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俺也说你 作者:四川一杀猪的

今夜,星光灿烂;今夜,万里无云;今夜,风平浪静;今夜,人猪安睡。俺搬了把竹椅子,坐在和风徐来的院坝上,望着无声无息却又暗流汹涌的夜空,想到这几天楼里突然出现许多形形色色的人物,许多怪头怪脑的言论,许多模糊不清的嘴脸,俺突然想问几个问题,在问别人的同时其实也是在拷问自己:

第一个问题:你为何而来?如果是为了经济利益而来,俺劝你不如趁早回家到街上摆个小烟摊子,也许还能挣够每天的生活费;如果为了名声而来,俺劝你不如早点投奔挺韩阵营,因为凭俺的经验猜测,等真相大白那天,楼里这些默默无闻的草根绝对没有那些公开叫嚣颠倒黑白的人出名,不过是恶名;如果是为个人恩怨而来,你不如直接找俺提把杀猪刀,每天站在某人的必经之路上,过不了多久恐怕吓也得把人吓死;如果你是为了公理良心而来,那么你的心思就不应该放在谁比自己更受人关注上,甚至不用去管自己的努力起了多大的作用,引起多大的反响,只要扪心自问对得起良心就够了,不是早就有人说过么,三言两语也是一种力量,默不出声也是一种支持;如果你是怀着不可告人的企图而来,而又想隐藏自己的真实目的,那么,你最好的办法当然是不断在同道中人之间制造摩擦,挑起战争,引起内讧,辱骂他人,那样的确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因为,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而且破得灰飞烟灭。

第二个问题:你为谁而来?俺一直相信来这里的绝大多数人是没有人组织、没有人号召,只是在观望的过程中渐渐明白了真相,然而却看到如此明白的真相却总是被人歪曲、掩盖、狡辩,然后怀着义愤和求真的心态自愿参与。俺还相信,在这里的很多人都是相互毫无联系、毫不认识的一个个陌生人,只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不约而同地走在一起,俺甚至相信此事了结后,有很大一部分人会悄然离去,你甚至不知道他来自何方,归去何处,留下的唯一东西就是他曾经说过的只言片语。所以,俺们的参与准确的说不是为了支持谁、捧红谁,而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否还具有良知,是否还分得清真假,是否还在意这个社会的公正。所以,你要来,尽管你不说一句话,无人阻拦;你要去,尽管你怀有绝世之才,无人挽留,因为,你的去留永远与别人无关,只与你自己有关,套句话说就是“你的世界你作主”。

第三个问题:你对自己的参与如何评判?也许你只是一时空闲,随意而为;也许你是一时气愤偶尔为之;也许你是坚定信念持之以恒;也许你是抱打不平,为某个好友呐喊助威。不管你能坚持多久,哪怕只有一天,只说一句,没有人指责,也没有人强求,如进退自如一样,你完全拥有一个自由的世界,这并不取决于别人对你的态度,而是取决于你来的目的以及自己的信心、恒心、决心、耐心。但是,你绝不能要求别人也和你一样,采取同样的方式,抱有同样的目的,因为与“你的内心世界你作主”一个道理,别人的内心世界当由别人作主,你无权强求或干涉。还有,千万别拿自己自认为的贡献与别人相比,因为在这里没有贡献大小之分,上面俺说过同样的意思,即使你杀敌一千,只能说明你能力问题,绝对不能说杀敌八百的人就比你弱多少,从而瞧不起别人。因为俺们追求的永远是共同奋斗的整体结果,而不是某一次某个领域的个人独拼。

第四个问题:你对事态如何认知?这个问题俺在《韩二其实已经倒了》、《从打鬼子联想开来》、《怪人看怪事说怪像》以及一些只言片语中说过,这里俺就不再重复罗嗦了。但有一点俺十分肯定:如果你认为通过这几个月的努力,让韩二从一片飘红、众口赞颂——到恼羞成怒、狂乱失态——到无奈龟缩、拒不现身——到媒体公知噤声转向——到质疑人士越来越多,不是一种成果、不是一种战绩,你甚至认为都快半年了还不能真相大白就是一种失败的话,那你真应该跟俺学杀猪,因为这门手艺就是见效快,只需几秒钟时间就可以解决得干净利落毫无悬念。

