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对话方舟子 (三) (纪实文学汇编)by 焦扬时空

三. 唇枪舌剑铁砂掌 针尖麦芒舞太极

虽然麦田发表了质疑韩寒的文章,他对韩寒的的质疑也从最当初的怀疑韩寒被代笔的身份,而转变成直接怀疑韩寒的作品造假。但是对他的质疑之声,网上最初的反应并不很大,除了一些希望把事情闹大来看热闹的水军之外,更多的人最多也就是一笑了之,只把此当成一个恶意炒作事例罢了。

这期间有人给方舟子发微博希望他介入麦田打假时,方舟子反应十分冷淡。他可能在此前已注意到了麦田的文章,也可能根本就不知晓此事,而是从微博上看到后才知道的。但不管怎么说,在他的眼里韩寒只不过是一个娱乐明星而已,这类人根本不在他打假的范围之内,他不想为娱乐圈中的是是非非去花费精力。

他用微博回应了那些劝他出山的人:“我对韩寒没有兴趣,就像我对李宇春没有兴趣一样。”

方舟子的表态说明,他确实不想淌娱乐圈的混水。

1月16日,韩寒在看到了麦田的文章之后,写下了《小破文章一篇》做为回应。从韩寒的文章标题上就可以看出他对麦田不屑一顾,他的文章内容更是表现出对麦田的傲慢与轻视,但语气还是很客气的。文章要点如下:

一.路金波是他的挚友,不是经纪人。他从来没有被别人包装过,他所有文章皆出自自己手笔。

二.任何人可以证明自己为韩寒代笔写了文章,均可获得韩寒2000万的奖励。

小破文章一篇            

韩寒

    (回头检查了一下文章,我发现人真的不能和小人动气,会直接降低你的产品质量和智商。因为一直有人在诽谤说我的文章不是自己写的,或者我幕后有团队帮我策划帮我创作并推广,我无法证明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所以从来不辩驳,但这两天走在街上还有人问我我的团队是哪里找的,他们也想找一个。今天遇见一位朋友还问了我,你的文章到底是不是你自己写的,甚至晚上还有我的初中同学打电话给我,说年底了,要借我写作团队里的人给他写点东西。我是一个特别看重职业操守的人,这已经触犯我作为写字人可以容忍的底线。我的每一个字都是我亲手写下的,我无法证明,又特别不想回应那些人,所以我觉得非常困扰。有时候,清者是无法自清的,你不洗,也许一辈子要背着别人泼的墨。我不说清楚对不起我自己,也对不起我的读者,会害他们遭到奚落。今天我写下这篇近年最烂的文章,不得不对这些诽谤做一个总的回应。因为写的烂,几乎从不修改文章的我从1点多修改到了早上10点多,还是烂。下面请欣赏一个其实还不错的作家由于过度愤怒,发挥失常的作品。) 

首先说说我自己。我至今没有经纪人,偶然有些事情,也是好友金波或者我家人代表我去接洽,这点所有和我有合作的地方都了解。我甚至没有一个助手,实在需要帮 忙都是我拉力赛的领航员孙强临时顶替几天。我出席任何场合排场最大的时候也就两个人。

至于说我有一个写作团队,我想如果我能藏一个如此厉害的团队十年不被外界发现也不错。

至于我还有一个“策划宣传团队”——路金波负责代理我的很多图书版权,金波和我这些年起起落落,他也是我最信任的挚友,经常出来帮我说话,以至于很多事情大家都以为是金波在为自己的利益而炒作。而事实上,我最近卖的最好的两本书《独唱团》和《1988》由于种种原因都是在其他公司出版, 而且那两个公司都是金波的竞争对手。这其实已经可以说明一些事情了。图书行业不比娱乐行业,一本畅销书的利润不过百十来万,所 谓图书的炒作真是外行的想当然了,一本重头书的宣传费用一般就几万块,很可怜的,大家就不用太大看这个行业了。

