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韩寒代笔门事件看媒体道德 ---- 作者:欧阳贝丹

在民主社会,媒体的监督作用是非常巨大的。以至于,衡量一个社会是否能够走向民主,或者是否已经民主了,两个指标就看得出来:一是:是否开放了党禁;二是:是否开放了报禁。例子太容易举了。台湾就是从28年前蒋经国先生撤销这两禁以后逐渐走向民主的。

查阅资料,读到了那一段历史——

1984年,74岁高龄的蒋经国再度当选连任“总统”,勇敢地走上了众人都没想到的一条新路,展现出承担历史责任的勇气。1986年3月,蒋经国下令成立“政治革新小组”研究政治体制改革问题。9月,蒋经国表示将要解除实行38年的戒严令,并开放党禁,开放报禁。

就是从那时起,台湾拉开了民主社会的序幕。直到现在,领导人是通过一人一票选出来了,媒体是可以自由创办不受“整肃”了。电视台的政论节目是可以不断盯着官员,直到最高领导人“骂”而不被查封禁播了。媒体从业人员是可以无孔不入,毫无话题禁忌的紧盯整个社会的弊病了。在很多社会热点事件上,比如很多可能暂时不能上升到法律层面,但是从社会观感和道德层面上又非得重视的事件基本上由媒体担当了。

媒体的监督无所不在。大部分的弊案,公众道德缺失,官员的为非作歹,文化界、教育界,旅游,娱乐等等很多方面的问题由媒体的监督当责。社会逐渐向良性发展。

民主社会对媒体监督作用维护到什么程度?贝丹学法律,看到美国尼克松总统的行政部门因“水门事件”起诉当时参与爆料的12家媒体,经过地方法院审理和逐级上诉之后,美国高等法院一锤定音:新闻界赢了。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雨果﹒布莱克针对这个案子说了一段非常有名的话:“每一次企图用法庭判决去阻止报界,总会导致对于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恶名昭著以及不可原谅的违背。”

翻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也相当清楚啊,每个公民都有这些最基本的权利。可是,这部大法被很多小规定遮蔽了。就言论自由一项。实际上是非常反讽的。一句话,言论并非是真的自由。因为这个关系,媒体自然也就不自由——因为媒体就是将私人言论公共化的平台。媒体受限,私人言论空间当然也就被封闭得更小了。

因为这个关系,中国大陆的媒体实际上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公众媒体,宣传品的成分要大得多。媒体所着重做的事情也并非是根据发生的事情进行客观公众的报道,大部分情况下是根据需要报道。并不一定反映事实,而是告诉公众应该知道的一个“符合需要”的结论。

这样一来,因为政治伦理的关系,媒体道德基本就缺失了。哪怕有一些狭小的空间,本来可以适当去突破,可是媒体为了自身的生存,为了自身的利益,也将这个空间有意识的紧缩,甚至放弃了这个权利。变成了自觉维护威权体制的一种力量。

韩寒代笔门事件最能说明这个问题。

韩寒事件已经在网络上延烧四个多月,已经变成最大的关注热点之一,也是近年来文化最大的文化打假事件。且不论这个热点事件中各方的看法和态度、观点的正误。仅仅从新闻热点的角度,已经是绝对不可能回避的话题。可是,看看媒体表现,大陆纸媒对韩寒事件的报道略等于零。上千家报刊杂志只有零散的几篇文章出现。而且就在这些文章中,还有很大一部分是软文,为洗白韩寒而来,比如南都的《差生韩寒》,看起来完全像收费的公关文章。

这件事明显的体现了大陆媒体道德和价值观的缺失和唯利是图。或许,有关方面的确有禁言韩寒的内部密令,或者,没有,作为媒体,可以报道的方面是非常多的。可是,这么大的文化界事件却恰恰被代表文化的“媒体”全面忽视。这样的媒体绝对是当不得新闻责任和道德责任的。

前久韩寒被李开复等一干人私货夹带到台湾,进行了一场危机公关。本来是照相都缩在角落的一个小配角,到了大陆媒体人的笔下则变成主要人物了。一直忽视这个话题的几家媒体这时候跳出来了。其实,即便台湾,非常自由的媒体氛围,也不过极少的如《联合报》《TVBS》电视台等几家做了这个报道。

