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韩寒作品的质疑 ---- 作者:sleepwhile

我们从韩寒的作品说起。

对韩寒的怀疑是从他的早期作品开始的,当时他还是一个少年,少年可以模仿成人的观点、语气,但是却无法模仿成人的阅历和心态。韩寒早期的作品没有青少年的童趣,显得特别成熟,而且体现出一个中年人的经历和心理,这是不符合常理的。对韩寒作品的分析是质疑的起点。

 

方舟子主要分析了韩寒的《书店》和《求医》两篇文章。

《书店》写于1997年,当时韩寒是一个14岁的初二学生。方舟子认为这篇文章的内容完全超出了一个14岁孩子的学识和阅历。它不像是初学者的习作,而是一个有较好文字功底的人的作品。作者读过许多书,熟悉琼瑶、三毛、欧·亨利的作品,了解中国文学作品和现代诗。一些细节描写表明这篇文章描述的是90年代初的景象,如闭架售书的情形等,都是韩寒不可能熟悉的。并且作者是一个经历过文革的中年男人,这从文中的一些句子可以看出,例如,“必要时可以作撤退的掩护,结合《雄辩绝技》便可以通过正当途径化解困难,取得革命胜利。”文中有三次涉及性的评论,完全是中年猥琐男的恶趣味。此外,作者还对钱钟书的作品非常熟稔,有四个地方化用了钱钟书作品中的句子。总之,《书店》中包含的知识储备和人生经历都与韩寒相差很远。   

《求医》是1999年的作品,韩寒自称是他根据自己得疥疮的一次真实求医经历写成的。但是文章内容却表明这次求医的时代背景为七、八十年代,从而不可能是韩寒的亲身经历。文中的医院有这些情形:皮肤科和外科并在一起,医生的问诊、写病历技能非常差,开的药是药房没有的,墙上贴着“谢谢、再见、对不起”等标语。这些都是医疗条件落后的时代特征。并且文章把疥疮的症状写错了,疥疮的痒是局部性的,但主人公却无法向医生指出痒在哪里,一痒起来全身都痒,这更像是其他疾病,例如肝炎诱发的症状。所以方舟子推测这篇文章所写的,其实是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一位肝炎患者的求医经历。这与韩寒的经历完全不同,韩寒父亲韩仁均曾患肝炎,文章无论内容和语气都符合韩仁均的情况。

 

除了方舟子,其他一些人也发现了蹊跷。彭晓芸、张放等是最早一批加入质疑的人士,他们用文字工作者的敏锐判断力,最先意识到韩寒作品中的问题,撰文发出强烈质疑。质疑爆发后,许多媒体和公知一边倒地支持韩寒、反对质疑。方舟子、彭晓芸、张放等人用手中的笔义无反顾地战斗在第一线。

彭晓芸对韩寒的《书店》以及其后的一篇《书店续》做了文学评论。她从作者的心态入手,剖析了文章中展现的中年人的心理特征,判断文章所述是一个热爱看书的中年男性渴望进入文坛又不屑于文坛的心路历程。例如,《书店续》中有这样一段话“……碍于面子,不买不行,于是佯装草读一遍, 心里暗叫:不要太贵!切莫太贵!偏偏这书看上去薄薄一册,一拿到手里感觉不妙,竟不知怎么增肥不少。”彭晓芸敏锐地指出,这是一个生活拮据、精打细算的爱书中年男性,这种情态不是改革开放之后成长起来的80后所能体悟的。

张放对韩寒成名作《三重门》做了详细的研究。他发现书中涵盖了巨量的知识,包括:社会知识面、中国古典文学知识面、中国古诗经翻译到外国的真实情况、中国国学知识面、莎士比亚全集、西方哲学知识面、西方美学知识面、1998年之前的中国美学界知识面、英语知识面、英语诗歌知识面、中国朦胧诗知识面等等。书中有大量对女人的露骨评论,对两性问题的看法成熟、猥琐,连妓女的价格都了如指掌。韩寒当时在上海松江二中读高一,是一个不爱学习、各门功课开红灯的学生,语文成绩常常不及格,英语也极其糟糕。张放断言这样一个学生绝不可能写出《三重门》。

 

面对合理质疑,韩寒骂方舟子秃子,骂张放“答春绿”(大蠢驴),赌咒发誓,气急败坏。更绝的是,当方舟子质疑《三重门》手稿太干净像是誊抄稿时,韩寒宣称这部二十多万字的长篇小说是一气呵成写出来的,落笔成文,下笔就是干干净净。