所以就悬赏,凡是有人能例举出身边任何亲朋好友属于“韩寒写作团队”或者“韩寒策划团队”,任何人接触过或者见到过“韩寒写作或者策划团队”中的任何成员,任何人可以证明自己为我代笔写文章,或者曾经为我代笔,哪怕只代笔过一行字,任何媒体曾经收到过属于“韩寒团队”或者来自本人的新闻稿要求刊登宣传,任何互联网公司收到过“韩寒团队”或者本人要求宣传炒作的证据,均奖励人民币两千万元(20000000元),本人也愿就此封笔,并赠送给举报人所有已出版图书版权。之所以用这样幼稚的方法来说事是因为我没有办法证明我的文章是不是我写的,因为我没在大家眼皮底下写,就算我在大家眼皮底下写,阴谋论者也能说我是在默写。这种有罪推论的诽谤其实是可以推及到所有活着和死去的作家身上的。所以,既然说我有写作团队,有策划团队,有代笔,人总有生活圈子的,这些人总要吃饭聊天见朋友,策划联络发邮件,总有人知道这些事,这笔钱不小,我砸锅卖铁能凑齐,再深的团队都能被挖出来了吧,条件看着也不高,就看有没有人能领走了。我无义务自证,也无能力自证,你既然怀疑我,拿出证人证据来,领走两千万加我的所有版权。如果造谣者你拿不走这个钱,那休怪我可能想弥补一点点我的名誉损失。 

总之我出道十多年,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我对得起这八个字。我对得起的的职业道德。作为一个写字人,我从不玩阴的,从不做亏心的,我没有任何把柄在任何人手里,所以我敢把话说这么绝。从近年几乎从不回击他人的质疑和辱骂,但这次的确突破了我作为一个写作者能忍让的底限。不说谎的好处就是不用费脑子记,不做假的好处就是什么都敢赌,我奉陪到底,造谣者,敢不敢玩?

这位朋友还质疑我为什么一直在比赛的那一周发表文章,怀疑我的精力。首先,我们比赛要提前一周去报到和准备,但比赛往往就是周日那么半个小时,拉力赛可能稍微辛苦一点。在外地往往是县城,没有了在上海可以一起玩的朋友和家庭,闷在酒店,百般无聊,只能写作。不光光我的个别博客文章,甚至《长安乱》《一座城池》《1988》的大部分都是在我比赛的空余完成的。一回到上海哪还有这么多空啊。这点我早就在很多采访里说过。这位朋友还质疑我为什么第二天有比赛,当天晚上一点 多还在写文章,我只能告诉这位朋友,你只证明了你不具备这个能力和精力。也许你抬手摁电梯都喘,但有些人就是跑一万米也轻松。愿这位朋友多锻炼身体。哪怕只是从阴暗潮湿的角落里走出来多晒晒太阳对身体也有好处。也许终有一天,你也能像我一样,写到半夜一点钟。作孽啊,这都快凌晨五点了,我一早还有事呢。修改这一句的时候,已经早上八点四十五。我只能直接去工作了。这肯定又突破你对人类的认识了。不过我还是觉得挺高兴的,因为你让很多人觉得,我一个人做的这些工作,并不是一个人可以做到的。

下面是广告时间。

团队没有,乐队来了。独唱团解散了,但人其实都没走,去年我们偷偷摸摸又 做了本杂志,不署名我主编,但是依然失败了,编了本书,还是失败了,由于连年亏空,我们可能要将办公室搬往我的老家亭林镇,那里八百块钱租可以一个两层 楼。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我发现大家居然都会一些乐器,所以在新的一年里,我们正式隆重的宣布原独唱团杂志社的班底转型为“亭林镇独唱团”乐队。我们正努力 排练,争取超越一般大公司的员工年会水平,请大家期待,但不要期待过高。我们的微博是 @亭林镇独唱团

