;《寻找小霸王》被《故事大王》读者评为1993年度“我最喜爱的故事”;《压在箱底的花棉袄》和《新官上任》获第九届《故事会》全国优秀作品大奖赛二等奖;《养猪难卖》获中国新故事学会第二届全国微型故事赛微型故事奖;《没有盗贼的失窃案》获1995年《故事大王》好作品奖;《退一步海阔天空》获《故事会》全国优秀作品大奖赛超短篇故事三等奖;《局长下乡》获上海市故事创作讲演大赛二等奖;《第一笔生意》获上海市新民故事大赛二等奖;并著有《儿子韩寒》。1999年韩寒《三重门》出版,42岁的韩仁均从此封笔。

韩仁均正值创作旺盛期,却舍弃自己所钟爱的文学创作突然封笔,此事也成为许多网友质疑他为韩寒代笔的最大悬疑。

路金波其人

路金波,网名李寻欢,第一代网络作家,知名出版人,现任万榕书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靠写文章出名,从普通网友变成国内网络文学界鼻祖,当年以笔名“李寻欢”与宁财神、邢育森并称为“网络文学三驾马车”。常年致力于网络文学领域,现为榕树下总经理,并成为王朔、韩寒、安妮宝贝等国内知名作家的“大东家”,成为当今著名出版人。

韩、方之争开始后,由于路金波和韩寒的特殊关系,因此他也被方粉质疑为韩寒的主要代笔人,但路金波对此均予以否认。

在麦田发表了质疑韩寒的文章之后,路金波写了一篇博文《哭笑不得回“麦田”》。在文中路金

波断然否认麦田说的韩寒有包装团队,而且自己包装了韩寒,他说:“路金波不是韩寒的经纪人,是韩寒50%的出版商,也不是发言人(只是几个走得近的朋友里话语权最大的)。”

白烨其人

白烨,男,1952年6月8日出生,汉族,陕西黄陵人。毕业于陕西师大中文系,曾在本校留校任教;后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下属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调至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曾任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文学室副主任、主任、总编辑助理,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文学年鉴》副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兼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文学理论学会理事。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中国作家网)

白烨虽在文坛是一个享有知名度的作家,但在文坛之外却是个并不为人知晓的人物,他真正被许多人记住还是缘于他和韩寒的一场争执。

2006年时,白烨曾写下一篇《80后的现状与未来》的文章,文中白烨这样写道:“‘80后’自前些年涌现出来之后,就一直成为近年文坛持续不衰的一个热点。这个现象的陡然发生就很出人意料,而它的持续火暴就更加让人意外。但这个现象是如何发生的,它预示了什么,又带来了什么,这些问题还没有人好好关注和研究。我接触到这个现象之后,深感我们既不能对它视而不见,更不能对它无动于衷,它其实是我们的社会文化生活发展到一定时期的文学映像和文化投影,它的发生和发展,连缀着我们社会文化生活的方方面面。接下来他分四个小题,写了他对‘80’后的现状与一些思考。

尽管白烨写的是整个‘80后’作家,但是作为其中最有影响力的几个人白烨是不能回避的,其中包括了:郭敬明、张悦然、韩寒等几个人,他都一一做了点评。

白烨在文中谈到最多的就是郭敬明,他给了郭敬明许多褒扬之词。郭敬明作为韩寒最主要的对手,他们俩之间的隔阂早已不是什么秘密,白烨如此赞扬郭敬明,肯定不会让韩寒感到愉快的。他说道:

“80后作为一种整体的现象为世人所关注,应该是在2003年。主要的代表人物有十数位,最耀眼的就是郭敬明。这一年郭敬明的《梦里花落知多少》和《幻城》都以印数逾百万取得了这一年文学畅销书排行榜的一、二名,排在后面的书印数与这两本差距很大。” 
   “在中学生对他们最喜欢的现当代作家的排名中,第一是金庸,第二是郭敬明,第三是韩寒,第四才是鲁迅。”