第五个问题:你对别人如何评判?这个问题只能存在于你心中的认知,而不可以体现在你的言行上。每个人的性格和追求是不一样的,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可以影响或者带动他人,更不能认为通过自己的言行可以把别人引之即来、骂之即退,有很多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和胸怀包容能力远远大于你的想象。比如俺,只要俺认定的事情,别说你几句讽刺挖苦打击谩骂,就是你提把刀拦在俺家门口,俺也敢冒着被你从背后砍一刀的危险继续向前飞奔。俗话说: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俺更以为,已所欲,更别施于人。这里俺必须要说说质疑权和回应权的问题,以免被别人拿来与这次质疑事件混淆,免得俺又得重新解释一遍。俺以前说过,任何人都有质疑别人的权利,而被质疑者是否需要回应则取决于自己被质疑事情的属性:即私有性还是公众性。比如:你可以质疑俺的身份、姓名、地位甚至是男是女,这是你的权利,但这也是俺的隐私,因为不牵涉到对公众的影响甚至伤害,所以俺有不回应的权利;比如,如果俺们始终只质疑韩二的身高,他也完全可以不作回应,甚至现在也可以,因为这毕竟是他的私事,如果他的文章只是在家像俺们一样自己写来自已看,最多给几个亲戚朋友看,那么有无代笔是谁代笔他同样拥有不予回应的权利。但问题是,他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他的作品已经投入公众领域而且在获得巨大利益的同时影响着很多年轻人,那么凡是他伸入公众领域的任何触角都应该处于社会的监督之下,这些触角必须要对公众负责而不只是对自己负责,对这种质疑就必须回应而不是一味回避。(这点俺与那个什么蛋博士的观点完全不一样)就像一个人如果哪天偷偷拿了家里一件东西,然后你听说后质疑他是否有此事,他完全可以回答“是呀,关你鸟事”,然后扬长而去;但如果他拿的是别人或者公家的东西,然后你质疑他,他绝对不敢再这样回答你,尤其是警察质问时。

还有些问题俺还没想明白,先想到这儿,每次啰里啰嗦的整得太长了,俺为此十分头痛,其实心里特想还是写打油诗,但这东西没法用那体裁来说明,只好再失言一回。明天,明天坚决不写这么长的了。

2012年5月16日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评论

访客的头像

还是要坚持!老方要是不坚持,能有今天倒韩的成果吗!
另外,我还想和管理员提个建议,可不可以设一栏目“初到者”,文章不要多要精,10篇以下足矣。比如我自己就是先从麦田的文章感兴趣,再看到方舟子的理性分析文章,赵鼎新的文章,还要把作者介绍以下,这样一个初来者才能迅速把握精髓,才能让一个初来者进一步看下去验证自己的判断,从而吸引更多正义人士加入这一伟大的事业中来!

王者归来12012的头像

俺以为:当然希望所有人都坚持,但必须在自愿的基础上才好,既然是在自愿中凝聚起来的力量还是让它在自愿中坚持下去,那样这种坚持的影响才有真正的震撼意义.

——四川一杀猪的

访客的头像

"俺们的参与准确的说不是为了支持谁、捧红谁,而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否还具有良知,是否还分得清真假,是否还在意这个社会的公正。"这就是我想要说的话,笔者替我说了,谢谢!

访客的头像

“俺们的参与准确的说不是为了支持谁、捧红谁,而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否还具有良知,是否还分得清真假,是否还在意这个社会的公正。”这就是我想要说的话,笔者替我说了,谢谢!俺也是这样想的。谢谢!

Xiaotian Ming的头像

王者归来的文章硬是要得,有股子王者之气。只一点:某些人在倒寒过程中出名,得利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人家骗子骗人都理直气壮,我们有什么羞羞答答的。你可以靠骗人出名,挣昧心钱,质疑人士为什么就不能凭自己的本事以揭露骗子出名?比如倍魄,诗人小郑,四川杀猪兄,他们的文章不光态度认真,逻辑严谨,而且写得文采斐然,很多人都爱看,怎么就比那帮骗子差了?出了名,或者以后因出名而得利,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Xiaotian Ming

访客的头像

支持求真,如果打假可以带来利益那结对是好事,并且是利人利己,利国利民的好事.

访客的头像

要得嘛,那以后你们买肉时就专门买俺的,这样俺又得名又得利多好(唉,名利诱人呀,淡薄名利的一世英名都顾不得了)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