由于还有人质疑我的文章是我父亲代写的,我最后说几句,我从小喜爱写作,深受我父亲的影响,我父亲一直在《故事会》上发表中短篇的故事,还在好多报纸上发表过文章,常看到署名我父亲的文章,使我的童年充满自豪。我跟他练字和读书,还和他学摄影。无论是技能和做人,我父亲教会我很多。他一直没有入党,无法改变现状,也不愿同流合污,而且宁愿为此放弃升迁机会。他 几乎不托人办事情,不靠人际关系混社会。他是我们上海市金山区里最有才华的人(当然,那是因为我已经不住在那个区了)。我的父亲是文革后第一批考取大学的人,当时他入选了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但没上一个月就因为肝炎被劝退,于是他在家自学全部课程,依然获得毕业证书。但他开车水平稍臭,曾经年三十晚上雪地失控撞护栏,也曾经倒车撞到车头。这就是我的父亲,我一直为我的父亲感到骄傲。这充分的证明了一个父亲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的重要性。如今我也是这样希望我自己能为我女儿表率。我的父亲最近爱上了微博,依然才华横溢,不过仅次于我。在此也向大家隆重推荐我的爸爸,@韩仁均叔叔。

最后,我要引用范冰冰老师的一句话作为结尾,我挨得住多深的诋毁,我就经得起多大的赞美。(该文结束)

韩寒之所以提出2000万的悬赏,本意是想以此来求得对自己清白的证明。然而事情的发展不仅没有随他的意,反而引起人们对他和麦田争论更大的兴趣。这个时候离春节已越来越近,有些工作单位已开始放假,即便没有放假的单位也放慢了工作的速度,很多人开始更多地关注起节日期间各种娱乐活动的情况,韩寒悬赏2000万的消息无疑成了所有娱乐新闻中最吊人胃口的一条。

本来对韩寒不感兴趣的方舟子立刻被2000万吸引过来,虽然不能因此就说方舟子贪财爱钱,但是如果能挣2000万谁又能抗拒其巨大的诱惑力呢?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虽不能说这句话就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但对于大多数凡夫俗子来说金钱的诱惑力还是不能被忽视的。当年美国在伊拉克不就是在开出巨额悬赏之后,才轻而易举地抓获了萨达姆吗?

有人说,韩寒的悬赏之举更像是在给自己挖了个坑,让全国人民都来查他。其时又赶上春节前后大家都很有闲暇时间,很多人就真的开始比照麦田的文章认真地读他过去的作品,认真地研究他接受采访的视频。结果就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过去留下的许多悬疑就此浮出水面,到后来即便大家明白了悬赏只不过是一场闹剧,即便没有了2000万的悬赏,能逮住韩寒这条大鱼很多人也觉得是一个不小的收获。所以对韩寒的质疑就成了人们欲罢不能的事。因此,后来许多人包括一些韩寒身边的人都认为,2000万悬赏是韩寒第一个也是最大的败笔。  

1月18日星期三,这一天注定成为这场争论最重要的一日,因为以后发生的许多重要事情都和这一天各方作出的反应密不可分。

1月18日凌晨1:10,麦田在博客中发表了他02年以来的第二篇博文《三重疑》,继续炮轰韩寒:

“第一重疑:韩寒成名作《杯中窥人》的出题老师李其纲,是否事先就认识韩寒爸爸韩仁均?

第二重疑:赛车比赛期,如何能持续关注时政新闻,甚至在凌晨发表时政博客?

第三重疑:韩寒处女作《三重门》名字的出典,为什么韩寒自己不知道,但韩寒的爸爸作家韩仁均却知道?”