这些疑点是如此明显,一看之下就不能不令人生疑。越来越多的人成为方舟子的支持者,不断有学者和网友加入质疑行列,对韩寒的作品展开研究。质疑雄文此起彼伏,连绵不绝,几乎覆盖了韩寒的所有作品,积小流而成江河,揭开了一场恢弘的质疑战。《小镇生活》、《傻子》、《杯中窥人》等一系列作品被发现明显的代笔证据。运用文本分析的武器,众网友向韩寒的作品发出了猛烈的质疑炮火。

《小镇生活》是韩寒最令人惊愕的文章,全文是一个成年作家的视角,远远超越了中学生韩寒的经历。文中有“睡在我上铺的老刘搞西方文学研究,主攻法国,论文没研究出来,反而学会了法国人怎么谈恋爱”,“我们中文系的一个小子跳楼”,“那时我已略有小名,在十几家报纸上发过一些东西”以及“反正以后都是自由撰稿人,要个文凭干嘛”等描述,是一个大学毕业多年的人回忆过往的大学生活。韩寒完全不具备《小镇生活》中所体现出来的阅历和生活沉淀。

《傻子》是韩寒最早发表的作品之一,据称是他在1997年3月读初二时写的,发表在同年7月江苏《少年文艺》上。关于其写作经过,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一书中介绍得很详细。根据韩仁均的记述,《傻子》是韩寒最早写的十多篇作品之一,此前并无写作、投稿的经验,更不要说饱尝退稿滋味。但是《傻子》后来收入《零下一度》一书时,文后附了一篇简短的“创作谈”,介绍其写作经过说,“以前众多稿件的有去无回或者原封不动安然无恙而归,也使我学会了虚构要掌握一个‘度’。”这就说明《傻子》一文是一个有过不少投稿经验的人所写,韩寒不可能是《傻子》的作者。

《杯中窥人》是韩寒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的获奖作品。众多证据显示,韩寒那次参赛存在严重舞弊,而这篇文章本身的写法也说明它不是一篇临场发挥的文章,而是事先准备好的。方舟子指出《杯中窥人》书写工整、旁征博引、连文献出处都列上、甚至连生僻的拉丁文都用上,这表明底稿是在能查阅资料的场所写成的,文中还有“脱节”、“错字”和“串行”这样很像是抄写(或默写)而出现的错误。例如文中有一段话为“敢说大话的人得不到好下场,吓得后人从不说大话变成不说话。幸亏胡适病死了,否则看到这情景也会气死。结果不说大话的人被社会接受了。”仔细推敲的话,会发现“幸亏胡适病死了,否则看到这情景也会气死”这句放错了位置,应该放在最后才通顺。这是抄串行了。此外,网友“南云楼”还发现原文手稿上有一句“……也会不由自主如害羞草掞叶”,句中有一个少见的生僻字“掞”(意为“舒展”),但原稿中可见经涂改后依然写错成“琰”。

 

在大量的质疑文本中,网友“青春不再出发”、中央财经大学的尚超和语言学家石毓智的文章对质疑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他们分别从非常独特的角度对韩寒及其作品展开了细致入微的研究。

网友“青春不再出发”在新浪微博上连载17篇犀利博文,铁口直断般地剖析当年新概念作文大赛中各位编辑、评委是如何参与“劣质韩氏”舞弊案的,并对叶兆言、方方、李其纲等文坛名家的丑态发出极其辛辣的嘲讽,迫使叶兆言、方方等人无奈回应。这些博文在网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和争议。一方面,他的文章体现出高超的才学,也似乎暗示其本人为文坛耆宿,俨然为文坛“清理门户”的气势,网友称其为神秘高手“扫地僧”;但另一方面,他文中为韩寒开脱的态度以及要求方舟子和韩寒和解的言论也一再受到质疑派人士的诟病。此后他删除了自己的微博,另以“九州处处奔雷”的ID继续发表了一系列连载质疑文章。

尚超发表了两篇学术论文《<三重门>后的真相》和《<像少年啦飞驰>后的真相》,把对韩寒作品的研究推向了新的高度。《<三重门>后的真相》对《三重门》多个不同版本进行比较,发现《三重门》草稿创作完毕后到交给出版社审核期间充满了反复修改,证明韩寒宣称《三重门》创作一气呵成是一个谎言,其所谓的创作手稿是对着一个更早的神秘的电子版《三重门》誊抄而成。《像少年啦飞驰》是一本记述主人公和老枪、一凡等人代笔电视剧本并由此发迹走红的小说。小说穿插了主人公大量的回忆,时间节点非常混乱。尚超把故事情节重新严丝合缝地拼接起来,还原了主人公的时代背景,证明小说的真实作者与韩寒的成长时空完全不同,比韩寒至少年长7岁。