“现在琼瑶、三毛等,被郭敬明、张悦然他们代替了。学生读者发现,郭敬明的作品离他们更近,正是他们所需要的。因而那些代用读物就被无情地淘汰了。郭敬明的语言,在表达感觉和宣泄情感上,更能代表现在的青少年一代,比如写到大学生活,有学校,有社会,有读书,有恋爱,丰富得让人眼花缭乱。比如说写到那些痞顽的人喜欢夜晚,他的作品就这样来表述:“一到晚上精神好得跟贼似的,一双眼睛亮得连狼见了都怕”。这样的生活画面和这样的文字表达,是比那些一本正经和煞有介事的作品,更能满足青少年的反观自身的需要和情感发泄的需求的,他的作品的吸引力和他这种有活力的语言非常有关系。而这些方面正是我们的传统文学不能够为现在的学生读者所提供的,这是我们文坛的欠缺所在。我们的文坛只有“儿童文学“,而那是针对低龄儿童读者也就是为小学生服务的;中学生尤其是高中生这一块,实在没有相对应的。而郭敬明他们,正是提供了这种需要,因而在当下的写作与阅读关系中,与学生读者达到了一种供需的平衡与彼此的互动。所以,我们这些人喜欢不喜欢郭敬明他们,阅读不阅读郭敬明他们,关系并不大,有广大学生读者作后盾,他们的作品照样畅销。”  
   “郭敬明代表了‘80后’写作中的大众化乃至商业化倾向。”

白烨也对韩寒做了点评,但语气显然就不如对郭敬明那么中听:

“韩寒则大致代表了对主流社会的某些方面(如僵滞的教育体制、学校秩序等)的反叛倾向,这种倾向在他那里越来越极端,他去年出版的《2004通稿》,我看了之后很吃惊,里面把他在中学所有开设的课程都大贬一通,很极端,把整个教育制度、学校现状描述得一团漆黑,把所有的老师都写成是误人子弟的蠢材和十恶不赦的坏蛋。这种反叛姿态做得过分了,就带有一种为反叛而反叛的表演性了。他从也许是有道理的起点出发,走向了“打倒一切”的歧路,所以他的作品现在恐怕只有一种观念的意义,和文学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在他写《三重门》的时候,那种语言和感觉还是具有着相当的文学性的。”

白烨对韩寒的作品总体上是持批评态度的,说韩寒的作品缺少文学性。这样的批评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是很严厉的了。 

面对白烨的批评,韩寒立即作出了反应,而且是用他特有的方式,毫不客气地给以回击。韩寒写下了《文坛算个屁谁也别装逼》一文。在此文中韩寒除了对白烨的观点进行了反击之外,最令人瞠目的是,在短短一千多字的文章里,韩寒竟用了十几个不雅之词如:是个屁、装逼、装丫挺、便秘、马桶、我操、牛逼、扯蛋、手淫、淫坛、乱伦等等。

“文坛算个屁,矛盾文学奖算个屁,纯文学期刊算个屁,也就是一百人手淫,一百人看。人家这边早干的热火朝天了,姿势都换了不少了,您老还在那说,来,看我怎么手淫的,学这点,要和我的动作频率一样,你丫才算是进入了淫坛。 

部分前辈们应该认真写点东西,别非黄既暴,其实内心比年轻人还骚动,别凑一起搞些什么东西假装什么坛什么圈的,什么坛到最后也都是祭坛,什么圈到最后也都是花圈。我早说过,真正的武林高手都是一个人的,顶多带一武功差点的美女,只有小娄娄才扎堆。

至于年轻人,文学就是认真的随意写。人能做的只有这些,其他都看造化了。文学是唯一不能死磕和苦练的东西。更不能如虚伪的大多数前辈们一样。文学的最危险境界就是,着实虚伪,但自己还觉得自己特真诚。”