除此之外,麦田还对韩寒、韩仁均、路金波以及众多网民对他进行人身攻击表示不满,并调侃范冰冰把这场争论当作“看戏吃花酒”乱砸钱。

当天10:15,方舟子发了一条微博,来凑热闹:

“麦田质疑韩寒的文章提到韩寒在2007年4月在博客上发表的文章《中年才子卡门》承认有朋友知道其博客密码、为他修改文章,我好奇地想看看这篇文章,结果却没在韩寒博客上找到,因为韩寒把从2006年12月13日到2007年9月18日长达9个多月的博客文章全删了。一边重金悬赏,一边销毁证据,更让人觉得悬赏没诚意。”

11:18方舟子又发了第二条微博:

“顺着麦田文章的链接看了韩寒的成名作《杯里窥人》,里面竟用了拉丁文:“拉丁文里有个词叫‘Corpusdelieti’,解释为‘身体、肉体’与‘犯罪条件’,可见罗马人早认识到肉体即为犯罪条件。”拉丁文拼错了,应是Corpus delicti,也解释错了,原意为犯罪的证据,Corpus指虚拟的体(证据体),与肉体无关”

11:58方舟子发了第三条微博: 

“韩寒现场作文《杯里窥人》引经据典,列出参考文献,还能扯上不常见的《舌华录》一书,宛然博闻强记的少年学者。但是一年后接受电视采访,被问及为什么《三重门》取这个书名时,却说‘记不得了’(其父后来撰文解释‘三重’典出常见的《中庸》),像换了个人。视频见(第23分开始):http://t.cn/hsaY9

13:22方舟子发了第四条微博:

“仔细看韩寒的声明,原来2000万是要奖给代笔的人,而不是证明有代笔的人(‘任何人可以证明自己为我代笔写文章,或者曾经为我代笔,哪怕只代笔过一行字,......均奖励人民币两千万元’,各位还忙乎什么,即使证明了有代笔也是在为人作嫁衣裳,都散了吧。”

从上述几条方舟子发的微博可以看出,他已经进入到了韩寒的领地,但若要说他已准备好向韩寒开火还为时尚早。也许他只是想来此溜达溜达,也许是被别人拽着来看看热闹,他的最后一条微博就说明了一切:“即使证明了有代笔也是在为人作嫁衣裳,都散了吧。” 

但是就在方舟子要转身迈步往回走的时候,就在方舟子宣布要退出这场“不感兴趣”的争论之际,韩寒也并没有闲着,看来方舟子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视线之下,他不能容忍方舟子这么肆无忌惮地在他的领地里撒欢,他要给方舟子来个样子瞧瞧。于是他做出了一个也许是他后来最后悔的举动,他拿出了当年对付白烨时用过的手段来对付方舟子,其结果按方舟子后来的话说,“是韩寒硬把我给拉了回来。”

当天下午16:59,韩寒在博客上刊出《正常文章一篇》,其文要点如下:

一.解释删除部分博文的原因。

二.确实有不少朋友有韩寒博客密码,但只是帮助他改错别字,绝不是什么“团队”。

三.他从小就爱读书,初中、高中更是拼命读各种书。

四.在采访中之所以说不知道“三重门”是什么意思,是因为“我完全是不想搭理一帮笨蛋,就像我这次打心底不想搭理另一帮笨蛋一样”。

五.方舟子45岁头发就秃了,你他妈的会不会胸闷。麦田,证明你精子活力比较差,综合了你老婆必然偷人和你精子活力必然差,证明你孩子必然不是你的。这就是你的逻辑吗。

正常文章一篇

韩寒

各位亲,朋好友,首先预祝大家新年快乐。由于怒气已消,喜上眉梢,所以我的水平又恢复了正常。一些朋友劝我,说不要回应这些无聊的质疑和抹黑,我说不行。因为我是一个对职业道德的遵守有着近乎洁癖的人。中国的拉力赛,很多赛员赛前都会违规提前熟悉赛道,甚至提前一个月住在赛道里练车。虽然这个行为已经法不责众,但是因为我觉得违背职业道德,依然坚持八年不提前勘路,结果导致我每次拉力赛的一开始都会很吃亏。但我依然坚守此道,并获得冠军。所以,当有人说我的文章不是自己写的时候,我必须反击。我知道这么多年有很多人看我不顺眼,这次他们会借着“质疑有理”和几乎每一个写作者都会遇到的无法自证的尴尬,用力起哄,奋发传播。我可以不予理会,但我不希望一路陪伴我的读者在饭桌上遭人嘲笑,也不愿意我的女儿以后被人问起说他爸爸的文章不是自己写的。她的父亲可以做家务很笨拙,做生意很失败,写文章很差劲,但必须是有诚信的。这次正好方舟子老师也加入了进来,我正好一起做个总结回应,因为这不是值得不值得理会一些无聊之人的问题,而是我开始觉得好玩了,而且我也可以给大家讲好多的故事。