石毓智从语言学的角度对韩寒作品进行了学术研究,具有极强的专业性。每个人的语言表达习惯如同指纹一样具有独特的特征。石毓智通过分析习惯用语、词语选择的偏好、词语搭配、叹词的差别、句式段落等等大量的语言特征,运用“语言指纹鉴定”的方法,判断韩寒的作品至少为三人所写:《青春》中相当一部分杂文为韩寒自己所写,可能经过别人不同程度的加工润色;《三重门》和《零下一度》为韩仁均所写;《他的国》、《长安乱》和《光荣日》为韩寒的出版商路金波所写。用类似的方法,他对韩寒的博客进行分析,辨识出韩寒博客中存在多种不同的排版习惯、风格,结合博文的内容和语言,认为至少有五人为韩寒撰写或者加工博文。石毓智还评论了韩寒作品《光荣日》等中出现的极端反智主义以及低劣的性描写。网友“骁勇100”根据其评论,摘录整理了《光荣日》中涉及嫖妓、口交、肛交等的诲淫露骨的描写。

 

在经历了长达数月的质疑鏖战之后,高质量的技术流分析文章仍然在不断地涌现出来。尤其是四月初韩寒出版了《三重门》的手稿《光明与磊落》,使得质疑派又获得了更多分析材料。网友“勤劳十点”、“聪明的一叔”、“沙子老七”和“谈笑间都付笑谈中”等在微博上先后发布一系列研究,提供了大量无可辩驳的代笔证据。这些文章充满了让人叹服的严密推理和精彩分析,网络草根的背后是一个真正的福尔摩斯军团。

网友“勤劳十点”研究了韩寒的手稿《光明与磊落》。他发现韩寒的手稿《光明与磊落》与《三重门》05年中青版、07年作家版为直系血亲,有着成堆的同样错误;而《三重门》06年21世纪版和08年万卷版却另成一脉,来自一个相对正确的电子版。原作者在这个电子版上犯过“查找、全部替换”的文档误操作,并且有多个生僻字漏掉了(2000年左右中文输入法对GBK的兼容问题造成生僻字无法输入)。而21世纪版和万卷版稿件上保留了多处《光明与磊落》修改前的内容,证明这份电子版稿件在韩寒的所谓原创手稿之前就已形成。由此“勤劳十点”推论韩寒出版的《光明与磊落》手稿是对着电子打印稿(或韩仁均的抄写稿)进行的抄写。

网友“聪明的一叔”连载博文《<三重门>密码》、《<1988>解析》和《<像少年啦飞驰>解析》等,提出韩寒代笔者是盲诗人歌手周云蓬。他在分析署名韩寒小说《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时小说中许多人生经历和文字痕迹与周云蓬发生密切联系,例如情节表现出作者并不会开车,小说中很多隐含的地道东北话等等,从而确认《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为周云蓬代笔。在继续研究其他署名韩寒作品时,发现这些作品几乎都和周云蓬小传《歌者夜行》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联系最早可以追溯到《零下一度》里面的很多作品。此外,他发现在署名韩寒作品中,《三重门》和其他的作品有关“咱”这个词的使用习惯和“不注意标点符号”等习惯是周云蓬为韩寒代笔的标志性特征。根据这些特征,“聪明的一叔”提出署名韩寒的小说中,《三重门》为韩仁均代笔,而其他小说为周云蓬代笔。另外,署名韩寒的博客也有很多篇表现出为周云蓬代笔的特征,“韩三篇”实为“周三篇”,很多韩寒的博客,特别是时政类的博客代笔者也是周云蓬。

网友“沙子老七”连载博文《隐藏在三重门后的罪恶》,对《三重门》进行了研究。博文从《三重门》的时代背景入手:《三重门》出版时将手稿的第一段删除了,这段文字中“苏联共产主义抽象成面包”和“老师纷纷下海”的社会背景为80年代中后期至90年代初,那么《三重门》中林雨翔的故事便不可能是韩寒所声称的自传体小说。《隐藏在三重门后的罪恶》从多个不同的角度探究《三重门》作者的经历和心理世界,包括“作者的数学水平”、“蹉跎岁月里搓麻绳”、 “炫耀背后的心理学分析”等等。

网友“谈笑间都付笑谈中”在微博上发表韩寒事件系列分析《致敬@韩寒》、《"备忘录"》、《<三重门>抄稿阅读笔记》等连载。对韩寒的作品和网络资料进行了极其详尽的研究,并用图文并茂的形式展示出来。《致敬@韩寒》和《“备忘录”》系列全方位挖掘韩寒生活细节,对韩寒和韩仁均的各类资料进行细致入微的分析、点评,揭露韩寒“文学白痴”的真实面目。《<三重门>抄稿阅读笔记》对韩寒的《三重门》手稿逐字逐句研读,列出每一处细微的“抄稿错误”。