台湾驻大陆媒体人宫铃想要借这个机会做韩寒的专访。我写了一封公开信,主要内容是建议不做,如果做专访应该直面现在对韩寒的热议。也就是全民质疑代笔的事情。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态度。一个人当然是有多方面的。不过,对韩寒来说,全中国现在议论的都是代笔门的话题,由于韩寒从未正面回应。所以这个话题始终是新闻热点。

可是,大陆媒体怎么做的?类似于湖南卫视芒果台,将一个争论中心,全民怀疑其道德价值的时候,将他放到一大群极易被误导,缺乏判断力的年轻人面前,大谈理想。树立标杆。这个就是彻头彻尾的媒体道德沦陷。

台湾媒体在接到宫铃的建议以后如何做呢?宫铃女士贴出了结果——

“有鉴于不少网友询问,在此统一回覆。关于邀访韩寒先生一事已胎死腹中,该策划遭电视台高层驳回,理由是人物敏感。本人只是外聘主持人,仅本着媒体人之新闻判断对节目提出建议,没有任何主导权利,对此结果我亦深感遗憾。”

看看理由:人物敏感。

人物敏感能不能做?能。媒体最需要这种节目,既可以提高自身的收视率,阅读率,影响力,也可以为社会大众澄清很多疑问。这就是媒体价值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针对宫铃女士的建议案和台湾媒体高层的否决,我想值得思考一些问题。

宫铃女士是想访谈关于韩寒的哪些方面呢?

台湾方面为什么会否决呢?

当然,没有交流,内幕不清楚。不过,试着分析一下。

如果,宫铃女士要访谈的内容仅仅限于韩寒访台——这在她最早想见韩寒的微博中透露出来:

“看完韩寒先生那篇《太平洋的风》,令我有了非常想要与他见面聊聊的念头。我想知道更多。”

可见,宫铃女士是看了韩寒赞扬台湾的文章后想采访韩寒的。自己身在大陆,了解韩寒现在身处质疑中心的整个状况,却对此不闻不问,决口不提。这叫缺乏媒体道德。在这个时候,任何的访谈都无法回避韩寒代笔门的话题。这才是新闻中心。即便韩寒去台湾了,马英九先生“久仰”了,那个消息已经引起大陆网友极度强烈的反弹。多少封给马英九的公开信,多少留言很快就到了马英九先生的脸书上。可是,做韩寒的节目却将这一些质疑抛在一边,反而来强调韩寒如何自省的道德价值,来向台湾宣传韩寒如何代表一个大作家赞扬台湾……这就是胡扯,泯灭了媒体的良知。

还好,高层否定了这个专访。这对吗?不能说不对。人物敏感,要么不访谈,要么就得直击核心问题,哪怕做的是别的主题访谈,这个诚信度的追问无法省略。仍然得追问一下这次热闹的质疑事件。

在某个角度看,否定选题也是维护了媒体的基本价值。因为,这个人有可能带来媒体声誉受损。如果全面访谈,或者就追核心问题,比如韩寒,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代笔门,宫铃台妹策划这个访谈,这是直击热点,这个当然可以做,应该做。可是,韩寒会接受吗?不会。韩寒需要的是那种专访,专门为他站台、背书、洗白和涂脂抹粉的。

如果将这个话题完全抛开,一句不提,这就变成了选择性忽视,这是任何有眼光,有价值观的媒体所不屑的。

我想,这次否定,在某种程度上是媒体的一种妥协。我无法问你那么多问题,即使问,你也未必敢回答,你只需要我帮助洗白,说几句好听话,这样的节目不如不做吧。

不过,台湾媒体的不说和否定与大陆媒体的彻底忽视不是一样的。一种是衡量以后,觉得讲这个话题不合算,不如保持媒体的基本形象,不因此被带坏或者受损。而大陆媒体是本来也不自由,就不说了。加上又是利益同谋,万一需要说几句,都说好话吧。

媒体道德就这样彻底败坏了。没有起到引导公众认识真相的作用,不敢面对热点事件,没有公正的价值观,这样的媒体是没有道德的。存在无益,反而有害。

——2012.5.14 于日本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a18808c80100zuz3.html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评论

访客的头像

顶媒体“存在无益,反而有害”。其实一些所谓的公知也不过是靠运作得到的,大众并不认可他们,他们是以“知识多”为名,作愚民之实,以实现自己的利益的最大化而已。与其相信他们的破嘴、破笔,不如相信自己的判断。那些所谓的公知也“存在无益,反而有害”。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