方舟子先生说,我删除了06年至07年间的文章,并质疑我为什么一边悬赏一边删除文章。

事实上我不止删除了这些文章。08年3月份的时候,我的杂文集《杂的文》出版,里面的文章大部分都摘录自以前博客。我保留了以前的文章一些时间,以方便不想买书的读者阅读,然后在08年的5月份左右,我删除了所有以前的文章,因为要照顾到出版社包括我自己的利益。我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整理一下博客,因为那个时候我刚刚使用博客,留下了很多类似聊天室水平的文章,回头看非常的幼稚。我想一个作者是拥有删除和修改他自己文章的权力的,尤其在一个提供给大家免费阅读的平台上。况且那是08年的事情。方舟子先生用了“一边…一边…”这个句式,诱导读者以为我好像在昨天删除了以前的文章,要么不够严谨,要么别有用心。

方舟子先生说,我有一篇回应郑钧的文章在郑钧发表文章之前就发表了。这个有问题。

的确。怪我太聪明了。在经历了白烨一战以后,我已经大致知道了打笔仗的路数和对手的套路,所以开始幼稚的追求秒杀对手。也就是说,设想好对手会怎么回应,并事先把文章写好,存在草稿箱里,等对手发表文章的一瞬间,我就发表自己的文章,让对手和观众惊为天人。一想到我即将要被网友们夸为料事如神,我睡觉都在为自己的这个创意而偷笑,并一直等待时机。郑钧先生不幸变成了我的第一个试验对象(在此要向郑钧先生道歉,因为我后来听到了他不少好的音乐,觉得当年有些没有必要)。我刷了郑钧的博客很久,以追求瞬间反驳的效果。都不见郑钧的动静,郑钧先生发表文章的时候,我正在开车,当时的科技不如现在,不能用手机来操作发表,人想要显掰的时候总是刻不容缓的,为了追求效果,我马上联系了我在电脑前的朋友,告诉了他博客的密码,并让他帮我修改了两个错别字迅速发表。但是天算不如人算,由于当时的新浪博客技术有缺陷,存在草稿箱里的文章如果发表,时间居然是按照存的那一刹来显示的。这个BUG很多新浪博客的老用户都知道。于是便导致了郑钧还没写文章,我就已经回应他了。这个乌龙在当时直接被媒体批评为我和郑钧联手炒作,手法拙劣,连口号都没对齐就上来丢人现眼了。郑钧先生躺着中枪,我深感抱歉。

至今还有不少朋友有我的博客密码,因为我“的地得”不分,错别字也多。这个是我的写作特点,如果方舟子和麦田不懂得什么叫写作风格的话,那么也可以通过这个特点来判断我的文章是不是我写的。当然,你要是嘴硬说这是团队故意留的标记,那我也没办法,这世界上,什么器官硬都不如嘴硬。随着读者的越来越多,我觉得应该尽量修改掉一些错别字。我的太太,新浪的编辑,我的一两位好友都有我的密码。如果这也算“团队”,那么这就是“团队”。在这里介绍两位朋友来证明自己。首先是新浪的工作人员@大鸟kiki,然后是认识我超过十年的同学@马日拉。他们都进入过我的博客,见过我草稿箱里不少等待发表的文章。2006到2008,那个时候我刚写博客,所以写了很多生活琐事和比赛记录。2008年以后开始几乎不写生活,希望每一篇都是高质量的杂文,最近更是连比赛也不提了。我想作为一个作者,这么做没什么问题吧。

