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到底是谁帮你布下的陷阱?---- 作者:夏岚馨

韩寒同学:

你在文学这个行当骗了十三年,从没见你公开地集中地谈论你的作品和你的文学观点,按你的说法,你“一贯不谈文学”。

倒韩风潮开始后,面对那么多质疑,众网友迫切希望你出来走几步,出来谈谈文学,出来自证才华。很遗憾,胸无点墨的你一直龟缩缄口,不仅让倒韩派们戳准了死穴,也让那些真诚地相信你才华盖世的纯正韩粉无可奈何!

憋了几个月,你终于出来了!《人物》》2012年第5期(92一93页)《那就谈谈文学》,你居然谈了整整两页!这两页洋洋洒洒,仅小标题就有“装逼”、“避谈”、“阅读”、“模仿”、“寻路”、“直觉”、“金线”七个之多!这大概是你行骗十三年来最全面最系统的一次“文学谈”,韩粉们终于扬眉吐气,看看,我们老大好威武诶!

仔细读完你的“文学谈”,发现果然不俗,到底准备了几个月,这一篇锦绣文章,可谓字字珠玑,处处陷阱。现摘取第一节【装逼】中的两段文字,看看你是怎么玩的!

【装逼】之“之前的文章,包括质疑派认为写得太好的那些,说到底太幼稚了。”

什么叫写得太好?质疑人士谁说过署名韩寒的文章写得太好?质疑人士从不认为署名是你的文章写得好,更不认为写得太好,只是认为那些文章不是你写的!你骗了这么多年,是不是潜意识里自以为那些文童都是你写的了?不要自作多情,好伐?

【装逼】之“什么《三重门》啊、《求医》啊,完全是一个高中生看了一点书就在那儿掉书袋装逼写的东西。

什么叫看了一点书?几本书算一点书,几十本也算一点书吗?

先说《求医》,这篇署名韩寒的作文掉了四个书袋:

“西格蒙.弗洛伊德有一本《The Psychopathology of Everyday Life》上说,故意念错一个人的姓名就等于是一场侮辱。”

这本《The Psychopathology of Everyday Life》,不就是《日常生活的心理分析》嘛!《求医》作者在这里刻意掉了个英文书名的袋子,是在显摆自己像钱钟书先生一样“学贯中西”口马?

据我向当年的读书人了解的情况,《日常生活的心理分析》一共有三个版本,第一个非正式版本出现在1985年,第二个校正式版本出现在1986年,第三个迟至2010年才出现。第一版为白色封面的小册子,纸张装帧都很粗糙,不知哪家书商直接盗印自台湾译本。该书是弗洛伊德热潮的第一本原著,当时各路文青们人手一册,一时洛阳纸贵。当年的弗洛伊德热潮来得快,去得也快,赶上热潮的令尊仁均先生一定印象非常深刻!

《求医》的另两个书袋,屠格涅夫的《父与子》与《烟》,化用巧妙,显然是读到深处了。这两本了O一80年代文青如韩仁均们热衷的名著,让自称从不读外国名著的你刻意苦读,就为了装一次求医的逼?不要太好笑哦!

再看《三重门》的作者读过多少书。据网友统计,《三重门》共掉了如下书袋:

“《三字经》、《走出魔镜的钱钟书》、《李敖快意恩仇录》、《舌华录》、《尚书》、《论语》、《左传》、《红楼梦》、《水浒传》、《四世同堂》、《史记》、《战国策》、《江南的水》、《贺拉斯》、《流浪的人生》、《铁轨边的风》、《教学园地》、《镜花缘》、《佳人》、《美女赋》、《西厢记》、《中国文学史》、《万历野获编》、《永州八记》、《至小丘西小石潭记》、《孙子兵法》、《说文解字》、《变形记》、《中国作家传》、《广阳杂记》、《康河里的诗灵》、《数字化生存》、《闲情偶寄》、《孟子.滕文公上》、《会通派如是说》、《本.琼森与德拉蒙德的谈话录》、《心理结构及其心灵状态》、《论大卫.休谟的死》、《包法利夫人》、《西游记》、《聊斋志异》、《西学与晚清思想的裂变》、《管锥编》、《出师表》、《从混浊到有序》、《形式逻辑学》、《搜神记》、《长恨歌》、《肉蒲团》、《淮南子》、《羊脂球》”

按你如今的说法,只是为了装逼读了“一点书”?

假设你真实的韩寒装了这么多古今中外经典名著的逼,何以不识得“四两拔干片”?你怎么解释?

到底是谁读了这“一点书”?到底是谁在装逼?是神龙不见尾的《三重门》真实作者,还是“四两拔干片”的红灯少年韩寒?

说白了,这一节【装逼】布了个完美的逻辑陷阱,稍不留神就上当中招!

陷阱在哪儿?——技巧地把命题从文章是不是韩寒本人写的,是不是有代笔,转化为文章写得好不好,写得幼不幼稚,装逼对不对,掉书袋多不多等等。这样一转换命题,等于承认了逻辑前提:文章韩寒本人写的!既然文章韩寒写的,你们还质疑个!

好厉害啊!构思这段话的老家伙,真是高明到家了!问题是,韩寒同学,你那“四两拔干片”都拎不清爽的脑子,能玩得转这么复杂的逻辑游戏吗?

你就坦白吧一一

到底是谁帮你布下的陷阱?《那就谈谈文学》究竟是哪个幕后高人代你谈的?!


-----------

附录:

《人物》2012年第5期《韩寒走过暴风眼》:

韩寒一贯不谈文学不谈写作。倒韩派指责他:谈文学,一窍不通,谈自己的作品,一问三不知,谈赛车女人,滔滔不绝。韩寒除了谈车、谈女人,几乎什么都不说,而这样一个‘水准平平’、‘骄奢淫逸’的人,不应得到青少年的崇拜。”《人物》记者与韩寒谈了谈文学以及他为什么不谈文学。

那就谈谈文学(节选):

【装逼】以前我不喜欢说自己是个作家,一方面,作家这个词被用得比较臭了,就像现在的公知一样,但另一方面,这个称呼在我心中其实还是有神圣感。直到2012年的时候,我才说我可以称自己是作家了,因为我的写作已经进入了门槛,我觉得自己的杂文越写越好。之前的文章,包括质疑派认为写得好的那些,说到底太幼稚了。什么《三重门》啊、《求医》啊,完全是一个高中生看了一点书就在那儿掉书袋装逼写东西。《杯中窥人》最后关于身体和犯罪的拉丁文,就是我背下来的一个万用段子,强行用在文章里装逼,所以才会和之前的段落看起来有些脱节。当时我的偶像是钱钟书,他学贯中西,我就硬背了一些单词、我在很早的时候,记得是2003年以前,就已经将《三重门》否定掉了。

来源:新浪微博 @夏岚馨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评论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