白烨作为文学前辈,在文学的圈子里也是一个比较知名的人物了。对韩寒用这样的方式来和他探讨争论很难接受,于是他写了一篇《我的声明》,好言劝告韩寒:

我的声明——回应韩寒 

白烨

韩寒在他的博客中对我的《80后的现状与未来》一文所进行的《文坛是个屁 谁都别装逼》的批判,我看了以后很是震惊。

韩寒可以不同意我的观点,不喜欢我的文章,但不可以用“屁”、“逼”、“装丫挺”这样粗暴又粗鄙的字眼骂人;这不是文学批评,这些语言已经涉嫌人格侮辱和人身攻击。韩寒对我的文章反感的真正原因,是我对他的写作评价不够高,既我认为的“他的作品现在恐怕只有观念的意义,与文学已经没有什么关系——在他写《三重门》的时候,那种语言和感觉还是具有着相当的文学性的。”这一招致韩寒极其不满的看法,说到底是一个文学问题,我还会在别的文章中进而阐明。自认为是“中国难得的纯文学”作家的韩寒,应能有听不同意见的雅量,不能“老虎屁股摸不得”,一听就暴跳如雷,用脏话连篇的语言骂人,象“屁”、“逼”、“马桶”、“我 操”、“牛 逼”、“淫 坛”、“装丫挺”这样的垃圾文字,不仅谈不上“文雅的吵嘴”,而且给“难得的纯文学”作家以绝大的反讽。这也“纯文学”?这还“难得”?

韩寒的骂人和韩寒的拥戴者的更等而下之的跟随骂人,也许还提出了一个在博客和互联网这样一个新的媒介,如何自守公德、遵纪守法的问题。网上匿名发表言论的自由,也给一些人提供了胡作非为的可能。但任何人都没有借此来骂人的特权,也没有骂了人不负责任的豁免权。他和他们至少要接受道德法则的自审与公审。我希望这样一个事件,能为如何为网络立法和建设网络道德提供一个反面的例证。

在我的博客上,我不再就此事多说什么,有关文学性的讨论文字欢迎发贴,有关攻击和谩骂的文字将予以删除。  (结束)

白烨虽然对韩寒采用的文学批评的方式表示不满,但还是希望韩寒能够礼貌客气地来探讨问题,从他行文的语气就足以看出这一点来。但韩寒似乎对此并不买账,继续以彪悍的言语进行回击。韩寒在他的微博上写道:

今天朋友发来了白烨的回应。看了很有意思。可能文学评论家就是有不仔细看人文章就可以开始进行道貌岸然的评论的本领。
那我也申明一下吧。
我通篇文章里没骂您一个字。
“屁”是骂文坛的,您别自作多情,以为您就是文坛。
“逼”是生殖器,但“装逼”的意思不是假装自己是个生殖器,您别断章取义。我说的是装逼的逼而不是你妈逼的逼。
“我操”是我在操,和你没关系。
“牛逼”并不是牛的逼,不相信您不知道。
至于“马桶”,我觉得马桶很无辜。难道所谓进了文坛的人都不用马桶?也是,排泄物都写出来了,自然不用马桶。  
仔细看看文章吧,有一个字是骂你的吗?牵涉到您的地方全是白先生,如果您硬要说白先生等同与白痴先生就是我在骂人的话,那我也没办法。

文章的意思其实就是,别文坛不文坛,每个码字的都是作家,每个作家都是码字的。尤其是我看了看很多人的博客,都是好文笔,都是文学。您别教导人家应该怎么写,不是你说了是文学,就是文学,你说不是文学,就是作文。文学不需要任何人的肯定和指引。这年头,除了新华社通稿以外,什么都能是文学。