方舟子先生说,我在17岁就会引用拉丁文@#¥%⋯⋯¥⋯⋯&,我不可能有这个能力。

是的,十七岁的我很幼稚,当时我崇拜钱钟书,梁实秋和陈寅恪。我从小喜欢阅读,小学的时候我的阅读量已经超过了五百本课外书。当然都是一些少儿科普和童话寓言,我几乎每两个晚上都要看掉一本书。到了初中高中,我拼命的读各种书,这点我的同桌和老师都可以证明,到了高中更加病态,彻夜阅读《管锥编》《二十四史》《论法的精神》《悲剧的诞生》。我的同学都有些不解。幸好,我没有成为书呆子,因为我一直在恋爱。其实这些书我读的也是一知半解,而且我当时也经常指责同学读书太少,聊天起来没有营养,就像现在很多专家指责我读书太少一样。所以现在的我能深刻体会到同学们肯定觉得那时候的我特别讨厌,特别傻逼。正如同刘瑜老师所说,才读了几本书的人通常是最喜欢叫嚷和笑话别人读书少的,而真的读了很多书,便能会学会谦卑和宽容。为了显示自己读书很多,我有一个小本子,记下了很多可以引用的地方,用在文章里和第一本小说《三重门》里,这也是当时为什么很多教授大为震惊,觉得我旁征博引,其实我只是有多少存款花多少钱而已。少年总是特别希望自己是老成的和高深的,就好比以前有一个傻逼给我女朋友写英语情书,我居然没看懂,因为把爱情说成“love”总是太肤浅了,讲成“affection”自然显得有文化。《杯中窥人》也是这样一篇文章。在2005年之后的很多采访里,我已经反思并嘲笑自己说,那是一篇很装逼的文章,《三重门》是一本很装逼的书。自从那以后,我写文章几乎没有再掉过书袋,阅读也开始从著作转为资讯和科技。所以当我看见一些六十岁的专家用各种我十六岁的时候就读过的书(尽管现在几乎全忘记了)来砸我的时候,我常常暗笑这太幼稚了。人总是这么成长的。不过在此我还是要告诉读者,不阅读是不可能写出好文章的,适当和恰当的阅读对于人生有着巨大的帮助,那些号称自己不读书的作家,你不要去相信他,这就像运动员喜欢说自己其实从来不训练一样。但那些动不动说你读书少的人,你更应该暗暗的笑话他,因为职业运动员从来不笑话那些运动的爱好者水平差,只有那些爱好了很多年依然是一个初级爱好者的人才会这样做。

方舟子先生说,《三重门》的书名是什么意思我在采访中说不知道,反而我父亲记得。

《三重门》的名字来自《礼记.中庸》——"王天下有三重焉,其寡过矣乎"。这是啥子意思呢,朱熹批注了以下,三重就是礼仪,制度和考文。虽然郑玄对此有着不同的解读,但我当时的确是以礼仪,制度,考文为释而取的书名。为了如何让书名显的有文化一点我反复的思量,终于才有了取自《礼记》的一个书名,而且这两个字往前其实应该追究到《周礼》。诸位觉得装逼么,于是我在之后的采访中便不好意思再回答。而那次采访,我完全是不想搭理一帮笨蛋,就像我这次打心底不想搭理另一帮笨蛋一样。至于我父亲,他为我骄傲,他也不会察觉到我的心态变化,自然记得。我是1982年出生,我父亲1958年出生,完全的两代人,虽然我父亲写的一手好文章,如果一个1958年出生的人能假装一个1982年出生的人写文章,并获得同龄人很多年的喜爱,稍有常识就知道这不可能。我的文章是我父亲代写,或者有团队代写的,稍微写过几篇文章的人就知道这在操作上的可能性是零。我能理解很多工作团队合作效率和质量更高,但写文章这事情只能一个人来,团队只可能降低质量,而且不可能不暴露。我十多年来文章的一贯品质和特点,包括我渐渐的一些改变,我的读者最了然于心。坚持认为我有枪手的,要么不懂得什么叫写作,要么就是不懂得什么叫阅读,或者就是起哄和落井下石。