 

在韩寒代笔事件中还有两位学者的文章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一是旅美学者曹长青的系列文章,其中最重要的一篇是《韩寒,中国文坛的最大骗局?》,一是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赵鼎新的文章《论方韩之争》。这两篇文章如同定海神针,把所有的线索串联起来,清晰透彻地论述了质疑韩寒的理由和逻辑,帮助人们全面而理性地审视韩寒代笔事件。

曹长青的《韩寒,中国文坛的最大骗局?》梳理了质疑韩寒的五个方面的证据:韩寒的作品体现出他所不具备的阅历和思想;韩寒和韩仁均等人对韩寒经历的回忆显示太多的矛盾和疑点;韩寒在电视访谈中什么都谈不出,对他“本人”写的小说以及文学都 “一无所知”;韩寒在参加紧张的赛车比赛的同时能保持写作者的状态写出大量小说和博文;韩寒对麦田等人质疑的回应气急败坏,好像小偷被抓个正着。曹长青认为,把这些证据综合起来考量,几乎无法不得出“少年写作天才韩寒”是一个骗局的结论。如果韩寒不愿意接受挑战,证明自己,那么有理由相信:韩寒是他父亲韩仁均的“面具”,韩父是韩寒的“魔手套”。

赵鼎新的《论方韩之争》从他关心韩寒事件的原因谈起,依次论述了“方韩之争的重要性”、“五点质疑和归谬法证明韩寒很可能是骗子”、“韩寒阵营回避了关键质疑”以及“为什么这次知识分子不能就事论事”。赵鼎新认为,韩寒阵营回应的手段是奇迹加信仰,他们都回避对方的一些关键性质疑,而方舟子阵营不自觉地运用了归谬法来诉诸人们的常识,即常识加逻辑,通过归谬法得到的逻辑结论是韩寒有极大的可能是骗子。如果媒体人和公共知识分子意识到韩寒的造假还要继续保护韩寒,使得韩寒骗局继续下去,那么“中国就不是倒退到文革了,而是倒退到世界历史上都找不到的黑暗地方去了。”

 

在网络上这样的质疑文章还有很多,学者、网友们前赴后继,做了大量文本分析工作。这些工作给出了有力的论证,证明韩寒的文章为代笔之作。只要认真地看过这些分析,公允地评判,就不难认同他们的结论。虽然韩寒矢口否认,虽然那么多公知力挺,媒体也不断为韩寒鼓吹,我们仍然可以自信自己的判断。这就是智慧的力量,透过文字直抵人心。

到今天韩寒骗局虽然还没有最终揭开,但是只要这些质疑文章存在一天,人们就可以看到,并得出自己的结论。

 

分析汇总:

《求医》   《书店(一)》   《书店(二)》   《三重门》   《小镇生活》   

 

文章推荐:

《求医》分析(方舟子)    《书店》分析(方舟子)   《傻子》分析(方舟子)  

《书店》分析(彭晓芸)    《三重门》分析(张放)   《杯中窥人》分析(方舟子)

《杯中窥人》分析(@南云楼)    十七回连载博文(@青春不再出发)

《像少年啦飞驰》分析(尚超)     语言指纹鉴定(石毓智   

《光荣日》色情描写(石毓智)     《三重门》分析(@勤劳十点)

《1988》分析(@聪明的一叔)    《三重门》分析(@沙子老七)

《致敬@韩寒》(@谈笑间都付笑谈中)

 

综述推荐:

论方韩之争(赵鼎新)       韩寒,中国文坛的最大骗局(曹长青)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4.3 (8个评价)

评论

HLJ的头像

什么样的质疑最有力度?个人感觉,比如笔迹签定发现的大量同一个字完全不同的写法证明非本人所写;比如从书稿交给出版社的时间和自述开始创作的时间推证出他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一气呵成没有修改地在课堂上完成《三重门》;比如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从接到通知到到达宾馆的时间,以及提前一小时交卷到笔迹证实非本人所写;比如小说封皮上的经典语言本人亲口承认非本人所写,这段话却是书中的原话;比如书稿中出现的“四两拔干片”“功号一贯”等大量非抄写绝对不会出现的错误;比如以韩寒口吻写的微博却错发到他父亲的微博中,证明其父代写博客;比如之前麦田证明韩的多篇博客发自汽车大赛期间,虽然本人无耻地说“天才”能做到,但最近的博客是比赛进行中同步写博,成为代笔铁证;比如三改2000万赌注连女儿都赌上了,最后却称其为玩笑;比如手抄稿用不同的稿纸页码混乱,字迹不同简繁不同等等;比如起诉方舟子却找自己人为托当被告。用这些事实来质疑是不是更有力量?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