当然,作为中国的文学评论家,特点和长项就是,1:不知别人所云。2:自己不知所云。3:不知所云还特能云。这事都提升到互联网立法了。您看人李亚棚包括我经常被网友留言被骂,您怎么没跳出来要立法要建设网络道德啊,哪个承受的责骂比您少啊。骂您头上就不行了。这就是立法以人为本?
至看我博克的朋友:

大家觉得前天《文坛是个屁,谁也别装逼》那篇缓解赛前紧张心情的文章写的爽,不要是因为一些平时在报纸在没看见的字眼。那些字眼都是语气助词,取掉对文章也没有任何影响。还有,大家在我这发表看法就行了,别追杀到人家那纯洁的自留地里。(所以,本来说了不回应的我就替大家做一下总追杀)人家那里是多么纯洁,多么文学,多么高尚,多么文坛啊,您不觉得去了浑身不自在吗。    (结束)

白烨要和韩寒和解的愿望落空了,他不仅没能从韩寒那得到他希望得到的对待,反而遭到进一步的羞辱。对于一个早已成名的中年作家来说,他既不可能和比他小得多的韩寒去开展一场骂战,又不能对韩寒的无理此视而不见。

让白烨更为难以接受的是,当韩寒的博文发表之后,韩寒的大批粉丝就像得了主帅的号令一般,蜂拥至他的博客,对他展开铺天盖地式的谩骂。面对这样的争论环境,白烨只得选择了关闭博客回归故里的做法:

我的告别辞

白烨

各位朋友和网友:

我的这个开了近半年的博客,在我写完这篇告别辞后即告关张。

博客这种新兴的媒介形式,有开张的,有关张的,这都很正常。

我一直觉得自己不了解也不适应这种方式,开张本身就比较勉强。我曾就怎么经营博客一事向一些朋友作过请教。有的说要经常写点逸闻、趣事与随感什么的,我缺乏这些素材也太顾不上上网,因之就贴了一些现成的文章;还有朋友告诉我,要能忍受被骂和学会骂人。我很不解,心想为什么会被人骂,还非得要骂人呢?现在我都在自己的亲身体验中有了一定的了解。了解了何物为博客,更了解了我的不适合博客。

因而韩寒对我的骂式批评和他的拥戴者对我的跟踪谩骂,只是事情的一个诱因。通过这件事,我更清楚地知道这个对别人利大于弊的方式而对我来说是多么的弊大于利。面对诸如韩寒尤其是他的拥戴者那种非文雅又非理性的恶语,我即便能够容忍,但却不知怎么面对。这样一个一明一暗、一实一虚的交流平台,他们可以随便骂你,而你只能正面应对。这种先天的不平等性,无形中就使得恶毒占了上风。即使你不招惹人骂,靠这种方式去交流文学或学术,也往往是一厢情愿。我曾就文学博客的发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过一些比较乐观的话,那是我对博客一知半解时的看法,现在我对文学博客的看法要悲观的多,我认为博客这种形式,目前来看,可能只适合于明星人物特别是偶像明星与他们的粉丝的密切互动。诸如徐静蕾,韩寒等。韩寒的追随者们在给我的一个帖子里说道:“你歇菜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这话有道理,就按他们的意见办。

少了这个博客,虽然少了一个交流的渠道,但也少了一些不可预知的麻烦,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做自己想做和能做的事情。所以,关了这个博客,很有一释重负之感。

谢谢近半年来上过我的博客并给我以支持的文友,谢谢那些善意批评过我的诤友,谢谢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的新浪网,也谢谢韩寒和他的拥戴者们以他们的方式给我的帮助!
再见!

韩、白之争虽然以白烨的退出黯淡收场,但韩寒的强悍作风还是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在几年之后,另一场更大的争论韩、方之争开始之后,人们对当年韩寒的骁勇仍念念不忘,把其作为韩寒的经典战例挂在嘴边。方舟子是否会成为第二个白烨,也是许多人在心里自然流露出的疑问,人们对韩、方之争将拭目以待。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1个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