《三重门》这么书在创作过程中,坐在我前后左右东南西北中发白的同学们都知道是什么情况,我几乎是写一页给要好的同学们传看一页的,尤其是我的同桌陆乐,他是从第一页看着我写到最后一页的。

至于方舟子先生,我还特地打过电话给老罗,问,方舟子是不是有一个团队,或者根本就是别人替他干的很多事,要不然他哪来的精力去考证各种学科各种门类的事情。罗永浩先生是这么回答我的:方舟子这个人,虽然很轴,但应该的确是只有一个人,他坐在电脑前,就能检索出很多论文和资料,然后一个人整理个一天,他干的和科普有关的事情基本还是靠谱的。但是其实我完全也有理由来胡乱的质疑方舟子你有团队,因为你的跨度太广,工作量太大,数据来源太广,反应太快,不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可以独自干出来的事。我相信就算没有一半人相信,至少也能说服不少人吧——方舟子团队,一帮聘来的助手负责查资料和写文章,方舟子出面发表,以方舟子的品牌来获得商业利益。但是一个有良心的人是不能这样的诋毁人的,因为这样的新闻永远有人信,谣言总是比较拉风的,辟谣总是徒劳无力的。方舟子先生,你为了查资料进行科普和打假,你电脑前一坐就可能到凌晨三四点,但我要是一口咬定你有个利益团队,并假装说好像听圈子里的朋友说过,又说好似曾经和你辞退过的枪手吃过一次饭,那你这辈子都说不清楚,请问孤独坐在电脑前的你,你为了你的事业45岁头发就秃了,我给你这么来几句,你他妈的会不会胸闷。但我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是最下流的招数,利用作家职业无法自证的特殊性,披着质疑的外衣,干着诽谤的勾当。作为半个同行,你推己及人,我他妈的无数次一个一个字敲到凌晨,敲了十三年,我他妈就不胸闷吗。

至于麦田先生,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超过了所谓的质疑,我相信不光没有人可以拿走2000万加2000万,恐怕你会破财。到时候你所被罚的钱我会购买各类数码产品,给我的读者发放福利。你所谓的逻辑推理除了没有逻辑可言,而且所谓的数据自己也动了很多手脚,甚至还不惜修改我比赛的时间。你说我的父亲和《萌芽》的李其纲先生是校友,所以得出了他们必然认识,并必然勾结串通在一起,我必然提前知道了考试的题目,我父亲必然提前替我准备好了文章这一结论。毕业于同一个学校就必然会是挚友吗,我的父亲和李其纲先生直到现在都不认识。我父亲几乎没有在学校读书就回家养病了,连大学同学都几乎没有。你侮辱了不光光我一个人的职业操守。

不是每个人都靠阴谋和关系做事情的,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精力不济扛不到一点钟的。你以前在百度工作,按照阴谋论,你应该是收了李彦宏不少钱来诋毁我的名誉吧。如果你结婚生子了,按照逻辑,你不能理解我第二天有工作夜里一点还在写文章,证明你无法这样做,证明你精力不行,证明你无法满足你老婆,证明你老婆在过去的两年里必然偷人。你长期做IT工作,证明你一直坐在电脑前,证明你受到很多辐射,证明你精子活力比较差,综合了你老婆必然偷人和你精子活力必然差,证明你孩子必然不是你的。这就是你的逻辑吗。不,我不会这么说的,也不会这样质疑你的,虽然这有一定的可能性。

在此,我整理了一些文章,读者朋友们看完以后应该可以自己判断了。所谓用数据和事实来质疑的麦田先生,捏造了大量的事实,篡改了大量的数据。居然还能蛊惑到不少人。

首先关于阴谋论,推荐马伯庸先生的科普文章:http://weibo.com/1444865141/y0X1m87UW。 

关于麦田先生数据上有意无意的错误甚至善意恶意的篡改,参考欧阳梦粥先生的文章:http://weibo.com/1400158657/y14oFaHVI

关于麦田先生在统计我博客文章类型时候或真或假的作假,再推荐欧阳梦粥先生的文章:http://weibo.com/1400158657/y1anvq0p4

关于我比赛的期间到底有没有空写文章以及麦田先生统计的“失误”,推荐我的车队的朋友王帆先生的文章:http://weibo.com/2269625022/y16fofIkH

至于会不会有代笔,参看路金波先生的文章:http://weibo.com/1182419921/y10I7cdLp

至于那次新概念的考试到底有没有作假,参看《萌芽杂志》李其纲先生的文章;http://weibo.com/1885117115/y1cdQAwta
 大家看完了以上六篇文章以后,就应该知道麦田先生究竟是怎么样的用心了。

最后,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让我感到愉悦的是,在这个快速阅读的年代,那些讨厌我并一直在寻找漏洞的人,却要一字一字阅读我的文章,一帧一帧研究我的视频,一行一行查看我的资料。一想到他们的生活里充满了我,我的生活里就充满了欣慰。(全文结束)

18:14,方舟子对韩寒做出了反击,他在微博中写道:

“韩寒最新发表的答复博文,我相信是他本人写的。多上过几年学的枪手应该不会写下这些话:‘你为了你的事业45岁头发就秃了,我给你这么来几句,你他妈的会不会胸闷。但我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是最下流的招数,’‘证明你精子活力比较差,综合了你老婆必然偷人和你精子活力必然差,证明你孩子必然不是你的’”

由于韩寒在此文中使用了在方舟子看来极其不礼貌的语言,韩寒的文章就像是给方舟子下了战书,方舟子想不参战都不行了。这时的方舟子早已不是那个默默无闻的科普作家方是民,可以任由别人挖苦讽刺。方舟子已从方是民身上脱胎换骨,成了人们心目中的打假斗士,他怎么能忍下韩寒的这口气?

韩寒的战斗檄文发表之后,让许多人都坐不住了。

23:11,可能是看到原本只是在韩寒和麦田之间的笔战有可能把方舟子牵扯进来,更可能的是看到原来只是二人间的你来我往有可能上升到一场大的争斗,韩寒的挚友路金波立刻给韩寒发了一条微博:

“(发给韩寒的绝密电报:)千万不要和麦田说话。千万不要和方舟子打架。”

路金波凭着他的经验断定,一旦把方舟子引进来,那么韩寒的麻烦可就大了。

就在大家拭目以待准备看方舟子如何和韩寒角力之时,充满火药味的争斗战场却风云突变。

   23:27,麦田突然在网上贴出《致韩寒韩仁均李其纲等人道歉信》,要点如下:

一.从前质疑韩寒的文章证据不足,表示道歉。

二.对韩寒文中出现无关家人和私生活的漫骂是言辞深感遗憾。

三.退出和韩寒的争论,今后将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工作上。

麦田突然宣布退出在网上引来许多猜测,有人说麦田是被韩寒收买了,还有的说麦田怕遭报复。但不管麦田因何原因退出,此事对韩寒的士气都是一个很大的鼓舞,另一方面,对刚刚加入进来的方舟子无疑是一个不利的消息。

然而,方舟子毕竟是方舟子,一个训练有素的理科博士,是不会轻易被外力的干扰所左右了自己已形成的判断的。

当天23:54,方舟子在知道了麦田退出的消息之后不仅没有表示出退缩之意,反而更激发起要和韩寒单打独斗下去的欲望,他发微博说:

“麦田道歉跟我有什么关系?他本来就喜欢乱骂人,以前也骂过我。但是我从他质疑韩寒的文章中发现了一点有趣的东西,他道歉不妨碍我挖下去。本来也没兴趣,看韩寒抱罗永浩大腿的反应,我就继续。”

方舟子已下定决心接过麦田手中的接力棒,他要凭自身的武功和韩寒斗下去。在韩、麦之战迅速熄火之后,一场韩、方之间的大战就这样正式爆发了。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